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家&i黑马讯 12月18日,由创业黑马主办的“第十三届创业家年会”在北京举办。关于当前“不确定性”突出的创投环境下,投资人应如何选择正确的赛道和进入时机,创业者又该如何在“突变”中找到自己的“加速”机会,成为年会热门话题。

在投资家论坛环节,四位刚刚获得“2020年度投资家”的嘉宾: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CEO许达来,联想创投集团总裁、管理合伙人贺志强,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首席投资官李家庆,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分享了自己对于“不确定时代的新机会”的见解。

1

以下为论坛对话内容,有删节:

论坛主持人:邓庆旭新浪高级副总裁

贺志强联想创投集团总裁、管理合伙人

韩彦 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

许达来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CEO

李家庆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首席投资官

邓庆旭:从投资人的角度看,你们对于2020年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2

邓庆旭 新浪高级副总裁

许达来:最大的感触应该是“冰火两重天”。居然有很多被投公司,在疫情当中是受益的,当然也有更多公司是遇到挑战的,这考验他们快速适应环境的能力。比如有些公司原来做线下业务,在快速转到各大短视频平台后,取得的效果比线下好很多。

我相信,再过十年大家回看这一年的话,应该还是非常值得回忆的一年。我个人做了差不多20年投资,除了2020年以外,我个人是觉得1997、1998的危机也是值得回忆的。今天来看,中国的发展机会是极好的。如果在座的各位创业者能好好把握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未来一定会再出现一个伟大的企业。

贺志强:

2020年太特殊了,新冠疫情及国内外错综复杂的环境,产生了很多影响,注定会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面对多重挑战和变数,科技投资仍前所未有的活跃。

3

贺志强 联想创投集团总裁

李家庆:2020年挑战很大,我特别忙,人有点晕。特别忙的原因很好理解,疫情的爆发让每个人措手不及,我需要调整。为什么有点晕呢?我的意思是做投资时间越长的人,可能会越晕。今年因为各种原因,原有的估值体系发生剧变,就像我们的生活中整个空间、时间的维度一下子背离了,你需要重新找到新的维度,把自己的坐标系定位清楚,然后在这种坐标系下,再进一步向前走,这种调整给人的冲击是非常大的。与此同时也蕴含着风险,你不知道这种体系的变迁是否是可持续的。

韩彦:今年是向内看的一年,前面几位都提到今年特别忙,这是共识,今年是过去十几年中我们最忙的一年。但我们也在思考为什么这么忙?除了市场上有很多资金以外,我发现今年自己在应对不同的变化:二级市场在发生变化,企业成长的规则在发生变化,行业的逻辑也在发生变化。另一个感受就是焦虑,今年投资人和被投企业都很焦虑。但越是焦虑的情况下,越要找到事物的本质。投资的本质是什么?其实还是一个长期创造价值的过程。在这个创造价值的过程中,我们要不断清零,不断地保持学习,保持成长性的心态。

今年开年的时候大家的感触是危,感觉今年有很多的危。疫情是危,地缘政治的复杂是危。但到了年中之后感觉是机,觉得机会特别多。如果把时间轴拉长了来看,今年可能是未来十年甚至几十年里机会最多且最好的年份。

邓庆旭:2020年的互联网行业,怎么说都不为过。接下来的时代,互联网还有没有投资机会?

许达来:投资机会肯定是存在的。作为投资人,应尽可能提前看清未来的大趋势,在适当的时间点投资。比如说做社交媒体的能不能诞生出大公司,有待验证。

4

许达来 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

贺志强:产业互联网的大势才刚刚开始,其核心是如何运用数据智能赋能各行各业,从而提升行业效率,这是过去近五年联想创投最重要的投资主题。此外,我认为,人机共融、AR/VR发展带来的虚实结合,都将孕育下一个平台级机会。

李家庆:下一步的互联网,可能要往深度做。无论是AR、VR、数字孪生,还是之前的脑机,这些新技术都将进一步把边界打开。这样一来,互联网就能带到更高的层次去。另外,在企业端,还需要相对较长的过程,因为它不仅仅是技术和连通的问题,还存在着对存量的改造和重构问题,功能要更复杂一些,不过也是非常有机会。

