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山寨AirPods暴利江湖:有人月赚数千万,苹果为何坐视不理?

来源:深网腾讯新闻(ID:qqshenwang) 作者:马圆圆 编辑 : 康晓

“你放心,我们家的机子,就算是苹果CEO库克来了也分辨不出。”深圳华强北赛格电子大厦,经营山寨苹果耳机的陈锐展示着手里的高仿AirPods,满脸“自豪”的对《深网》说道。

高仿AirPods是华强北时下的热销货,在赛格电子大厦和周边几座数码商城里,这些做工精致山寨货摆放在柜台的显眼位置,商家热情招揽前来询价的客户,“商机”面前,似乎没有人担心背后存在的风险。

很长一段时间,华强北都以完备的电子零部件配套而闻名,随着珠三角地区电子代工业繁荣带来的工程仿制能力,让它被视为全球消费电子的风向标。

2016年9月,苹果在秋季新品发布会上推出了初代AirPods,这款主打降噪和音质的无线蓝牙(TWS)耳机迅速引爆了一个全新市场。相比于不到300元的硬件成本,初代AirPods 1276元的起售价,让苹果获得了超过400%的毛利。以AirPods为主的可穿戴设备业务拉动着公司股价节节攀升,立讯精密、歌尔股份等苹果声学产业链上的公司也受益其中。

很大程度上,AirPods是苹果继iPhone 之后推出的最成功的产品。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TWS耳机的规模为1.2亿部,AirPods销量占其中的近一半,预计2020年,TWS耳机的市场规模将达2.3亿部,AirPods销量也将增长至8900万部。

快速增长的市场、巨大的利润空间,AirPods自然难逃被山寨的命运。陈锐告诉《深网》,2017年初,第一代AirPods上市一个多月,华强北就出现了最早的山寨品,起初只是简单的外观仿制,经过几年迭代,现在的高仿AirPods除了外观上与正品一模一样,AirPods有的软件功能也全都能实现。

多位业者向《深网》展示的高仿AirPods都足够以假乱真,开机后能自动与iPhone手机进行识别配对,可以查看序列号,支持改名、定位,降噪、通透等功能一应俱全,甚至能用苹果语音助手Siri来唤醒。

山寨AirPods越来越逼真背后是巨大的财富效应,低调的华强北商人有时并不避讳讲述身边的财富故事:“前几年做的基本都发财了”,“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赚几十万都有过”,“我有朋友靠做白牌在深圳买了几套房”……

与正品外观相同的高仿AirPods

“一场关系与金钱的较量”

两年前进入白牌耳机行业的李飞,向《深网》还原了山寨AirPods的生产过程。

李飞告诉《深网》,如果有人想要做白牌的生意,一般是先在行业内寻找公模,所谓公模就是AirPods的模具。AirPods一代、二代和三代出来以后,就会有人按照苹果的模具开发一套相同的模具,这种模具做出来的产品能保证外观和苹果一模一样。

也有人为了避开风险,选择中性模具,所谓中性模具其实也是公模,只是在AirPods的基础上做了放大或者缩小,如果被问有没有高仿的苹果耳机,对方会说这是公模,但其实也是高仿耳机。

当然,一些有深厚资源的玩家不会等到在业内寻找公模,而是在苹果正式发布AirPods新品之前,就通过自己的渠道拿到了原始图纸。这背后的灰产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就像新款iPhone发布前,总会有人提前拿到图纸生产出手机壳开始销售,而这些人往往能赚到第一波钱。

“这是一场关系与金钱的较量。” 李飞形容。

硬件的部分比较容易解决,软件的部分则需要专业的蓝牙芯片。目前,苹果、华为都有自研的蓝牙芯片,其他布局TWS耳机的安卓系手机厂商则采用高通的方案,华强北阵营为主的山寨玩家基于成本的考虑,大多采用杰里、中科蓝汛和洛达蓝牙芯片。

很多从业者驾轻就熟,有了外形和芯片,细节功能就看各自的使用的零配件和软件调教。有实力的山寨厂商会由自己的技术团队进行软件调教,而规模较小的厂商则一般外包给方案公司。

