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盯着你的小钱包

来源丨燃财经(ID:chaintruth) 作者 | 朱晓宇 编辑 | 饶霞飞

双十二前夕,#近六成90后有实质性负债#登上微博热搜,阅读量达到4.9亿人次,网友跟帖超过5.3万条。

一位普通人,凭着一个手机号和一张身份证,可以借到多少钱?刘维淡定地回答道“起码35万元以上”。

刘维是一名毕业不到三年的90后,月薪收入8千元。一个星期前,他在北京地铁八通线换乘一号线的枢纽站——四惠地铁站,被热情推销信用卡的工作人员打动,办了一张交通银行的信用卡。在得到刘维的身份证,和一条口述的个人收入信息后,工作人员立即为他申请到了2万元的信用额度。

无需等待银行的审批发卡流程,当场就能激活账户,只需要按照工作人员指导,下载“买单吧”APP就行,而且必须现场消费一笔金额。“买单吧”是交通银行信用卡的官方APP。

两个月前,刘维在平安银行信用卡客服的电话轰炸下,拿到了一笔8万元的“现金分期”,4万元用来提升的信用卡额度,另外4万元现金可到账借记卡。因为用不着钱又害怕涨利息,刘维将8万元的额度都留在了信用卡。这8万元的授信额度,已经快达到他一整年的工资。

打开手机,刘维发现自己有3个信用卡APP、10个能借钱的常用APP,包括微信、支付宝、美团、滴滴、饿了么、百度、微博、京东、携程、以及小米自带的小米商城,如果再加上最近上线多多钱包的拼多多,共计有14个平台能借到钱,粗略计算,额度加起来有35万元。虽然没有借钱的需求,但是仍常常接到上述APP的推荐贷款短信。

以前,求人难,借钱更难。但在当下的大环境中,想借钱究竟有多容易,一个词就可以形容——随借随有。

据燃财经不完全统计,即使无储蓄、有负债,仅凭借一张身份证信息,在微粒贷、支付宝、小米金融、百度金融、美团借呗、京东白条、滴滴金融、微博借钱、携程、宜信、趣店等合规平台,就能借到不下于30万元的现金。

这种随时都能借钱消费、随时都在催促你花钱的时代,让刘维感到惶恐不安,“借了钱难道不用还吗?”

事实上,越来越多关于“欠债”的新闻见诸报端,或上了微博热搜。日前,一位女生欠债全家帮还的新闻就引发热议。

在借贷和超前消费流行的欧美国家,有个人破产法。当个人资不抵债后,可以通过个人破产来申请债务“部分豁免”,来保障个人基本生活所需,以此获得“重生”。

今年8月,《深圳经济特区个人破产条例》表决通过,明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明确申请破产的债务人豁免财产上限为20万元,这也是全国第一个在法律层面允许个人破产的城市。日前,浙江也开始探索个人破产制度。

越来越多的人想借钱给你

这个时代,想借钱给你的人远比想象的多得多。

根据央行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全国共有7333家小额贷款公司,贷款余额8841亿元。其中最大的小额贷款公司蚂蚁集团 (以下简称“蚂蚁”) ,被叫停上市前,得到了2.1万亿元的市场估值。

来源 / 网络 燃财经截图

蚂蚁高估值背后,几十万亿元的消费贷规模是重要的支撑之一。根据Oliver Wyman的研究数据显示,中国消费信贷市场规模预计将从2019年的13万亿元增长至2025年的24万亿元,期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4%。

互联网巨头们,早就对这块蛋糕虎视眈眈。

根据央行规定,从事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必须取得金融牌照。但是在2015年之后,金融牌照已经进入存量市场时期。巨头们为了获得牌照,想尽了办法,也不惜重金。

2016年9月,美团花费13亿元收购第三方支付公司钱袋宝,正式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2017年,美团APP正式上线了美团生活付。2017年底,滴滴花费4.3亿元,通过全资控股北京一九付支付科技有限公司,间接持有一张支付牌照。第二年,滴滴就将金融部门升级为金融事业部。

