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鱼头创始人表演了一场复盘

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作者:李茜楠

12月7日,谭鱼头的创始人谭长安更新了他在抖音上的短视频。“你必须付出百倍的努力和常人无法忍受的辛劳,你会疲惫不堪;当你失败的时候,让你颜面无光……”他在11月24日开启了自己抖音首秀,希望通过抖音平台分享他成败兴衰的经验。

创始人在社交平台上把伤疤撕开给别人看,并不常见,自然是为了东山再起,他要搞一个谭滋鱼火锅店。

曾经的谭鱼头是被鲜花簇拥的明星企业,1996年创始,其规模在上市后迅速扩张至北京、上海、广州、台湾等地区,在五十余个大中城市拥有100余家连锁店,资产百亿。

谭鱼头的扩张基础在于质量。在谭鱼头较为兴盛的时间里,收获了不少点赞。在百度搜索栏键入“谭鱼头用餐评价”后,对谭鱼头虹口店的用餐评价显示,选择“喜欢”的顾客在大多数。“口味不错,考虑下次再来”、“这是很老的鱼头火锅店了,鱼头非常新鲜,秘制调料也很不错”等“助攻”的评价刷爆整屏。

然而,辉煌只停留在昨天。

近几年,谭鱼头遭遇了“品质一直在走下坡路”的质疑。盒饭财经(ID:daxiongfan)在大众点评上搜索“谭鱼头”,一位平台食客在6月12日的日志中写到“谭鱼头现在生意不行了啊,周末中午就我们一桌在吃,空荡荡的。”在新浪微博上,在谭长安的话题下,有网友称:“谭鱼头当年火爆的时候还要提前预约,可惜了……”

2020年8月中旬,谭鱼头关闭了其在大本营的最后一家店。谭长安这样表达他的感受:“短短几年间,谭鱼头轰然崩塌,震惊了餐饮界,也震惊了我自己。”

就在12月8日,谭长安发出一条点赞410个的抖音“创业需要准备什么”之后,西藏通报了13家不合格餐厅,“谭鱼头”上了黑榜,检出大肠菌群、阴离子合成洗涤剂项目不合格。

当然,这可能不是真正的谭鱼头,因为谭长安最近接受专访称“谭鱼头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今年8月中旬,谭鱼头关闭了大本营成都的最后一家店,而其他城市尚存的店,也多数是谭鱼头当年的员工背着谭鱼头乱搞的,是假的!”

这是抓了一把好牌,却打烂了的典型案例。而谭长安虽然高调复出,但对失败的反思,还是更多停留在外部环境方面,所谓时也命也。但是,对于产品、对于战略、对于运营,乃至于对于自己赌博的习惯,都是轻轻带过。

1 “上市劫”

谭鱼头发迹背景是火锅行业的地沟油事件。彼时在火锅行业,地沟油事件发酵,使人们谈火锅色变,更不用说吃火锅了。而谭长安在夹缝中开辟出新路,创造了一次性清油锅底,由此赢得了市场。“顺应市场而发展,开店一定要找好时代的势头,要学会借势。”谭长安在他的个人视频中谈到。

通过菜品创新及鱼头火锅独特的品类优势,谭鱼头不断扩张。1997年,在四川德阳、绵阳开了分店;1998年6月,谭鱼头在北京东直门开了第一家省外连锁店。

起步阶段,谭鱼头从北京开始踏上扩张之路。北京、东北、华北、中原、华东、华南、西南,谭鱼头迂回包抄,先确定在火锅产业还不够发达的北京开拓优势,之后向北京临近地区扩展,然后向南延伸,最终在全国辐射店面后回到西南、回到成都。谭鱼头的这种策略避开了成都火锅产业的激烈竞争,并以规模带动发展,一步步踩点顺序扩张。

2001年,谭鱼头在全国建立了89家连锁店,经营面积达12万平方米,员工达三万多人。

谭鱼头的规模逐渐庞大,谭长安逐渐有了上市的想法。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上市却成为了谭鱼头的“劫数”,这条鱼离开了水。

