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县城之王,开店5000家,市值400亿,说垮就垮……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ID:caimao_shuangquan)

前几天,泉州市中院受理了泉州奇皇星公司对贵人鸟公司的重整申请,如果重整不成功,贵人鸟可能被宣告破产,本来今年就在退市边缘挣扎,这下雪上加霜。

说起来,这本来不是一个大纠纷,2019年贵人鸟曾向奇皇星定了一些货架和气氛道具,300多万的合同,贵人鸟只付了75万,剩下的250多万一直没付款。

今年奇皇星终于忍不住,下了催债函,贵人鸟也回复了:无力清偿。于是奇皇星只好走法律程序。

太惨了,曾经市值400亿的上市公司,被250万绊倒了?

这也怨不得贵人鸟不还钱,因为他们有34亿债务,基本上全部逾期了。

2019年底,24.4万人围观了一场拍卖,6769.5万股的贵人鸟股权被拆成了7笔单子拍卖,均价4.2元/股,如果卖出去,大概能回笼2.84亿,20多万人围观,但没人报名。

大家都是来看热闹的,这价格比二级市场便宜,但谁能保证不跌呢?

大家还是明智的,进入2020年,贵人鸟股价咔咔往下砸,一个月就从12月的高点跌了50%。

贵人鸟的创始人叫林天福,他抵押、质押的股权也被拿出来拍卖了,个人也被限制高消费了,但他是香港居民外加有菲律宾的永居,这些措施对他作用有限。

林天福基本上没接受过什么媒体采访,低调神秘,这跟贵人鸟的整体作风不太一样。

贵人鸟的logo被林天福赋予了很多含义,但乍看上去,还是能看到耐克留下来的烙印,一个倒过来的耐克标,还挺像晋江鞋走过的那段历史。

中国5双鞋,就有1双来自晋江,晋江“中国鞋都”的称号算是名副其实。

1979年,泉州晋江的陈埭镇洋埭村村民林士秋,在自己家里用简陋工具制成了第一双“晋江鞋”,虽然简单,但是做鞋一年就赚了8万块,这个数目当时是很刺激的。

晋江是有名的侨乡,谁家还没点海外关系?这些人在带回来外汇的同时,也带回来不少鞋,有人舍不得穿,直接拆了做样,然后照料做鞋,大家有样学样也都做了起来。晋江地方不大,免不了沾亲带故,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就基本都去做鞋了,尤其是林姓和丁姓,是制造“晋江鞋”的大姓。

林天福就是其中之一。

1986年林天福成立了贵人鸟工厂,走的还是贴牌代工的路线,海外的订单哗哗地来,90年代更是受台湾制鞋业转移的惠,赚了不少钱。

但是代工也不是长久之计,利润越来越稀薄,尤其是亚洲金融危机之后,“耐克的学徒”们也不得不再寻出路。

于是开始出现了一系列的晋江系品牌,贵人鸟就是其中之一,当年的代工的品牌虽然没了,但是手艺还有,别人不做咱自己做呗,在独立后的2002年,贵人鸟大手笔请了刘德华来当代言人,迅速打响了名气。

当然,贵人鸟也是遇到好时候了。

北京申奥成功,运动热潮随之而来,晋江鞋迎来了最佳的发展机会,有的品牌趁机崛起,有的趁机完成上市,新交所、港交所、纳斯达克里开始出现晋江鞋的身影,那时候但凡有点名气或者舍得在广告上砸钱的,都能在市场里分一杯羹。

贵人鸟在那段时间扩张非常迅速,从一线城市到18线小县城,专卖店遍地都是,特别是在县城里,因为性价比超高,贵人鸟成为不少县城少年们最喜欢的运动品牌。

2012年,贵人鸟走上了巅峰,A股市场顺利过会,店面超过5000家,要知道前一年,李宁刚关了1800家店,亏损了20亿。

不过等贵人鸟能在A股交易,已经是在2014年了。

没办法,A股停滞,贵人鸟硬生生地等了2年,但这个等待是值得的,虽然上市晚,但江湖评价它是“运动品牌第一股”,只因为它是在A股上市。

借着上市的东风,林天福身家倍增,在第二年的胡润百富榜上他就凭着190亿的身家成为第108位,与他并列的有盛大的陈天桥、“民营钢铁大王”杜双华以及复星的“二号人物”梁信军,凭这个身家,他也成为了泉州首富。

