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打工人猝死背后:命运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文:万俟 来源:海哥商业观察(ID:hgsygc)

12月3日,国美电器福州分公司一名27岁员工在年终誓师大会期间猝死。据家人说死者一人身兼两职,工作四年从来没休过年假。12月9日,商汤科技上海公司一名47岁的员工在公司健身房外猝死;1月4日,有网友爆料拼多多买菜员工在凌晨1点下班的路上猝死,该员工为一名年仅23岁的女性,据悉,最长工作时间持续30多个小时。

这些年,互联网员工猝死案例不在少数。

2010年,腾讯37岁女性频道专题主编连续多日加班,脑溢血离开人世;2012年,25岁的金山游戏团队程序员在工作时间猝死;2013年,巨人网络美术部员工逝世,有媒体报道是因为长期加班引发过劳致死;2019年,38岁的Facebook员工Qin Chen不堪工作压力自杀……

互联网行业中,被困在“系统”里的不只是外卖骑手,众多互联网从业者都处在高速运转的系统中。身体出现异常信号违规驾驶不是重点,如何准时地把餐(项目)交到顾客(客户)手上,才是重点。

1

年轻人痴迷互联网

前不久,有一篇文章很有意思,大概的主题是:95后痴迷互联网大厂的样子,像极了60后崇拜国企。其实,这个比喻一点也不夸张。最近十年,互联网行业早已成为年轻人们追逐的职场圣地。

互联网是高薪酬、高福利的代表行业。IT行业从2016年首次超过金融行业以后,一直到现在每年都是稳居高薪第一名的宝座。2019年非私营单位中,IT行业以超16万元的年平均工资连续第四年保持第一,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的1.78倍。

一边是6亿人月入1000元、工作10年月薪高于1万的人数不足三成;另外一边,很多毕业生在互联网公司轻松薪资过万,技术岗位还会更高。据相关报告显示,程序员人才平均年薪更是高达20.36万。

根据公开披露的数字,互联网大厂普遍校招年薪都在20万左右,校招硕士的研发人员年薪均在30万以上,博士的年薪则普遍在50万以上。

除此之外,互联网公司的福利也让其他行业望尘莫及,衣食住行公司都有不同程度的补助,甚至全面包揽。除此之外,还有豪华团建、3到6个月的年终,茶水点心、健身房等。

当然,高薪酬、高福利的支撑是高学历。不夸张地说,除了考公考编,大多数名校毕业生的就业归宿就是互联网大厂。近些年,互联网行业频频上演造富神话,更吸引人才前赴后继地涌入。

据一份2019年的报告显示,北大、清华、浙大、南大、上交5所名校的毕业生,基本被华为、腾讯、阿里等头部科技公司招揽。

其中,华为在人才招聘方面遥遥领先。除了北大,华为是4所名校的最大雇主,在清华,华为招聘总数超过BAT之和。每14个找工作的浙大毕业生,就有1个人去了华为。在理工类排名靠前的西安交通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也各招募402人、472人。

除了华为,毕业生的选择就是“老牌”互联网巨头,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网易和京东。再次就是互联网“新贵”,包括字节跳动、美团点评、拼多多和滴滴。

从网上一些大厂招聘的结果上看,高学历人才的数量占据大头。剩下的就是有突出经历、技能的二本、三本、专科生。

互联网公司都秉持任正非“财散人聚”的经营哲学,高学历人才本就稀缺,再加上这些年互联网公司市值、业绩节节攀升,更是舍得在人才上下血本。

2

互联网人有多难

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茨威格

曾经老师、家长对孩子说,高考完一切就好了。大家后来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高考不意味着上岸。而能进入互联网顶级公司意味着挑战刚刚开始。

加班占据个人时间

在2017年中国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中,华为以平均每天21:57点,即接近晚上10点的下班成为加班最狠的公司。排名第二的则是腾讯。接下来就是阿里、网易、京东、58同城等,员工每天至少加班到21点。

2016年58同城推行全员“996”工作制度,即工作时间从上午9点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没有加班补贴且不允许请假。

2019年3月“996ICU”项目在GitHub上传开,发起人号召程序员揭露更多超时加班的企业,华为、阿里、京东、拼多多等先后被列入“996公司名单”。“996”一词也入选了2019年《咬文嚼字》的十大流行语。

“996.ICU”项目引发广大互联网行业内外人士讨论,中青报、人民日报、央视财经等央媒也纷纷撰文,谴责侵犯劳动者权益的行为,以及对年轻人生活压力日益增大表示关注。

南都民调中心2020年12月发布《职场压力与加班状况调查报告》显示,超七成受访者明确表示自己目前的工作需要加班。有10%以上的受访者表示每周加班时长超过20个小时。

在很多互联网公司中,加班已经成为常态。甚至有些岗位会羡慕996,因为007、10125的也大有人在。

在众多因素影响下,很多人都会选择“主动”加班。比如项目要在两周规定的时间之内完成,就需要加班加点去做;项目有问题,需要立刻去解决,否则就是事故;平时不加班,年终绩效考核不过关,影响到升职加薪;甚至在加班文化的影响下,领导、同事不走,自己也不敢走。

有内部人士称,拼多多加班早已经是业内有名。随着拼多多发展的越来越好,市场越来越大,需要更多的工作人员,当然,高强度的工作换来的是比一般互联网公司高出50%的待遇。

