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鞋,是炒鞋经济的噩梦吗?

作者:大延岩   来源:松果财经

莆田鞋相信刷抖音快手的小伙伴基本都有刷到过。

近日,上海查获一批福建莆田鞋。其中假冒品牌运动鞋6万余双、半成品10万余双以及制假设备500余套,涉案金额达1.2亿余元。

在上海就能查获这么大批量的仿品。能想到在福建莆田鞋会是一番什么景象?

莆田鞋有多厉害?有文章报道,就算有买不到的限量款球鞋,但团伙里30年“老鞋匠”也能照着图片打版。质量上,抖音快手视频中有说质量仿真效果能过毒APP的正版检测。

揭秘莆田鞋灰色交易产业链

读者是从哪开始知道莆田鞋的呢?可能是抖音快手,或是微博贴吧等社交平台。

目前为止,莆田鞋已经有完整且成熟的产业链,可以将其分为上下游,上游是莆田鞋工厂,一般只给批发市场档口供货,很少直接与销售代理接触。下游是销售发货,一般分为上线和底层代理,上级代理主要发展下线,而底线代理通过各种渠道卖货。

(图源:运营研究社)

莆田鞋从以往的微博、贴吧战场已经转移到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在运营上也出现明显改变。

一种是模仿专业测评。大多都会弄一面鞋墙作为背景,给人很专业的视觉感。通过外观、细节和产品用料等,将正版鞋与莆田纯原鞋对比,但其价格常常只有正版鞋的2-5折,来凸显出莆田鞋的高性价比。

除了和正版鞋进行对比外,还有光明正大将不同等级的莆田鞋进行对比,教大家如何选购好的莆田鞋,长期以往,已经有不少小伙伴动心打算试水了。

另一种是热门视频引流。短视频中我们常看见,世界上最好听的三首歌,莆田鞋的底层代理可能只会发一首,让刷到视频的用户想要点击进去看其他内容时,就可能看到莆田鞋的产品视频。

这两种运营方法虽简单粗暴但效果极好。在当下网络平台加大对造假贩假的打击力度的同时,莆田鞋贩为何能在夹缝中生存?

首先要有一定粉丝量,莆田鞋贩通过贴吧等渠道购买账号,大大缩减了账号运营时间。

商家认证躲避监管。在平台掌控趋严的当下,卖假鞋还是很容易备平台限流和封号。大多数莆田鞋贩都会做企业认证,来降低封号风险。有做企业认证的中介成,只要提供快手抖音账号就能一手包办。

有了封号风险低的账号后,莆田鞋贩并不满足,在抖音快手上想获得流量,投放广告莆田鞋也能做。

违规投广告吸引流量广告代理商因为有营业执照的资质,所以基本不会被封,即使被封号,广告代理商会更换账户来继续为莆田鞋做投放广告。

既然莆田鞋在质量上做的这么好,为什么很少有莆田假鞋厂家转型做正品鞋呢?

有厂家表示正品没有盗版好卖。

炒鞋经济中,消费者为何愿意当韭菜?

据澎湃新闻报道,95后小伙组织卖莆田假鞋超七千万元,被抓时手机订单每秒十几单。足以看出莆田鞋的火爆程度。

为什么莆田鞋火爆呢?除了莆田鞋在抖音快手上的运营做得好外,和炒鞋经济脱不了关系。

近年来炒鞋经济的火热程度据高不下,在炒鞋团的作用下,像此前耐克发售的女款红丝绸黑脚趾球鞋,其发售价格为1299元,若在毒APP选择该款42.5码闪电直发,2天到货,则实际要付15999元,对应发售价的涨幅为1131.64%。

炒鞋经济出现的最初,是耐克和乔丹等篮球巨星合作推出联名款,引来大批球鞋爱好者,其中离不开众多明星的推动作用。

在国内像罗志祥就有超过5000双球鞋,据说几乎所有鞋迷渴求的 AJ、Yeezy 他都有,据说白敬亭出道的原因就是为了买球鞋。

财经媒体巴伦周刊报道称,耐克从和王一博开始合作的3月底到现在,股价增长了40%以上。如果按照耐克3月份的股价最低点59.51美元计算,到现在上涨已超过一倍,超过了微软的36%,Facebook的28%。以至于不少华尔街分析师都纷纷“路转粉”,把耐克评为2020年“零售业最强大的品牌”。

种种都说明了明星带货能力有多强。从而也导致了球鞋的需求量不断扩大,与此同时,耐克等球鞋品牌却没有提高产量,从而导致市场上球鞋出现严重的供不应求,炒鞋团也应运而生。

而炒鞋经济最终呈现规模化离不开相关平台的出现,很多APP上推出关于球鞋的市场行情和实时报价等内容,逐渐地将炒鞋的热度推向新的高潮。

导致消费者愿意高价接受限量版球鞋的原因是,新生代消费主力军的消费理念发生了变化,导致消费者对于喜欢商品的价格敏感度逐渐降低。外加上像毒APP等交易平台上,都支持花呗、借呗和信用卡等提前消费的方式进行支付,从而提高的球鞋在毒等APP上的交易数量。刺激了炒鞋经济的发展。

炒鞋经济已经不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了

近年来炒鞋经济不再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球鞋寄售店铺solestage主理夏嘉欢在一次采访中说到,2015 年之前,10 个人里有 9 个赚钱,2017 年之前,也有一半的人能赚到钱。 而就在这两年,炒鞋不再稳赚不赔,10 个人里面可能有 7 个亏。

炒鞋经济的衰退和莆田鞋爆火有关。新版球鞋刚出基本被炒鞋团掌控,溢价多少也是他们定价了;像耐克球鞋涨价,以往三位数居多,现在新鞋大多四位数起步。想买双原价正版AJ鞋可能需要踩狗屎运。

这让想买鞋的小伙伴望而却步,除了对鞋有很深执念和对假货嗤之以鼻的外,已经有很多小伙伴选择买莆田鞋代替。

炒鞋经济不行,当然不单单是莆田鞋的出现。

首先炒鞋队伍逐渐庞大。炒鞋背后的巨大利润,吸引到更多圈外人,大量的炒比特币90后、大爷大妈、普通工薪年轻人加入到炒鞋队伍中来,当炒鞋人逐渐变多时,能从中获取利润就少了。

其次品牌商如耐克,从以往一个月出一双新品,到现在出两三款新品,导致炒鞋人难以确定哪一款将是爆款,一不小心买到手的可能是个冷门款,从而导致炒鞋人手上大量积货,出现亏损情况。

再者在炒鞋经济逐渐不赚钱当下,已经出现了炒鞋团体,《第一财经》曾经报道过,2018 年 11 月,一款 AJ 联名在昆明发售,一位东北庄家特地飞到昆明,雇了 50 个人排队抢鞋。 昆明总共发售了 26 双,被这位庄家拿下了 21 双。

只有这样炒鞋团体才能掌握控价权。而那些个体炒鞋人大多已经沦为炒鞋经济中的陪跑人员了。

目前球鞋市场的泡沫越来越大,球鞋的爱好者成为炒鞋经济的韭菜。一旦这个泡沫破碎了,无论炒鞋团的大小商家都将新韭菜,而真正的大赢家是把鞋卖出去品牌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