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年轻人,正在被网贷掏空

来源丨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作者 | 郭凡瑜

在豆瓣这个知名的互联网“精神角落”,一群年纪轻轻却背负不小债务的年轻人们,试图互相取暖。

一个名为“负债者联盟”的小组聚集了很多欠债年轻人,他们大部分过着借贷生活,但是因为过度消费或是还房贷等原因,还款压力越来越大,收入无法支撑,只能以贷养贷,最终陷入资不抵债的泥潭里无法逃脱。他们在群组里分享自己的负债经历,记录打卡还债计划,相互答疑解惑,希望能够还清贷款,早日“上岸”。

22

图源豆瓣

“负债者联盟”并不是网络上的“拍案惊奇”,事实上,一个愈加明显的趋势是:年轻人正在被债务掏空。

根据2019年《中国消费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显示,在中国年轻人中,总体信贷产品的渗透率已经达到86.6%,中国年轻人实质负债人群约占整体年轻人的44.5%。

推动年轻人成为欠债者的,是门槛越来越低、产品越来越丰富的互联网放贷产品,品类越来越丰富的消费品,以及越来越浓厚的超前消费观。

在很多年轻人眼中,存钱已经过时,“今宵有酒今宵醉”的及时享乐才是人生正途。然而,茨威格一百多年前说的名言“不知道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并没有失效,在经历贷款还不上,只能以贷养贷,将生活拖入泥潭苦苦挣扎后,此前看似无害的借贷、消费终于露出了真实的狰狞面目。

“负债者联盟”小组里充斥着反思、自省的声音,然而更值得警醒的是,虽然借款是主动行为,但复盘每一个欠债年轻人的欠债史不难发现,造就“年轻人被债务”掏空现象的始作俑者,绝不止年轻人自己。

01

“不要提前消费,不要以贷养贷,钱来的容易但是还钱太痛苦了。”

梁先生,月收入7千,负债13万

2017年,我刚到深圳开始工作,当时是做金融销售,月工资只有底薪2500元,住在市区,房租和生活费太高,收入不够花,但是在消费方面有点大手大脚,很快就入不敷出了。

那年下半年我开始借网贷来维持生活。第一次网贷是给朋友分期买一台手机,这次消费之后感觉来钱挺容易的,最重要的是不用跟朋友和家人借钱了,开始入了网贷的坑。当时对于还钱并不担心,因为我有工作,只要在工作中做几笔大业务就可以赚很多钱。借来的钱其实也不是买奢侈品等大开销,差不多都用在吃喝、唱歌和酒吧喝酒上。

期间因为有个客户在谈,如果谈好能赚一笔钱,总想着到时就能还上网贷,所以我一直有念想,就一直借,一直提前消费,最高一次是一晚消费两万多,想着钱一下来就能还上,再加上喝酒时要面子,所以一下点了一瓶一万多的洋酒,还叫了人跳舞,三百一个,叫了三个,十分钟没到就跳完了,就站在你开的台前面跳。但后面客户没谈成,钱自然也没有。

一年多下来,工作没赚到钱,网贷到期后还不上,我就只能以贷养贷,慢慢贷款就多了,最多的时候大概使用过7、8家网贷平台比如借呗,花呗、安逸花、拍拍贷等,差不多半年时间就欠下13万。

33

某借款平台借款还款记录,图源采访对象

2018年下半年开始,还不上网贷的压迫感袭来,我的生活很快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方面,随着工作陷入瓶颈,我开始担心自己的收入来源,同时,以贷养贷也遇到了大麻烦——没有新的网贷渠道了,我发现很多网贷平台贷款利息太高不敢碰。收入减少、贷不到钱、身边朋友、家人能借的已经借的差不多了,然后就感觉自己欠下的网贷要逾期还不上了。

当时我每天都很焦虑,拿着手机算几号还哪个平台的网贷,这个钱去哪里找,那个钱去哪里找,一个月30天,平均两天有一家网贷要还。现在回想起来,那根本不是人过的日子,基本上晚上睡觉睡不着,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也没有心思上班了。

到了2018年年底,我离职了,租的房子也从之前三人合租、月租五千多的小区房,换到了两人合租、月租1200元的城中村,在城中村房间里过了近两个月靠网贷过的日子。

这个时候,我决定要停止这种看不到希望的生活,就从深圳回到湖南老家了,到家自己已经连100块都拿不出来,而父母明显感觉到已经老了,也是从那会儿开始我决心要好好计划还贷,不乱花钱。

回家后经济压力小。2019年3月份,我换了一份能拿到稳定工资的工作,在家人帮助周转下,大概花了一年八个月的时间把网贷慢慢还上。

现在很多网贷平台贷款都很容易,下款快、额度大,很多广告都是多少钱用一天才几毛钱,就是为了引导我们去贷款,但其实算下来年化利息并不低。比如有一种还款方式是先息后本,就是每个月只还利息,借1万块钱,一天利息是5块钱,一个月就是100多块钱,一年之后才能把一万块钱本金还进去。

