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5.89亿卖公司破产 背后最大阴谋曝光

文丨铅笔道(ID:pencilnews) 记者 韩希言

罗永浩卖公司是个很深的“局”,还好,局没做成就已破产。12月3日晚,上市公司尚纬股份发布公告称,终止收购罗永浩直播电商公司。

事件的两个关键角色,一个是收购者尚纬股份,一个是罗永浩。神奇之处在于,尚纬股份是一家电缆公司,罗永浩背后是一家网红直播公司。二者结合意欲何为?

收购消息一出,尚纬股份迎来罕见的连续三个涨停,一度被贴上“网红电缆企业”标签。

而实际的情况是:收购的背后,双方各怀心思。尚纬股份的老板希望用上市公司的钱给自己套现,罗永浩希望用上市公司的钱玩“真还传”——最终股民买单。

首先,尚纬股份财力不足。收购需要5.89亿资金,而其可用资金仅4.38亿,且有资产负债率51.92%。若要完成交易,仍需借款3亿元。

而双方之所以不遗余力地推动,与背后的利益不无关系。据公告显示,尚纬股份先以5.89亿收购老罗公司,老罗和他的朋友们得以套现,但同时,后者必须再回购一部分尚纬老板的股份。

如此,罗永浩实现借壳,老板也成功退出,双赢。然而,就是这样一场看似完美的“局”,仅在宣布后的约1个月就破产了。

个中疑问不断:闹剧是如何收场的?对行业会有哪些启示?聚焦到创新创业圈而言,直播带货公司的未来故事在哪里?这是一系列值得探讨的有趣问题。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只是老罗创业中的小插曲。今日再传出老罗上限制消费名单,“真还传”的结尾又延长了。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真还传”结局无期

就在众人以为罗永浩要背靠A股实现最终翻身,“真还传”迎来完美结局的时候,罗永浩和A股的故事却被暂时画上了句号。

近日,尚纬股份发布公告称,由于直播新规,电商直播监管从严,若新规正式施行,对标的公司所在直播行业发展具有较大影响,考虑上述因素,上市公司与标的公司股东对本次交易的估值定价、盈利预测与对赌等核心条款进行了重新研判,经过反复、慎重讨论,最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现终止收购。

仅仅时隔一月有余,罗永浩直播带货的命运就发生了大反转。

此前在10月26日,尚纬股份曾发布公告拟收购星空野望,并谋求后者的控制权,此消息一出便引起热议。

今年以来,全国网民都见证了电商直播带货的火爆。它在监管的灰色地带野蛮生长,屡创卖货记录,一下子被众人捧上了神坛。

正因如此,尚纬股份身为一个主要从事特种电线电缆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的企业,才会收购与其八竿子打不着的星空野望。

11月8日,尚纬股份正式发布公告称,拟以5.89亿元的价格收购成都星空野望40.27%股权。按股比计算,成都星空野望整体估值是14.63亿。财务数据显示,星空野望成立不到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69亿元,实现净利润3993.66万元。

此举在资本市场一石激起千层浪,尚纬股份成为“有故事”的股票,开始受到资本市场普遍关注,实现了罕见的连续三个涨停。

至于被收购方星空野望,虽然没有被罗永浩直接控股,但星空野望背后一直存在罗永浩的影子。

天眼查APP显示,星空野望成立于2020年4月份,第一大股东为罗永浩的主要直播搭档、前锤子科技产品总监黄贺;第二大股东李钧持股25.8%,他是罗永浩曾参与的创业项目——小野电子烟的联合创始人,与罗永浩私交甚笃;第三大股东罗永秀持股14.3%,是罗永浩的亲兄弟;第四大股东为小野科技。不难理解,星空野望与罗永浩离不开干系。

“这一次,在野望系中,为什么罗永浩自己没有浮出来,而是以他的朋友们的名义去做?因为他在锤子那边有好多债务官司的问题,如果他再去成立野望公司,就会成为人家债权人的公司。”财经媒体人、尺度App创始人李德林解释道。