从山寨AirPods的进化路径来看,杰里、蓝汛和洛达等第三方蓝牙芯片厂商的技术进步,以及专业方案公司的成熟,让山寨产品做得越来越精致,也催生了白牌市场的繁荣。

从外观上,已经无法辨别仿品与正品的区别。华强北的多位业者告诉《深网》,目前AirPods的压感、触控、喇叭和降噪等功能配置,在仿品上都能实现,不过真实体验自然不如正品。“你花一百块买一个中性(仿冒)的,和一千多的真货比肯定还是有区别的。”一位从业者说。

目前山寨AirPods制造环节中最难的是降噪功能,李飞告诉《深网》,“降噪技术难度大,要靠公司实力,调得很好,降噪就好,如果调得不好,就差一些。降噪的功能是华强北还没有攻克的,很多宣称有降噪功能的其实是靠芯片自带的,或者单纯把耳塞做大了一点,物理降噪。苹果已经把降噪做得非常好了,无论是白牌市场还是品牌市场都想攻克这个难题。”

华强北仓库一批做好标记的外贸山寨AirPods

“有人每月能赚一两千万”

山寨AirPods的销售环节主要分为线下和电商两个渠道,据《深网》了解,华强北地区主要做线下批发和外贸市场,电商则集中在深圳坂田和光明两地。

赛格电子大厦的从业者陈锐告诉《深网》,华强北主要靠走量,很多店家都有厂,买个模具过来就可以做,开模需要花点钱,把模具做出来还可以卖给很多家,公模产品出来就是跑量,每个赚几块钱就可以了。

陈锐称,他店里每天的“苹果耳机”销量也就几十、上百个,他位于赛格电子大厦三层的柜台主要是充当引流,做批发生意,客户主要是三四线城市的从业者、网店、微商和海外商家。

“以前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赚几十万都有过,今年疫情不好做,外贸基本上只有去年的三分之一。但是也还好,今年很多人不做了,我们多了一些新客户。”陈锐说。

在华强北,山寨AirPods按照使用的芯片分为不同型号,洛达芯片的性能最好,其次是中科蓝讯,再次是杰里,而产品价格也从两百多块到几十块不等。

陈锐提供的一份报价单显示,搭载杰里芯片的二代“AirPods”批发价为50元,二代洛达90,三代杰里70,三代洛达带通透120,三代蓝讯带降噪无通透150,三代洛达带降噪带通透220。

有商家提供了更低的报价。主做外贸市场的从业者张强,向《深网》展示了他与一位菲律宾客户的聊天记录,他给这位客户报的批发价二代杰里为22元,二代蓝汛为30元。

张强告诉《深网》,这批货主要是一些库存货、残次品和翻新货,所以价格能做到这么低,如果用更差的零部件成本甚至能做到10块以下。“我以前主要做东南亚、中东和南美,现在欧洲也越来越多了。”张强介绍。

华强北业者在低端仿冒市场激烈厮杀的同时,也有人瞄准了“高端”市场,产品报价达到了300至400元。李飞对《深网》表示,他认识的一位业者采用洛达芯片,把音质、降噪和续航都做得非常好,每个月出货做到了300万副以上,保守估计每月能赚一两千万。李飞称这样的从业者都非常低调,不会对外发声。

除了华强北为主的线下渠道,经营山寨AirPods的店家也把渠道铺到了国内各大电商平台。电商平台的商家不会明目张胆的使用AirPods字样,而是配以“华强北苹果耳机”“华强北黑科技”“苹果官方三代”“官方原封三代耳机”等引流文案。

有的店家为了规避平台审核风险,还会采用与AirPods相似的英文名,比如AirPors、AirPros、AirPlus等等,不过换汤不换药,销售的产品其实也都是使用相同公模的山寨AirPods。

电商平台上的商家主要做零售,但也不乏工厂店,基本上是线上引流,线下成交。这些店会标注“接受定制”等字样,能对买家的订单进行个性化定制,比如包装盒上、图标、识别码等等。

山寨AirPods店家在某电商平台的宣传图

山寨AirPods的流通环节可谓层层暴利,以搭载杰里芯片的三代“AirPods”为例,其硬件成本在40块左右,工厂出厂价为50块左右,华强北批发60到70块左右,电商平台的售价从一百到三百不等,而到了微商手中,售价基本高于400块。

而且无论是在华强北线下还是电商平台,购买者都可能遭遇山寨品中的“以次充好”。由于外观无法辨别,有商家会用成本较低的杰里和蓝讯芯片耳机,冒充洛达耳机售卖。

山寨耳机伤害了谁?

