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罗永浩“分手”后,锤子科技旧部今何在?

作者|周晓奇   来源|Tech星球(ID:tech618)

吹风的罗永浩,四散的锤子人。

时隔一年,一场没有罗永浩的坚果发布会,再度开启。

10月20日,在新石实验室总裁吴德周的开场后,坚果R2、TNT go扩展本等产品相继揭开面纱。

这是锤子科技手机团队进入字节跳动后,开启的第二场发布会,也是离开罗永浩“掌控”后,这群旧部推出的第二款坚果手机。

坚果R2手机

坚果R2手机

在发布会开启前,罗永浩也为其助力宣传,而在发布会当天末尾,也以锤子科技此前发布会视频作为结尾,致敬罗永浩。

可以说,即使现在的锤子科技手机业务与罗永浩没有了任何关系,但他依旧是锤子科技的灵魂人物。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被“收编”进入了字节跳动。朱萧木、黄贺依旧跟着老罗创业做直播带货,现在也成长为担当一面的带货主播;吴德周、朱海舟则带着坚果业务线进了字节跳动;钱晨、李剑叶则选择加入大厂;罗子雄、彭锦洲则在离开锤子科技后,加入了创业大军。

这群有着理想主义色彩的人,如今四散在各处,但不管在哪儿,他们在社交平台都在互相帮忙宣传,这或许也是他们唯一产生联系的纽带。

不离不弃,跟着老罗做直播

“选品好,赠品好,价格更好。欢迎来到朱萧木的‘三好’直播间。”10月28日,朱萧木又开启了自己的个人直播带货。

然而,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还是抖音直播规则太复杂。刚直播了几分钟,朱萧木的直播间就突然关闭了,等待了几分钟后才重新开播。

“抖音直播规则是讲产品一定要挂链接,刚刚介绍的时候没挂,‘翻车’了”,朱萧木自嘲道。

朱萧木直播带货

朱萧木直播带货

今年4月1日,罗永浩在抖音正式开启直播带货,作为原锤子科技001号员工的朱萧木,成为了罗永浩的直播搭档。

回溯过往,自从朱萧木成为罗永浩的“迷弟”后,一直跟随其创业。2012年,朱萧木回国打算加入罗永浩的英语培训机构,成为一名英语讲师,但后来罗永浩创办锤子科技研发手机,朱萧木也随之加入其中,成为了一名手机从业者。

起初,跨界选手朱萧木,由于对手机行业完全陌生,在锤子科技只是一个“打杂的”,做得大多是辅助性工作,但在其不断自学之下,逐渐崭露头角,参与了闪念胶囊、大爆炸功能等锤子手机OS的诸多便捷功能设计。

在这过程中,罗永浩对朱萧木评价也从“你做得这个东西都是垃圾”,转变为“你是东半球最好的产品经理”。

2014年5月20日,锤子科技第一代手机Smartisan T1上,朱萧木也首次登台亮相,成为继罗永浩之外唯一一位在锤子科技发布会上演讲的员工。曾经业内还流传不成文的说法,以后朱萧木是要接班罗永浩,带领锤子科技继续前进。

不过,锤子科技手机业务终究还是卖给了字节跳动,而朱萧木离开锤子科技后,其身份变成了电子烟品牌FLOW福禄创始人,还获得了经纬中国、壹叁资本投资的1089万美元Pre-A轮融资。

如今,朱萧木的微博认证身份也是FLOW福禄创始人、CEO,但电子烟市场竞争激烈,加上越发趋严的监管政策与疫情影响,今年2月份年福禄电子烟被曝出欠薪事件。

“因为种种原因导致公司资金链非常紧张,管理层从11月起一直没有发工资,原本打算年后开展的很多计划,也因为疫情原因暂缓,只有等工厂复工以后,才有烟弹和套装可以卖才能回款。”朱萧木曾对欠薪进行过回应。

当下,福禄电子烟已经逐渐恢复销售,但在国内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其最终能否存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而现在朱萧木的大部分精力,也放在了直播带货上。

