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需要重新学讲话?

作者|毕亚军  来源|华商韬略

如此大规模和大影响力的IPO如此突然地暂缓,在中国资本市场史无前例,在全球资本市场也是史无前例。

这显然是因为蚂蚁集团的发展遇到了新问题,各方公告也把问题说得清清楚楚。但很多声音不这么认为。蚂蚁此前被约谈时,已有人将其与马云外滩金融峰会的犀利讲话关联并解读,蚂蚁上市暂缓的消息公布后,这种声音越发强烈,甚至不乏这样的论调:如果马云能圆滑与世故一些,懂得夹着尾巴做人,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哪怕是阳奉阴违,也不会有此“灾难”性后果。简而言之就是,因为马云讲错了话,得罪了人,所以蚂蚁才出了事。

企业出一点问题,尤其知名企业有一点风吹草动,很多人马上想到的不是这个企业的产品和服务有什么问题,经营和管理有什么问题,而是这个企业家的个性风格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得罪了什么人,甚至不断按此论调给自己寻找事实依据……如果非要以“灾难”来说事,这种舆论和思想,才是真正的灾难。如果马云真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用圆滑世故,甚至巧言令色,让监管层欢喜,让一切安好,那就是更大的灾难。

一个圆滑与世故的马云,或许让蚂蚁一时更好,但不一定会让蚂蚁长期更好。蚂蚁暂缓上市的问题显然不是马云一个讲话才有的,也绝不会因为马云懂得了圆滑与世故就消失。蚂蚁是依靠创新创造价值发展起来的,也必须靠此继续前进,如果偏离,就算一时成功,光芒万丈上市了,就一切都好了吗?从这个意义上说,以今天的暂缓,换来更健康与可持续的发展,何尝不是更好前进?今天一些论调中的被打压,何尝不是被保护?

一个圆滑与世故的马云,或许可以让监管者一时欢喜,但更有可能让监管者吃不了兜着走。果真像某些舆论所说,监管层是因为马云的讲话提高了警惕,所以才发现了问题,继而立即厘清并采取了行动,那监管者应该好好感谢马云“暴露”自己。

如果相反是被马云的“歌功颂德”欺骗了,等到蚂蚁上市之后再来个“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那恐怕就得有人要为此买单负责,原本可以停下来让自己更好的蚂蚁也要加倍还回去。

在蚂蚁和监管之外,让马云这样的思考者和表达者,学会圆滑世故而不是真实表达自己,也同样是个灾难。讲话内容和观点,可以反对或支持,但他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不应该是一种姿态上,甚至做人处事的错误。这本身就是一个专业的会,自然要讲专业的问题。哪怕是错的,这不也都有了实际意义吗?

马云早前就曾经批评一些企业家,说是领导听取大家意见,给大家5分钟时间,不少人三分钟自吹自擂,两分钟拍马屁。也有人认为马云要感恩,但,第一、感恩一定要挂在嘴上处处说吗;第二、马云不是没说过感恩的话。支付宝可以献给国家,他都说过。

更重要的是,金融科技的创新发展与监管,它从根本上就不该是一件用感情、面子、做人文化和处世态度来讨论的事。它关系到每个人的利益,别说马云,就是普通人,有自己的想法,有机会让监管者听到,也都有表达的义务,并且被尊重,哪怕是与现行制度截然不同的声音。需要说的时候不说,需要做的时候不做,心里想的是一回事,但为了皆大欢喜,讲的却是另一回事,更是姿态错误。

悠久的做人文化是宝贵的财富,但也不乏制约创新谋事的积弊。如果非要拿做人文化来探讨,我们更需要的恐怕不是马云重新学讲话,而是坚持真我的表达;如果闷声发财、明哲保身可以被点赞,直言不讳,真我表达,哪怕是错的,也不该被批评。监管者真正需要的恐怕也不是甜言蜜语,而是基于真实的意见和问题反映。意见是错的,不采纳就是。错误的意见背后还有错误的行动,依法依规纠正就是。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件注定载入历史进程的大事件,也是业者与监管者都更开明、更自信、更先进的体现——

马云有意见是公开地说,甚至公开地怼,但没人去封杀他的言论;监管层对他的意见和蚂蚁的问题,也是公开地回,公开地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道理越辩越明,这两件事都公开透明地发生,它甚至是一个时代进步的标志。

也有人讲,说真话不是问题,问题是马云太狂了,一开口就是国家社会,人类和世界问题。这真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吗,我们不也有讲“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吗?何况他也不是今天才这么狂,当年刚干互联网啥都不是的时候,已经这么“狂”了:“我不成功,有人会成功的,但首先一点,我希望中国人早点成功,不要再拖下去了。”

企业家是往前冲的人,难免有冲过头的时候;监管是防止冲过线往回拉的人,也难免有拉太狠的时候。往前冲的人和往回拉的人有了碰撞,要鼓励谦让和谐之风,但更该鼓励冲锋的人要继续冲,往回拉的也要继续拉,更关键的,不要把这碰撞看成敌对和博弈,而是要以平常心态,把它看成一个在必定磕磕碰碰的前进路上的相互磨合与促进。如此,我们经济和创新,就会更加马不停蹄,既不做老牛慢车,也不成脱缰野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