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痴迷的玄学,是一门好生意吗?

2020-12-07

年轻人痴迷的玄学,是一门好生意吗?

作者|李秋涵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从事塔罗牌占卜、教学多年的90后猫巫先生,明显感觉到2020年行业的变化。

首先是收入增长,疫情期间他的月收入首次突破20万,比往常增加了30%;咨询的用户也多元起来,“以前基本都是女生来占卜爱情,今年男生也来了,可能是受经济环境影响,整体占卜找工作的也特别多”,他说。而最让他感觉到行业正在不一样的是,前来学塔罗牌、希望把它当成生计的人也在变多,培训班徒弟由2019年同期的100多人增长至300多人,“都知道这个赚钱了”。

这样的感受不止猫巫先生有。陈师傅从事算命行业5年,和深燃交流时,他的淘宝店铺一直有“噔噔噔”的信息提醒传来,最近的一次,是一位大四学生在咨询考研问题,一边觉得学习很累一边又不得不学,想算一卦,“现在越来越多年轻人来咨询,我的客户里,研究生、博士生都有”,他表示。

疫情重创全球,经济下行,裁员、降薪的消息不时传出,为了从诸多不确定性里找到确定性,玄学正受到关注。这是个难以形成规模,难有大范围数据统计与分析的行业,但不止一位从业者告诉深燃,2020年订单数量普遍提升。

一位曾投资过占卜公司的资深投资人告诉深燃,2016年-2018年,微信自媒体带来社交传播与流量红利,曾激发了玄学创业的小热潮。那时的玄学更偏向于娱乐消遣,他明显感觉到,现在玄学在往算命、命理方向发展。在他看来,这和经济回落,环境不确定性增强有很大关联。

一遇到坏事就归结为“水逆”来了,为求好运把头像换成“锦鲤”杨超越,有需求就能诞生生意。不过,和猫巫先生、陈师傅不避讳谈起收益不同,更多从业者对于今年增长多少单,一个月流水增长如何,选择了沉默。

用一位行业人士的话来说,他们只想“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01 玄学的财富密码

“大家(徒弟)心态都很浮躁”,猫巫先生说,虽然找到他学习占卜的人变多,不过这并没有让他更开心。之前教的学生,对塔罗牌真正感兴趣,而今年新招的学生关注点明显不一样,私聊问的问题都是,什么平台流量更大、占卜师该如何裂变赚钱。由于咨询的人太多,他干脆做了几期关于如何引流变现的新课程。

这已经是有着成熟盈利模式的行业,涉及占卜、测算、转运等一系列与玄学有关的交易行为,公众号、小程序、淘宝店铺、第三方平台、App,都可以是玄学从业者的主阵地。

这的确也是个赚钱的行业。以猫巫先生为例,他的收费金额分为188元、288元、388元三个梯度,每个月接100单左右,靠占卜收益稳定在4万左右。随着越来越多人以从事玄学为生,教学成为他的重要收入来源,且占比增大。他组织的100天培训训练营,每位学生收费3888元,每月能为他带来10万左右的营收。也就是说,他每月收入合计可达近15万。

来源/ 受访对象提供

来源/ 受访对象提供

从事玄学业务的90后淘宝店主周深深,承认自己并无多少玄学知识,但打出低价策略一样获得了不错收益。他向深燃介绍,店铺价格分为三个档次,30元档瞄准低端人群,只需要10分钟就能解决“战斗”。88元面向中高端人群,可以进行一对一占卜。再往上,客单价高达300元,收割流量的意图更明显。这其中运营成本仅占20%-30%,剩下的即为纯利润。即便“不太懂行”,店铺每月也能为他带来小十万的流水。

不止是占卜。从事中式算命的陈师傅线下、线上生意都做,早早积累了财富,在长沙市区有一栋六层的房子。他直接将价格统一定为188元,他说自己并不擅长运营淘宝店铺,但“月流水能有二三十万,一年挣两百万,在这个行业问题不大。在网络上做算命、占卜,很多人都是挣了钱的”。

