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3亿“稻草”压垮的湖南第一民企掌门人

作者|王不易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湖南民营大佬傅军这个冬天过得很难。他执掌的新华联集团陷入债务危机,被限制高消费,成了“老赖”。

新华联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是在2019年倒下的。

2019年11月底,湖南出版社因一笔3亿元的欠款将新华联控股子公司告上了法庭;2020年初,民生信托对新华联控股尚未到期的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了强制执行;3月,新华联控股10亿元的债券违约,随后触发了一系列债券违约连锁反应。

作为集团支柱的房地产板块,深陷文旅泥潭。2020年前三季度,新华联文旅营收35.56亿元,同比下降36.79%;净亏损6.8亿元,同比减少516.94%;扣非净亏损7.5亿元,同比下降2084.4%。截至第三季度末,新华联控股总资产为1114.35亿元,总负债900.86亿元。

新华联有湖南第一民企之称,连续16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仍名列2020年湖南民企百强榜首。掌门人傅军是圈内的传奇人物,他是泰山会一员,和泛海卢志强、巨人史玉柱等关系匪浅。

新华联以多元化著称,傅军就像一尊“千手观音”,将触角广布房地产、金融、化工、酒业等多个领域。

高唱多元化的傅军,如今却陷入了船大难掉头的境地。

1992年,在马来西亚做国际贸易赚到第一桶金的傅军回国。他曾在南洋听过一句话:“不搞贸易不活、不搞实业不稳、不搞房地产不发。”[1]

于是他转向房地产投资。先是奔赴当年的房地产热地广西北海,拿了三块地,后来深耕长沙,1993年一年内连开五六个项目,2000年进军北京。

与投资房地产几乎同时,傅军开始布局实业。

1994年,他投资了一家本土陶瓷厂,后改名华联瓷业。1996年,他投资了另一家乡镇企业——东岳化工,生产制冷剂和“塑料王”聚四氟乙烯。这两家厂子都在傅军手上被盘活,合资一年后,华瓷销售额就翻了番,2006年,东岳化工制冷剂和“塑料王”年产销量都居世界第一。

但真正让傅军名声大噪的,还是猎豹汽车和金六福。

1996年,湖南长丰汽车厂生产的猎豹越野车卖得还不错,但缺乏资金做提升,正好当时日本三菱在找合作对象,于是当地政府搭桥,引入傅军的3000万元投资,与日本三菱、7319工厂合资成立了湖南长丰汽车有限公司。2002年,猎豹越野车卖了1.1万辆,成为新华联利润的主要来源之一。

1997年,傅军踏入白酒行业。他在研究了耐克的商业代理制后,找到五粮液,想给它做贴牌生产。当时新华联才刚刚起步,五粮液并不搭理,傅军就曲线救国,先代理五粮液下属品牌“川酒王”。第二年,五粮液就松口了,因为傅军把“川酒王”做成了湖南白酒第一品牌。

傅军和五粮液合作推出了金六福,凭借其高超的营销手段,金六福很快名满湖南,提到白酒,人们就会想到茅台、五粮液和金六福。

金六福酒曾名满湖南。图源:视觉中国

酒业成了新华联的现金奶牛。2003年,金六福销售收入达20亿元,为新华联贡献了近1/3的利润。傅军在接受采访时说,酒业他一定不会退出。后来,他又收购了通化葡萄酒,兼并了云南香格里拉酒业、湖南邵阳市酒厂安徽临水酒厂等,壮大这头现金牛。湖南人熟悉的开口笑酒、香格里拉·藏秘、通化葡萄酒,都出自新华联。

2004年之后,傅军开始收获,旗下新华联国际、长丰汽车、东岳集团集中上市。

底子打好后,傅军开始搞多元化。他有一个著名的理论:“企业有了一定的资本,就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他十分推崇李嘉诚,“如果李嘉诚只做地产,他可能也扛不过地产的深冬”。

他开始把他的鸡蛋放到各种篮子里。

傅军先后参股了长沙银行、天津银行、宁夏银行、北京银行等多家银行,布局金融领域。

2003年,国家公用设施领域对民营企业开放,傅军进军城市管道燃气领域。他进入时,有个利好政策:每户可以收一定的开户费。傅军算过账,“把开户费拿回来,城市铺管网的钱、建气站的钱都够了”。而且,一旦进入一个城市,这个经营权就是长期的。2006年,傅军从地产项目中拨出3个亿来做20个城市的管道天然气项目。[1]

2005年,新华联国际石油贸易有限公司成立,是经商务部批准获得进口油牌照的28家企业之一,拥有多个大型油库和近50个加油站。

2006年,傅军进军矿产,成立新华联矿业,拥有镍、金、铜、钴、钼等有色金属矿权近100个,已探明矿产资源超3000亿元人民币,其中新疆坡北特大型镍矿资源储量超200万吨。