事实上,罗永浩方面确实正是以“成都星空野望未来科技有限公司”的主体与直播合作的品牌方签订合同。天眼查App显示,星空野望对成都天生骄傲科技有限公司持股66%,后者正是罗永浩直播电商主体“交个朋友专属店”淘宝店的背后运营者,主要负责积累供应链资源,输出给所有主播。

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夭折

罗永浩的“野望系”脱胎于锤子,但最终在一片红海中偃旗息鼓。不服输的他,跟“锤子系”的兄弟们再出发,从社交产品到电子烟再到直播带货,罗永浩似乎真的找到适合自己发光发热的行业。

为什么这一次星空野望没有选择融资?李德林分析,其实原因很简单,做直播带货现金流比较好,不像当初的锤子,现金流总是吃紧。“他(罗永浩)不想把命运交到资本的手上,因为一旦开启融资,接下来融资如果跟不上的话,星空野望就会重走锤子的老路。”

在李德林看来,经历几个月的直播后,罗永浩已经不想再重蹈“锤子系”仰仗一级市场输血模式,而是直接到A股来追逐自己的梦想。

然而,无论是李佳琦、薇娅,还是辛巴所在的公司,它们对资本的需求并不大,但是真正想要上市的话,单靠一个所谓的直播业务,难度极大,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成功的先例。

但显然,“野望系”这次进A股是想玩一票大的。据公告显示,尚纬股份以5.89亿元收购星空野望的同时,公司股东李广元将通过协议分别向李钧、孔剑平、龙泉浅秀转让合计15%的股份,其中罗永浩的弟弟通过龙泉浅秀间接受让李广元1%的股份。

李广元为尚纬股份第二大股东,本次交易前持有上市公司28%的股份,且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广胜为兄弟关系。李广元2016年被判入狱11年,如今尚在服刑中。

一方面,向星空野望发出现金收购要约,另一方面又要求星空野望股东以现金方式回购股票。“这样一来,李广元用上市公司的钱自己套现,而罗永浩用上市公司的钱玩‘真还传’。”李德林补充道。

其实在几年前,跨行业并购很流行,比如说做水泥或建材的公司业绩做得不好,然后并购一个影视公司。但是伴随跨行业并购的,往往会有业绩对赌,这次也不例外。

据尚纬股份之前发布的公告显示,本次业绩承诺方承诺,星空野望2020年-2023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000万元、1.13亿元、1.5亿元、2亿元,合计不低于5.23亿元。

近几年,股市出现了大量由跨行业并购引发的的暴雷事件。李德林表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此类并购无法让商誉变成有效资产,“所以这起并购从一开始就注定会夭折。”

其实,这起收购案,即使尚纬股份不主动叫停,到时候也会有人帮它叫停。个人IP证券化向来是监管重点,这起收购案从一开始就备受公众关注之外,也迎来上交所一系列的监管问询。

11月9日,上交所发布对尚纬股份关于现金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的问询函,要求尚纬股份就停牌事项、跨行业收购、交易结构、标的资产及业务情况、交易作价作出说明。

11月11日,上交所再次发布对尚纬股份的工作函,对尚纬股份在跨行业收购风险、利益输送、现金流问题、履约能力、董事会流程明确监管要求。

事实上,尚纬股份很难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因为根据尚纬股份发布的风险提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未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货币资金余额约4.3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1.92%。

尚纬股份收购星空野望,要5.89亿,还要借钱才能完成收购。尚纬股份在风险提示公告中说,未来拟采用向金融机构借款等方式筹集约3亿元,用于支付本次交易的现金对价。

也就是说,尚纬股份此番进行收购,可能导致公司无法保证原主营业务营运资金的流动性,还可能因本次交易导致债务规模进一步上升,从而造成一定的资金流动性风险。值得注意的是,尚纬股份融资6.16亿要搞特种电缆项目,并购对其是否会造成影响,没人能保证。