一些第三方数据也在侧面佐证着玄学的火热。

七麦数据显示,收录的iOS客户端里关于算命、星座、风水、紫薇斗数、姓名预测等的App多达227款。随着短视频流量兴起,B站、抖音、快手也成为玄学App的引流之地。在B站,关于占卜的视频前5000个,最高点击量超300万,最低点击量也近6万;抖音话题“塔罗测试”累计播放量22.8亿次,累计视频10.7万。这些UP主、个人号,在个性签名中备注淘宝店铺、微信号名称,并引导1V1付费咨询,这已经成为占卜从业者的重要流量来源。“今年通过B站引流到微信公众号的粉丝尤其多”,猫巫先生也补充道。

B站占卜相关视频 来源 / B站截图

B站占卜相关视频 来源 / B站截图

96年出生的青山近两年开始相信玄学。“很多人对这个没有正确的认识,是越迷茫越想算”,和上一代人依赖玄学不同,青山说他之所以愿意相信,是认为玄学能为自己带来理解世界的新维度。他平常喜欢算运气,“为什么要去算,对我来说最大的意义是顺势而为。比如如果最近算出来明年我适合积累,积蓄力量,那我去发力冲刺,可能结果不一定好”,他解释道。

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相信玄学,而之所以行业能有不错的效益,一定程度上与相信玄学的人口基数本就不低有关。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此前曾做过一项调查,在针对2033名受访者的调查中显示,有70.3%的受访者称身边喜欢星座文化的人多。从日程安排到职业规划,从婚恋交友到专业选择,在调查中显示有近20%的人会利用占卜来做决定。而根据多年前中国科协发布的《第三次中国公众对未知现象的抽样调查报告》显示,每4个中国人中,至少有1个人相信玄学。

相比于其他行业,这看似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藏着隐秘的财富密码。

02 仍不是一门好生意

不过火热的行情,并不代表玄学成为了一门好生意。

黄歌曾是2016年互联网玄学创业潮的一份子。据他介绍,玄学行业商业模式大致可分为三种,第一种为内容创业。围绕命理、星座、神秘主义展开内容分享,以IP授权、内容变现方式盈利,例如因一系列星座吐槽漫画而走红的同道大叔,后被美盛文化以2.18亿元的价格收购75%的股份,一直致力于IP化运营。这一模式创业门槛相对较低,但获取流量难,成为知名IP更难,所以截至目前后来者较少。

第二种为工具变现。这类公司利用技术,设置出关于婚恋、财运、运气、手机号、姓名相关测试的小程序、H5网页、网站,进行收费测试。市面上的成熟公司灵机文化、算术科技,都瞄准了这一模式。灵机文化创始人曾透露,公司曾推出超200款命理相关的App,要打造流量矩阵,而此前杭州算术科技推出的大热小程序AI面相测评,也脱胎于此。

在黄歌看来,这类模式不需要太大人力成本,用机器服务设计好多份固定内容,不同答案排列组合套出更多新答案,用户付费就可进行简单测试。由于玄学群体稳定存在,只要运营人员将网页推广至能被看见的地方,就有机会将流量转化为交易,“投1万块钱的流量推广费,能赚回1万1千块钱,他们都是算好了的”,黄歌说。但这一模式风险高,此前AI面相算命小程序大火后就遭到微信禁封,只是昙花一现,而且由于行业的特殊性,产品也难以大规模投放推广。

来源 / AI面相测试相关App截图

来源 / AI面相测试相关App截图

第三种为服务模式。这是将线下算命、占卜搬至线上,常见的淘宝店铺、占卜师公众号就是提供这类真人服务。这是变现最快的形式,不过这类模式获取核心用户难,更为重要的是,真正拥有专业能力的算命师、占卜师稀少,他们时间、精力有限,一天订单量固定,想多挣钱,要么提高客单价,这不利于引流,要么降低专业性,增加人手,但影响口碑,“专业师傅产能有限,而真正厉害的专业师傅不需要平台提供流量,这一模式难以做大”,黄歌表示。

来源 / 淘宝截图

来源 / 淘宝截图

即便到了2020年,上述三种模式的三种困境,也并没有缓解。风险,依旧是最大因素。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约有175家公司从事“星座占卜、易经风水、命理分析”等相关业务。其中,31家公司曾获得过融资,融资事件总计达到54起,而其中有46起发生在2015-2018年间。然而热闹没有持续多久,2018年11月知名风水大V“神棍局”被封号,让更多人意识到这一赛道的不确定性。