苹果对市场上泛滥的山寨AirPods并非毫不知情。事实上,由于出现山寨 AirPods骗过苹果官方售后渠道的情况,苹果已经悄然升级了AirPods的售后规则。

一位苹果Apple Store店员告诉《深网》,AirPods一代和二代的时候,苹果售后看了外形和序列号就会给顾客更换新耳机,但是后来有人拿假的AirPods换了正品,苹果售后现在都会对耳机进行详细比对和检测。

奇怪的是,相较于对山寨iPhone 的穷追猛打,苹果对华强北地区和电商平台上随处可见山寨AirPods却几乎坐视不理。华强北地区的多位业者向《深网》证实了这一点,“苹果的人从来没管过,而且我们卖的时候就已经说了是高仿,没出过事。”一位从业者说。

多数TWS行业研究人士的普遍认为,苹果置之不理是因为山寨AirPods没有撼动它的利益。

正品AirPods的售价均在一千元以上,售价几十、几百元的山寨AirPods并不会抢占苹果的市场,只会侵蚀相邻价位的国产自主耳机品牌。有人甚至把苹果的这种做法,与当年微软放任盗版软件的策略相提并论,“其实这样打击了国内的自主耳机品牌”。

华强北地区一位代理自主耳机品牌的商家对《深网》表示,从2019年初开始,他的生意就明显受到了山寨AirPods产品的冲击,因为当时周边开始出现高仿AirPods,开盖弹窗、查看电量功能都有了,但是价格基本没变。该商家称从去年底他开始转型卖起了游戏机。

近年来,山寨AirPods愈发肆虐。据行业研究机构旭日大数据结合蓝牙芯片出货量等信息测算,山寨AirPods今年的出货量将达到2亿对,占整体TWS耳机市场50%的份额,而剩余的50%中,又有50%左右是苹果正品AirPods的市场。显然,留给其他品牌耳机的生存空间已经十分有限。

长期关注消费电子行业的第一手机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深网》表示,“如果没有白牌手机的泛滥,华米OV可能更早就出现了,因为白牌手机压低了价格,让厂商缺少利润,也就没有研发,没有竞争力,白牌手机从来没有挤占诺基亚的市场,它侵蚀的是国内自主品牌。今天的TWS耳机市场也是一样,山寨产品带来的仍是价廉质劣的产品,比如电池系统就存在安全隐患,又由于这些厂商存在偷税漏税的行为,同价位的国内自主TWS耳机品牌市场深受影响,华为、小米、OPPO、VIVO、安客创新和漫步者等国产自主品牌市场都受到侵蚀。”

华强北从业者陈锐向《深网》提到了一个细节,在拆封之前,首先可以通过包装盒上的塑料膜辨识真伪:如果封装膜有明显的切割和粘熨痕迹,那一定是仿品。

山寨AirPods外包装塑料膜有明显褶皱

陈锐告诉《深网》,目前行业内的山寨AirPods一般是人工封装,即便使用机器封装也非常粗糙。如果要实现和正品AirPods一样的封装效果,机器的投入成本需要数千万元,这会让每一个山寨AirPods增加几块钱的成本。

可就是这几块钱的成本,导致几乎无人使用更先进的机器封装。多名业者均对《深网》表示,虽然行业里已经有工厂能做,但是目前市面上没人用,也就没有和正品AirPods一样的外包装。“拆了反正都看不出来”,一位从业者说。

如今的山寨AirPods行业,像极了2010年前后的山寨手机市场。自主TWS耳机品牌面前,一面是品牌和技术实力都更胜一筹的苹果,另一面是偷税漏税、掀起价格战的山寨厂,突围之路任重道远。

(文中陈锐、李飞、张强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