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短视频APP姗姗来迟,只聚合不原创的逻辑有戏吗?

作者|Amy Wang   来源|新文化商业(ID:Ent-Biz)

在过去几年,相比阿里和腾讯,百度在战略布局的落子上总是慢上一拍。从移动互联网、O2O、移动支付到互联网金融等等。这导致无线时代来临的时候,当搜索引擎不再是流量唯一入口后,百度陷入了被动的局面。所以CEO要花更多的时间思考战略,这是一把手工程,别人替代不了。”前百度员工程浩曾这样写道。

近几日,百度终于推出“百度看看”这款独立短视频产品,这离人人都开始谈论短视频的2018年,已经过去了三年。看起来,在短视频巨头的牌局里,百度这次慢的不止一拍子。

“百度看看”APP,定位为“分享人生、探索世界的综合视频推荐和视频搜索平台”。

该产品一推出,立刻被行业冠名“手机百度姊妹篇”。原因是:

1、在APP logo上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百度看看的左上角上有两个“视频”小字;

2、产品slogon均是“有事搜一搜,没事看一看”;

3、产品页面设计也基本一样,区别是手机百度搜索内容以文字为主,而百度看看则以短视频为主。

打开百度看看APP,瀑布视频流的设计跟快抖、微视等其他同类产品大同小异,不过目前百度看看上的视频多来源于百度系的好看视频、百度视频、全民小视频、百度直播、爱奇艺等平台内容,还有部分腾讯系的微视、B站等平台的视频内容。

也就是说,百度看看虽然在页面上酷似其他短视频产品,但实际上是搜索逻辑,而非内容逻辑的产物。因为是搜索逻辑,没有内容原创的基因,百度看看注定只是百度为了改善搜索业务而做的一个功能延伸,并非要加入到与快抖、腾讯等的短视频竞争。

不过即使外界不给百度在视频领域野心加戏,百度看看这种视频类搜索应用在此时诞生,能否为百度下滑严重的搜索核心业务找到新增点,依然要画个问号。

此外,手机百度的搜索业务已经日活2亿多了,且手百的内容序目里本身就包含了好看视频和直播内容,令人费解的是,百度没有继续做一站式搜索服务,直接在手机百度里加入短视频版块,而是另开赛道。另开赛道意味着,风险更高,投入更大且结果更不确定。

百度搜索业务充斥危机感

搜索作为百度的核心业务,面临着增长疲态显露和竞手新一波攻击两个问题。于若干年一直处于垄断地位的百度而言,当前搜索业务处于不进则退甚至跑慢了也会退的关键时刻。搜索业务的危机感大概是百度在短视频风口的前两年没有动作,却姗姗来迟于今年推出短视频APP的主要原因。

“百度核心”(Baidu Core,即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第二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189亿元(约合26.8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不过环比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第一季度增长了24%。

从这个数据层面上可能还很难理解搜索业务比去年下滑意味着什么。要知道,2019年全年,百度的核心业务占比约74%,2020年开端降到68%左右,当然这中间有新冠疫情的影响。不过疫情带来O2O、电商等互联网流量与收入的激增,却没能激发互联网搜索业务的增长,这个问题本身也值得探讨。

今年下半年,多名百度搜索业务高管入职字节跳动,包括曾经负责搜索业务的百度副总裁吴海峰,及吴海峰的得力干将孙雯玉。且有媒体消息指出,以吴海峰为首的老百度搜索高层团队或将负责字节跳动健康医疗领域。自从百度竞价排名事件后,大众都知道该领域在百度搜索商业化上是收入担当。虽然说百度搜索业务高管换血是常有的事,且这几年搜索业务的江湖地位也是岿然不动,但是在短视频颠覆内容逻辑的当口换血,字节跳动用短视频产品的逻辑和来反攻搜索业务,让搜索行业的竞争走向更加复杂和激烈的路途。

腾讯、字节跳动、阿里等巨头对搜索的新一轮谋局也让百度不得不慌。腾讯曾于今年7月对搜狗提出21亿美元的收购邀约。据最新消息,双方已达成最终协议,腾讯将以35亿美元将搜狗私有化;字节跳动在 9 月 25 日正式上线搜索广告,现有客户会全面开通搜索权限,搜索广告初期覆盖今日头条、抖音两个主要应用,意味着字节跳动已经开启了搜索业务的商业化探索;今年3月华为推出了华为搜索;今年6月,阿里成立智能搜索业务部并孵化夸克搜索这个产品,且首个试水市场就是医疗健康领域......

