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逃离蛋壳”的自救行动

来源丨燃财经(ID:chaintruth) 作者 | 邓双琳 朱晓宇 编辑 | 饶霞飞

“最多给你两天时间,搬不搬?最好现在就给我答复,不然两个小时后我就换锁。”

这是发布在微博上的一条视频,据悉,是蛋壳公寓的女房东在晚上强行撬开租客内门门锁,并威胁租客,不搬家就将房内物品扔出去。

视频迅速在网上发酵,越来越多有共同遭遇的租客在微博、微信群上发声,诉说自己被房东上门清退,甚至以断水、断电、断网、换门锁来威胁搬离的经历。截至发稿前,微博#蛋壳公寓#的话题已经有14.6万讨论、3.3亿的阅读量,这些话题下聚满了维权的租客。

燃财经经过大量走访发现,蛋壳公寓相关的维权群人数早已远超此前媒体所报道的5000人。与一开始的病急乱投医不同,蛋壳公寓相关的维权群逐渐被划分为五类:普通租客维权群、现金贷维权群、房东维权群、供应商维权群和员工维权群,不同群体之间的利益和诉求不尽相同,但大家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蛋壳公寓还钱。

在蛋壳公寓面临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不断发酵的情况下,想要逃离蛋壳的人群很多,但通道只有一条,于是,一场大型“踩踏事故”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其中,矛盾越来越尖锐的就是同为受害者的房东和租客。

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截止2020年3月31日,蛋壳公寓拥有41.9万套公寓,这意味着,可能将有数十万的房东会与租户产生纠纷。

11月21日,北京迎来2020年的第一场雪,一群年轻人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着北京的初雪美景,而另一群年轻人则在大雪天被房东赶出了门,小张正是其中之一。

小张在7月份以年付的形式和蛋壳公寓签约了一年的合同,将工作2年积攒的三万多块钱一次性付给了蛋壳。蛋壳公寓爆雷消息传出后,小张迅速联系自己的管家,管家一直未接,最后干脆关了机。小张不敢贸然退租,打算观望一阵再做决定,但令她没想到的是,房东竟然趁她不在家期间,擅自换了房子的门锁。

“下班回家才发现锁被换了,给房东打电话,房东说只给我一晚上的时间搬离。明天早上我可能就要带着行李去流浪了。”小张无助地在微博上写道。

和小张一样经历的年轻租客还有很多,他们还没来得及从蛋壳不退租金的焦虑中逃离,又不得不面临被房东扫地出门的窘境。

一些还没被房东上门收房的租客,则在房间内惶惶度日。租客在蛋壳公寓App上无法获取房东的联系方式,只能坐等房东找上门来,“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每天提心吊胆,快递敲门都以为是房东来了。”一位租客告诉燃财经。

一些租客认为在这场事件中,“房东比蛋壳还可恶”,因为“原本房东和租客都是受害者,现在房东强行清退租客,不仅没有损失,还白得了蛋壳的装修、家具和家电,手上还拿着蛋壳一个月的押金。”只有租客,是最底层的弱势群体。

事实上,房东也在这次事件中遭遇了冲击。

蛋壳公寓房东王麟告诉燃财经,蛋壳已经两个月没有给他打租金了,“没有人来管我们,我们只能和租客自行协商解决”,至于当初为什么选择把房源交给蛋壳公寓,王麟说,“长租公寓垄断了大部分房源,租房市场掌握在他们手里,我们几乎没得选了。”

另一位房东则向燃财经透露,“断水断电”和“撬门锁”的办法是蛋壳的工作人员教他的,目的就是让租客主动搬离申请退租,这样蛋壳和房东就可以完成解约。

与蛋壳公寓合作的供应商们也不好过。早在一个月前,燃财经记者去蛋壳公寓北京总部实地走访时,就有多位供应商在现场“敲锣打鼓”讨债。多位装修供应商告诉燃财经,蛋壳公寓拖欠装修款已经长达一年,拖欠金额从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