44

我因为自己从事这行,所以那些要提前收利息的一律不碰(美其名曰叫砍头息,贷1000给700,到期再还1200那种一律不碰),给了额度也不要,就贷了一些还算比较正规的,虽然上征信,也管不了。

现在总结一下,造成自己入坑的原因就是通过网贷拿钱出来提前消费,自己给自己画饼,总觉得自己能还上,有期望在那里,又颓废了几个月,工作不努力还死要面子,还有以贷养贷,多花了好多冤枉钱。

现在生活慢慢走上正轨,我花每笔钱都有计划,对借贷也有了风险意识,真的想说不要提前消费,不要以贷养贷,钱来的容易但是还钱太痛苦了。

02

“借贷还是会产生积极作用,关键在于如何使用,我会将这些钱用于自我投资而不只是消费。”

田女士,月收入7500元,负款近5万

我是从上大学的时候养成了超前消费的习惯,当时我用京东白条购买生活日用品,付款可以分12期免息,分期付款方式买东西是很有诱惑力的。

借款超前消费最严重的时期是我大学毕业刚开始工作那段时间,当时工资很低,但我又急于想要一些特别好的东西,比如衣服、包、鞋和化妆品。我觉得那些东西我真的很喜欢,带给我很大满足感,还有就是觉得身边的人都是这样超前消费,别人有的东西我也想要拥有。而且我觉得我之后工资会高,贷款自己肯定可以还得起。

工作以后开始赚钱了,超前消费的习惯已经很难改掉,当时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我觉得分期付款可以很好地负担起自己微薄工资负担不起的东西。

但是,工资上涨的速度远跟不上消费欲的上涨,我开始一步一步扩大借款额度。

疫情期间情况尤为严重,因为有段时间我裸辞了彻底没有了收入来源,信用卡刷爆,之前有钱赚的时候还可以拆东墙补西墙,用一些互联网借贷平台周转,但是辞职后就没有能力偿还。目前我的两三张信用卡上万额度都已经刷爆,欠款近五万元。

可能是因为受不了现在的生活,也对超前消费有了更多思考,我觉得必须要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去重新梳理自己的生活。

现在为了还款,我做好了每月工资的分配:房租3600元,用公积金付一部分,余下部分从收入中扣除1800元;生活费1500元,转给闺蜜保管,闺蜜每天给我50元生活,完全不买任何东西,自己做饭吃;剩下的3000元用于清理负债,用于每月还款,按照这样的速度,我大约一年或半年还完。

2020年整体都是在努力还债,到现在为止已经销了一张信用卡,把花呗停了,春节前的目标是再销一张信用卡和把白条停了。我还有买车的打算,所以可能目前的第一计划就是先把负债还清、存一点钱、把小车车的首付款存出来。

包包对我的吸引力依然很大,最近看到一个二手的neverfull,白棋盘粉色内衬的那款,我是亲眼看着这款包从九千多一直涨到现在一万二,遇上一个二手97成新的现在是7880元,比原价便宜四五千吧,确实是喜欢哭了,为了还钱还是忍住了,把包包放在我的收藏里面,时不时的看一眼。

55

LV neverfull手袋,图源网络

包包双12打折,竟然又便宜了200,我好不容易遏制下去的心又浮动了上来,还好包包后来被卖出了,我也终于踏实了。

经历过这次之后,我觉得之后不再会借款消费,可能会保留一些借贷平台,以备不实之需。

现在我对借贷的态度在慢慢改观,不同于之前借贷养贷是为了贪图享乐消费,把钱花在不该花的地方,现在我认为借贷还是会产生积极作用,关键在于如何使用,我会将这些钱用于自我投资而不只是消费,如贷款学车、分期付健身房卡。

03

“除非家人或自己发生了重大意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解决途径,今后不会再使用任何借贷产品了。”

张女士,月收入6千多,负债4万

其实我很小就有借钱的经历,主要是为了通过钱来实现自我满足。我的家庭并不富裕,所以我对金钱这方面始终处于“不足”的状态里,心理上有些自卑,有时候会羡慕同龄人的衣食住行和生活方式,我也想过那样的生活。

至于网络借贷,记不清最开始是什么时候了,一个关键时间点应该是大学毕业后待业期间到工作初期。我通过网络借贷支付过房租,买过手机,算是开始有了相对较大的负债。借钱时,我心想自己已经找到了稳定的工作,有了收入相信欠的钱肯定能还清。但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当时只是相信了自己能还清的事实,从未真的想要去还清。