除了朱萧木,跟随罗永浩一起直播带货的还有前锤子科技产品总监黄贺,其也是罗永浩直播业务公司的大股东。

根据天眼查显示,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星空野望)成立于2020年4月15日,是一家直播带货业务提供商,法定代表人为黄贺,持有61.26%股份,为最大股东。此外,北京交个朋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交个朋友)也由黄贺100%持股,这两家公司正是罗永浩直播业务的主体公司。

在具体业务上,交个朋友负责前端签约主播运营,星空野望负责后端选品、供应链业务。

如今的黄贺,除了担任罗永浩的直播搭档,也同朱萧木一样,开启了个人的直播带货历程。

黄贺直播带货

黄贺直播带货

10月23日,黄贺与另外两位搭档,在抖音开启了苹果产品专场直播,在过程中大部分也由他来介绍产品各项参数、性能,而近期黄贺的抖音账号也发布了多个有关数码电子产品的小视频,今后其带货方向或许会在数码电子产品领域。

当下,朱萧木和黄贺不离不弃跟随老罗继续创业,而锤子科技其他核心人物,则各自继续发展。

依旧坚守手机行业

“做手机不挣钱,交个朋友挣钱了。”10月20日,在坚果R2新品发布会上,锤子科技产品经理朱海舟调侃道。

他同时透露,未来将会持续交朋友,将会和罗永浩展开更多合作,而在坚果R2发布会之前,罗永浩也在微博上帮其宣传造势。

2019年初,罗永浩卸任了锤子科技多家关联公司的法人,其核心资产坚果手机也以1.8亿元的价格卖给了字节跳动。

与此同时,除罗永浩外,原锤子科技500人软硬件团队都加入了字节跳动,坚果品牌名称和英文品牌“Smartisan”也继续保留。

朱海舟也由此成为了为数不多依旧留在锤子科技的产品经理,在坚果R2发布会上,也是由其介绍新品的各项数据。

除朱海舟之外,锤子科技另一位核心人物,原锤子科技产品线、硬件研发副总裁兼CTO吴德周,如今也成为了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总裁,负责为字节跳动研发新的手机和智能硬件设备。

此前,吴德周为华为荣耀产品线总经理,曾带领团队研发了一系列经典产品,例如荣耀6、荣耀6 plus、荣耀7、荣耀4X等手机。

直到2016年,吴德周加盟锤子科技,负责公司产品线以及全部硬件研发工作,其改变了锤子科技的产品规划,主导了锤子科技坚果系列手机开发。

在锤子科技被收购后,吴德周也表示会继续将手机做下去,此次推出坚果R2手机后,后续还会推出办公硬件和教育硬件。

值得注意的是,锤子科技也有部分核心员工转投到了其他手机品牌公司,原锤子科技UI设计总监肖鹏离开锤子后,就加入了OPPO旗下子公司Realme担任设计总监。

原锤子科技科技UI设计总监肖鹏,图源自网络

原锤子科技科技UI设计总监肖鹏,图源自网络

肖鹏原先是锤子科技0002号员工,在著名的UI设计师网站DRIBBBLE上,他是人气最高的中国设计师,而罗永浩正是在该网站注意到了肖鹏。

2012年,肖鹏还在百度工作,罗永浩就跑到百度公司楼下,约他一起吃饭,期间对肖鹏谈论自己对产品设计的理念,而肖鹏则一直默默倾听。

“大部分公司对设计不是那么重视,但老罗却极度强调用户体验和审美追求,而且他对设计师也很尊重”,肖鹏曾表示。

最终,在罗永浩的软磨硬泡之下,肖鹏加入了锤子科技,也帮助老罗实现了Smartisan OS中的九宫格设计。

此外,肖鹏还将方迟介绍给了罗永浩,当时方迟刚毕业,正在纠结是否继续留在建筑行业,还是追求梦想给Windows设计一款皮肤,让全球8亿人每天可以看两小时他的作品。

“我知道你想看到几年后上千万的人用你的作品,然后天天使用”,在与方迟初次见面的最后,老罗对其表示,而这句话也戳中了方迟的梦想,随后也加入了锤子科技,成为第10号员工。

