成本3亿的《晴雅集》4.5亿票房下架,谁是最大输家?

来源: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 作者:南瓜杰克

道歉、谣传、否认……舆论市场上一系列官方或非官方操作之后,1月5日,《晴雅集》最终从各大院线下架,电影只上映了11天,累计票房仅到4.5亿。这让这部被传成本达到3亿的IP电影,有了面临巨亏的危险。

电影官方没有对外解释下架原因,只是在微博上留下了“晴雅之约,感谢相守,此生无悔,侍奉为荣”这句文艺感叹。而置身舆论中心的该片导演郭敬明保持了沉默,他最新的微博还停留在跨年零点那天突然发布的抄袭道歉信。

事情并不复杂,万事万物都有联系。可以将时间倒回到18天前,12月22日,影视行业一共156位知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等发起联名信,呼吁抵制有抄袭劣迹的郭敬明、于正两人。一石掀起千层浪,但暴风中心的郭敬明并没有进行回应,反而新执导的电影《晴雅集》在圣诞档如期上映。

12月31日事情发生转折。跨年零点,郭敬明在为微博上为自己抄袭作家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而道歉。“头铁”了15年一直不承认抄袭的郭敬明,突然转性,让公众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很快,郭敬明因为上层政策与外部压力而“求生”道歉的说法不胫而走。

而事件并没有结束,反而进一步影响着现实。1月4日,微博有消息传出《晴雅集》即将下架的消息,有部分影院收到停止电影排片的消息,也有部分网友发现电影在某些影院已经不能售票。虽然也有一部分业内人士对该消息进行了否认,但是1月5日,《晴雅集》从猫眼、淘票票等线上售票平台消失,相关数据平台也消除了电影票房记录,部分网友收到了院线的退票信息。

2021年,世界还是继续着它魔幻现实的一面, 《晴雅集》成为了今年第一部从院线下架的电影。而这背后,看客们对于郭敬明与《晴雅集》,或乐见其败,或唏嘘境遇,但电影行业思考的是,一部电影的“消失”,背后的原因与运行规则是什么,它的后果又是什么?

《晴雅集》下架,背后原因是一场“罗生门”?

实际上,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能准确说出《晴雅集》下架的原因。这部电影消失的原因似乎有层朦胧的“不可说”氛围,比此前其它突然撤档电影的“技术原因”更加不可捉摸。

最开始《晴雅集》下架原因, 有人猜测是由于电影中过于暧昧的男性互动与兄弟情谊。

这是基于电影内容本身。《晴雅集》电影在豆瓣上评分5.1分,舆论市场上最大的讨论点是主演晴明(赵又廷饰演)和博雅(邓伦饰演)的对手戏,与邓伦的一场光膀子打斗戏。网友评价直言不讳,“男色与卖腐电影,满满的郭敬明的味道。《爵迹》里裸上身的李治廷和吴亦凡,《演员请就位2——画皮》里裸上身的丁程鑫,《晴雅集》里裸上身的邓伦。”

但是这种说法很快就被推翻,国内电影上映遵循着严格的审片管理流程,电影内容上如有问题,电影根本无法走到上映这一步。而《晴雅集》已经顺利公映,在内容尺度与审美趋向上并没有问题。

随后舆论又将原因归结在IP改编或者视频网站付费上。在《晴雅集》传出下架消息时,另一部电影《沐浴之王》也从影院提前下映,转战视频网站平台,进行付费观看。

而《沐浴之王》此前,在上映几天后闹出了侵权风波,韩国跨国内容制作公司望月人(这家公司此前参与出品过中韩翻拍片《我是证人》)指责《沐浴之王》侵权韩国人气漫画《沐浴之神》改编的中国版电影项目。《沐浴之王》导演叫兽易小星予以否认,但是事情没有定论。于是《沐浴之王》的下架,被认为是侵权导致的问题,同时收割流媒体红利,也让院线不满。

但这个理由放在《晴雅集》身上同样不合适。《晴雅集》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原著小说《阴阳师》,IP版权并无问题,电影上映前一天梦枕貘事务所还发布了作家的手写信为电影应援。而转战流媒体的问题,《晴雅集》目前没在任何视频网站上线。

于是最终, 公众将《晴雅集》下架与郭敬明此前抄袭抵制一系列风波联系在一起,将这件事归结为郭敬明抄袭引起的“并发症”。这个说法似乎是目前最合理的说法,行业编剧们的联名抵制,引起了行业注意,各方手段下行,最终对郭敬明这类劣迹名人进行了“封杀”。

看起来是一个恶人罪有应得的寓言故事,但是现实总是比寓言更加复杂。一部电影,背后有可能关系着一个行业。《晴雅集》的下架,让一部分业内人士产生警惕,一个有抄袭劣迹的导演,被行业抵制,最终下架了他正在上映的电影,这是一个罕见的案例,而这个案例以后会不会成为一个普遍情况?此后导演、艺人、编剧等出现劣迹行为,是否都会直接牵连到作品?

而一部电影在没有明确解释原因的情况下,彻底“消失”,行业的运行规则多了太多不可预料的突发性与风险性,这对于院线、片方、宣发乃至整个内容市场有什么影响?

没有人能够给出回答。

22家出品发行方、3亿成本,《晴雅集》面临巨亏?

现在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晴雅集》下架后的“一地鸡毛”该如何收拾?

首先是电影IP开发的问题。郭敬明改编拍摄梦枕貘的《阴阳师》,是分为了《晴雅集》与《泷夜曲》两部。泷夜这个角色在《晴雅集》中是故事的重要推动者,由春夏饰演,虽然电影中篇幅并不多,但是埋下了伏笔,这个角色将是第二部电影的主角。《晴雅集》还未下架之前,还专门发布过“泷夜·春夏”的特辑物料,有意为下一部电影造势。

但在《晴雅集》下架之后,作为续集的《泷夜曲》就显得前途未卜,该电影原本计划明年上映,现在登上大银幕的希望似乎有些渺茫。

而《晴雅集》《泷夜曲》电影发行计划受阻,直接受到冲击的是背后的出品发行方们。资料显示, 《晴雅集》背后的出品公司达到15家,发行公司达到7家。这其中禾和影业、郭敬明自己的最世文化、新经典影业、上海电影集团等均是主要出品方,上海电影与禾和影业还是主要发行方。

作为主要出品发行方的禾和影业,此前因为参与电影《美人鱼》18亿保底而在市场上迅速建立知名度,近几年也陆续参与了《邪不压正》《西游伏妖篇》《追凶者也》等电影。此前禾和影业董事长杨巍对外透露,她的投资逻辑是“电影行业是一个‘投人’的行业。”押注影片,也是在押注一个导演。而《晴雅集》或许让禾和感受到了“人”的风险。

更不提《晴雅集》下架对于郭敬明职业生涯的影响。比起青年作家,郭敬明已经是娱乐圈里的话题人物了,旗下小说接连停刊,最世文化的重心在于影视开发与艺人经纪。公开资料显示,郭敬明在《晴雅集》之后还有导演的武侠网剧《刀上糖心上霜》,预计2021年在芒果TV播出,导演的电影版《幻城》,预计2020年上映,他还参与了落落电影《给初恋的你》监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