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文文:对于多数创业者,活着比改变世界更重要

本文转自《财经杂志》对创业黑马集团董事长牛文文的专访  作者:尚盟恩 郭以安

“当下创业者应把本职的第一曲线做好,不要盲目追风口,也不要想着改变世界,而是要自己先活下来,回归商业本质。千万不要世界没有改变,而改变世界的人先消失了。”

创业者都希望抵达成功彼岸,但是成功并非易事。在创业这条赛道上,多少人乘兴而来,又有多少人最终黯然离场?潮水褪尽,留下的成功者可能并非大多数。归根结底,创业是一次孤独的长跑。“而‘让创业者不再孤独’,正是我创业以来始终所坚持的,这也是我当初离开媒体、想去聚焦关注这部分创业群体的初衷。”近日,创业黑马科技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黑马学院院长牛文文接受专访时说。

2008年,牛文文辞任传统媒体管理者,创办了《创业家》杂志,即创业黑马的前身,开启了媒体人创业转型之路。“之所以叫创业家,而不是创业者,是因为创业家更代表一种精神气质,蕴含着一种希望,同时也是一种自我鼓励。”

2010年,被称为“中国创业者的黄埔军校”的黑马成长营第一期正式开营,自此也开启了创业黑马风雨征程的十年。作为中国最早成立的创业服务机构之一,创业黑马是生于双创、服务双创,也因双创而上市,致力于成为中国领先的产业加速服务平台。

“我们喜欢用‘加速’这个词,它比较精准而且贴切。”牛文文说,对创业者而言,他们最需要强化的是三个加速:资本、资源和认知的加速。创业黑马正是定位于为创新企业提供加速服务,帮助企业转型成长和产业升级变革。

如今,创业黑马已在产业创新领域深耕12年。在服务企业并与企业共同成长的过程中,牛文文带领创业黑马总结出“天地融合”、“重度垂直”、“产业重做”等多套企业加速创新方法论和产业赋能服务体系。

今年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不少创业者是雪上加霜。“疫情的暂停键让资本市场不再高歌猛进,也给创业者们带来一段难得的冷静思考期。”牛文文认为,当下的创业领域,在历经时代与产业变革后,创业者更应回归商业本质,把握市场真实需求和可落地的商业模式,不要盲目追逐风口。只有潮水褪尽,方能见真章。而随着科创板注册制的落地,对于创业者和中小企业而言也是乐观的春天时机将至。

01“他们是在创造未来”

《财经》:你的转型创业初衷是什么?从媒体人到创业者,你一直是商业领域的观察者与记录者,你觉得中国的创业者如何分类,有何特点? 

牛文文:2008年,我决定转型创业之时,便有一个推论,即一个大国或一个大的经济体,在现代化、工业化进程中,会出现两次经济腾飞。而这直接决定了新一批创业者和创业家的出现以及他们的风格特征。

第一次经济腾飞是以出口为主导的外向型经济,造就了众多老牌大企业和知名企业家。第二次经济腾飞是外向型经济在国际大循环贸易中产生纠纷遇挫之后,国家重新寻找新的经济发展驱动力,即创意创新经济。

当时推论,伴随第二次经济的崛起,中国会有大量硅谷式的创意创新型创业家出现。而当时中国创业领域的现状是,几乎99%的聚光灯都打向知名大企业家,而创业者却很少有人关注。因此,我创办了《创业家》,就是想重新发现“了不起的小人物”。创业家与创业者,仅一字之差,但实际蕴含的是一种希望,一种自我鼓励。我认为创业家更代表一种精神气质。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中国式创业跟硅谷式创业大不相同。硅谷式创业是极少数精英人群的创新,而中国有着数量庞大的中小企业主,绝大多数的创新公司也不是硅谷式的闪亮的公司,人们并不认为他们是在创造未来。而真正创新创意型的创业者,直到双创时才真正出现。

《财经》:你如今已在产业创新服务领域深耕12年,对中国创业创新有了哪些新的理解与经验总结?