这之后玄学经济归于沉寂,2019年仅有融资事件两起。2020年,玄学小热,但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还未发生一起融资事件。

华映资本投资人张倩鋆2018年密切关注过互联网占卜行业,她告诉深燃,命理虽然有着大众需求基础,但作为一个辅助变现的工具更为合理,合规上市太难,“之前资本有钱,想往这个方向去投,但测测等一系列头部项目,没有发展到特别超过投资人的认知,尾部的情况更差。后来资本缩紧,加上政策因素影响,也不再往这个方向关注了。”

截至目前,这还是小打小闹的买卖。

而就算是小打小闹,风险性也并不低。从事算命行业两年的李师傅告诉深燃,星座、塔罗牌比算命更安全,在淘宝上,如果店铺商品被系统判定为封建迷信,商品链接将被删除,“枪打出头鸟,我们不刷单不行骗,做成中腰部小店就行了”。不过在发稿前两天,李师傅的商品链接也被统一查封了。

李师傅淘宝店铺商品被删除通知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李师傅淘宝店铺商品被删除通知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03 鱼龙混杂套路多

92年的检验科医生张天一度要借钱改命。2017年,她在美容院遇到一位“师傅”, 对方说她命不好,如果不改会孤独终老。那时她已经单身三年,刚体检查出难以治愈的“困扰”,在对方的劝诫下,凑了近4万改命。后来,她才反应过来那是一场骗局,她也一度开始怀疑玄学的准确性。

2020年,她妈妈又找师傅给她算了一卦,对方劝诫她上半年别急着相亲,到了夏天才有机会成,结果就在年中,单身6年的她,遇到了她的现任男友。尽管这中间也有巧合成分,毕竟受疫情影响,夏天人们才开始陆陆续续有社交活动,但这一次又加深了她对玄学的信任。而这一次算命,花费不到一百块。

对于玄学的态度,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实在是参差不齐。“大家都以比较个人化的方式做,没有玄学协会这样的组织,没有衡量标准,甚至没有收费标准”,一位从业者表示,由于玄学难以规模化,带有部分灰色性质,从业者更多以小作坊、个人团队形式出现,再加上占卜准确与否有较大解释空间,也让玄学成为充斥着套路的行业。

首先是在运营模式上。李师傅告诉深燃,由于店铺风险高,淘宝上出现了大量赚快钱的算命店铺。他们只运营两三个月,花钱投放引流,进行收割变现,再关闭淘宝店。即便有投诉有差评,也并不会影响操盘手的生意算盘,“算命是脑力活动,一个师傅一天大概算十多二十单,第二天就得废了。如果一家店一天订单上千,就要注意是不是刷单了”,李师傅说。

周深深是在大学寻找兼职机会时,想到做一家塔罗牌淘宝店铺。理由很简单,这是一门门槛极低的买卖。“只要能认识牌,能和人聊天就可以了”,他表示,甚至有的从业者不需要认识塔罗牌,当用户抽到某张牌,再去百度里搜索含义即可。也有占卜师会拿通用版文字发给用户,复制文字没有成本,而愿意接受的用户也非常多。

看似用科技带来的变革,同样充满水分。近两年AI算命软件兴起,当用户想要解锁完整信息,则额外付费9.9元,如果还想了解更多信息,则还要继续支付19.9元。“这个原理很简单。软件后面有个数据库,根据信息可以向数据库里匹配答案。数据库里都是一些祝福的话,劝人向善的话,甚至是谎话。”一位从业者透露。

来源/ Pexels

其次是话术上的套路也让人防不胜防。

在陈师傅看来,线上与线下最大不同是,客户觉得不满意,可以直接退款。为了避免用户退款,他告诉深燃,同行们在网上会有吹嘘之言,“比如有女性来看姻缘,按命理上需要两三年才能遇到,但师傅不会这样告诉你,会说只要两三个月就会遇到。时间太长,答案让人不高兴就会退款,而时间太短,又极容易被验证,也容易被退款。”

“网上的师傅,大部分说的是普通人的通性,”就连他自己也承认,“在网络上,我大部分还是为了挣钱。”