蛋壳公寓的员工也被波及,据相关人士透露,十月份开始,蛋壳公寓的管家就没有收到工资,目前大部分管家均已离职,租客办理退租大多靠系统自动结算。

眼前的一幕,像极了当年的共享单车和P2P。这些原本旨在让更多人享受到互联网发展红利的新模式企业,都在资本的裹挟下变成了恶龙。靠“高收低出”来进行扩张、投资、分红,蛋壳公寓的操作不像是一间房产服务公司,倒像是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实际上,敲碎蛋壳公寓的外壳,你会发现这就是一家资产管理公司。蛋壳公寓的母公司是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蛋壳公寓只是其手下引流的业务。

也许,并不是少年变成了恶龙,而是恶龙本来就是真面目,只是带了少年的面具。如同微博司法KOL法山叔所说,如果只要打着“商业创新”的旗号就可以逍遥法外,以“自然存在的商业风险”为由就可以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那谁对那些无家可归的人负责?

以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曾经获得过年轻人足够的信任——一方十几平米的遮蔽之处,能够满足方便、安全和干净的需求,这让年轻人有了在大城市落脚的安全感。当这届年轻人本以为自己是互联网时代的受益者时,却成了资本游戏里最无助的小虾米。

“再也不会租蛋壳了”,租客小刘顿了顿,“所有的长租公寓都不会再租了,我对它们的信任彻底告罄了。”

租客被多重伤害

“本人与蛋壳公寓的租房合同签到了2021年10月13日,一次性支付了一年的房租(3.6万元),目前仅住了一个月,这两天房主以‘蛋壳超过15日未支付房主租金,其与蛋壳的合同自动解除’为由,让我尽快搬走。目前蛋壳公寓的人员已联系不上,希望有人早日解决。”网友小杨发布的这条微博下,聚集着许多和他同样遭遇的租户。

此前,蛋壳公寓爆出了资金链断裂的消息,许多退租的租客发现租金卡在流程中,迟迟不能提现。

张军也是其中一位,负责张军租住房源的蛋壳公寓管家偷偷告诉他,“去总部闹的人还有几率拿回房租,不闹的人基本都不会给了。”张军听闻此话,立刻动身去往位于北京朝阳门内大街的蛋壳总部,和现场“敲锣打鼓”来维权的供应商们一起向蛋壳工作人员讨说法,如管家所言,张军拿到了应退的房租。

后来退租的租客就没有张军那样幸运了。燃财经了解到,目前蛋壳公寓出台的措施是,选择退租可以无责退押金,超期提现未成功则需要去蛋壳公寓办事处登记。但据其他主动退租的租客反映,十月份的提现至今未成功,一些租客去蛋壳公寓总部也想“大闹一番”,但显然已经不奏效了。

对于租客来说,只要还能租住,退租金并不紧迫,但是,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各地的蛋壳公寓的房东如同约好一般,都开始上门清退租客。

“从明天起,你租住的每一天都要交房租给我,按每月2800元计算,你每天要付我93元。”

“我的房租已经交给蛋壳了,不可能再交双份房租。”

“那是蛋壳跟你的问题,你的钱交给了蛋壳,又不是交给了我,我没收到钱凭什么要让你白住?”

这场对话发生在租客许鑫与房东的微信聊天界面中。“一边找蛋壳维权,一边还要和房东扯皮,每天都心力交瘁。”许鑫向燃财经表示。

刘淇的遭遇和许鑫类似,只是他的房东更委婉:“下周开始,502室的所有未搬离租户都与我另签一份租赁合同,并且每月另付我房租,如果蛋壳的事情有解,房租正常打到我手中,我再把你们额外交的房租返还。”房东觉得这是完美的解决办法,但刘淇还是气不过,“这不就是把风险全部转嫁到租客头上吗?”对此,刘淇向房东表明态度,“我不可能搬家,更不可能再交一份房租。”

