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的秘密,隐藏在供应链里

文|李北辰

我相信时至今日,很少有人会否认,如果只能指出中国制造业崛起的一个原因,那么它一定是:供应链。

在中国,1958年伦纳德·里德在《铅笔的故事》中阐述的分工合作,早已演变为那一代经济学家无法想象的协作规模。那些自下而上生长,不断吐故纳新的产业集群,是让中国供应链兼顾效率与弹性的关键。

然而,倘若不是将供应链新闻放置在“卡脖子”“经济脱钩”等宏大叙事逻辑下,平日哪怕是科技媒体,也很吝惜对供应链企业报道的笔墨。毕竟大多数时候,相较于“华米OV”的外在博弈,人们并不关注在每一部6-7英寸的手机里,在几百个零件的共舞里,隐藏着多少细节奥秘——尽管这些奥秘,或许才是中国创新工业迅猛发展的最大奥秘。

事实上,将聚光灯下探至产业深处,就会发现,万物互联的大背景,让这里衍生出很多产业新蓝海,5G+IoT+AI的深度融合,让很多技术模块间迅速“共生”。

譬如曾几何时,触控与显示是互无干涉的独立产业,但置身在时代交汇的路口,包括触控显示在内的各终端能力技术不再“单打独斗”。根据市场研究机构Omdia的统计,2020年内嵌式触控在手机应用上的占比将超过85%。在其他终端应用上,触控显示从小尺寸到中尺寸,从消费电子到车载和工业应用的演进趋势,也在飞速加快。

倘若再聚焦到柔性显示触控领域,更是没人怀疑,这一领域未来会释放巨大的市场增量。

在这个过程中,供应链厂商的角色难以估量。今天,让我们从一个叫舒城的县城谈起。

封面:县城谈起。.jpeg

产业链的秘密

从合安高速舒城站下来,走不了多远,就能看到一片还在施工的厂房,厂房主人是大名鼎鼎的欧菲光——包括iPhone在内,你所熟知的大多数手机的供应商。这家年产值超过500亿元的中国光电龙头,选择在安徽舒城成立一家名为精卓光显的企业,独立发展触控显示。

这座巨大厂房,与去年底一条业内重磅新闻有关。

2019年11月底,总投资135亿元的AMOLED柔性显示触控模组与5G智能终端项目落地安徽舒城,这一项目瞄准第6代AMOLED柔性显示触控模组及5G透明天线等前沿技术应用领域,将分为两期建设:一期项目已开始投产,包含2.5D玻璃前盖,2.5D玻璃镜片,3D玻璃后盖和前盖,膜片等研发生产;占地约300亩的二期园区也已开工建设,将新建厂房及生活配套,主要业务为 AMOLED柔性显示触控模组,LCM 触控显示模组,商显大屏,触控传感器和 5G 智能终端等研发生产。到2023 年,企业实现规模化量产的产值预计可以达到 240 亿元。

真正重要的是,项目建成后不仅能打破国外企业在该领域的垄断地位,还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新型显示触控模组基地。

目前他们已经平移了南昌现有的部分3D玻璃盖板产线,并已通过华为和三星等终端客户的验证。“等到配套设施建好后,整个研发团队都会搬来舒城”,在厂房参观时,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

身为局外人,你可能会好奇,如此重要的项目,为何会选择名不见经传的舒城?

在敲定舒城前,精卓光显团队也考察过很多城市,包括一些省会城市,最终落户舒城,主要因为这里的产业链区位优势。精卓光显副总经理黄海洋直言:“安徽拥有丰富的显示资源,新兴产业发展取得了丰硕成果。欧菲光一直以来都是以触控业务为主,而在显示方面资源较匮乏。精卓光显选择这里落户,就是看中了显示资源的丰富,凭借触控业务深耕多年的经验,搭配显示资源,能够让精卓光显有效实现资源整合,为客户提供垂直一体化解决方案。”

这不难理解,某种意义上,合肥可以算是城市产业进化的优质样本,是真正拥有自身产业递进逻辑的城市,早期“家电之都”的原始基因,构成了他们后来发展传统显示,以及如今发展新型显示的资本。在中国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从“缺芯少屏”向“芯屏器合”不断攀登的进程中,合肥成为重要的策源地。舒城周边已聚集京东方,维信诺,彩虹,康宁等一批新型显示及产业链龙头企业,形成国内面板产能最大,产业链最完整的集聚发展区。

