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YY,弱弱联合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作者:金玙璠 苏琦 编辑: 魏佳

上周五,百度收购欢聚集团(YY)国内业务的传言放出后持续发酵至今。深燃从一位关注直播领域的投资人处得知,百度收购的是YY国内的内容、技术及一部分直播团队,这一谈判已接近完成,定价在30-40亿美元之间。

对于这一消息,行业内有两派声音。一派感到意外,这两家看上去关联度不大的公司竟然走到了一起;另一派认为,百度借YY的技术和运营盘活自身流量,欢聚放手国内直播业务,撤退到海外市场,倒也合理,同时百度的出价也足够大方。

实际上,随着国内直播市场的饱和,没有前端流量池提升转化效率的平台都需要寻找新的出路,如孵化新的项目或是寻求合并都算是选择,陌陌换帅、虎牙斗鱼合并就是最好的说明。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深燃,欢聚集团创始人李学凌早已萌生退意,YY这个PC时代的直播霸主,即使手握虎牙这颗游戏直播的摇钱树,却依旧没有赶上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如今舍虎牙、弃YY,转向海外,或许是最现实的选择。

在今天,看到直播的变现效率后,几乎所有的头部视频平台都开展了直播业务,直播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一个认为有得打,所以接盘,一个认为没得打,所以撤退。”上述业内人士形容。但之于买方百度而言,作为史上最大笔的收购,YY能给直播业务加分多少,与百度自身的直播业务能融合几分,从业务和现实层面对管理层来说都是极大的挑战,这一点颇受质疑。

10月23日,收购消息传出后,欢聚集团股价开盘大涨19%。昨日,欢聚集团股价继续上涨4.64%,报收89美元。

YY为何弃掉国内业务

“过两天,欢聚把上市公司的名字直接改名为Bigo也说不定。”

一位长期观察直播行业的投资人Hank对深燃表示,今年年初以为李学凌计划在Bigo上做一些资本化的操作。“我之前的猜测是李学凌可能想再做出一家上市公司,比如再做一次类似拆分虎牙的动作,把Bigo拆出来独立上市;但现在看来不需要了,YY此次出售国内业务,上市公司就剩下Bigo了,没准过几天上市公司直接改名Bigo,目的就达到了。”

目前的消息是,以Bigo为代表的YY海外业务不在此次交易范围内,继续保持独立运营。

Bigo的故事还要从2019年说起。近年来一直谋求游戏直播以外新增长的欢聚集团,于2019年3月以14.5亿美元全资收购新加坡海外视频社交平台Bigo后,孵化了全球直播社区Bigo Live,短视频社区Likee,以及海外即时通讯平台imo。

就财报数据而言,花重资收购的Bigo,一开始并没有给欢聚带来多大的回报。当月双方合并报表,由于Bigo处于投入期,海外营销和市场费用居高不下,从2019年第三季度至今年一季度,虽然单季度贡献近20亿元直播收入,仍无法覆盖运营成本,导致自身持续亏损,还直接拖累了集团的整体表现。

但这一步棋李学凌必须要走,事后证明,也确实走对了。

制图 / 深燃

欢聚集团营收的三驾马车是YY、虎牙、Bigo。虎牙是YY孵化出的直播平台。从欢聚集团主营的直播业务来看,2019年Q4直播服务移动端月活用户同比增长21.5%至1.58亿,国内直播用户(YY、虎牙)仍占欢聚直播用户大头,但欢聚集团中国区用户数达1.028亿规模,同比仅增长3.8%,几乎触到天花板。

与此同时,截至2019年Q4,其全球视频和直播平均移动端月活跃用户合计达到4.85亿,近八成来自海外市场。其中Likee平均月活用户同比增长208.3%至1.15亿,imo月活用户达到2.11亿。

从营收结构来看,欢聚集团短板明显,即营收严重依赖直播收入。依然以2019年Q4为例,欢聚集团直播收入为71.47亿元人民币,占总营收份额的93.8%。但问题是,近年来由于国内直播业务增长放缓,流量见顶,竞争已经很难再继续扩大整体盘量,彼此消耗不如抱团取暖。今年10月份斗鱼和虎牙的合并便是例子。

