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医院,没有谁比它更懂收费

来源:大湾腹地 作者:廖静娜 编辑:段倩倩

头图来自:unsplash

站在马冬的宠物医院门口,目光所及之处就有三家同类型的社区宠物医院。在深圳,宠物医院在各大商圈的密集程度几乎可以比拟沙县小吃在二三线城市的分布。宠物经济这门新兴生意正在飞速发展,但市场自主定价乱象、医疗水平参差不齐等质疑也随之而来。

“医生仿佛收费工具人”

“因为是领养的流浪猫,刚来的时候有些小毛病,一个月内花了大概3000块医药费,我每个月的工资也就6000多元。”来自深圳南山区的许筠(化名)表示,5个月前她在微博上领养了一只流浪猫“sasa”,至今在医疗、食粮等开销上总共花了5000多元。

在许筠看来,宠物医院“非常会坑钱”。她回忆,第一次带着sasa到宠物医院看病时,在做了两项检查后医生判定sasa患有炎症并配了消炎药,全过程花费了大概200元。几天后许筠再次到医院,医生怀疑sasa患有猫瘟,但做了四项检查后仍判定为炎症,并为sasa配了同样的消炎药,这次花费了许筠850元,而这两次看诊sasa的外在表现均为打喷嚏,“医生仿佛是个工具人,只会推荐各种付费检查,反正(宠物主)看不见检查过程,随便他们搞。”

而另一个宠物主钟淇(化名)也认为许多宠物医生会推荐许多“不必要”的检查项目

在一次带自家的猫看病时,钟淇在美团APP上团购了一个380元的检查套餐,到了医院后医生又列出了不少额外的术前检查项目,这需要缴纳700多元,“我当时感觉医院在坑我,就(跟医生)说你把不必要的项目通通划掉,最后留下了一个术后消炎项目,套餐之外又补交了135元。”

自1985年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开设了小动物门诊部以来,我国宠物医院行业至今已经发展了30多年,而宠物医院的医疗项目是否存在乱收费现象、宠物医生专业能力究竟如何,这一直是大多数大众存疑的问题。另一方面,在救治自家宠物生命时,宠物主只能寄希望于宠物医院,即使有再多不满他们也得接受医生的建议并乖乖缴费。

深圳市卡拉宠物医院创始人兼深圳市宠物医疗协会副书记马冬表示,宠物主是否愿意为宠物负担医疗费用不仅与自身经济能力相挂钩,也受他们对宠物的角色认知和情感程度影响。

随着宠物在家庭中的角色逐渐从“看家护院”转变到“家庭成员”,宠物主在宠物身上的花费金额也快速增长,他们的付费能力与付费意愿都不容小觑

根据《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中国单只宠物狗年平均消费已经达到6082元,同比增长9%;而单只宠物猫年平均消费金额为4755元,同比增长10.3%。

而高定价的宠物医疗项目就占据了宠物消费中的最大部分。新瑞鹏宠物医院方向虎嗅大湾腹地透露,目前新瑞鹏门店医疗项目客单价就达到600多元,而宠物美容项目客单价为400元左右。

马冬提到,卡拉宠物医院一位顾客就二话不说掏出5万元为宠物做了心脏起搏器植入手术,“如果是将宠物视作家庭成员,那我为家庭成员花费10万甚至100万元我都愿意。”

宠物医院的医生到底多专业?

尽管宠物主愿意买单,可宠物主还是有疑惑,宠物医生的专业能力水平能否配得上如此高的医疗项目定价?宠物医院是否存在乱收费现象?

事实上,宠物医院与宠物店经常被大众混淆在一起,而宠物医院的进入门槛远比宠物店要高得多。

宠物店只能提供宠物美容、售卖宠物食粮的服务,企业主取得工商营业执照就能开业。但想要落地一家宠物医院门店得办理动物治疗许可证,这要求宠物医院的医疗环境和医疗设施配备达到相关标准,宠物医院还得与3个持有执业兽医证的医生签订劳动合同,且职业兽医证每年全国通过率仅为8%。只有这样,宠物医院才能提供打疫苗、医疗、售卖驱虫药等服务。

由此来看,市面上能真正达到宠物医院落地标准的门店并不多,也有不少宠物店越级去做宠物医院的生意,提供售卖宠物驱虫药、打疫苗等服务,但它们并非合规的宠物医院。

深圳市卡拉宠物医院创始人兼深圳市宠物医疗协会副书记马冬告诉虎嗅大湾腹地,以上述标准来看,截至2020年9月深圳市宠物医院仅有370家。

马冬介绍,宠物到医院后,医生会先观察宠物的病重程度,病情危重的宠物会马上进行急救,否则就按照挂号、问诊、检查、治疗的流程执行,而宠物是否需要做检查、做哪些检查项目、做哪些治疗项目,这都由主治医生来决定

