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出「阅文」后,字节跳动何时才能买到它的「新丽」?

作者| 大娱乐家  来源|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

字节跳动又对网文公司下手了,不像过去只是象征性的挑选一些小鱼小虾,这一次字节跳动直接选择了大手笔入股A股上市公司掌阅科技。单笔花费超过11亿后,字节跳动旗下的量子跃动一跃成为了仅此于掌阅科技两位控制人的第三大股东。

算上这一次,这已经是这一年多以来字节跳动第六次投入网文领域,吾里文化、秀闻科技、鼎甜文化、塔读文学、九库文学,不管听没听过看没看过,字节跳动孜孜不倦的追求布局网文产业上下游都被视作是其大举进军影视产业的前奏。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也在《“字节跳动影业”成立前还需要一个“阅文”》一文中详细分析过为何字节跳动如此渴望再造一个阅文。

但显然光是手握一把质量参差不齐的网文IP,即便是字节跳动也没法实现改变现有互联网影视行业格局的宏伟目标。因为最终仍然有将文字转化为动态内容的能力,以及具有足够触达范围的发行平台。如果看看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以及芒果TV这些大型视频流媒体平台的发展史,就不难看出当下字节跳动的布局之中最大的短板依然还是对应影视行业下游的制作能力。

阅文集团之前不惜以155亿元的超高溢价收购新丽传媒,即便外界都清楚后者根本无法完成那些业绩承诺,最后阅文还得付出计提商誉减值引发的巨额亏损。但即便如此,经过连番整合,如今新丽依然被腾讯影业视为其全产业链的关键一环,这其实最终反映也是国内稀缺的影视工业化生产能力。

就如今全球的影视产业潮流而言,流媒体平台掌握“制发放”的全套技能已经是基本门槛,因此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最终要真正全面进入这一产业,那么即便是寻遍整个市场,它也必须找到属于自己的“新丽”或是“大卫·芬奇”。

今非昔比,影视公司只能为平台打工

现在的用户大概已经想不起最开始爱奇艺、腾讯视频或者优酷是什么样了,实际上不论国内国外,最初这些视频流媒体平台其实大多是依靠做发行业务起家的。

大量从电影公司、传统电视台采买版权内容,形成一个较为丰富的片库,以此吸引用户点击赚取流量和广告收入。当然也有像Netflix这类从出租DVD转型线上平台之后,直接选择订阅制的“异类”。

但总体而言,最初用户选择这些平台其实只是为了更方便的看一些老电影或剧集,这也是为什么像《老友记》这些内容过几年都是Netflix最热播的内容。

经过近十年的发展之后,如今在看这些平台,除非是高价买下了《老友记》、《宋飞正传》这类能称为经典作品的内容,几乎没有任何平台还敢用版权内容作为说服用户付费订阅的主要卖点,取而代之的则是可以称之为海量的各类“自制原创内容”。

《老友记(第一季)》剧照

当然国内的视频流媒体平台们受限于国内影视行业的现状,整体上其实是还经历了一个很明显的过渡状态。

过去来看,国内的卫视频道一向是剧集采购的主要买家,即便是有钱但在权力关系上视频平台依然是弱势的一方,所以才会有了所谓台网联动和视频平台跟播的模式。“台播转网”往往也被视为一部大剧屈尊降贵的表现,这当然都跟过去传统渠道的强势有关,就像“网红”最终还得努力上春晚来证明自己一个道理。

不过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中间新旧势力自然也有过一些交锋,还出现了像《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这种一波三折的发行“剧情”,最终优酷还是实现了提前电视台19个半小时播出,第二部《大军师司马懿之虎啸龙吟》则是直接成为了纯网剧。

现在没有人还会谈论什么转网的问题,因为最新最好的内容都第一时间出现在网上。传统电视台不管是受限于政策还是财力和创造力,都很难与线上平台争夺资源。

早在视频流媒体们大举进军自制原创内容之前,各大传统影视公司对自己制作的剧集还有奇货可居的要价权,也曾经出现过一些质量偏低的版权剧向线上平台大肆倾销的现象。但很快流媒体平台就出于快速变化与用户的要求,大幅提升了买剧门槛以及自制能力,而在高价抢购出现后,大量电视台基本已经买不起所谓大剧的情况之后,传统影视公司与流媒体平台的权力关系便发生了转换。