剥离虎牙后的欢聚集团,在2020年Q2财报透露出两个关键信息,海外用户在全球移动端月活跃用户中占比超九成,Bigo直播收入增至29.5亿元,在集团直播收入中占比首次过半,挑起大梁;YY直播收入同比增长40.1%,但YY的总付费用户数同比下降2.2%,YY增长放缓。

如今,以陌陌、YY为代表的老牌直播平台整体增长放缓,同时直播收入和市场份额被快手、抖音这些后浪蚕食。有消息称,现在的YY需要新流量,不少主播有跳槽的想法,前几天虎牙官方大量挖YY头部主播,扬言不怕违约金。

“YY已经做得很累了,状态也大不如前了。”Hank表示。

迟到的百度直播

百度直播起步是公认的晚。

据晚点LatePost报道,早在2018年1月,陆奇和向海龙还在百度之时,曾和沈抖一行三人一同找过李彦宏,提议做小视频业务,但被否决了。同年年底,根据官方披露,抖音国内用户日活突破2.5亿、月活超5亿,快手日活突破1.6亿。

众所周知,百度今年才发力直播业务。直播是非常高效的变现手段之一,不过Hank表示,一个大前提是,前端要有足够大的流量供给,用于更高频率地侵占用户时长,然后插入直播功能,才能高效变现。

百度前端有号称2.3亿日活的手百APP,后端有独立的短视频APP好看视频。“虽然后者在量级上和抖音、快手差了一个零,但在头条系和快手系的头部应用以及腾讯的微视之后,好看排在前列。”Hank称,因此直播顺理成章成为百度布局的重中之重。事实也是如此,李彦宏亲自直播支持,手百先后推出知识直播、入局电商直播。

今年年中以来,百度的打法是先后找来了直播和短视频行业的两位“前浪”,以对抗“后浪”。

一位是原虎牙(YY游戏直播)创始人古丰(真名为陈罗金),作为直播团队负责人,向百度副总裁、百度App总经理平晓黎汇报。

另一位是今日头条视频业务发起者、原西瓜视频负责人宋健,百度给的title是好看视频总经理,职级上向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汇报。

据悉,古丰加入百度时,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已经完成直播中台的搭建,而他负责组建独立团队;此外,百度低调收购了前字节跳动视频业务负责人宋健和技术负责人侯明强创立的短视频公司右划科技(产品:V8实拍)。宋和侯入职后,对好看视频的业务进行了重新梳理,在人群定位上主打2亿社会中坚力量,向他们提供更多垂直、知识类内容。

来源 / 百度官网

整体而言,百度直播在王超看来打法不明确,投入力度不够大,也不够坚决。而后浪足够凶猛,根据研究机构CBNData的数据(截至6月份),抖音、快手已经分别成长为月活超5亿、月活为4.3亿的国民级应用。而至今年9月,百度直播月覆盖用户过亿,但未公布直播领域的核心指标用户量、月活、付费用户数等。

Hank判断,“前浪”高管加入数月以来,百度内部应该还是觉得直播业务发展得太慢,莫不如找一个合理的标的,以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吃进来。百度把目光投向了直播界前浪——国内第一批直播平台的YY直播。

他告诉深燃,百度收购的是YY国内的内容、技术及国内团队。对于百度而言,相当于弥补了直播技术、运营上的短板。

在王超看来,百度擅长的技术和直播领域的技术在精细度、用户匹配上差别很大。目前抖音和快手分别代表两种路线,一个是去中心化的算法,另一个是社区运营,前者有快速爆发的可能,后者需要长时间的积累,而百度在这两方面都没有显现优势。