开始赚钱之后,我一直在借钱、还钱、又借钱的循环之中维持生活,最多一次借款大概在五到六千,为了支付季付房租。

之后这个循环越来越恶化,我已经有负债了但是并没有意识去控制开支积极还款,反而继续追逐消费,不断借款消费,因此负债越来越大。我的借款一般都花在一些单项大额支出比如房租、心理咨询(不久前已停止)和医疗费用上。其他都用在琐碎的日常购物消费上,主要包括购买衣物、游戏娱乐和饮食。

借款消费的过程中我好像没有担心过还不上,但是一直在为怎么还没还清负债而焦虑,因为借款一直没清零,每月收到工资后,我会第一时间全部拿来还款,手头不留现金。

为了维持生活,也经历了很多次因拿不出钱而窘迫的时刻。平时购物基本用花呗付款,偶尔遇到商家不支持花呗的时候,结账时就要让商家和排队的其他人等着,然后赶紧借出点现金再付款,有时还是和朋友在一起,很怕被朋友发现自己没有钱会很丢脸。现在已经养成了习惯,如果预见到之后付款可能遭遇尴尬,我会提前先借出一点。但每次买完东西去付钱仍然很紧张,生怕发生什么意外情况。

回想起来,我其实在花钱消费这方面一直处于无知和自欺欺人的状态,当时我只想着满足自己当下的欲望,并幻想一个美好实则根本无法保障的未来。

现在我明白生活意外很多,如果2020年疫情影响到了我的工作,我会怎样;如果按照之前的状态继续生活一年,我又会怎样。幸运的是我现在已经醒悟了,决定要开始积极还钱了。

还款期间,我会坚持记账,了解自己的支出特征,同时学习各种理财知识。我打算还清贷款后,好好规划自己的收入,分配好储蓄、日常消费等方面的金额。特别是购物时在规定范围内消费,我打算大额消费先攒够钱再购买,决不提前消费,购买生活必需品时,先充分了解自己已有的,再决定缺少的按需购买。

现在我不知道能不能按照计划还清,或是不知道之后是否会重蹈覆辙,现在的一切都只是想法。但是我想说,除非家人或自己发生了重大意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解决途径,今后不会再使用任何借贷产品了。

04

“经历了背房贷生活的日子,我感觉人做什么还是要量力而行。”

于先生,贷款135万,月收入1.6万

我可能不算典型的“负债者”,目前财务还好,但我想说说贷款对生活的影响。

我的贷款生涯是从买房开始的。我今年30岁,在北京工作,2018年在北京郊区看中一套120平3居室,在父母的帮助下凑够了首付,然后跟银行贷款135万来付剩余的房款,就开始了背负房贷的生活。

考虑买房是因为我算过一笔帐:在北京我的月房租大概在4500—4800元左右,但如果是买一套北京郊区的房子还房贷的话,一个月才六千多,买房比租房要划算。

最开始准备买房的时候,本打算买一套75平米的一居室。真正看房的时候,在父母的建议下,我挑了一个位置不错的小区中的一套120平的房子,比起75平房子,房价直接翻倍,预算超标了。尽管如此,我当时还是买下。因为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如果负担这个120平的房子,每月房贷其实在有公积金的基础上再多支出三千块钱就可以。

买房之后,我开始有了花钱计划并且每年都会做一个财务报表,里面包括固定支出、每月花销等,预估年底要剩多少钱,自己会做一个预算。

但是碍于很多现实因素,生活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发展。

首先直接因素是疫情,导致我的房子总价直接跌了20%,如果现在卖房大概会亏100万,而且,买的房子离公司太远总迟到,无奈现在只能租房住,相当于额外还要付3000元的房租,而自己的房子处于空置状态。

回想起来,明明知道房价短期不会再上涨了,还买房子可以算投资不理智;看房子的时候知道交通不便利,但一想自己以后不用租房子了还能住的舒服就买了,这是冲动消费。

其次房贷对我生活的影响远远超乎我的想象,我自己中的套路就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还款影响。

买房前,我的生活比较自在和自我,不用在花钱上有很多纠结,但是买了房子之后我的消费水平直线下降:两年没有出去旅游过了,请朋友吃饭人均不能超过150元,会逼着自己将生活的花销卡在一定的值里面不去花超。

另外是我对父母的愧疚。我独自在北京买房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我爸妈帮我一起付了首付,为此将他们养老钱差不多都砸在这个房子里,平时老两口出去买菜的钱都不够,我每个月其实是会拿出一部分钱给父母,但是他们不要,让我先还房贷。

现在我预计还需要大概七年到十年才能全部还清房贷。经历过背房贷生活的日子,我感觉人做什么还是要量力而行,比如:

如果有孩子一定要树立理财观,不能感性。

一定要记账,这样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花了多少,花在哪里。

一定要控制自己的贷款额度,贷款确保五年内能还清大半。

轻易不要贷款,理性消费。

最重要的是,不要让父母为自己负担太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