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同盾科技联合创始人、COO,马骏驱一年能攒下近200张登机牌。即便如此奔波,他也会抽时间看话剧,看展览。

艺术是马骏驱的生活方式,也是他年少时的人生方向。他曾执导话剧,斩获香港话剧节最佳导演奖。现在,他把舞台搬到了AI领域,并以此为起点,登上更大的科技舞台。

“要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才是人生的价值所在。”2013年底,马骏驱只身前往杭州,在一间简陋办公室里初见同盾早期团队。气味相投的几个人擦出火花后,马骏驱从反欺诈公司ThreatMetrix亚太区副总裁职务上离职,加入同盾科技。

在马骏驱眼中,杭州是两座城,同盾所在未来科技城代表跳动的数字经济,行车穿过的狭长城市隧道,另一面则是泛舟西湖的诗情画意。

七年的时间,同盾从无到有,成为国内领先的智能分析决策服务商,客户涵盖银行、保险、电商、社交平台等多领域,风控服务保护的资金总额达到万亿级别。

马骏驱把创业历程,比作一场话剧:幕布拉起之后,精彩总会发生。

1、再一次登台

白色衬衫,灰色西服,黑色边框眼镜,马骏驱总是一身正装,这是他在外企工作多年养成的习惯。

二十多年里,他的工作经历足够精彩,历任IBM香港、加拿大高级工程师,加拿大皇家银行技术规划部主管,香港八达通系统总架构师,工作地点横跨各大洲。

2012年,马骏驱受邀加入ThreatMetrix,在这家全球知名的大数据反欺诈公司担任亚太区副总裁。

工作期间,马骏驱发现公司的业务基本以美国、欧洲的经济状态为主导,“每个地区的情况都不一样,欺诈形式、人群也不一样,很多情况下,美国公司并不能很好地服务中国客户。”

在香港长大的马骏驱,试图说服公司建立一个更适合亚洲状况的反欺诈合资公司,但是由于知识产权等多种原因,提议遭到ThreatMetrix董事会否决。

马骏驱没有放弃这个计划,他认为随着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网络风险和欺诈必然随之而来,网络科技安全将越发重要。他开始计划离职创业。

马骏驱考虑的同时,2013年10月,在阿里巴巴负责风控团队的蒋韬离职创业,成立同盾科技。他与马骏驱想法相同,建立一家为中国公司服务的智能风控公司。

2013年11月底,马骏驱通过朋友介绍,与蒋韬在杭州一家餐厅会面,相谈甚欢。之后决定第二次到杭州深度接触,当时团队在一间破旧的办公室,蒋韬团队正在这间办公室内闭关写代码。

“整个团队面积可能是我当时个人办公室的1/4大小。”马骏驱回忆道。在杭州那段时间,他与蒋韬团队同吃同住,交流代码、商业模式。同盾的团队出身,行为方式让他觉得,实现自己的梦想并非不可能。

他用诗人一般的回答,解释他留下的原因:在这间狭小拥挤的办公室里,发现了可以让自己奋斗终身的事,用智能风控打击黑产,让金融更加普惠。

紧接着,他辞去了ThreatMetrix的高薪职位,加入同盾,并把家从香港搬到杭州。

彼时,中国互联网黑产泛滥。腾讯发布的《雷霆行动网络黑色产业链年度报告》显示,2014年,全国日均54万部手机中毒,其中支付类病毒增长迅猛。

北京网络安全反诈骗联盟的数据显示,32家联盟单位在2014年内发现的涉嫌诈骗网址高达600余万条。人民网的统计显示,仅2014年的11月,全国有近165家P2P公司由于黑客攻击,造成了数据瘫痪,甚至公司倒闭。

中国企业急需大数据风控工具,但企业构建实时风控系统并不容易。企业需要很多能够分析运营的专业人员和技术支撑,但大多数中小型企业并没有这种能力,而大型集团的风控技术又不能对外输出,国内的第三方大数据风控服务领域又是一片空白。