在大多数中国人的传统认知中,小病如感冒发烧流鼻涕只要买点药吃,大病才需要上医院,这是中国药店非常多的原因,如今这种观念也被“推已及人”到宠物身上,不少宠物主认为医生完全可以按照医疗经验断诊,“医生看病,但凡有点经验就知道大概有什么问题,可以开点药给宠物吃,但他们却可以用‘专业’做幌子,说一些有的没的,推荐你做检查才能确诊,没必要!”许筠说到。

马冬解释,其实哺乳动物的问题非常复杂,需要专业医生予以诊疗,宠物医生的医疗水平是花费大量时间学习知识和工作经验积累的结果,并非只依据化验结果就可以简单断诊,高额的医疗费用也有一部分是为医生的医疗知识所付费

他举例,如熟练操作CT核磁、X光等检查项目的宠物影像医生在行业内是稀缺资源,至少得有10年以上的从业经验,“有些人感觉拍个片是多简单的事情,但没有一定的从业经验看片子怎么摆都不明白,生理结构解剖图都画不出来怎么把病看好。”

根据铃铛宠物与狗民网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宠物医院发展报告》,我国宠物医院从业人员学历在专科及以下占据61.6%,而本科生则占据31.2%,研究生占据7.2%。从年龄来看,从业者以年轻人偏多,工作年限1-5年的占比达52.9%,而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仅占据20%。

然而,并非拥有越久从业经验的宠物医生就对小动物的治疗越有把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的宠物医生所学习的相关专业为“畜牧医学和药学”,他们所受的专业教育以及持有的职业兽医证都是针对“猪牛羊马”等畜牧动物的治疗知识,对于小猫小狗等家宠治疗并未有过多涉及。直到今天,大部分高校仍维持现状没有改变。

但另一方面,医生在宠物医院治疗过程中拥有过高的自主权,这不可避免地带来了过度医疗的现象

当前,宠物医生薪资构成大多是“底薪+提成”的形式。一家不愿具名的宠物医院透露,宠物医生的提成多少由当月门店的营业额高低所决定,且医生的考核KPI也同样以营业额是否增长作为衡量标准,“这导致行业部分医生为了更高的收入出现过度医疗的情况,但大多数医生还是站在专业医疗的角度去看诊的。”该医院的负责人表示。

为何会出现过度诊疗的现象?

过度医疗现象的发生,体现的是大多数宠物医院艰难的经营现状。

目前,我国宠物医院主要包括社区医院、专科医院、中心转诊型医院三种形式。社区医院主要覆盖门店所在位置周边范围的客户,主要特点为服务好、客户粘性高;专科医院则要求医疗团队在某一领域有非常强的专业能力,如宠物眼科、宠物牙科等;中心型医院则为全科型,一般拥有大型宠物医疗设备。

在这其中,社区宠物医院占据绝大部分。以新瑞鹏宠物医院为例,在全国范围内社区医院达1000多家,专科医院达300多家,而中心转诊型医院仅为100多家。

首先是门店投资和经营的高额成本。以卡拉宠物社区医院为例,单个门店前期资金投入在150-200万元左右,这包括门店装修、医疗设备和医药耗材采购等费用。在日常经营中,一家门店每个月需要20万元成本,其中门店租金和水电为4万元,员工薪资为9万元,其余为医药耗材、营销等费用。

从盈利模式上来看,宠物医院主要通过宠物医疗与保健、宠物美容、宠物食品用品销售三大服务以实现盈利。马东提到,目前宠物医院最大的营收来自于宠物医疗,而宠物美容服务和售卖宠物食粮坪效相对较低,被宠物医院当作门店的引流手段。

一家不愿具名的宠物社区医院透露,门店门诊比例客单价为500元 ,手术医疗项目客单价为1000元左右,住院比例客单价则为1500元,门店月营收额在20-25万元左右。以此推算,即使该门店维持每月5万元的净利润,至少也得2-3年时间才能实现回本。

铃铛宠物与狗民网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宠物医院发展报告》显示,目前仍有14.2%的宠物医院处于亏损状态,即使是盈利的宠物医院利润率也不高,利润在30%的宠物医院仅占据21.8%。

另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从业者的涌入加剧行业竞争,宠物医院之间打起了价格战。部分宠物医院会推出定价极低的医疗项目以吸引顾客,宠物医院的利润空间更是遭到挤压。马冬透露,有宠物医院甚至推出25元的宠物疫苗项目,而这仅仅是一支疫苗的进价

在此情况下,不少宠物医院将门店营收压力作为KPI转移到工作人员身上,这不可避免地出现医生过度医疗、宠物医院乱收费等现象。同时,由于市面上的宠物医疗保险无法做到标的对象的唯一性,存在不少漏洞,且大多数医疗保险最低报销金额都高达500-800元,医生甚至会出现联合宠物主骗取医保报销费的情况。

尽管大多数宠物医院经营艰难且行业乱象丛生,但未来我国宠物医疗市场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根据《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2019年我国城镇宠物犬猫数量达到9915万只,同比增长8.4%。尽管呈现着高速发展的状态,但我国2019年家庭宠物渗透率仅有17%,同期美国这一数字达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