人有钱了想干的事就多了。

上了市的贵人鸟野心也不是一般的大,这一方面有主业式微压力下的转型焦虑,也有股价的压力,总得搞点赚钱的概念投资者才买账,A股的故事不都是这么讲的么。

于是,花钱、入股、收购的游戏开始了。

2015年,贵人鸟曲线成为虎扑的股东,花费不菲,2.4亿获得了16.11%的股权,那时候虎扑是中国最活跃的体育平台,年净利润有3000万。

这还不算完,他们和虎扑设立了20亿的体育产业基金,投向了不同的体育产业相关创业项目,跑步、健身、教培、硬件,啥在风口上投啥。

然后视线又转向足球,不过,林天福没像那些中国土豪一样买俱乐部,而是看上了“球员买卖”这门生意,花了2000万欧元成为西班牙足球经济公司BOY Sports的大股东。

别说,这个公司有皇马的背景,曾经操作过卡西利亚斯、阿隆索等球员,和中国渊源也还挺深,足球教练孔特拉的约也是签给了BOY,此前通过BOY的操作来到中国,成为广州富力的总教练。

2016年,手笔就更大了:

● 花4亿拿下湖北杰之行50.01%的股份,成为控股股东,而杰之行手里有阿迪、耐克等经销权;

● 3.83亿收购名鞋库51%股权,后来干脆3.67亿再收购49%,实现全资控股;

● 又花1亿增资星友科技,玩起了游戏业务;

● 保险公司,这一年就搞了俩,4月出资6500万要设立一个保险公司,要布局体育保险,12月又花2.6亿要搞安康人寿;

● 年底又计划27亿收购威康健身,因为威康健身旗下有115家威尔士健身房……

2年多的时间,大大小小的花钱计划加起来,总额近70亿,快赶上两年的营收了,当然那时是没人在乎的,毕竟高峰时刻的市值已经400亿,这点钱不算什么,金融机构也肯买单,贷款、债券也都愿意拿出来支持。

2017年,贵人鸟甚至要改名,叫做“全能体育”,虽然这个动议只维持了一天就被自己否决了,但背后的那个似乎无所不能的劲头还是能感觉到的。

可惜,好日子不长久。

转过年来,之前引以为傲的各种收购,让贵人鸟吃尽了苦头。

虎扑卖了,赚了3000万,但是杰之行卖的时候,亏了1.3亿。

保险公司出资了,但是没拿到牌照,肯定亏损。

投资的一些风口项目,基本上没玩出什么花样来就在风口夭折了,最坑的一笔还是足球公司BOY。

花大价钱的买的,却始终没产生什么收益,后来实在是太难看了,直接从报表中踢出去了,存在感极弱。

在贵人鸟缺钱的2019年,他们向BOY借款500万欧元,用手里的BOY全部股权做了抵押。

到了今年,债务全面爆发,BOY的这笔钱也还不上了,BOY公司催债不成,直接下了通知函,办了执行公证,双方股债两清,500万欧不要了,股权全部拿回。当年2000万欧元买的,500万欧元就“强制”卖了,这买卖做的亏大了。

现在,由泉州市和晋江市两级政府相关人员及中介机构组成的管理人进入了贵人鸟,而管理人走马上任的第一份公告,就是跟进仲裁结果,一笔1.05亿的债务被判还钱。

可是,连250万都还不起的贵人鸟,怎么可能还得起1.05亿呢?

当然,本就低调的林天福,就更不可能发声了,也许,早就跑到境外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