塔罗牌占卜解答也有套路可循。周深深有一条重要参考标准,“说好的不一定成,但说坏的一定成”,比如有客户来占卜和男朋友会不会分手,”这时候她的感情常常已经不可调和,从概率学上来说,后面就是分手了”,他说。

直接了当告诉对方分手,还是一种仁慈。现在行业还有一种套利手段是,先低价引流获取信任,接着再告诉对方,可以通过一些仪式,改善事件发展,让对方每个月都需花费上千元的资金。“前一段时间,有占卜咨询App上的一个师傅就用类似方式骗了用户40多万”,周深深透露。而相比于占卜,符文是更好的“收割”工具,只要相信它的价值,薄薄一张纸,或是一串手链,就能卖出几十、几百甚至上千不等的价格。

互联网时代,算命开始从线下转向线上,不过不止一位从业者告诉深燃,互联网算命,大部分充满了骗局。

“这个行业,全看师傅个人的良心”,一位从业者感叹。

04 是割韭菜还是心灵慰藉?

93年的王宇清晰记得12岁他父亲重病去世那一年,妈妈开始相信玄学。“开始是想算算是不是招惹到了什么东西”,他说。到了那年年底,他们还请过大仙,“大仙说,我爸挺不过飘雪的时候,然后他在小年前一天去世了”。

其实那时候爸爸身体就已经很虚弱,算准的概率很大。尽管他一直不相信玄学,但他觉得生病的人需要假借一些其他事物当作内心的支柱。在那一年,那一定程度上也成为了爸爸的心理安慰。

“大家不是傻子,为什么还想相信?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没有可以相信的了”,周深深说。他和女友都是研究生,也觉得做这门生意不算光彩,但他这么评价自己:如果以占卜结果而论,他开的淘宝店铺就是骗人的店铺,但如果是帮助人,“那就是做得还不错的”。他给店铺定下了一个规矩,3个月内同一个问题,不能重复占卜,劝诫客户不要把占卜当解药,也建议人们在网上占卜时,要辨别师傅是通过骗取少量的钱开导你,还是让你陷入更深的套路里,套出更多的钱财。 

科学道理都懂,还是有一部分人愿意相信玄学。这背后的心理成因是什么?

“科学是用可以证伪的方式解释世界。而玄学是用不可证伪的方式解释世界。”心理咨询师朱晓辉告诉深燃,科学是排除一切不可能,得到的结论,所以科学一直在证明一些理论是错的。玄学则要找到一切可以证明自己理论是正确的证据,从概率上来说,可以证明自己理论是正确的证据很多,所以玄学弹性空间很大。

心理学界有大量解释玄学的理论和效应,最知名的为皮格马利翁效应和巴纳姆效应。前者指人在被赋予更高期望以后,会表现得更好的一种现象。后者指人很容易相信一个笼统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并认为它特别适合自己,且准确地揭示了自己的人格特点。

当形势变化莫测时,人们选择占卜算命,寻找慰藉的意义更大,而这些笼统模糊的提示,则正好满足了他们,这也正是为何总有人热衷于算命的原因。“当我们绝望无助的时候,信念和信仰是一个人坚持下去的核心动力。人们相信玄学,其实是一种自我安慰。”朱晓辉表示。

他借助物理学“熵增定律”解释玄学对于人们生活的意义。这一定律指出,在一个封闭系统内,世界一定会从有序转向无序,最终系统陷入混沌,并且过程不可逆。这引出一个颇有哲学意味的结论:事物一定会自发地向混乱、无序的方向发展。这种令人绝望的科学定律,带给人大量悲观的情绪。玄学不会有科学依据,在他看来,对抗这种悲观情绪,玄学也是一种途径和工具。

甚至在心理咨询行业,有从业者将心理与星盘相结合,发展出了一套新型咨询方式。有从业者告诉深燃,星座是获取信任,打开交流话匣子的工具,由此引入,会比普通的心理咨询更为高效。不过,这位业内人士认为,人们过于依赖玄学,是一种精神上的懒惰,“其实现在大家不是疯狂相信命运,而是随着经历的事情越多,他们开始认知自己、思考自己、更想了解自己。”