牛文文:首先,如果已经提前预判到行业趋势,创业时就得坚守。如果进入行业太早,那就需要教育市场,并等其发展壮大;如果创业太晚,面临的则是一片红海。所以,在正确的时间点开始创业才最为幸运。

另外,关于创业创新,虽然经常将两词连用,但是创新的世界与创业的世界并不相同,也分别对应两种人,我们将其分为“天派”和“地派”。

“天派”,即创新领域的创业者,属于“含着金钥匙在光环下创业”。他们掌握先进技术,有资本驱动,不成功则已,一成功便一鸣惊人。但是,“天派”往往是在一片空白市场通过“烧钱”,来改变市场和消费者行为习惯,因此这也是极少数精英的创新世界。

“地派”,即传统领域的实体企业中小型创业者,他们会做生意,能赚钱,能生存,但很少融资、利用资本工具,创新因素占比较轻。相较而言,“地派”中小型创业者更像是蚂蚁雄兵,更需要得到服务和支持。因此,我们的观点是,向“天派”学创新,向“地派”学创业,两者相得益彰。

《财经》:创业黑马作为创业服务与产业加速平台,创新方法论和产业赋能服务体系是如何不断演化升级的?

牛文文:立场决定服务方式和价值观。创业黑马选择站在草根创业者的立场上,追求“天地融合”,而其本质便是为“地派”提供更多的资本助力和创新支持。

2014年,创业黑马再次打造了可归纳为“窄、小、深、重”四字诀的“重度垂直”创业方法论。这一理论鼓励创业者不要盲目追风口,而是坚守产业,通过与资本市场的对接,实现业务模式升级。创业黑马相信坚守产业的人才是中国的未来,但必须要经历一段忍耐孤独期。

除此之外,还有“产业重做”、“三搞定”——搞定自己、搞定模式、搞定资本等方法论,以及“不装不端有点二”的学习文化,共同构成了“创业黑马流派”。

其实,任何理论都是苍白的,要回归到现实。任何流派方法论都是根据实践、事后总结提炼出来的。所以,创业黑马也是紧紧跟随着创业者步伐与局势变化,不断升级创业方法论并落到实地。

02潮水褪尽见真章

《财经》:今天的创业创新与十年前相比有何变化?

牛文文:潮水褪尽,方能显出真本事,喧嚣之后才能听见自然的声音。目前,中国的创业从孤独走向主流,但大多是风口式的,模式式的,其背后体现的是希望通过融资与“烧钱”模式来诱导用户改变行为习惯,而一旦停止,就被打回原形。所以,中国创业最后还是回归到商业本质。市场需求必须是真实的、可落地的需求,不能是虚假的、风口的商业。另外,创业企业也关注财务营收数据,自己也能自我造血、盈利生存,而不能永远靠输血。

创新的本质,就是要发现真实需求。这对应的便是“产业重做”方法论。即创业者不要轻视所在的产业,即使在传统产业中都能实现创新创业,而且只有当创业赛道、资本、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与具体产业相融合,才能发现真正的市场蓝海。

另外,如果说“天派”创业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或赢家通吃,那当下的产业创业则是百花齐放。而且随着科创板注册制的落地,传统中小企业主可以用创新、注册审批上市的方式进行直接融资,对于创业者和中小企业而言,这是乐观的春天将至。

《财经》:在“黑天鹅”与“灰犀牛”频现,充满不确定性的内外部环境变化中,你对今天的创业者有何建议?

牛文文:在多种因素影响下,创业领域确实遭受很大冲击。但从另一角度而言,创业者变得更为谨慎理性,资本也不再高歌猛进。

当下的创业者,首先要相信自己,让产业和自己活下来,坚持到最后的胜利。其次,要认识到,能在这一变革中坚持活下来的,才是市场的真实需求,并且经此一役,也会更有耐力、韧性和自信。另外,当下创业者应该把本职的第一曲线做好,不要盲目追风口,也不要想着改变世界,而是要自己先活下来。否则,世界没有改变,而改变世界的人先消失了。

《财经》:创业黑马在以往的创业浪潮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对未来发展有何期许?

牛文文:一直以来,创业黑马都希望把籍籍无名的创业者变成成功者,把nobody变成somebody,而创业黑马在其中扮演的则是加速器的作用。

创业黑马始终秉承的宗旨是让创业者不再孤独,并致力于发现和培养下一代中国商业领袖。2019年,创业黑马重新定位于做一个中国领先的产业加速服务平台。平台一端连接海量的投资人、产业龙头公司和专家学者,统称为加速师,另一端是千余座城市的中小企业主。创业黑马希望通过在线、智能化的方式,弥补下沉市场的中小企业主与一线城市的资源、资金、认知之间的鸿沟。通过创业黑马的产业加速服务,让企业打破瓶颈,获得快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