可以看出,百度对于搜索业务继续保持垄断式发展的前途是应该有忧患意识的,这种担忧很可能是其推出百度看看的核心驱动力,而非"全都要,但总慢半拍"的百度想与快抖、腾讯下场PK短视频。

手机百度与百度看看为什么要平行发展?

这个问题很魔性,暂时无解,但仍要提出来。

事实上,2015年PC向移动过度时期,百度大搜业务也曾面临增长停滞的局面。“我觉得我是稍微晚了一点点。后来当智能手机起来的时候,突然一下子,人们的行为习惯就变了。智能手机的普及也就是这两三年的事情。当你意识到这个大潮已经来了,但是你没有准备好。这个时候你就会心里发慌。在时代淘汰掉你之前,能够把它做好吗?心里是非常紧张的。”李彦宏那时期反思困境时说,“我天天都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完蛋了,我是不是就被移动互联网淘汰了。”

不过好在以手机百度APP和百家号为主导的移动搜索和信息流业务迅速补齐并快速增长,一个掉头,边缘业务被放弃,百度既保住了搜索的垄断地位,又抓住了AI这个未来风口。

在短视频信息流迅速改变人们接受信息方式的当下,所有基于文字内容的商业公司都在寻求新的增长空间,这比终端变革更加致命。因为,终端的改变只是对技术和运营提出了更高的需求,而人类接受信息方式的改变影响的维度则更加深入和彻底。可以这样说,短视频对于传统搜索业务的解构不亚于拼多多对传统电商的解构。

从这个层面来看,字节跳动基于短视频的优势向搜索进击,百度基于传统搜索的优势向短视频进击,两者之间过度的速度比拼显得至关重要。

单论速度,直接在日活2亿多的手机百度上加入短视频通道是最快的,但百度没有这样做,他们的策略是从零开始重新扶植培育起另外一个日活超2亿的短视频手百。目前来看,百度看看APP仍处于低调上线期,百度并未大力宣传,截至发稿,其在APP store手机端上仅有21条评论,在华为应用市场上架首日仅2条评分和小于1万次的装机数,情况不容乐观。

做短视频独立APP的风险和难度可以参考腾讯微视,未来能否成为可歌可泣的营收大APP,是百度兵行险招的诱惑所在。

搜索逻辑下百度看看必须面对的难题

搜索逻辑去做短视频最标志性的是,百度看看上几乎没有原创作者和首发原创内容,其内容主要来源于“搬运”,这是PC时代做文字内容的思路(参考百家号等),短视频有可能不吃这套。

因为相比于新闻和稿件,视频内容的版权概念更加浓厚,制作成本和侵权成本也相应更高。想一想长视频平台最早的逻辑就是做长内容的聚合平台,与盗版竞赛、抢夺内容、恶性竞争后,自制和原创是核心能力成为几家大平台的共识。

控股爱奇艺的百度应该对此深有体会才对。

做短视频领域的大平台,首先必须解决内容授权问题。参考B站和西瓜视频短兵相接争夺UP主的先例,就可以看到,在短视频领域,对头部创作者的争夺要比文字创作者高出N倍的难度和投入。

因而想要做短视频的聚合平台,首先要解决内容接口的大问题。说服具有原创能力的抖音、快手为其引流,想想也知道是天方夜谭,而投入巨资去抢夺成熟的视频作者,进而掉头发力原创也不甚现实。

板上钉钉的是,内容口子不打开,百度就没有办法将百度看看的商业化提上日程。

第二个问题是,开头提到的搜索早已不是互联网唯一接口的事实。手机百度业务对百度看看的引流作用非常有限,百度看看必须靠自己的力量打开局面。参考有着微信这个超级APP入口的腾讯,时至今日都没有扶起微视这个平台,可以看到在如今“南抖音北快手”的当下,百度看看独自壮大的难度。

也许百度在短视频领域根本没有野心,也许百度看看还有其他更具体的打算。不论是搜索逻辑,还是内容逻辑,相比于让百度看看在短视频领域独当一面,靠短视频为搜索业务增长贡献亮点,应是最容易的了,但在短期内仍然难以实现。

百度看看,似乎是当下百度“必须得做点什么了”的结果,是被历史被动推导出来的。说得再直白一些,它是一款中庸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