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Tech 星球 

文 | 王琳

美团优选组织架构又经过了一次调整。具体动作是:将原本的运营部和采购部合并,其负责人为原云集 CMO 胡健健,胡健健直接向美团优选负责人、美团高级副总裁、公司最高管理决策机构 S-team 成员陈亮汇报。

据悉,今年 7 月 13 日,仅仅上任一年,胡健健便因个人原因从云集辞职。根据云集官方披露的信息显示,胡健健曾对云集供应链的产品策划和采购做出了巨大贡献。

一位美团优选员工评价此次调整称:采购和运营本来就是关联性很大的业务(一个负责选品,一个负责推品)。这也意味着,从组织架构上来看,美团优选正在尽可能减少内部损耗,提高协同作战能力。

此外,Tech 星球从多个信源独家获悉,美团于近期暂停了 " 小黄卡 " 业务,相关业务的全部成员(200 多人)全部转去了美团优选。

小黄卡隶属于美团到店事业群,它通过会员体系 + 社交裂变的方式,让消费者到店享受 "5 折吃好,15 元吃饱 " 的同时,帮助商家收获新客、提升老客频次消费,增加店内的坪效和营收。开通美团小黄卡,用户可以享受到一元福利,比如一元喝喜茶,一元吃汉堡等等。

该业务最先在湖南衡阳试点,随后开通了北京等地区。多位美团内部人士对 Tech 星球表示,该业务只有几个试点城市,最终没有掀起多大水花。

Tech 星球询问美团对优选业务的组织调整和相关信息,截至发稿,对方尚未回复。

组织架构不断调整,人员不断充沛,美团优选发起了年底 " 千城计划 " 的冲刺。

从未有过的扶持力度

以没有边界著称的美团从来没有停止过扩张的脚步,但很少见到它像现在一样倾全公司之力投入一项新业务。

2017 年和 2018 年,美团在出行领域和滴滴大打出手,两年也仅仅投入了不到 100 亿元。而 2020 年,美团推出 " 美团优选 " 正式进军社区团购时,仅仅入场费美团就准备了 20 亿,并为它安排了 " 具备战略眼光,擅长精细化运营 " 的高管——陈亮。

在内部,美团几乎所有的资源都在向优选倾斜。" 优选招人确实特别厉害,重视度非常高,内部买菜快驴去得非常多。" 一位美团内部员工称。据悉,其中,约 60% 为买菜事业部成员直接转岗到优选事业部,剩余成员均通过外部招聘和内部 " 活水 " 机制调岗。

多位美团员工表示,除去买菜和快驴外,大部分通过内部 " 活水 " 机制调岗过去的员工都来自美团非核心部门,比如美团电单车、美团打车、美团支付、收银 SaaS 等等。

" 陈亮原本就是 HR 老大,内部调岗不需要原来部门领导同意,只要优选接收就可以先过来工作再办手续 ",上述美团员工表示," 一般按照美团的面试风格尽可能安排 HR 面试,直属领导面,终面一天完成 "。

在外部,美团优选吸纳了很多美菜网、松鼠拼拼以及十荟团的人。" 美团优选的领导层大部分基本上由美团买菜收银系统的老人、十荟团和美菜网构成,管理层基本没有松鼠拼拼的人。"

据 Tech 星球了解,在外部招聘上,美团提供了足够丰富的内推奖励。奖励分为三步:

第一,推荐合适的候选人简历,即可获得精美礼品一份;

第二,候选人进入二面,即可获得美团卡,终面通过可获得 1000 元美团卡;

第三,倘若候选人入职,伯乐将近翻倍,同时有机会凭借伯乐积分,获得最佳伯乐大奖。

而最终,内推者获得的奖金根据候选人入职后的职级而定,职级越高,奖励越丰富。

一位美团员工告诉 Tech 星球(微信 ID:tech618),在公司其他业务线,内推只能获得公司奖励金额,而无法获得业务线提供的奖金。同时,即便是同等职级,奖金也没有美团优选高。对于薪资体系缺乏竞争力的美团来说,这样的内推奖金确实让人充满动力。