互联网黑产泛滥的年代,同盾顺应大势,成为国内第一批专业的第三方大数据风控服务提供商。

2014年4月,同盾首个风控云产品,反欺诈云上线。为争取客户,同盾科技一家家上门拜访,介绍产品和服务,实行免费试用策略。即便如此,客户增长依然缓慢。

“首先要做对的事情,哪性最开始没有找到盈利模型也没有关系。”马骏驱说。

时间证明了马骏驱的预判。2015年上半年,同盾的产品功能趋于完善。饱受羊毛党、虚假交易、刷单等行为困扰的互联网企业,终于将目光转向同盾。

2、幕后的长思

每个人对待事业的看法都不尽相同,马骏驱把同盾的成长比作创作一出话剧。

话剧讲述观众喜欢的故事,提供精彩表演,让观众看到一个更广阔的精神世界。同盾则通过为企业提供优质反欺诈及智能风控服务,让企业感受到数据分析的力量。

2016年时,同盾在智能风控领域站稳脚跟,营收趋于稳定,一些传统大型银行和保险机构也成为同盾客户。

同盾则将积累的技术能力,向政务、物流等领域扩张。作为公司联合创始人,马骏驱长时间同时肩负公司主营业务与新业务拓展,带领团队孵化出一个又一个的核心事业部。

在他看来,从0到0.1是每一次创新的起点,也是最困难的时刻。创业公司的每一步都如同推动车轮,最难的时候便是将动未动那一瞬。

带领每一次的新业务征程,马骏驱如同导演一般,既要看清中国金融科技大势,又要关注同盾成长的每一个细节,在频繁试错过程中连续否定自己,同时持续坚持自我。

在这一过程中,同盾慢慢孵化出银行事业部,保险事业部、互联网事业部以及政府事业部等部门。

同盾的每一个事业部建立,都是新业务的序幕。序幕过后,征途开启,沙场上需要勇者无畏,更需要运筹帷幄,把握时机。

2019年初,同盾正式设立人工智能研究院。以此为载体,推动人工智能战略的布局和实施。同年4月,同盾科技完成超1亿美金的融资。

2020年初,疫情爆发,数字技术和应用创新作用凸显。同盾借此时机率先完成公司数据流转架构整体升级,建立了完整的去标识化体系,从底层架构层面支撑业务数据合规。让数据滥用和泄露的可能性降为零,同时实现大数据价值的转化和提炼。

疫情给同盾的业务造成冲击,也给了他们更多时间来思考和反省。常年在外奔波和马骏驱和其他高管们,难得安静了下来。马骏驱2020年的登机牌,只有过去的七分之一左右。和同盾董事长蒋韬、CEO张新波交流后,马骏驱决定将更多的精力转向公司业务管理面,出任COO一职。

上半年,他和另两位联合创始人阅读大量书籍,思考同盾未来发展方向。马骏驱印象最深的,是阿里巴巴集团总参谋长曾鸣关于企业战略的论述:大舍才能大得。意思是企业要想清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作为。

他和几个伙伴共同认为,同盾未来要做的,便是聚焦智能分析决策领域,把行业领先地位一直保持下去。

3、未来的故事

马骏驱说他最喜欢的话剧之一,是赖声川导演的《如梦之梦》。

剧中的主人公5号病人说过,“这个世界,我们的身体,是我们自己一砖一瓦盖起来的,我们是自己的建筑师,盖了自己的房子。”

同盾要建的不止是一间房子,而是一栋数据智能分析决策的大厦。

在他们看来,依靠人工智能技术和大数据技术构筑的智能决策体系,将帮助企业逐步从规则流程驱动向数据驱动、智能决策转变,对原有的复杂业务流程进行重塑。

同盾为金融机构提供的智能风控服务,只是智能分析决策大体系中的一小部分。

目前,借助智能分析决策,同盾已经可以为互联网、物流、大健康、零售、智慧城市、政务、等行业提供智能用户分析、智能信贷风控、智能反欺诈、智能运营等多项智能决策产品和服务。

同盾智能分析决策的最终目标,是成为企业决策的智能辅助大脑。

要实现这点,离不开有领先的技术实力。为此,同盾在研发上持续投入,时至今日,公司上千名员工中,七成以上是数据科学家、技术研发人员。

在马骏驱看来,智能分析决策中,最重要的生产要素是数据。要更好运用数据,必须解决好数据边界问题,在知识共享同时,保证数据隐私。

为此,2019年年底,同盾发布了知识联邦理论框架,通过技术方式实现数据“可用不可见”,在数据安全性、隐私性在得到保证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支持基于数据驱动的科学研究及商业活动。

2014年年初,马骏驱曾在窄小办公室里,和伙伴们一起畅想未来,“我们与客户连成了一张非常强大的网,形成同一个盾牌——同盾,我们可以一起去防御更多坏人。”

多年后,同盾早已从简陋办公室搬到了宽阔的大厦,但马骏驱认为,智能分析决策是同盾和他可以奋斗一生的舞台,他们在这个舞台上的表演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