距离合肥车程不足半小时,隶属安徽六安市的舒城,是合肥南部经济支撑点 和合安铜产业走廊重要节点,可以充分享受合肥产业外溢效益,以最低成本完成与合肥上游面板行业的对接。

所以在舒城,整个安徽的显示资源,都可以惠及精卓光显——而与此同时,背靠欧菲光的精卓光显,其自身强大的产业协同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也会产生巨大的区域带动作用,未来有望带动众多上下游配套企业,新增就业约2.3万人。

也就是说,这里的每一位受益者,同时亦是馈赠者,他们在用自己的配套能力,“反哺”这条产业链,让它如滚雪球般吸纳更多资源。如此这般,这个地方被时光雕刻出来的壁垒,就很难被其他地方击溃。

这种不可替代性,恰是中国产业链的黏性来源。

不同角色的同频共振

舒城是中国先进制造业协同发展的一面镜子,在这个只有2100平方千米的县城,你会清晰地看到,为了各自的目标,不同产业角色正在拧成合力,同频共振。

最重要的角色当然是企业,只是在数年前,人们常用“满天星星不见月亮”形容舒城的工业,意思是这里只有小规模的传统工业,缺少真正改变生态的龙头企业。但今天,这里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月亮”,不但带动了一批上下游企业,还和合肥,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的高新技术产业挂上了钩。

产业最终能挂上钩,舒城良好的产业环境功不可没。以欧菲光项目为例,当地政府给予的扶持,产业新城的配套服务,都为项目的迅速落地和投产提供了保障。

譬如在政府方面,精卓光显副总经理黄海洋表示:“省市县三级政府在项目的落地过程中,体现了极高的办事效率和极大的政策支持力度”,比如:各项审批流程由主要领导亲自负责,分管领导具体主抓,审批时限平均压缩了60%-70%;面对今年疫情引起的困境,为保证复产复工,当地政府为返岗人员开通了体检绿色通道,并在融资,用工和交通等问题上提供了很大帮助。

另一方面,产业新城运营商华夏幸福也为企业提供了全周期服务。在舒城产业新城,华夏幸福重点发展模组,上游材料及新型显示设备等领域。为满足项目快速投产需求,他们为精卓光显选址定制了综合解决方案,并很快为项目提供了10万平方米厂房,确保能平移现有设备;并通过各种方式,提高企业与不同机构的对接效率,在各种细碎事务之间穿针引线,推动项目前进。

黄海洋跟我们讲了一个小故事:项目落地过程中,由于舒城电力设施配套不够成熟,其能耗超过了所在地区的负荷,但当时整个五公里范围内没有高压线路,“如果我们全部去重建高压线路,从设计招标到工程施工可能就要小半年,时间周期很长,而且成本也很高,当时是在疫情刚刚结束的阶段,他们帮我们快速对接政府相关部门,在3个月内推动建设了总长5公里的电力专线,保障了企业生产活动的顺利开展。”

结语:更值得讲述的故事

在最近很火的小米传记《一往无前》里,一个细节令我记忆犹新:“2011年加入小米手机部的工程师郭峰,早期几乎每个月都要到日本谈判,因为当时在中国做手机,不论是采购屏幕还是相机模组,都依赖于日本厂商。而到2019年,小米在南宁召开供应商大会时,郭峰面对满场的中国供应链公司猛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日本了。在屏幕领域,中国出现了以京东方、维信诺、深圳天马、华星光电为代表的四大天王企业,而在相机模组方面,本土的欧菲光、舜宇也已经全面崛起。”

但这些供应链公司的崛起过程,并不经常见诸报端,这与其低调务实的做事风格有关。

在精卓光显的企业展厅,从普通手机的2.5D玻璃前盖,到最新的柔性显示触控(华为折叠屏手机采用的就是该技术),摆放着不少零部件。

不少零部件.jpg

坦率地讲,作为一个参观过不少企业展厅的科技媒体人,我觉得这个展厅真的不算酷,相较于那些流光溢彩的“技术成品”,大多数人都会对这些零部件缺乏热情,我们都不再是爱拆闹钟的孩子了,谁会对这些零件感兴趣呢?

但同样作为一个科技媒体人,我深知,在中国,每个人都真切地受益于由这些零部件所代表的供应链网络,这张网络波澜壮阔,蕴含着无数中国制造崛起的奥秘。

我深信,在舒城,以及在无数“舒城”发生的故事,值得被更多人讲述,被更多人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