如今,方迟也跟随团队进入字节跳动,继续担任Smartisan设计师,而无论是继续留在锤子科技团队,还是加入其他手机品牌,原先锤子科技的大部分人员,仍有不少坚守在手机行业。

进入大厂,或者创业

2016年,在锤子T3手机发布之际,原锤子科技CTO钱晨突然宣布“退休”,顿时引起业界一片哗然。

作为在手机行业深耕多年的资深人士,钱晨此前在摩托罗拉工作了13年,参与开发了多款手机,甚至在小米初创时期,雷军还极力邀请其加入,但遭到了婉拒。

罗永浩为了挖钱晨,也耗费了大半年时间软磨硬泡,而最终打动钱晨加入,或许也是触发了钱晨感性的一面。

“你看我们现在点一个 App 的话,在板块凹陷的同时再顶上来,起初设计师一点它,这是立体翻转打开的。但是那个带来了很多小bug,会让人感到很烦,所以我们把这个取消了,放到下一代才做。”罗永浩曾经表示,钱晨在听到这些细节后,才同意加入锤子科技。

罗永浩也直言,如果钱晨没有被说服,他没有第二个钱晨可以选,那他就只能做贴牌机,“谈妥钱晨,其实是有运气成分的”。

原锤子科技CTO钱晨,图源自网络

原锤子科技CTO钱晨,图源自网络

钱晨的到来,也将锤子科技正式带入正轨,从锤子T1手机开始,好几代产品均由钱晨操盘。

然后,在设计手机方面,钱晨与罗永浩有不少分歧,当时在设计锤子T1时,罗永浩坚持三明治结构,但钱晨认为量产风险太大,坚决反对,但这终究抵不过罗永浩的执拗,最终T1作为第一款机型,没有重复物料可用,导致难产。

此后,罗永浩与钱晨发生过多次分歧,在开发锤子T3手机时,罗永浩还想推倒已定型的设计方案,钱晨再次出面阻止。

“当你想跟他确认一个东西时,他不给你机会切入。”钱晨曾如此表示。

而在离开锤子科技后,钱晨先是加盟了洪泰智造工场,后加入了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SLG),主导研发智能音箱技术和产品。作为中科院的声学博士,智能音箱或AI语音方面的工作,也与钱晨的专业匹配。

进入大厂的不只有钱晨,原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离开后,也加入了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消费级硬件的工业设计。

此前,李剑叶为飞利浦香港最年轻的中国籍产品顾问,于2013年11月加入锤子科技,当时他与罗永浩一起完成了配件横向排列的包装盒设计,这为锤子科技带来了第一个“IF设计大奖”。

此外,凹槽区分正反面、发光数据线方便夜间充电等设计,也出自李剑叶之手,但同样是因为与罗永浩的意见不合,最后离职。

除了进入大厂外,还有一些锤子科技核心人物选择了创业。

2015年上半年,原锤子科技设计总监罗子雄有了离职进军VR行业的想法,当时锤子手机业务没有突破性进展,同时各种危机也相继而来,这让其产生了退意。

不过,罗永浩没有让罗子雄离开,而是让其带领一个小团队,在内部研发VR项目,但令罗永浩没想到的是,2016年锤子科技陷入资金危机,手机业务已经风雨飘摇,更不用说养着还未产生变现的新兴项目。

2016年8月,罗子雄正式离开锤子,成立北京所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开始全身心进行VR项目研发。

另一位锤子科技总裁彭锦洲则在去年进军了电子烟行业,其与罗永浩共同创办了小野电子烟品牌,由彭锦洲担任CEO,罗永浩以合伙人身份参与运作。

从创办锤子科技以来,罗永浩与其“旧部”的确在业界掀起过一阵波涛,但时过境迁,如今手机业务已经卖给字节跳动,其中大多数人也离开了老罗,各自在不同领域发挥自己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