今年9月,字节跳动从武汉合众易宝科技有限公司手中拿到了支付牌照,目前字节跳动已有4张金融牌照在手。11月,快手收购持牌支付机构易联支付,从而间接获得支付牌照。

而BAT们,早就搭建起了自己的金融生态。2018年4月,百度宣布旗下金融服务事业群组正式完成拆分融资协议签署,实现独立运营。

今年,蚂蚁、京东数科又先后提交了IPO招股书。

巨头们绞尽脑汁拿到的金融牌照到底有多香?来看看蚂蚁的盈利能力和增长空间。

蚂蚁招股书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蚂蚁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和小微经营者信贷余额合计超过2.1万亿元,而这2.1万亿元的信贷余额,反映在蚂蚁自身的资产负债表中,仅有400亿元左右;同期,蚂蚁旗下两家主要提供微贷服务的小额贷款公司实收资本合计160亿元,净资产合计358.24亿元,杠杆率超过50倍,以银行业的标准来看,用这么小的体量和这么低的资本金,撬动如此高的贷款额度,基本是不可想象的。

一年几百亿的利润,也实属诱人。招股书显示,2016-2019年,蚂蚁分别实现净利润82.05亿元、21.56亿元、180.72亿元和219.23亿元,今年上半年更是日赚1.2亿元。高毛利的微贷业务,再加上支付宝10亿用户,消费贷的广阔前景,这些共同支撑起了蚂蚁2.1万亿元的市值。

对于个人业务仍以“房贷”等抵押贷款为主的传统银行来说,在“房住不炒”的管控压力下,增长空间有限,相比传统的抵押贷款业务,无抵押的消费贷潜力更广阔。此外,蚂蚁更是用数据向外界证明消费贷的盈利能力,因此,商业银行们也开始切起了曾经瞧不上眼的消费贷蛋糕。

今年6月,据《第一财经》报道,有多家银行下调了个人消费贷利率,有些甚至低于同期限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折扣力度有多大?以建行和招行的一款产品为例,过去年利率分别为高达7.2%和10%,如今分别降到了4.35%和6%。调整后的年利率甚至不及互联网公司年利率的1/3。

招银国际证券今年8月推出的一份报告中,蚂蚁、京东、度小满、微众银行这些互联网巨头的年利率在18-24%之间,覆盖了大概2.4亿借款人;360金融、乐信、趣店等网贷平台的年利率则在24-36%之间,覆盖了大约4.3亿借款人。P2P平台年利率则大于36%。可见,银行在消费贷切蛋糕的决心。

美容有美容贷、学习有学习贷、旅游有旅游贷。如今消费贷可谓是无孔不入,不论是购物、美容、外卖、旅游、出行还是学习,消费贷已渗透在生活的各个角落,都在诱导你分期付款。

瞄准90后

“70后存钱,80后投资,90后负债”。

曾经网上调侃的段子,已成了事实。由于新生一代“敢消费”、“敢借贷”的消费观,使得他们逐渐成为小贷公司跑马圈地的主要目标。

据融360的调查,从年龄上看,贷款人群中90后 (含95后) 占比最高,达到49.31%,在亚洲同龄人中排第一。也就是说,在使用消费贷款的人群中,有将近一半的人都是90后。

今年10月5日,蚂蚁花呗为双十一预热,在各大城市的地铁站宣传自己的创意广告,广告中“某毕业生,因害怕两点一线的生活,用花呗来了一场环球旅行”的宣传行为,引起网友热议,大家纷纷表示:“花呗在宣扬错误的价值观。”

在这一系列的宣传中,不论是毕业生借花呗环球旅行、还是给考大学的妹妹分期付款买笔记本电脑、抑或是职场新人用花呗买大号双人床去迎接梦想,都是在鼓吹用户进行超前消费。很明显,花呗瞄准的主要人群还是年轻一代。尽管在网友的一番热议之后,蚂蚁很快下架了该广告,但花呗鼓吹年轻人过度消费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在平安口袋银行的APP里,用迪丽热巴作宣传大使,鼓励用户分期消费,参与明星周边。这些宣传在极大刺激了消费热情之余,也为超前消费人群埋下了不少隐患。