面对坚决不搬的租客,房东也自有其手段,断水,断电,甚至撬门,换锁。许多租客都面临着给蛋壳交了房租,却又被房东强行驱赶的处境。

部分自如管家还上门“抢活”,在蛋壳公寓租户的家门口贴条,告知租客“找房可以及时联系我”。但该租客向燃财经表示,不会再在长租平台上找房子了。

有租客结队去蛋壳总部质问工作人员,但不管怎么问,蛋壳工作人员给出的解决办法只有两个:一是让租客主动提交解约,然后登记,等蛋壳公寓脱离现金流危机后依次向租客返还租金。二就是换租。但据选择换租的租客反映,换租需先签订换租后的合同,再付一笔换租款项才会解除上一份租房合同,且不能确保换租后的房东不会再次解约。

相关租客称,房东与蛋壳公寓解约,需要蛋壳公寓先与租客解除合同,房东才能解约成功,蛋壳给出的换租与退租办法都不能保证租客权益。也有租客认为,让租客主动解约是蛋壳公寓为了缓解赔付压力的“阴谋”,这样不仅不需要向租客赔付违约金,还可以让房东有正当理由来收房。“我们交给蛋壳的钱算是打水漂了”。

向事件主体维权无果,受到房东驱赶的租客们只能在微博、微信维权群里发泄怨气,社交平台一片混乱。

对此,一些司法专业人士给出了意见。微博司法KOL“胡皓然讲法律”认为,房客与蛋壳签的是《房屋代理租赁合同》,房东与蛋壳签的则是《资产委托管理服务合同》,从法律关系上来看,蛋壳与房东之间是委托代理的关系,房东对蛋壳进行概括授权,蛋壳代理房东与房客签署租赁合同。根据代理的原理,最终的租赁关系在房客和房东之间成立,基于这样的合同关系,房客在履行支付租金的义务时,是通过向但可支付租金的方式加以履行,房东作为租赁关系的出租人,其实并不能以未支付租金为由将房客赶走。站在房东的角度,向蛋壳去要租金收益是更合法的做法。

对租客来说,这件事的关键点就在于房东与蛋壳公寓签约的到底是房屋委托合同还是房屋租赁合同。据悉,大部分房东与蛋壳公寓签约的都是房屋委托合同,但也有租客称,自己的房东与蛋壳公寓签约的是租赁合同,“不同城市、不同时间签约的合同可能条款也不一样。”相关人士告诉燃财经。

来源 / 受访者 燃财经截图

一些租客去相关负责点报备登记时也咨询过,得到的回复是“租客和房东都没有跟蛋壳解约的情况下,租客有权继续居住,房东无权驱赶。”

这一消息快速地在微博、微信群中扩散,租客之间原本互不相识,但却默契地形成了维权联盟,这一庞大群体开始有组织地进行维权行动。

一些租客四处呼吁,“即便退租也没办法拿到钱,索性继续住下去,千万不要发起解约,也不要搬离。”也有租客教大家如何与房东“斗智斗勇”:“智能门锁失效,把网关拔了就不会锁住”、“房东上门驱赶,不要主动和房东起冲突,如果房东在未解除合同的情况下断水断电,建议报警处理。”

蛋壳公寓的“智能门锁网关”照片

来源 / 受访者

刘淇听其他群友说,发生欠款、违约、无法维修这类问题可以先打12345登记,凡是涉及到蛋壳公寓的纠纷都会被录入到针对蛋壳事件建立的专门数据库,收集的数据越多越能说明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不断向各相关单位打投诉电话,也成了蛋壳租客们的维权手段之一。

据悉,北京住建委已经针对蛋壳成立专办小组,后续处理方案会及时公布。社区、居委会相关工作人员也在积极协调解决房东与租客之间的矛盾。

一些租客已经行动起来,将蛋壳公寓诉诸法律,天眼查专业版显示,蛋壳公寓的母公司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接到67条法律诉讼,仅11月份就有8条,均为房租租赁合同纠纷。有律师称,蛋壳公寓或将面临海量起诉。