除此之外,傅军的目光还投向了光伏新能源、生物疫苗、垂直电商等领域。

新华联渐渐成为一个庞然大物。

2015年接受采访时,傅军为新华联勾画了蓝图:重点发展5个产业,达到4家百亿公司。其中文旅与地产做到200亿,化工实现200亿,成品油批发、零售完成300亿,矿业力争200亿。2020年实现千亿营收。[2]

早期顺风顺水的傅军,最近几年开始不太顺。

外界用一个词来形容他近些年的投资——“蒙眼狂奔”:5000万美元入股乐视汽车,2500万美元投ofo,投资团贷网等多家P2P平台,数亿元参股黑龙江响水米业,狂砸7亿元重组太子奶,7.11亿元投资万达影视,1亿美元投资万达商业地产……这些投资,要不就是项目黄了,要不就是当了钉子户,要不就是惹上官司。

2016年买入科达洁能,至今浮亏超3亿元;2017年增持辽宁成大,2020年2月因资金紧张出清,浮亏约3.5亿元;2017年,增持北京银行,成为第二大股东,结果北京银行股价4年下跌超30%,2020年3月抛售套现14亿元,浮亏约6亿元。

原本傅军还想花54.6亿港元投资汉能,计划实现100亿规模,要不是及时“跳船”,又将是一个悲剧。

2016年他还投了10亿元到云锋基金,认购蚂蚁金服,结果,2020年蚂蚁上市受阻……

总之,傅军这些年是投啥啥不行,真·行业冥灯。

早年谈到多元化时,傅军曾说:“说白了,那个时候机会多,我们下海后是逮住什么就做什么,没有想那么多。”[3]

这大概是早期傅军种啥啥开花的理由之一——时代的馈赠。

顺藤摸瓜看傅军早年的投资,不难发现,朋友脉络决定了他早期的布局:1994年投资华联陶瓷,是老家领导撮合;1996年投资东岳化工,是因为他去山东桓台看望一位在那里挂职的同学。同学跟傅军说,当地有一家很有潜力的企业,问他要不要去看看,他就去了。[1]后来投资长丰汽车、收购邵阳酒厂,都离不开当地关系的牵线搭桥。

傅军是由政转商,湖南醴陵出身的他曾做过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外贸局长、任湖南省工艺品进出口总公司总经理,30岁就做到了处级,他形容自己是坐直升飞机式的跃迁。政府部门浸淫16年,他笃信“关系”二字的力量。

曾有记者称傅军是“关系商人”。这个“关系”包括,朋友关系和政府关系。他虽不喜欢这个称号,但在接受采访时也说过:“民营企业家不能就做一个纯粹的商人,既要懂经商,又要懂政治。”[3]“如果做小本生意,没有朋友可以;但要把生意做大,没有朋友的支持确实不行。”[4]

从商之后,傅军与政界仍藕断丝连,做过政协委员,还是第十届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采访过傅军的记者曾记录,傅军的办公室,宽大的办公桌后是一尊毛泽东铜像,左侧是曾国藩的坐像,墙上挂着一块匾,上书“领军从容”。[3]

傅军吸纳了许多湖南前政府官员进入新华联。譬如曾任中国银行湖南分行分业管理处处长的李鑫胤,傅军早年在长沙开发房地产时,李曾两次给新华联贷款,后来李鑫胤加盟新华联,成了集团副董事长。

新华联几乎是湖南人的天下。2003年接受采访时,他曾说,新华联70%的员工都是湖南人,高层80%都是湖南人,“湖南人出来以后喜欢抱团,执著、好强。湖南人比较仗义,人一讲义气,朋友自然多”。[4]

企业家圈子傅军也混得很熟。作为泰山会元老之一,他和卢志强、史玉柱等往来从密。

2009年,傅军以1100万买壳,注入新华联置业,2011年,新华联置业上市,卢志强和史玉柱认购了股份,4年后,俩人脱手,各赚了2.5亿。

2015年,傅军与卢志强、史玉柱等分别出资20亿元参与设立亚太再保险公司。

而傅军所投的乐视汽车、团贷网等背后,也都有卢志强和史玉柱的身影。

有意思的是,2020年率先对新华联发难的,正是卢志强旗下的民生信托。

看来当寒冬来临,“关系”也靠不住了。

参考资料:

[1].《猎人新华联—不相关多元化的专业化理由》,作者:杨沛霆 萧三匝,《中外管理》。

[2].《傅军:新华联抗周期增长》,作者:谢泽锋,《英才》。

[3].《傅军解读新华联的多元化》,作者:张程,《新财经》。

[4].《关系资本家傅军》,作者:苏小和,《英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