第一次上市机会是在2009年。彼时,福记食品因公司内部资金及人员等问题, 10 月 19 日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盘申请。谭长安看到了福记食品的壳资源,当时恰好谭鱼头又处在生意上升期,这是一个好时机,一直有上市梦想的谭长安决定将谭鱼头借壳推向资本市场。

下决心后,谭长安找到了香港资源的主席黄英豪与他合作。然而缴付保证金、准备以2.38亿港元拿下福记之时,黄英豪却显身媒体,福记卖壳的消息不胫而走,这下可给谭长安引来了“群狼”,谭鱼头并不是出价最高的,且无论从价格还是知名度来说,谭鱼头的实力都不及那些虎视眈眈的、盯着福记这块“肥肉”的其余食品企业。

最终,福记以6.58 亿港元的价格被安徽创投拿下。

“到手的鸭子飞了”,谭长安心中当然有不服,不过,依然没有放弃他的上市梦。

谭长安很快等到了第二次上市机会。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如果第二次上市进展顺利,那似乎就是一个happy ending,而现实打了谭长安一记响亮的耳光。

2011年,谭长安准备以 2 亿多港元拿下维奥集团这个壳。同年3月4日,维奥集团突然宣布停盘,停牌前维奥集团收于0.36港元。突然的停盘看起来难以理解,这也让谭长安心生疑虑。3月18日,维奥集团以每股0.23港元的价格被收购,背后出手的正是中国铀业发展公司。谭长安2亿多港元的收壳再次落空,中国铀业发展公司以 9.84 亿多港元抢占了先机。

“到手的鸭子又飞了。”两次的剧情如此的相似,连续被截胡,让人怀疑是命运给谭长安写就了两个相同的脚本。

接下来,谭长安干脆改变以往的策略,选择独立上市。他与香港的一家风投公司签订了对赌协议,谭鱼头的上市倒计时为三年,对方出资金额2000万美金。

实际上风投资金只投了500万美金,而剩下的1500万美金没有实际到账,而谭长安却提前透支了2000万美金,因此,谭长安只能够先使用资金填补上已经形成的窟窿。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谭鱼头的现金流无法接续,庞大的运营成本及人员成本逐渐蚕食了这个大鱼头。

在谭长安抖音号留言下,有观众评价道:“开了这么久的店就这样垮了真的很可惜。”

据公开视频资料显示,谭长安在被记者问到谭鱼头的轰然倒塌时,他颇有感触地说:“可以说,餐饮行业里,他们都没有我的经验丰富。我第一个开连锁店,第一个去海外开店。我想主要是把这些故事和经验跟大家一起分享,让大家少走弯路,吸取一些有用的东西。第一个教训是:原来做到顶峰突然掉到低谷落差很大,在某些时候,很不适应;

第二个是周围的环境发生变化,当你还没有倒下的时候,最忠诚的员工几乎全都跑了,这个教训很深刻,在经营管理企业当中我会认真思考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管理者和被管理者之间的关系,不会像过去那种有感情用事的部分。”

2 “我是赢的”

将谭长安创业初期和现在的照片同框,会发现反差很大。

创业初期,谭长安是一副有为青年的模样。中等身材,身体健壮,修剪整齐的头发,发色乌黑,红光满面,眼神带有朝气,笑起来显得憨厚老实,一身笔挺的西装修饰了身材。总的来说,人很阳光。阳光、忠厚的形象也帮助他广结人脉。

如今看来谭长安已经发福。头发略显凌乱,似乎没有经过特别修饰,眼睛有些肿,眼神也没有了以前的目光炯炯,有明显的双下巴,西装也需要买大几号了。虽然岁月是把杀猪刀,但这把刀对他似乎更加锋利。

这些年他都经历了什么?除了生意之外,对他消耗最大的,还是赌博。

据现已关闭的澳门追债网“美好世界”显示,谭长安曾出现在该网站上,被追讨2000万元赌资。“我并没有败得身家全无,实际上我是赢的。”谭长安在接受采访时说道。谭长安只要在赌场上面赌博,就会向朋友“撒钱”,少则10万,多则20万甚至更多。有些朋友还会拿谭长安的钱当作筹码去赌,有时钱收不回来,而账则算在谭长安的头上。