魔幻2020,让玄学有了“用武之地”。在朱晓辉看来,这是人们需要信心的小手段,而玄学经济本是无根之水,商品价值最终会回归于其真实价值。经济活动究其根本是人的活动,反馈着人们对世界的理解,和对未来的期待。玄学经济的影响时刻存在,但一定不会是经济活动的主流声音。

年轻人的孤独、苦闷、想要寻找寄托,就与中老年人要去拜佛、念经是一个道理,那些无法逃避的生活焦虑,需要不同形式的慰藉。

也许,混沌一定程度上能够战胜现实,但混沌也只是偶尔逃避的窗口。

*题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青山、周深深、黄歌、张天、王宇、李师傅、陈师傅为化名。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京东升级京喜为事业群,社区团购并入,刘强东亲自带队

2020-12-07

京东升级京喜为事业群,社区团购并入,刘强东亲自带队

作者|王琳  来源|Tech星球(ID:tech618)

Tech星球独家获悉,京东正加速组织变革,最瞩目的是,主攻下沉市场的京喜刚刚完成一轮调整,由原来零售集团下面的事业部直接升级为京喜事业群。原京东零售集团大商超全渠道事业群旗下新通路事业部、社区团购业务部以及1号店业务,以及原京东商城市场部全部整合进新的京喜事业群。

京喜事业群的新任负责人名为李亚龙,任职京东七年有余,曾担任京东通讯事业部手机业务一部的总经理,后任CEO特别助理。

负责人调整的同时汇报线也发生了变化,新任负责人直接向刘强东本人汇报,在此之前,京喜归属徐雷负责。

过去一年内,刘强东甚少公开露面,他正有意培养更多的副手,以更好管理这家成立22年,拥有32万员工,员工学历从高中、大专到斯坦福大学海归等人才层次跨度极大的公司。他也希望借此打消华尔街长期以来的质疑——京东就等于刘强东。

与此同时,深受一线城市用户拥趸的京东急需打破僵局,它要迅速下沉,以期找到第二个增长点,京喜是为下沉,社区团购亦然。

此刻,刘强东又一次冲到了前线。

首次大调整

此次京喜的调整来得很突然。“上个月老徐(徐雷)刚刚来过深圳”,一位京喜员工告诉Tech星球,"据说老刘(刘强东)也要来"。

一位京东内部员工称:目前集团内部还没有消化开来。

京喜是京东下沉的触角,而下沉一直是京东长期坚持的战略。2020年1月19日,在发给员工的内部信中,刘强东称明年将以赢得下沉市场作为目标。

在拼多多的强势围攻下,京东不再顽固,去年9月,京东将“拼购”改名为“京喜”,一个月后,京喜接入微信一级入口。

京喜改善了京东固有的策略。一位京喜的供应商告诉Tech星球,主站POP店门槛很高,押金一般是三万到十万,抽点也更多,一般是百分之几,京喜的第三方店铺门槛更低,押金一般是几千到一两万,抽点更低。京东主站商品只要设置了拼购,都可以在京喜上展示和下单。

微信入口是所有互联网公司都“艳羡”的流量富矿。一位京东员工称,京喜就是京东在腾讯流量端的最大入口,同时,腾讯也投资了京喜,“京喜的总部就放在深圳,跟腾讯总部挨得很近。”

有了腾讯的助力,仅仅成立一年的京喜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今年618,京喜日均订单达到700万单。今年双十一,仅11月5日超级比拼日一天,下单量突破1200万。

成立一年后,京喜迎来首次大调整。京喜从事业部升级为事业群,意味着其战略地位的提高。但“内部对于京喜的新战略还不算很清楚”,一位京东老员工称。

Tech星球从多位京东内部人士获悉,目前京喜事业群仅仅是完成了组织架构,并刚刚开始扩招,其他尚无太多实质动向。一位京喜内部员工称,部门一下子多了好多HC,“现在好多资源都向我们倾斜”。据悉,此前,京喜的人员规模在百人,“一个500人的微信群大家抢着进”。