弱弱联合

说回这笔收购案,外界最关心的是结局如何。

在Hank看来,判断这次收购案是否成功有几个标准:收入、市场份额,以及直播是不是能反向促进百度的短视频(好看视频)和整个内容业务的发展。

可以预判的是,YY国内业务对百度收入和利润的提升。“因为直播业务的利润很高,甚至不比广告差。”他表示。

但是如果看打赏类直播的市场份额,就比较悲观了。

Hank透露,回看2019年,以打赏作为主要收入的直播行业市场规模为1400亿左右,抖音、快手两家加起来占了一半,腰部三家YY、陌陌和TME(腾讯音乐娱乐)分100亿-150亿,剩下的是斗鱼、虎牙、映客、花椒这几家。

而今年的直播行业愈加寡头化。Hank表示,抖音、快手在变得更强,在打赏类直播战场里将占到六成甚至更高的市场份额,腰尾部公司进一步受挤压。TME是个例外,前端有音乐为载体,直播业务“藏”在后端,且稳定贡献收入。而没有前端流量池提升转化效率的平台(YY、陌陌、斗鱼、虎牙等)都需要寻找新的出路,孵化新的项目或是寻求合并都算是选择。

陌陌今年第二季度带来了史上最难堪的财报,营收和利润下滑,月活出现负增长,尽管相较第一季度首次同比负增长后,反弹同比增长3.24%,但流量见顶已是事实。如今唐岩谢幕,新CEO王力表示将直接主导并直接负责一个战略项目,比如熟人社交。

日前,在腾讯的撮合下,相争了多年的斗鱼、虎牙走进了同一屋檐下,以斗鱼退市虎牙(游戏直播)独大暂时告一段落。

如今YY亦亮出了新选择,从这个角度讲,这是一场弱弱联合。据媒体报道,百度选择的是全资收购,交易价格在30亿美元至40亿美元之间。

来源 / 欢聚时代官网

Hank给深燃算了一笔账,目前欢聚集团的市值约72亿美元,它现在手里有三块资产,刨除卖掉持有的虎牙股份,再把手里的现金刨掉,剩下的就是YY国内业务和海外业务Bigo的价格,这两块业务加一起是60亿美元。如果以不到40亿美元的价格卖掉YY,相当于Bigo只值20亿美金,YY的价格“给高了”。

2020年9月份,斗鱼和虎牙合并,在此之前腾讯从欢聚集团购买虎牙3000万股B类普通股,总收购价为现金8.1亿美元,欢聚从中套现超50亿元人民币。

即使考虑到团队和产品的附加值,Hank依然觉得这个价格偏高。“百度还是很大方的,不过这个价格也是李学凌能卖的原因。”他表示。

王超按照其国内国际业务的营收五五分来分析,百度收购其国内业务的价格应该是市值的一半或是略低的价格,在二三十亿美金左右。

“百度能拿出这笔钱,只是从理性角度判断,百度最好是采用股份加现金的方式。”王超表示。毕竟如果收购达成,这就是百度历史上最大手笔的收购了。此前的记录保持者是,2013年收购91无线,价格是19亿美元。

最关键的是,YY国内业务之于百度的价值几何还有待论证,尤其是对百度直播、短视频(好看视频)以及整个内容业务的作用力。

理论上,定位泛娱乐直播的YY以秀场直播+工会运营见长,和主打与自身搜索业务强相关的泛知识标签的百度直播,业务契合度堪忧。

而从更实操的层面出发,YY的主力人员在广州,百度总部在北京。“广州分部也不大,如果百度想要YY的团队,就要在广州建立研究院。”王超称。

他进一步分析,在互联网世界里,收购分两种类型,一种是为了团队或技术收购,这种收购更多是靠谱的,相当于另一种形式的招聘,另一种收购是为了拓展新业务或在一个新的市场里拿份额,此类多以失败告终。

不止一位受访者表示不看好这笔收购案。Hank亦判断,最后的结局大概率如大家预测的那样,不会很好。

而这笔收购一旦达成,新一轮的直播大战将硝烟再起,主角将变成腾讯、百度、字节跳动国内三巨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Hank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