健康、心理问题高发

近日脉脉报告显示,互联网行业整体幸福感最低。原因可能从职业前景、工作压力、身体健康多方面导致。

来自《2019年互联网产业人才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在对自身健康状况的评判上,互联网人的乐观程度低于其他行业。认为自身健康状况非常好与比较好的仅占21.9%,低于行业平均1.4个百分点。

74.87%的互联网从业者认为自己缺乏运动,有70.22%的互联网从业者觉得自己睡眠不足。颈椎、腰椎、内分泌疾病、脱发是互联网人最担心的几项身体问题。

虽然能拿高薪,但互联网人却对职业前景并不乐观。根据一项调查结果显示:36%的互联网行业从业者表示,能看到职业发展的机会,低于其他行业的50%。

相比其他行业,互联网行业发展变化快的多,这导致员工工作方面的压力也更大。业绩考核、领导刁难、任务繁重等都容易引起从业者焦虑、紧张的心情。而且高强度工作导致身体出现亚健康状态,进一步加剧心理上的焦虑。

除了工作上的压力,互联网人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与外界交流减少,导致负面情绪无法得到宣泄。虽然很多互联网公司会为员工设置心理咨询热线,但员工往往不敢拨打电话,因为怕在HR那里留下不良证据。

35岁或提前“退休”

在各行各业中,35岁都是道坎儿。“招聘:限35岁以下”已经屡见不鲜。很多职场人最怕到了35 岁还“高不成、低不就”,如果还没晋升到管理层,就会面临失业、被社会淘汰的风险。

在年轻的互联网行业,员工年龄处于较低水平。年初脉脉公布的《互联网人才流动报告2020》显示,全国19家互联网头部公司,员工平均年龄是29.6岁,字节跳动和拼多多的员工平均年龄为27岁,成立30年的老牌大厂百度员工的平均年龄也只有29岁。

互联网公司对年轻人的偏爱是企业从多个维度衡量的结果。

与已经成家立业、已经出现各种身体问题的“前浪”相比,年轻人更有体力与精力优势。

大龄员工的薪酬、福利也会增加企业用工成本,年轻人更有“性价比”优势。

互联网企业经常进行“人才盘点”,同时也重视人才潜力,大龄员工即使绩效很高,但在潜力这一块也天然比不过年轻人。

互联网行业瞬息万变,随着Z世代成为主要消费群体,企业应用创新的作用十分重要,企业管理者笃信年轻思维,需要新生力量给企业注入活力,年轻人更能捕捉潮流趋势。

企业的容量有限,大量新生力量进入,就意味着“前浪”要逐渐为“后浪”腾出空间。

在企业发展陷入瓶颈或是处于转型期,35岁以上员工会以“跟不上公司发展”、“不适应业务需要”被优先裁掉,甚至管理层也难免被“优化”的命运。去年年初京东在降本增效变革中就先拿高管开刀,宣布裁掉10%高管。

3

互联网人走下神坛

中国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已经走过25年,经过不断的开疆扩土,互联网的流量被开发殆尽,从增量时代进入存量时代。这在互联网员工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互联网公司开始传出裁员消息,到了2019年,寒冬全面来临。百度、美团、知乎、滴滴、网易、熊猫TV、KEEP、暴风等众多科技互联网公司都纷纷做出了裁员优化的决定。不只是互联网行业,就连“互联网+”领域也被波及。

到了今年,一场疫情给互联网再次降温,上半年,除了在线教育、医疗健康、企业服务等少数领域发展迅猛,互联网大多数领域融资笔数和投资金额同比都有一定幅度下降。就连巨头的发展也遇到了阻碍。

蚂蚁科技IPO延迟、社区团购引发争议,有关部门短时间内两次提起反垄断,约谈一众巨头,并且对于阿里、腾讯两家违规并购事件做出顶格处罚,12月24日消息,阿里巴巴涉嫌垄断被立案调查,金融管理部门将于近日约谈蚂蚁集团。

进入互联网下半场,粗放模式不再畅通无阻,先通过烧钱圈住用户,然后再慢慢思考如何让用户产生价值的模式已经行不通了。各家公司不得不放缓扩张的步伐,开始直面自身的问题,包括业务、管理等多种方面都需要重新审视。

2020年开始,一向出手阔绰的腾讯对年度例行涨薪机制改为“薪资回顾”,打破了过去员工在每年4月必然获得涨薪的原则。与此同时,总监和总经理层级也开始了小范围的轮岗制度试点。

前些年,互联网发展的急功近利,大量招人、大幅加薪、大胆任用。当发展初期的红利消失,员工的福利也开始缩水,任务难度加剧,互联网人也需要重新调整期待、思考未来。

如今遭遇35岁危机的员工是互联网行业第一批需要面对中年危机的人,今后中年危机、甚至青年危机将成为互联网行业的常态问题。

一位网友在某平台发出“如何看待网传拼多多员工加班后猝死一事?拼多多需要承担哪些责任?”一问题。

随后拼多多官方账号回复: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我们都可以。

此番言论更激起千层浪,“底层”二字刺痛了大家的神经,有人痛骂拼多多蔑视人权,有人认为该反思行业存在的根本问题。

一年时间,流行词已从“996”变成“内卷”。这种情况下,互联网员工对于职位、公司、行业不满在加剧,认为自己是行业内卷的牺牲品。很多人选择逃离互联网大厂,希望从事一个能够兼顾生活与工作的工作,比如公务员。与此同时,IT互联网行业仍是最大人才流入行业。

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无论如何,互联网已经渗透到各行各业,成为众多打工人绕不开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