战略级项目拥有战略级待遇,当然也有着超高目标。

年底冲刺千城目标

美团优选的目标是,年底前覆盖全国 20 个省份,并逐步下沉到县级市场,实现千城计划。

目前,美团离这个目标还相距甚远。截至 10 月 28 日,美团优选足迹遍布 12 个省份,几乎覆盖了所有地级市,但即便如此,美团也仅仅攻下不足百城。

这也意味着未来不到两个月内,美团需要迅速提高开城速度。据 Tech 星球了解,目前,美团优选已经在县域市场开启了代理商招募计划,而代理商的主要职责为团长招募、团长运营、网格站建设、品牌履约。

一位美团优选技术部员工称,十一假期回来后,自己基本上就没有休息过," 主要工作就是完善功能和性能,为大开城做准备 "。

" 很多时候工作到晚上 11 点,就是在家休息也要随时看需求。很多同事怕身体扛不住都开始跑步了。" 上述美团优选员工补充道。

为了激发团队的战斗力,公司甚至在内部挂上了 " 金戈铁马、踏遍神州、千城之战、谁与争锋 " 的横幅。

新开一个城市,需要物流网络、网格仓建设、供应商召集、团长开发等前期工作准备就绪。

一位美团优选网格仓员工向 Tech 星球(微信 ID:tech618)表示,每当自己负责的地区新开一座城市,意味着他有好几个晚上都需要通宵。原因在于,一般晚上,商品从中心仓分发到各个网格仓,而他需要教会网格仓的加盟商如何使用系统。" 公司有时候会派我们去支援别的城市,有一次我晚上就只睡了 2 个小时。"

作为拥有超强地推能力的美团,似乎并不担心其开城速度,但他必须要考虑到对手随时挖人。" 多多买菜和橙心优选的人来挖我们,薪资待遇都是 double。"

但美团也有自己留住人的策略。和拼多多、兴盛优选不同的是,美团给予 BD 一定的底薪,同时,当团长达到一定销售额后,BD 可以获取部分提成。对于大部分 BD 来说,这是更为经济和稳妥的选择。

不刹车的美团

2019 年 3 月,美团交出了上市后的第一份年报:2018 年全年亏损 1154.93 亿元,经调整后净亏损 85.17 亿元,同比增长 198.6%。财报发布后,12 日上午开盘,美团股价跌幅一度超过 10%。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在质疑:美团还要亏多久。

过去一年,美团不断调整策略提高其变现效率,暂停打车、金融等多个业务的扩张,聚焦 "food+planform",终于在 2019 年实现了盈利。

随后,美团股价开启了狂飙模式。上市 2 年多,美团股价涨了 3 倍多,今年年内累计上涨超过 225%,股价从不足 100 港元涨至 300 港元之上。

11 月 3 日,美团要在 A 股二次上市的消息传出。11 月 4 日午后,美团股价一度攀升至 320 港元,涨幅超过 7%,其市值,在中国上市科技股中仅次于阿里和腾讯。

今年,美团更是全面铺开其大扩张的战略:美团优选定下千城计划,美团闪购定下千亿 GMV 的目标,美团充电宝、美团电单车齐头并进,似乎没有美团不涉足的领域。

美团的目标很明确:2025 年,其主 APP 要达到每天 1 亿订单,瞄准每单 1 块钱的经营利润。眼下,仅从订单量上来说,美团离这个目标还有一大半。

发力下沉市场的社区团购业务是美团达到这个目标的核心方式之一,当然也是美团发力实物电商最切合的途径。社区团购聚焦于同城业务,这是所有电商行业都在关注的事情。

千团大战和外卖大战已经证明了美团的地推能力,但社区团购考验的不仅仅是地推。" 生鲜行业的关键指标是周转率,从田间到顾客手上链条很长,地推对周转率没贡献。外卖是链条端,核心是抢夺和控制商家资源,所有地推很重要。" 一位生鲜行业资深从业者向 Tech 星球分析道。

这就意味着,即便美团的开城速度足够快,但供应链的问题解决不好,美团依然面临早期电商业务的难题。

另一个痛点是,点外卖的人和买菜的人重合率并不高。买菜的人可能是居家主妇,而点外卖的人大概率是上班的白领。这或许是美团并没有把优选的入口,放在主 App 的明显位置的原因。

但是,不要小瞧王兴的决心。当年,王兴从做校内、饭否去做美团,没人看好他能做好这个非常重的线下业务,今天的美团有了更多的弹药,更多的经验,更大的底气。一如王兴在在 Q2 财报电话会上所说," 我们会坚定地在生鲜零售领域投入足够资源,也将从长期视角评估投资。我们非常有决心赢得这个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