租金贷曾是现金流

租客中还有一个亚群体正在想办法自救。

方元最近一睁眼就会想起自己背负了几万元的贷款,这让毕业不久的他感到莫大压力。今年7月,方元在租蛋壳公寓的房子时,被管家巧言劝说使用“分期付款”,管家向方元介绍,使用租金贷年付,总额比正常现金季付要便宜许多,而且每个月只需偿还当月贷款租金,比押一付三要轻松许多。这让方元难免不动心——刚毕业,工资本就低,选择分期付款的确能够减轻不少压力。

蛋壳公寓爆雷后,方元怕殃及自己,选择了退租,但麻烦也随之而来,退租后租金贷并没有解除,也就是说,方元不仅要重新找房子缴纳一份房租,还要每个月继续偿还蛋壳的租金贷。

据媒体报道,蛋壳公寓目前租金的收取方式有两种,其中一种是允许租客使用贷款支付房租,这种模式被称为“租金贷”,流程是租客办理贷款一次性预付一年的房屋租金及押金,之后再由贷款机构支付给蛋壳公寓;租客每月偿还贷款机构贷款,蛋壳则按月向房东支付租金。

在这种模式之下,2017年至2019年前9个月,蛋壳公寓使用租金贷的租客占比分别高达91.3%、75.8%、67.9%。住建部等六部门曾在2019年12月印发的指导意见中指出,住房租赁企业租金收入中,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30%。而蛋壳公寓显然已远超这一比例要求。

与蛋壳公寓合作租金贷的机构是微众银行。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蛋壳公寓的租房贷款金额在30亿-40亿元。

就蛋壳目前状况,这笔租金贷将是不小的负担。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蛋壳亏损2.72亿元,2018年亏损13.7亿元,2019年亏损34.37亿元,2020年一季度亏损12.34亿元,三年多累计亏损已经超过63亿元。

对于已办理租房消费贷的客户,微众银行在11月16日曾公开表示,“根据您与蛋壳公寓签署的《房屋代理租赁合同》,您和业主已形成租赁关系,并已预付租金,享有合法居住权。”此外微众银行亦表示,至少在2021年3月31日前,已办理租房消费贷的客户征信将不受影响。

燃财经向微众银行客服咨询,了解到租客想要申请征信保护,需要在微众银行的官方公众号上申请登记,同时需要两个材料,一个是解约证明材料,业主确认解约的书面证明、派出所或社区提供的用印证明、或者是蛋壳App的解约截图证明都可以,另一个是个人手持身份证的照片。只有提交解约信息证明后,征信保护才可能被通过。

来源 / 受访者

征信保护将在搬离日期正式生效,一直持续到明年的3月31日,此期间使用现金贷的蛋壳租户可以不还款,也不用缴纳罚息和利息。

至于3月31日后需不需要继续还款,微众银行客服表示“没办法保证后续,还在等具体的通告,微众银行正在和蛋壳内部沟通,寻求解决办法。如果这段时间内蛋壳的问题得到妥善解决,后期就不需要租客继续还款。”

房东不仅仅是受害者

房东上门清退的举动之下,也蕴藏着维权无果的无奈。

阿玲早年在北京通州全款买了一套自住的三居室,后来,考虑到孩子上学的需求,阿玲和丈夫又想办法在海淀贷款置了一套小两居。海淀与通州,一个在西北向,一个在东南向,相距甚远,阿玲想把通州的房子出租,又不便来回奔走,便把房子交给蛋壳托管。

阿玲新置的房子每月背负着高达2万元的贷款,35岁的年纪,上有双方父母要赡养,下有学龄儿童要照顾,阿玲有些力不从心,好在通州那套大三居的租金多少能帮阿玲缓解一些压力。

结果蛋壳公寓竟然爆雷了。据阿玲所说,最初,蛋壳公寓给她的租金是按季度打,后来协商变成了按月打,但是截至目前,她已经两个月没收到租金了,对接的管家也已经联系不上。疫情期间,蛋壳公寓曾要求阿玲降租,但降了的租金没体现在租客的租金中,“那时就该看清蛋壳的嘴脸。”阿玲悔极说道。

考虑到租客都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阿玲还是决定作出让步,她在租客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大家不用太担心,我的房子可以住到年底,年底之前如果蛋壳出面收拾烂摊子,我们就按正常流程走。如果蛋壳还没有给出解决方案,你们再根据情况与我另行签约租赁合同和缴纳房租,这几个月的房租到时候可以按照原房租的30%算。”