从“实际上我是赢的”这句话中,也许能够听出些微词。由于长时间在餐饮业沉浮,并且连锁店遍布大江南北,谭长安对于金钱有自己的支配选择。也许在他看来赌博并没有什么。谭长安曾称:“我对钱不太在乎”“挣多少钱不重要”。

谭长安的赌博并非零星的个案。

2014年,《企业观察报》采访过大约50名企业家中,其中80%的企业家都承认曾经参与赌博,50%的企业家承认赌博金额超过百万元。国美的黄光裕在公司未上市之前就涉足赌博,据透露,其曾在赌场输掉不止十亿港元;人人网原负责人许朝军因赌博被抓,涉案金额达300多万元;金立创始人刘立荣,则被传因赌博输掉了十几个亿,金立由此一蹶不振。

2012年,雷士照明的创始人吴长江在澳门豪赌,欠下4.6亿赌债。之后为了偿还这笔巨额赌债,他将重庆雷士地产公司70%的股权卖给了一个叫刘远生的人,至此开启了人生的悲剧。

有意思的是,很多嗜赌的企业家,也都有义气或者豪气的标签,如吴长江,重庆草根出身,深受 “码头文化”影响,曾经认为控股权不重要,兄弟情义才是第一位的。后来与合伙人从亲密无间转为怒目相向,上演了中国商界的一场逼宫大闹剧。

3 莫向外求

赌博欠下的债款只是谭长安总体负债中的一部分,谭鱼头没落的几年时间,谭长安还成了“老赖”。

谭长安欠下小贷公司1500万。据他解释,他是帮助弟弟借钱,自己作为担保人出现,然而弟弟没有还款,因此,债就落到了谭长安头上,这并不是他的唯一欠款。

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可以搜索到谭长安的被执行人信息,网站显示个人信息9条,企业信息7条,企业信息主体分别为: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谭鱼头食品(成都)有限公司、成都谭鱼头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从2020年6月23日发布的信息(个人信息)来看,失信执行人有“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情形,执行法院为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2020年6月3日立案,现已对谭长安进行“限制消费”处理。

而据天眼查APP显示,2016年12月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判: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谭鱼头食品(成都)有限公司尚欠黄才学26237501.17元及实现债权费用;而在2019年7月26日,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将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原因是届满3年仍未履行相关义务。

据公开采访视频显示,记者询问谭长安欠款的还款时间及方式时,其表达:“因为现在还有很多房产、地产,它们全都抵押了,有的还在拍卖,有的已经拍卖了,该还的要还,该付多少责任就付多少责任,要按法律的程序去办。”

同样创始于四川的海底捞也是做火锅生意的,"谭鱼头在做连锁、开得很火时,海底捞在西安还只是有一个店,那个时候它的收入是不太好,跟我们没法比。但那个时候它就强调服务至上,做得非常优秀。"谭长安说道。

火锅这个赛道上,一开始,谭鱼头比海底捞“跑得快”,率先开设了连锁店,并且是第一个把火锅带去国外的火锅企业。然而海底捞借助“变态”服务的优势,许多餐饮企业都把海底捞做成学习课程案例,它已经成为业界传奇,截止发稿时,市值已突破3000亿港元。

但是对谭鱼头而言,却缺乏能够捅破天的针尖,菜品上没有创新,服务上没有特色,他甚至从2014年离开成都前往香港生活,一直到今年疫情后,这期间很少回一线。

成功难以复制,而失败中隐藏着普遍规律,一个人最好的学习对象,是自己的失败,但这需要真正的复盘精神,复盘精神的核心,是“莫向外求”。柳传志先生,有个著名的孵小鸡理论,鸡蛋孵化最适宜的温度是37.5度—39度。超过100度,小鸡肯定孵化不出来。超过42度,生命力顽强的个别鸡蛋才能孵化出小鸡。

但是,恰好最适宜的温度,往往不存在,怎么办,只能一面努力让自己生命力变顽强,一面努力改变能改变的微环境。

谭长安做短视频是个很好的姿态,他不用把最真实的反思挂在网上,毕竟不是什么事都适合公开说的,不过他这次重出江湖,希望能在夜半无人处真的面对自己,如他在访谈中说的:我会脚踏实地,搞好我们的品质,搞好我们的服务,把每个环节真正做好,让消费者自己来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