如今,这些提供借贷资金的平台,都在通过广告宣传为大众制造一个“花钱不愁”的美梦,让背债的年轻人都有一种“钱是自己的”的错觉,这种宣传行为,已经让借贷人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偿还能力。

在银行、互联网公司向用户疯狂提供借款的同时,却对用户所面对的风险避而不谈。

据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34亿张,环比增长3.25%。年轻人的信贷资金主要使用在基本生活用度、提升生活品质和休闲娱乐这三个方面。同时,给年轻人放贷之后,银行还出现了大规模的信贷逾期。

截止到2019年的6月底,我国仅信用卡消费就已经出现了800亿元的违约金额,更别提审核门槛更低的金融机构和网贷平台。

根据汇丰银行此前所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来看,90后人群所背负的债务与收入的比率达到了1850%,90后欠信用卡发行机构以及各种贷款机构的人均债务已经超过了12万元。此前,央行公布的数据亦显示,我国信用卡的违约金额在逐渐增高。

事实上,这些年轻人是否具备相应的消费能力,平台们从不关心,眼花缭乱的“消费贷”产品被接连推到了台前,供抵抗不住诱惑的年轻用户选择,鼓了商家的钱包,却让这届年轻人提早透支了未来。

而年轻人背负巨债最初的源头,是如此地平常不过,有的是一部手机、一款包包、一套化妆品、一双AJ球鞋,有的甚至是一杯再寻常不过的奶茶......当欲望的口子被撕开以后,他们犹如脱了缰的野马,难以回头。

当丧失了最低金额的偿还能力之后,他们就会收到了平台的催收短信。如果错过了最后的还款期限,还会收到催收员的恐吓微信、电话轰炸、法院文书,严重的甚至被爆了通讯录名单,亲朋好友接连被催收平台骚扰催债。

负债的年轻人

在豆瓣上,存在着一个将近3万人的“负债者联盟”小组。

在这个创建于2019年12月2日的聊天室里,因为无节制消费、网赌等,聚集了27942个背上网贷的年轻人,他们大多数都是毕业不久的90后、在校大学生,在豆瓣上讲述着自己的经历,更多是想寻求安慰和释放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年轻人所面临的困境,大都不在于使用网贷这么简单,而是他们拆着东墙补西墙,维持着“以贷养贷”的局面,直至全面崩盘,连利息都还不上。有的人甚至背负了十几个网贷平台的债务,综合不同的平台、利滚利之后的债务总额将近达到百万元。

可怕的是,这笔数字仍然在翻滚中,不曾停歇。

今年10月,蛋壳公寓被讨债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不少年轻人被困在蛋壳的租金贷里,生活难以为继,个别租户甚至被逼上了跳楼的绝路。

事实上,租金贷只是网贷公司对年轻用户泛滥授信的一个缩影,因为Z世代群体超前的消费理念,使得相当一部分90后被困在各种“网贷”之中,债务高台垒筑,生活一地鸡毛。

今年7月16日,《熬鹰巴士》节目中一女生的超前消费行为登上微博热搜,在微博上有2700多万人浏览,并引发一轮热议。这一事件的女主角Venny,刚步入社会还没领到自己的第一份工资,却已在网贷平台上负债近10万元:拍艺术照2.6元、报口语班2万元、学韩语1.3万元、美甲900元......