“其实大家玩的都是空手套白狼。”李德林分析,上市公司的钱不只是大老板与二老板的,而是公司所有股东的资产。花5个多亿并购后,罗永浩和他的朋友们得以套现,又拿这一笔钱去收购二老板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相当于二老板从上市公司也套现走人,最终罗文浩实现借壳,二老板成功退出。

直播带货难讲资本故事

实际上,从这笔交易刚曝光时,相关的质疑与猜想就没有停下来。有网友怀疑,这可能又是一个蹭直播带货热点,拉抬上市公司市值的把戏。

因为这种做法,早有先例。不管收购成不成功,一些上市公司都想先吃一波股价涨停的红利再说。

今年1月,新文化上演疯狂一幕,直接让“直播带货概念股”横空出世。当时,新文化由于牵手李佳琦进行合作,直接实现了一字涨停开盘。

此前梦洁股份传出与薇娅合作,自5月11日起,A股上市公司梦洁股份连续9个交易日斩获了8个涨停板,按照5月20日收盘价9.35元每股来计算,涨幅近95%,市值暴增34亿元。

9月17日,起步股份公司控股股东香港起步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拟以9.62元/股向辛选投资转让5%的股份,对价2.16亿元。得益于“网红效应”,起步股份在发布上述公告后连续五个交易日涨停。

这次亦是如此,尚纬要收购罗永浩背后直播公司的消息一出,立马成为了“网红电缆企业”,股价一字涨停。在此之前,股民恐怕都没听过尚纬这个名字。

股市是个名利场,台上每天都有生旦净末丑轮番演戏。李德林表示,直播江湖也一样,喧嚣的背后,从辛有志卷入假燕窝风波中可以窥见一斑,直播割韭菜的镰刀比股市更锋利。

纵然迎来一波上涨,但最后留给上市公司的可能只是一地鸡毛。在“网红”光环消退后,上述公司展现出来的只有不尽如人意的基本面和业绩报告。

起步股份在“风口浪尖”之后渐渐归于沉寂。“网红效应”退却,让起步股份的股价坐上了过山车。12月7日,起步股份报收10.24元,近一个月来累计跌幅超过40%。

梦洁股份自今年5月触及半年来股价高点后,截至目前累计下挫超过30%。梦洁股份三季报显示,1-9月公司营收13.56亿元,同比减少19.64%;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85%。

本次事件的主角尚纬股份自11月12日迎来最高点后,公司股票一路下行。截至12月7日收盘,尚纬股份报收6.58元/股,股价较11月12日下跌超30%。

“上市公司不费太大精力就把市盈率拉上去了,中间没有业绩去做实,所以是长久不了的。”李德林认为。

没上岸的想上岸,但其实,与直播电商关系密切的“网红电商第一股”也不好过。11月25日,如涵控股在其官网公告称,董事会收到来自公司的三位创始人发出的初步非约束性私有化提案,提议以每股普通股0.68美元(3.4美元每股ADS)的价格将公司私有化退市。

据如涵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披露,如涵控股净收入总额2.49亿元,同比下滑9%,环比下滑11%,归属于母公司的净亏损3120万元,同比收窄38%。四年,二进出资本市场。如今创始人私有化的提议让如涵这个“网红电商第一股”的上市之路更显尴尬。

这次,无论尚纬股份是否想借直播带货之名、行套利之实,随着并购终止,包括星空野望在内的直播机构和上市公司都将受到更加严格的监管。

对于罗永浩来说,“真还传”还要继续。没有尚纬,对于罗永浩来说,他可能还有别的公司,别的方案实现目标。

“举个简单例子,就算他不借壳上市,也可以通过一两年把业绩做好,然后打造属于野望系的供应链,到时候再去IPO,这都有是可能的。”李德林分析道。

在他看来,对于直播带货公司而言,如果只是单纯的直播带货,没有自己的供应链体系很难发展壮大,更是不容易讲述资本化的故事。“尤其是以个人IP为主的直播带货,除了直播带货的期间能够快速地赚取现金流以及利润以外,公司本身没有长远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