另一位房东张姨不愿作出这种让步。张姨曾经是乐伽公寓的受害者,乐伽公寓倒闭后,政府让双方登记、调节,最后房东和租客各退一步,损失各担一半。张姨认为,蛋壳这种情况,和乐伽公寓极为相似,已经不可能再付款给业主,业主只有收回房子才能减少损失。

燃财经了解到,房东确实需要拿到和蛋壳的解约合同后才可以要求租客搬走,但如果房东在收租日后的15个工作日内还未收到蛋壳方的租金,就可以单方面解除合同。对房东来说,收房也是合理执行合同,房东认为租客的损失应该去找蛋壳维权,许多房东都以此为据,在满15个工作日还未收到房租后,上门劝说租客搬离。

但租客也有不搬离的正当理由,这就让事件变得十分棘手,导致双方争吵时容易矛盾升级。

租客有租客的维权群,房东也有房东的维权群。燃财经了解到,一些纯房东群为了防止中介和租客进入“卧底”,甚至要求进群者出示相关材料证明自己是房东,才有进群资格。

一套正常租房价格为5000元的房子,托管给长租公寓平台,业主能够拿到7000元甚至更多,这也是为何许多业主都将房源签给了长租平台的原因。另一方面,想要凑齐两三户陌生人在一起合租,对于没有渠道的普通房东来说,着实有些困难。

蛋壳爆雷后,许多业主都向燃财经表示,“再也不会把房子签给蛋壳这种平台了”,也有一些业主表达了未来租房市场价格大幅下调的担忧,但即便如此,“也不会再纵容蛋壳”。

他们也正在寻找更佳的解决办法,希望早日和蛋壳彻底脱离干系。

“蛋壳公寓的事,当务之急是相关部门介入,需要公安等部门有明确态度,不能允许房东通过撬锁、换锁、停水停电等方式强行驱赶租客,应引导各方通过协商或诉讼的方式解决争议。另外,个别房东和租客的行为不代表所有的房东和租客都那样,不要被个别人的行为影响,房东和租客都是被蛋壳坑了,没必要对立,应该携手向蛋壳维权。”知名律师岳屾山在微博呼吁道。

供应商千里讨债

今年10月份以来,蛋壳公寓已经发生过两起供应商们千里讨债的情况,一次讨债地点是北京,一次是在深圳,不过这两次依旧让供应商们空手而归。

2017年前后,陈捷所在的瑞美特装修公司,就已经与蛋壳达成了长期合作。陈捷作为工长,承接了蛋壳在天津的装修项目,每间房子的货款在1万-2万元之间,材料费用由瑞美特垫付,陈捷只需招人付出工人费用,扣掉各项成本,每间房子的利润空间可观。

此外,他还承接了自如的装修项目,对比这两家,陈捷觉得蛋壳的项目最好做、利润空间最高。因为自如的验房标准相对较高,只要不合格就会被打回去补救,而这些工期对于陈捷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人工成本。而蛋壳的项目会稍微轻松一些,“他们比自如更着急要房,所以你看自如的装修质量永远都比蛋壳要好。”

承接蛋壳的项目后,陈捷在前两年都过得比较滋润,也换了台好车。蛋壳公寓也能遵循合同条款——“每季度结算一期货款”,三个月一到,陈捷就能收到蛋壳的打款。

来源 / 蛋壳公寓微博

但是从去年初开始,蛋壳公寓的款项越拖越久,本该三个月到账的装修款,逐渐变成了四个月,半年,甚至是一年。到了今年10月份,陈捷发现去年10月的账款离蛋壳公寓承诺的最后打款日期已经过去了好多天,但是钱依旧没有到账。陈捷的手头开始越来越紧,手底下的工人也需要结钱生活。为了安抚工人们的情绪,今年中秋节,他开始自己筹钱给工人发工资。