对于这份消费理念,Venny自有一套理论:“花超过我能力的钱,会把我往上拽。”事实是,她背负了巨额债务报的外语班也没坚持下来,虽然这笔钱Venny承诺会在两年之内还上,但是按照她目前的月薪,即便两年不吃不喝也只能攒到12万元,面对北京的成本压力,这个目标明显有些难度。

目前,我国的负债结构正在趋于年轻化是不争的事实。根据2019年11月份,尼尔森公布的《中国年轻人负债情况报告》显示,中国有86.6%的年轻人在使用信贷产品,其负债率为41.75%,其中仅有13.4%的年轻人是零负债。去除 “支付工具”部分,近6成工作90后拥有实质性负债,比例高于其他年轻人群。

来源 / 微博 燃财经截图

皮皮是一名即将毕业的研究生,刚开始接触信用贷,也是从花呗开始。为了融入周围的同学和朋友,皮皮自从上了研究生以后就开启吃吃喝喝模式,再加上外出旅游、名牌加身,生活开支一下变大。刚开始用花呗消费,还不上就分期还款,之后再用借呗借钱,直至花呗、借呗、信用卡、京东白条、美团月卡,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网络平台再也借不出钱了,他才觉得大事不妙。

如今,皮皮花呗额度5万元、借呗额度10万元、京东白条6万元、马上金融12万元、美团月卡1万元、平安银行信用卡额度1.6万元,几乎每一个授信额度都被刷到了头。算下来,26岁的年纪,皮皮已经背“负”身家35.6万元。

由于还没毕业,没有工作收入,皮皮每个月只有父母提供的2000多元生活费,这些钱也被他用去消费。欠款肯定还不上,他只能找女朋友和哥儿们凑点还上最低还款。皮皮说,如果明年参加工作了,希望能够尽快还清,“我认为半年差不多吧。”

据皮皮所述,他现在欠支付宝的钱已经在利滚利了,而支付宝的利率相较其他平台已经算是最低,其他几家网贷公司若是利滚利,这笔钱对于皮皮来说,也是一个重压。

燃财经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蚂蚁、微众银行等,最低网贷年利率18-24%来算,皮皮每年正常的利息还款总额就在6.4-8.5万元之间。如果算上利滚利,还款总额还会更高。这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讲,半年内还款近50万元,明显不现实。

更重要的是,网贷平台不可能留有这么多的宽限时间,部分平台的借贷已经到期,皮皮每个月最多要还3万多元,在这即将毕业的大半年里,即便是最低还款,也会压得他喘不过气。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而年轻人背负巨债最初的源头,也只是从几百元开始,之后涨到了几千元、几万元,直到滚成巨额债务他们才后知后觉地认识到,这笔钱可能是真的还不上了。

皮皮说,“花呗让我误以为我的钱翻倍了。最开始我的额度只有500元,随便怎么花,2000元的生活费都能还上。花呗额度涨到5万元时,我能还上的错觉还在,于是买买键盘、手机、鞋,再给女朋友买几件衣服和化妆品,额度一下就花完了,手中还有2000元生活费也吃吃喝喝玩玩去了。花呗额度不够用,就开始借款,之后借款的窟窿越来越大,大到我算了总额之后自己都害怕。我才26岁,这么多钱已经够我在老家付个首付,想到未来要背上这么多的债生活,我都绝望。”

年轻人的消费潜力无疑是巨大的,无论是在外卖、宠物、游戏、直播、短视频还是一些新消费上,他们都用最真实的钞票投票,为这些业内巨头投下了半壁江山。年轻人敢于花钱,但关键在于他们还远远没有到达收入和事业的顶峰,当钱不够的时候,面对诱惑只能选择消费贷产品。

2019年10月,苏宁金融研究院发布报告称,90后已经成为消费力的主力军和领导者,超前消费是90后的常态,2018年,我国90后短期消费贷款已经超过3万亿元,约占全年短期贷款总规模的1/3。

3万亿元的短期消费贷款背后,是无数年轻人透支未来换来的代价 。据汇丰银行公布的一组数据:中国90后的年轻人,以贷养贷用户占比近三成,每个90后年轻人平均负债12万元。

尺度在哪里?

