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为华晨集团贡献了利润,也让华晨集团在 " 温柔乡 " 里沉沦。

近期,因巨额债务无法按期偿还,华晨集团已被债权方申请破产重整。

重整之后又能怎样?两年之后,宝马集团将拿回华晨宝马的控制权,华晨集团还剩下什么?

千亿负债拖垮华晨集团

总资产近 2000 亿的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终于走到了被供应商申请破产重整的地步。

近日,因到期债务无法清偿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具有较高重整价值,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沈阳中院提出对华晨集团进行重整。法院是否最终受理,华晨集团是否最终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不确定性。

格致汽车是吉林辽源的一家企业,专业从事汽车冲压模具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

此前,因合同纠纷,格致汽车将华晨集团送上了被告席。判决书显示,2016 年 6 月,双方签署了两份模具开发合同,合同总金额 3400 万元。2018 年 10 月,模具交付验收完毕,华晨集团迟迟没有支付剩余一千余万元货款。

格致汽车向法院申请,要求华晨集团支付货款和逾期利息。法院一审判决,支持原告的诉请。

启信宝显示,华晨集团是由辽宁省国资控股的一家地方国有汽车集团,集团以整车、动力总成、零部件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业,同时涉足汽车金融、新能源等新兴产业。旗下拥有 " 中华 "、" 金杯 "、" 华颂 " 三大自主品牌,以及 " 华晨宝马 " 和 " 华晨雷诺 " 两大合资品牌。

对格致汽车的合同欠款,只是华晨集团债务危机的一个缩影。启信宝显示,该集团司法涉诉近 800 起,多为合同纠纷,华晨在诉讼中大多是被告或被执行人。

 

事实上,在格致汽车申请重整之前,今年 10 月,华晨集团就因一笔 10 亿元债券兑付逾期而拉响警报。受此影响,机构纷纷下调华晨集团及旗下债券的评级。

目前,华晨集团还有 14 只债券尚未兑付,本金超过 170 亿元,2022 年将是该集团偿债的高峰期,涉及金额近 90 亿元。

华晨集团 2020 年债券半年报显示,集团总负债 1328.44 亿元,扣除商誉和无形资产后,资产负债率为 71.4%。

围着宝马 " 吃饭 "

华晨集团有过辉煌的时候,曾在 2006 年闯入全国汽车销售十强。

集团旗下拥有华晨中国(01114.HK)、金杯汽车、申华控股、新晨动力等 4 家 A 股和港股上市公司。

2003 年,华晨和宝马集团成立合资公司,宝马汽车正式实现国产,华晨集团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宝马的技术和管理输出,也让整个华晨集团一度容光焕发。

汽车爱好者应该不会忘记,十多年前,华晨旗下 " 中华骏捷 " 横空出世,顶着国产 " 小宝马 " 的光环,成为自主品牌的代表,产销两旺,一时风光无两。

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国内自主品牌的崛起和合资品牌的降维打击,华晨中华逐渐败落。如今,中华品牌仅有 V7、V6、V3 三款 SUV 在售,每月销量很难过千,今年上半年品牌总销量刚过 3000 辆。

2014 年,华晨汽车投资 26 亿元,用三年时间打造 " 华颂 " 品牌,征战轻型车领域。自品牌发布以来,只推出了 " 华颂 7" 一款车型,销量节节下滑,2019 年全年,仅卖出千余辆。2020 年至今,华颂的销量为零。

金杯是华晨集团旗下的一块金字招牌,曾创下了连续 19 年夺得商用车销量冠军的神话。然而,1992 年金杯汽车(600609.SH)上市之后,就成为了 ST 军团中的常客。因连年亏损,2017 年,金杯汽车将整车业务剥离。

集团自主品牌衰落,华晨宝马节节攀升,成为了整个华晨集团的最主要利润来源。

据统计,过去的 5 年里,华晨宝马为华晨中国贡献了近 270 亿元利润,剔除宝马的贡献,华晨旗下自主品牌血亏。

不仅华晨中国的利润靠宝马,华晨集团旗下另外几家上市公司,也主要靠宝马赏口饭吃。

金杯汽车转型为专业零部件企业后,华晨宝马是其最重要客户。2019 年,金杯汽车向华晨宝马销售 46.16 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 82.43%。

新晨动力值得称道的王子发动机,独家授权来自宝马,同时,华晨宝马也是新晨动力最重要的客户。2019 年,新晨动力与华晨宝马发生关联销售 5.96 亿元,占公司总收入的 28.71%。

申华控股(600653.SH)主要业务是汽车销售,2019 年,公司汽车销售收入 71.79 亿元,对华晨宝马的采购金额为 35.83 亿元。

来源:斑马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