韩彦:未来的机会肯定非常大,我觉得是一个大机会时代的开始。我有一个观察,互联网的边界发生变化了。过去十年,从线上到线下,从PC到移动,这些边界到现在已经完全模糊了。消费和科技、生物和医疗、医疗和AI、AI和互联网,未来所有行业的边界都会被打破。过去十年互联网的内核是量,未来十年互联网的内核就是内核本身,不论是AI,还是教育,都是内核的本身。人类社会发展这么多年,过去每个时代最大的事,就是构建起那个时代所需要的基础设施,比如能源、通信、医疗、教育等等。这些基础设施的定义其实没有变化,只是随着时代的迁移,承载它的平台和技术在发生变化,我们坚信每十年都会有非常大的机会产生。

邓庆旭:下一个像拼多多,美团、今日头条这样的企业,你们认为会来自哪个领域,长什么样?新能源汽车是一个趋势还是一个泡沫?

许达来:第一个问题我知道答案的话就不会告诉你。(笑)我个人还是挺看好电动汽车的。三家“造车新势力”我投资了两家,小鹏和蔚来汽车都是我们投资的。我们相信未来十年,中国一定会产生千亿美金级别市值的电动汽车公司,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股民在炒这三家公司股票的原因。

贺志强:下一个伟大的企业在哪里?我认为,一定在刚才所讲产业互联网的浪潮中产生。此外,我认为中国企业国际化也将诞生伟大的企业,比如宁德时代,成为全球新能源电池的领导企业。但你问我企业具体是什么样?我从来不愿意将企业之间类比,这是会误导投资人的判断,比如某某就是某某。

此外,电动汽车是难得一遇的产业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的机会,我们特别早就投了蔚来,一直坚信这样的产业机会,并伴随企业成长。

李家庆:凡是长得挺像前面那几个巨头的公司,估计成的可能性都不太大。但我们还是能够想象得到,下一个巨头应该不是利用上一代互联网的简单连接和量的扩展就能够形成的,而是会提升整个互联网的内涵,在新的维度上建立起大家新的认知。

电动车这个事,我觉得也许有泡沫吧。但是,如果把它看作是一个新的空间、新的消费场景,或者一个下一代的巨大的智能终端产业的话,现在产业还处在比较早期的阶段,今天的几百个亿市值也只是个开始。

5

李家庆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首席投资官

韩彦:光速中国在全球范围专注A轮、B轮的投资,我们很有幸地在B轮投资了拼多多,A+轮投资了小鹏汽车,下一个大的机会我觉得很难按图索骥找跟现在完全一模一样的企业去投。但我大胆猜想,未来十年更大的事情可能会有这样几个共性。第一它应该是跨界的,且是跨两界的。其一是跨国界,未来十年优秀企业家会走向全世界;其二是跨不同行业,比如新药研发与AI的结合,生物医药与AI的结合,不同行业间的结合会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此外,成功的企业虽然所在的行业不同,但是创始人做的事情可以用三句话概括:第一是找到一个没有边界的事;第二,赢得世界上更多资本和资源的支持;第三,借着前两者招募全世界更多优秀的人,一起来干这个事情。我认为下一个大平台一定是在这几点上有共性的。

6

韩 彦 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

关于电动车,对于小鹏我们肯定是看好的。但是我觉得一个行业的繁荣不应该仅用二级市场的股价和市值来定义,我们更多的是看到了行业的发展,包括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科技在车领域的发展比如带动电池的发展,应用于车的软件行业的发展等等。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不是一个现象级的事物,它的蓬勃发展正在带动整片森林的生长。

邓庆旭:如果你去创业,你会做什么样的公司?你们有什么忠告送给今天的创业者?

许达来:第一,产品要面向年轻人,20到30岁这个区间的,年轻人是未来;第二,创业公司要在市场环境较好的时候努力融资,保持优秀的现金流,做到未雨绸缪。

贺志强:没想过创业。对创业者的建议是,一定要抓住重要的产业机遇,除了利用好资本的力量,更重要的是找到最佳的合伙人,好的合伙人特别重要。

李家庆:我可能会回学校中去,学校里的创业氛围实在是太好了,一边做科研,一边开着公司;或者一边发表文章,一边融资。然后快速上市,国家也非常鼓励。忠告的话,就是尽快找一个在科研方面比较有造诣的合作伙伴,共同创业。

韩彦:就做一件小事,把一件能对社会有正向价值的小事做到极致,这就已经足够厉害了。给创业者的一个忠告是,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除了忙工作,也要想办法关注一下自己的心法,多往自己的内心看看,明白自己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