《幕后之王》网络版权单集售价已超1000万

随着优质剧集更多的向线上集中,独播成为各方争夺的关键。传统影视公司的版权剧销售渠道早就发生了变化,电视台采购客户在采购名单上已经退居次席,对流媒体平台的采购依赖度越来越大。

尽管最近两年不再公开销售大客户的名字,但从创业板上市的电视剧制作大厂华策影视2017度年报中依然能看到这种明显的变化。2017年华策影视前五的客户分别是腾讯、爱奇艺、湖南广电、上海文广和芒果TV,五者占据总营收的70%以上,其中腾讯、爱奇艺、芒果TV三家流媒体视频平台的采购营收占到五家平台合计营收的三分之二以上。向网络进军,成为此时很多传统影视公司提的最响的业务发展方向。

这些影视公司的业务转变,对应的其实则是视频流媒体平台的需求变化,从过去只是简单采买版权内容到部分参与到前期制作中,最后则是完全的根据自身需求向传统影视公司直接下单采购,以保证能够最大限度的控制内容的调性与品质,这其实对应的便是各大平台都热衷的“主投主控”。只有实现了对项目的完全掌控权,才有可能到成“自制原创”的目标。

进入这几年间,已经可以明显看出那些传统影视公司已经选择好了自己所属的队伍。国内几大真正具有持续产出高质量内容的影视公司,从正午阳光、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到华策影视、慈文传媒,要么是资本层面的直接入股,要么就是业务领域的深度绑定,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几乎都出现在了所有影视公司身后。

出于各个平台不同的内容需求,甚至还出现了更多细分领域的深度合作模式。在综艺领域,阿里之前便收购了《火星情报局》的制作公司银河酷娱,腾讯和哇唧唧哇合作了《明日之子》系列,米未也和爱奇艺联合制作了《奇葩说》、《乐队的夏天》两档重点节目。

《火星情报局(第一季)》剧照

剧集领域,头部制作公司如新丽传媒、柠萌影业和耀客传媒都隶属于腾讯大文娱阵营,爱奇艺则投资了《隐秘的角落》制作方万年影业、《河神》系列的制作方闲工夫等二十余家以制作能力见长但体量并不大的中小型影视公司,同时爱奇艺还与电视剧产量不俗的华策影视共同设立了华策爱奇艺影视(天津)有限公司。如今就连B站都入股了欢喜传媒,想要分自制内容的一杯羹。

就目前来说,国内具有兼具剧集与电影生产能力的大型影视公司要么已经被爱优腾所把持,要么已经因为这两年残酷的外部环境濒临淘汰边缘。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现成能够直接收购的优质标的并且还没有完全被阿里、腾讯控制的大概也只剩下华策了。不过就目前来看,随着各家开始向短剧集与细分类型转向,越来越多的中小影视公司反而成为了制作主力。

从《怪你过分美丽》到《隐秘的角落》,今年具有影响力的剧集,几乎不是出自大厂之手。

《怪你过分美丽》由刚成立两年的恒星引力传媒制作,而被誉为是“国产剧之光”的《隐秘的角落》,制作团队万年影业成立不足四年,这家公司在市场上展露头角的第一部作品则是《无证之罪》。

《无证之罪》剧照

以字节跳动如今的体量,能够买到一家类似“新丽”的成熟影视公司自然最好,但也以为需要背上不小的包袱。另一个思路则是通过大笔投入在市场上扶植一批中小型的影视创作公司,为其源源不断采购的网文IP提供定制化的影视改编和制作服务。而走这条路,字节跳动需要一个影视行业的职业经理人。

这大概就是晚入局的红利之一,能踩的坑已经有人全部踩过一遍了,甚至对于字节跳动这样一家立志做全球化的企业来说,Netflix打造自制品牌的经验也同样具有借鉴意义。

建立“原创内容品牌”,有钱有人是不行的

说一千道一万,以内容创作和生产为主要目标的影视行业,即便是放在这个科技主导一切的时代里,依然是一个更加依赖人本身去主导创作的行业。

所谓的影视工业本质上还是一个大型团队围绕着导演、编剧和演员在进行服务。从这个角度来看,想要维持连续产出内容的能力只需要保证有一支或几支行业平均水准的制作团队即可,但如果想要做出真正“现象级”的内容依然需要招揽到最顶尖的创作人才。

