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管理层“逼宫”?46名管理层联合请求罢免CEO

作者|赵晓娟   来源|界面新闻(ID:wowjiemian)

1月6日晚间,“关于罢免郭瑾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传播。

请求信称:“由于现任董事长和CEO郭谨一的无德无能,公司已经到了存亡的边缘;为维护广大员工、消费者和投资人的利益,我们郑重请求董事会和大股东立即罢免郭谨一的董事长和CEO职务,并尽快任命新的公司高级管理层。”

公开资料显示,郭谨一自2020年7月,被任命为瑞幸咖啡新任CEO和董事长;陆正耀、刘二海、黎辉、邵绍锋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

该请求信将罢免郭谨一的原因展开为三个主要方面:

1. 郭谨一在供应链方面,为达到中饱私囊的目的,清洗和控制采购体系人员,破坏供应链原有独立的审核内控机制,此外他还通过一家名为“北京克瑞斯通供应链管理”的公司为自己套现牟利,甚至存在贪腐现象。

2. 郭谨一在管理方面铲除异己、党同伐异,这导致公司大量优秀人才正在流失。如不及时改正,今年春节前后将会形成公司大量人才的流失潮。

3. 因其个人能力不足给公司造成隐患,公开信举例称,郭谨一担任CEO以来,瑞幸产品原材料品质越来越差,但采购价格却越来越高。他把原有的大品牌供应商逐步换成他个人更容易获利的、品质差的二三线品牌,从原有的厂商直采逐步替换为代理商采购;同时通过产品的更替大肆提高采购成本。

以轻食品类为例,目前的提样、测试不进行公开竟价和比选,对接人员也大部分没有食品行业工作经验,由负责人一人把持,指定供应商。公司之前选用的是百麦、中粮、鑫国等为星巴克、麦当劳等供应轻食的一线供货商,而现在这些供货商已经被边缘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广州顺大、山东鲁海、广州六合、上海芙纯这些没有大型连锁供货经验、规模产能和品质均不能达到瑞幸标准的供货商。

其实,自瑞幸2020年4月暴雷以来,更换供应商的现象就频频发生,界面新闻2020年5月的报道中曾提及,瑞幸为了要求门店盈利,尽可能控制原料损耗,并在果汁制作中使用临期果汁原料,此外牛奶、糖浆的品牌更换频繁。

image请求人签名部分截图

瑞幸副总裁李军在请求人名单之列,且他为请求人代表之一。李军在1月6日晚11点半左右在朋友圈确认了请求信的真实性,并作出了进一步评论。

image

被集体“弹劾”的瑞幸咖啡董事长郭谨一也在1月6日下午进行了回应。据媒体获得的一份“瑞幸咖啡董事长郭谨一发布全员信”显示,郭称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郭谨一表示,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同时,也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一些造假出局人绝不想看到的。恶意挖角,不断造谣,企图破坏公司、祸乱团队,请全体瑞幸人有正确的认识!”

image

2020年12月,界面新闻获得的瑞幸最新经营数据显示,从2020年4月到2020年11月,瑞幸咖啡的净收入和自营商店的收入持续增长。具体来看,2020年前三季度,瑞幸咖啡的单季收入分别为5.65亿、9.8亿和11.45亿,同比增长18.1%、49.9%和35.8%。

在瑞幸目前的3898家自营商店中,超过60%的商店在2020年11月实现了盈利。

2020年12月16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针对造假指控,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亿美元(约合11.75亿元人民币)达成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