蛋壳拖欠的货款已经达到五十多万元,陈捷觉得自己没有能力、也不可能全部拿出来补偿给工人,他还指望着大家一块去蛋壳公寓总部讨债,摊薄一下自己的成本压力。在补偿完这笔资金之后,他也停掉了所有蛋壳的项目,号召工友们一起,前往北京专心要钱。

蛋壳公寓给不上钱的时候,陈捷和他的总公司瑞美特一样,认为蛋壳公寓背后站着阿里这样的大资本,拖欠的货款只是晚点到账而已,不可能出现什么问题,何况去年底蛋壳公寓被传要上市的新闻铺天盖地,就更加不差钱了。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上市才是危险游戏的开始,不仅钱要不来,沟通态度也越来越差。让陈捷担心的是,最近自如也在大面积地跟业主违约,他害怕自如会步入蛋壳公寓的后尘,“如果这样我就全完了。”

陈捷核算了一下,“三年来自己到手的钱不比这个数多多少,一下子全赔进去了。”如果拿不到这笔钱,相当于被蛋壳“白嫖”了一年多,自己还欠了一屁股外债,“这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员工等待救赎

比供应商们更惨的是蛋壳公寓的员工,他们原先住着蛋壳的房子,拿着蛋壳的工资,生活原本很滋润,但是现在蛋壳变天,他们不仅要偿还两处房租,现在连工资都没有到手。

2017年,陈奥入职蛋壳公寓做一线销售,在旺季的时候每个月签上30单,月薪轻松过万。他们入住蛋壳公寓的房子,也能拿到8折的内部优惠,服务费、维修费也有活动优惠,生活压力大大减小。

陈奥和大多数租客一样,选择了跟蛋壳公寓合作的微众银行分期付款,因为选择月付、季付,蛋壳的房租会分别上涨5%和8%,只有分期付款才能拿到相对较多的优惠。

现在,蛋壳公寓已经全面停止向业主打款,按照蛋壳公寓跟业主的合同款项,蛋壳公寓超过两个月不给业主打款,双方合约就会失效,届时业主有权处理自己的房子。陈奥所在的房子业主已经上门催债,而双方协商的结果是,跳过蛋壳公寓签订租赁合同,不但没有了服务费和维修费,房租也在原来的基础上打了8折。

但是目前,陈奥跟蛋壳公寓的“爱恨纠葛”还远远不能结束,尽管能够解除租赁合约,但是跟微众银行的分期却解除不了。更关键的是,从11月15日开始,蛋壳公寓的工资已经停发,官方通知是“投资到账才能发薪”,陈奥认为,“蛋壳现在就是笔烂摊子,只有傻子才会来接盘。”

陈奥觉得不解的是,蛋壳公寓维权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竟然还有人打电话要带看房,不过这些人都被他给劝住了。陈奥说,即便现在有人来看房,管家也已经不带看了,“成交了又没钱,还坑了一个租户,谁也不愿意干。”

在陈奥的钉钉系统上,蛋壳公寓的员工已经在大面积地流失,原本8000多名员工,但是现在只剩下4000多。陈奥说,虽然还剩下一半的员工,但是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负责人走了无法签字,所以他们办理不了离职,而更多的人打着精明的算盘,“万一蛋壳得到输血,他们还能多分一份工资。”

来源 / 受访者

但是陈奥已经找到下一份工作,他必须解除跟蛋壳的劳动合同,才能顺利入职下家。现在陈奥亟需获得一笔收入来源,不然连在北京找个落脚之处都是个奢望。

蛋壳公寓是一切问题的症结,如果它能重新获得大笔资金,起死回生,那么,租客、房东、供应商、员工等人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蛋壳公寓能等来它的“白衣骑士”吗?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奇迹的发生。但是,蛋壳的受害者们大多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与此同时,他们依然在努力想办法将自己从这场风暴中脱离开来——“毕竟所有人都自顾不暇,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小张、王麟、小刘、小杨、张军、许鑫、刘淇、方元、阿玲、张姨、陈捷、陈奥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蛋壳危局波及微众银行“租金贷”如何收场》金融投资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