就在这两天,正在宣传即将上线Netflix的新片《曼克》的大卫·芬奇,在杂志Premiere的采访中透露,自己将会再和Netflix签订4年的“独家合约”,这也基本证实了去年Netflix向他开出了上亿独家合约的传闻。

虽然他自己还在开玩笑表示“这都要看《曼克》的表现了。要是搞砸了,我就得小心翼翼地求他们给我一个救赎自己的机会。要成功了我就能像个傲慢的混蛋要求他们再让我多拍几部黑白电影。”但相信整个好莱坞都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曼克》剧照

在中生代大牌导演中,大卫·芬奇算得上如今少数能够巧妙游走在商业和艺术之间的创作者了,尽管他还未收到属于自己那座奥斯卡小金人。同时,也恰恰是他本人开启了Netflix的原创时代,大卫·芬奇和凯文·史派西的组合让《纸牌屋》一炮而红,做电影慢工出细活的芬奇,这过去几年间也花费大量时间给Netflix拍了两季《心灵猎人》顺便帮忙监制搞出了大热的动画剧集《爱、死亡、机器人》。加上今年黑白年代电影《曼克》以及未来四年的合作,大卫·芬奇无疑将会成为“Netflix原创内容”的一面金字招牌。

这也不是Netflix第一次选择用天价签下大牌好莱坞创作者了,2018年,《美国恐怖故事》的创作者莱恩·墨菲就接受了Netflix开出的一份3亿美元的多年合约,不到三年时间,他已经为Netflix创作了7部原创作品,其中包含了三部剧集、一部电影和三部纪录片,下个月他作为导演的歌舞电影《舞台》也将上线,就投资回报来看,这份合约绝对物超所值。

事实上,类似的模式国内的影视公司并非没有尝试过,像华谊兄弟过去常年就是将能否盈利的希望寄托在冯小刚身上,但这些前浪的创作能力明显已经出现了肉眼可见的衰退。

而随着影视行业的资本化程度加深,国内导演将自己的创作要素作为资本参与资本市场也不在少数,欢喜传媒一直主打便是有多位大牌导演股东这一噱头,就目前来说国内创作者在产能表现上明显还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

欢喜传媒与多位名导达成了合作

另一方面,国内部分导演对于似乎对于拍剧集这件事似乎尚未跟上时代潮流,过去几年曾经出现在各大平台片单上的大牌导演挂名网剧作品,至今几乎没有一部还有下文。

显然现在国内并不缺乏第一线的制作力量,大量小型影视公司风起云涌就是证明。

但想要追求热门内容,最终还是需要在最顶层的项目开发上投入更多,一方面当然是资本层面,这大概是已然取代腾讯成为新一代巨型投资机构的字节跳动最不担心的东西,另一方面则是平台需要绑定更多具有创作能力的中生代创作力量并给予他们足够的创作自由,或许像徐峥这样被院线“唾弃”但有不少资源的人物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毕竟即便是Netflix最终也意识到了影视行业,依然是一个看重人脉交际的花花世界。包括不少青年导演,他们既更能跟上当下时代的创作节奏,同时也更需要平台展现自己的创作能力。

相比于收购新丽之前的阅文,掌阅科技本身也已经开始涉水过影视制作,2019年,掌阅就成立了掌阅影业,以掌阅文学的内容为依托,负责掌阅文学IP开发、原创影视IP孵化等。今年6月,马伯庸成为掌阅影业的首席文学顾问职位,双方合作的重点项目包括《大明书商》《日落东瀛》《长安二十四时辰》等。同时,掌阅科技旗下作者任怨同名小说改编的《元龙》也已经改编为动画番剧,由掌阅影业、哔哩哔哩联合出品。

动画《元龙》剧照

对于现在的字节跳动来说,钱和野心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如何做出对的选择。

根据路透社的说法,长视频会是字节跳动明年优先投入的三大业务之一,并且对西瓜视频将总计投资100亿元,当然这放在影视内容上只能算九牛一毛。目前有消息称,字节跳动也已经开始和影视公司接触,选择性采购影视IP和其它合作事宜。

但不管是字节跳动最终的竞争对手是爱优腾还是B站、芒果TV,他们都需要快速补齐影视制作这一环节,毕竟流媒体平台最终能吸引用户的既不是算法也不是现金更不可能是真心,拿出好内容才是王道。

字节跳动会尽快做出的选择,“字节跳动影业”也近在咫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