据悉,京喜已经在重新组建物流团队。京喜目前的策略是,前端商流是京喜来操盘,后端的供应链即物流应该是众邮快递来搭。

众邮快递是一家专注于下沉市场与经济型商业发展的快递公司,其明确定位于电商快递小件市场。在此之前,众邮快递一直和京喜有合作。

下沉业务大整合

2018年,京东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舆论危机,京东股价一路暴跌。

更糟糕的是,这一年,京东营收增速仅为28%。这是一个极为尴尬的数字,它的尴尬之处在于,比京东规模大的阿里,同期营收增长52%;和京东差不多体量的拼多多,同期营收增长652%,京东一直对标的亚马逊,同期营收增长为31%。

京东增长见顶早有端倪。2016年开始,“京东号”列车突然慢了下来。2016年,营收增速第一次跌破50%,而2015年其增速还为57%。

也是2016年,以拼团起家的拼多多迅速崛起,不过,彼时刘强东曾在内部传递的态度是:拼多多不过是流量端的奇技淫巧,零售的核心依然是供应链和物流。

到了2018年,拼多多冲击纳斯达克,京东的增长见顶后,刘强东才意识到,京东必须要迅速改变自己“男性用户居多、一二线城市用户居多、客单价较高”的刻板印象,于是京喜的前身京东拼购成立。

京东内部也多次尝试社区团购业务,不过都没有掀起多大水花。友家铺子前员工曾告诉Tech星球,“起初,集团只是作为新项目来尝试,目的为京东主站引流、拉新和赋能,而不是作为一个新业务来做”。这和当初外界所认为的京喜对京东的定位高度一致。

事实上,社区团购以团长代替前置仓,很大程度上节省了运营成本。而无论是京喜还是社区团购,都可以算作打开下沉市场的一把钥匙。

此次京喜的调整算是京东对其下沉业务的进一步整合和梳理。同类业务整合带来的好处是,集合战斗力,避免内部过度竞争。

Tech星球了解到,12月底,京喜会更新最新的版本。一位内部员工表示,很有可能,京东优选会在京喜首页设置入口。

与此同时,无论是原有的京喜业务,还是社区团购业务都开始扩招。一位京东内部员工称,内部已经开始活水推荐,具体岗位包括仓储管理、规划、运输、全流程等等。

谁来带领京东打仗

过去一年,刘强东正在从前台退到幕后。

他掌管的京东集团可以分为四驾马车:京东零售集团、京东物流、京东数科、京东健康,由徐雷、王振辉、陈生强、辛利军分别掌管。徐雷掌管的京东零售股价翻倍,市值翻番,而京东物流、京东数科、京东健康皆排队上市。刘强东用事实向华尔街证明:京东有二把手,京东不等于刘强东。

但如今,刘强东再一次走到了台前,带领京东吹响了下沉市场的集合号。

仅从社区团购这一大会战来看,成立5年的拼多多由其创始成员阿布带队“多多买菜”,向黄峥汇报;成立10年的美团由陈亮带队“美团优选”,向王兴汇报;成立8年的滴滴由陈汀带队“橙心优选”,向程维汇报。对比之下,成立22年的京东,则由刘强东亲自带队社区团购业务。

硬币一面是,京东对社区团购足够重视,硬币的另一面是大敌当前,谁来替京东打仗?

翻开京东的成长史不难发现,每当京东到了关键时刻,打算退出的刘强东总是又回到台前。2014年5月,京东在纳斯达克上市,同年,刘强东卸任京东商城CEO。随后,京东赴美留学,加大对公司管理的放权力度。2016年,京东进入增长平稳期,刘强东重回京东。

效果显而易见,2017年6月23日收市时的市值是609.6亿美元,距离中国市值第三的互联网公司百度(617.9亿美元)差8.3亿美元。这是京东在中国互联网公司排名的高光时刻。

2018年,京东遭遇舆论危机,其股价下跌不止,京东被贴上“京东等于刘强东”的标签。于是,刘强东再次退居二线,这一次,由徐雷、王振辉、陈生强、辛利军组成的管理团队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

毫无疑问,下沉市场对京东用户的提振作用巨大。刘强东亲自操盘既是重视,又凸显了其对增长的渴望。但当黄峥已经退居幕后,为拼多多更长远的发展搭建人才梯队时,又冲上前台的刘强东过段时间,或许又需要向华尔街证明:除去刘强东,谁来替京东打仗?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