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的“边界”:个人数据属于整个金融体系,还是马云?

导语:只要稍微懂金融的人都知道,金融的核心是风控,而风控的核心是数据,蚂蚁站在数据的富矿上,但是这个数据的采集由我们每个网民完成,这个数据已经产生巨大经济效益,我们是否授权阿里去使用我们的数据?

昨夜,央行、证监会等四部委约谈马云以及蚂蚁金服核心高管。马云最近在关于“传统银行就是当铺”等话语让这个“退休”的企业家再次成为舆论中心,而他一手打造的蚂蚁金服即将IPO,预估市值达2.4万亿,成为金融创新边界最值得研究的案例。

1992年,马云创办了一家小企业“海博翻译社”,为了借3万块钱,东奔西走,发动了家里所有的人,发票凑起来抵押,还是没借到。那时马云就在想,如果有一家银行能帮助像他这样的小微创业者该多好。

之后,马云开始做电商。有了线上平台可以卖货后,一个线上支付工具支付宝也顺势而生。

阿里以电商为核心的“经济体”,让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在阿里体系中,更多经营数据、交易数据被阿里所掌握。

银行为什么不给中小微企业贷款?不给一般的用户做信用贷?其实并非传统银行天生就像做“当铺”给赚钱的大企业贷款,给有钱人做信贷,而是因为缺乏足够的数据,无法做风控,而阿里天然有实时和全面的数据,这是马云的王牌。

围绕着阿里电商掌握的全面数据,马云动作频频,布局从十几年前已经开始。

2008年12月,马云曾表示,“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改变银行。”

2010年4月,蚂蚁金服拿到小贷公司牌照后,就从支付进入到了真正的金融。

一、移动浪潮带来的红利

PC时代网民虽多,但数据不足以支撑做一个类银行的金服体系,马云在等一个契机。随着2011年之后,移动互联网浪潮到来,移动支付快速渗透,支付宝用户,以及用户数据暴增,让马云看到了希望,而从支付宝一个简单工具过渡到“蚂蚁金服”的概念,也是在此时诞生。

2012年2月份的网商大会上,马云称“阿里做的金融业务不是改革,而是一场革命,一场金融的革命”。

大会仅10天后的3月7日,以支付宝为核心的小微金服(蚂蚁金服前身)成立,并宣布马云占股不超过7.3%。彭蕾被任命为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筹)CEO,直接负责阿里系所有为小微企业和消费者服务的金融创新业务。

从这一天起,支付宝从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变成了一个互联网金融服务集团。

“中国不需要再多一家金融公司,但中国缺一家真正专注服务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公司。” 马云在内部邮件中如是说道。

2014年10月,这家公司被正式命名为“蚂蚁金融服务集团”,简称“蚂蚁金服”。之后,蚂蚁金服花了三年的时间,以巨额赔偿为代价,完成去外资化和私有化。

CEO彭蕾在给员工的信中坦言,“从第一天开始,就没有、也绝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如外界所描述的那样,把支付宝装进自己口袋里!”

二、传统银行之外的巨大蛋糕

与美国商业信用体系完整不同,中国过去几十年一直缺乏像样的商业信用体系,很多银行根本不知道一家没有厂房的中小微企业靠不靠谱,哪怕这家企业营收几千万也很难贷款;传统银行也只敢给名牌大学,或名企之人做信用贷,因为没有数据,只有通过个人背景去判断。

但阿里不同,它可以通过大数据,知道一个小学文化的人经济实力远远大于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从而给予他高额的贷款。

中国传统银行一直吃的是“头部市场”,大客户已基本被大银行瓜分殆尽,但小额借贷长尾用户潜力巨大。根据奥纬咨询的研究,2019年15岁以上的中国人口中75%没有信用卡,63%以上的中国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尚未被满足。

蚂蚁也非常“识趣”的从小微企业入手,蚂蚁金服集团副总裁俞胜法曾经称,网商银行永远不会去碰那20%的高价值客户群,坚决服务“长尾”客户,尤其是广大的小微网商、个人创业者和普通消费者,特别是其中的农村消费群体。“以贷款业务为例,网商银行非常明确不会做500万元以上的贷款业务。”

真实情况是,中国用户的数据都掌握互联网巨头手中,而他们可以搭建起一套自己的金融信用体系。

 

对于长尾客群,央行征信系统作用有限,蚂蚁金服发挥了自己的技术优势,于2015年1月上线中国公民首个个人信用评分“芝麻信用分”。目前,芝麻信用已经在酒店、租房、出行、婚恋、分类信息、学生服务、公用事业等近百个场景为用户和商户提供信用服务。

30岁的北京职员小周,想去欧洲旅游,但听说申根签证手续很复杂,要准备很多材料,平时工作太忙一直没时间去办,直到有一天看到芝麻分750分以上的用户,可以减免许多材料在飞猪上直接提交申请卢森堡签证,果断申请,运气很好,顺利获得签证,准备今年春天好好去体验向往已久的欧洲文化之旅。

蚂蚁金服副总裁、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很喜欢这个与芝麻信用有关的用户故事。

蚂蚁金服的护城河是科技和数据。在阿里的生态内,蚂蚁集团在交易中获取了海量的用户行为及隐私数据,但这同时也对其保障用户数据安全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三、个人数据是否属于阿里?

央行、证监会等四部委约谈马云,莫种意义上是传统金融和科技金融的博弈。阿里通过自己的电商体系,海量收集了全民数据,而这个数据难道只能为阿里所用?它是否该属于民众?或者说属于整个金融业?

 

以解决信任痛点切入,凭借庞大的阿里电商生态,蚂蚁推出了多种场景化产品(如支付宝、余额宝、花呗、借呗、相互宝等),其业务已延伸至信贷、理财、保险等传统金融领域。

只要稍微懂金融的人都知道,金融的核心是风控,而风控的核心是数据,蚂蚁站在数据的富矿上,但是这个数据的采集由我们每个网民完成,这个数据已经产生巨大经济效益,我们是否授权阿里去使用我们的数据?

花呗和借呗是蚂蚁集团信贷业务的两大支柱,信贷业务是仅次于支付业务的另一大收入来源。2019年上半年,蚂蚁集团微贷业务花呗和借呗带来287亿元的收入,占总收入的40%。

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郭武平认为,“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与其普惠金融理念不符,实际上是“普而不惠”。

年轻人(尤其是还款能力堪忧的在校大学生)对蚂蚁花呗的使用率越来越高,蚂蚁金服应承担社会责任,引导消费者树立正确的消费观。

蚂蚁的边界,需要重新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