回顾中国消费贷发展的三个阶段:第一个是以银行主导的消费信贷时期,审批门槛高且手续复杂;第二个是P2P平台提供的消费信贷,有创新也有疯狂;第三个就是以花呗为代表的支付工具提供的消费信贷,是中国消费信贷的黄金年代。

在信贷消费发展的初期,由于经济发展属于起步阶段,物质匮乏、就业机会少等原因,出于风险考虑,银行在个人消费信贷方面,一直处于收紧的状态。

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发展,使大量人口走向城镇,国家开始鼓励中小企业发展,以增加就业岗位安置巨大流动人口。2007年前后,P2P的崛起,满足了中小企业的资金需求,许多企业资金需求巨大,倒逼监管部门支持P2P网贷这种新型的融资借贷模式,让众多企业和个体商户获得大量资金。

2009年,支付宝平台率先推出有中国特色的本金垫付担保模式,较好地改善了投资人对于本金安全与收益的担忧,我国P2P借贷行业借助了支付宝的担保东风,步入快车道。之后,以支付宝为代表的信用贷款平台,开始登陆舞台,也推动了中国消费贷的发展进入黄金时代。

值得玩味的是,就在互联网金融正在跑步前进过程中,监管机构开始了一轮大整治。

11月2日,一则《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 (征求意见稿) 》(下称意见稿)发布后,直接卡死了蚂蚁的上市计划。意见稿明确要求严禁跨省经营、联合贷款出资不低于30%、额度不超过借款人年均收入1/3。最后一项,被外界认为是对准年轻人的放贷款机构。

12月4日,银保监会发布《中国影子银行报告》称,截至2019年末,影子银行规模从历史高位大幅下降,广义影子规模降至84.80万亿元,较2017年初100.4万亿元的历史峰值缩减近16万亿元。此外,通过三年治理,加通道、加杠杆和加嵌套的高风险业务得到重点清理;全国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已经完全归零。昔日火爆一时的P2P网贷如今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报告中,也对影子银行进行了定义,如金融信用中介活动处于银行监管体系之外,信贷发放标准显著低于银行授信等。根据这些标准,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借贷P2P平台等,都属于影子银行的范畴。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从整治的力度来看,监管机构对小额贷款公司的顾虑很多,首先这些小贷公司本身的审核门槛低、业务结构复杂等特点,做大之后容易形成重大金融风险,对中国经济的伤害会更大。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副教授陈波认为,虽然消费贷的发展正在跑步前进,但是消费贷总体还是存在很多问题,从一些平台发生的违约事件会看到,很多借款人本身就是具有高风险的还款能力的一些年轻人。尤其30岁以下、收入非常低的二三四线城市的人群,在债务违约中占有非常大的比重,这些人去借钱消费,本身超出了他的消费能力和还款能力的,这些人的违约事件,已经从不仅仅是金融风险,已经变成了一个社会行为社会风险,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实际上,网络小贷还有一些问题实没有被解决,即普惠金融到底是什么?

陈波表示,“普惠金融的本质实际上是让需要钱的人去借钱?让普通人借到钱?还是让借不到钱的人去借到钱?这些问题都是不一样的。未来对于普惠金融的定义要发生很大的变化,要更明确借贷人群应该是中小微企业,和脆弱人群农民这种需要钱的,还应该明确这笔钱的用途,放贷机构应该鼓励借贷人去创业和创造就业,而不是去过度消费。未来如果往这个方向调整,消费贷规模也应该被大规模消减的。”

目前,中国的“90后”、“00后”约占总人口的24%,他们将主导未来5-10年的消费格局。可是当下年轻人的消费观念发生了改变,过于追求享受主义,忽视了储蓄的重要性,甚至出现了大额负债的情况。

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奢侈品牌发展迅速,与中国消费贷的发展规模紧密相关。“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金融风险,不应该只考虑杠杆率等金融影响,还应该考虑这些问题带来的社会影响,以及对于整个年轻一代的社会影响,需要给这些年轻一代树立正确的消费观。”

陈波认为,“对于年轻人来说,他们的消费观还需要被教育、被引导,比如之前网易退出今年的双11大战,这个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导向,但是这种导向还远远不够。在这方面,互联网公司有很大责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维、皮皮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