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流在中国还剩几亩地?

来源丨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编辑丨李春晖 作者|毛丽娜

“限韩令”解除与否,已经成为“狼来了”,隔段时间就要被讨论一番。与几年前相比,韩国明星在国内的曝光率确实明显提高。BlackPink成了热搜包年用户,#Jennie笑了#,#Lisa被骗了#等大事小情微博天天见。

前几天,出身韩国SM公司的张艺兴又在生日当天宣布成立经纪公司染色体,专门遴选13-18岁的青少年,通过全方位培训模式打造中国未来的偶像天团,SM老板李秀满还专程发来贺电。前员工创业,前老板特意发来贺电,该公司或与SM有深度合作,也未可知。

不止于此,2020年以来,IU、泫雅、GD等韩国明星获得中国品牌青睐成为品牌代言人。虽然人在韩国,来华不便,但品牌仍看好韩星号召力,向他们抛出橄榄枝。

就像“限韩令”的生效从来没出现过“明文”,其解除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公告。而即便只是维持现状,韩流也找到了曲线入华的方式:热搜、时尚和影视,便是韩流在华维持影响力的三板斧。

住在热搜上的四个女孩

谁是最火的韩国女团?十个中国路人有九个会答“BlackPink”(后文简称“粉墨”)。这四个出道4年的女孩像是住在了微博热搜上,比不少中国本土爱豆登上热搜榜的频次还要高。

实际上,粉墨的“最火女团”头衔经不起认真推敲。

在韩国本土的4代女团混战中,来自JYP公司Twice是绝对王者,专辑销量能与男团对打,被戏称为“二代女帝”(少女时代当年因销量强劲被冠以“女帝”之名)。韩国人民基本达成共识:本土4代女团中Twice断层第一,粉墨、MAMAMOO、GFriend、Red Velvet四支女团在下一梯队缠缠绵绵。

虽说韩国人民一向推崇墙外开花墙内香,粉墨在海外市场的成绩也对其本土市场有所助益。但当年Wonder Girls进军美国失败还失掉韩国市场的惨痛经历,对JYP老板朴振英造成的心理阴影太大,Twice采取固守本土策略,粉墨很难动摇Twice在韩国的基本盘。

日本市场则由Twice及限定女团Izone平分秋色。这几年日娱倾向于自娱自乐,海外组合进军日本很难吸引到非韩流粉丝,Twice和Izone则靠着团内的日本成员,激发日本人民对自家妹子的支持。

再看粉墨据说表现很强的欧美市场。2019年,粉墨通过在欧美国家马不停蹄的巡演确实获得了认可,但粉丝群体仍多局限于传统Kpop粉,与防弹少年团在欧美的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

可以说,在包括韩国在内的所有市场中,真正为粉墨扛起销量且成功从韩流粉破圈辐射到普通路人的,只有中国市场。当然,在东南亚国家,粉墨也有极强号召力,但考虑到成员Lisa本身为泰国人,因此粉墨在中国市场的营销路径更值得关注。

频上热搜虽然容易营销过度招人烦,但真的有效。作为团队热搜担当的Lisa与Jennie,在中国网络出现之频繁,甚至引发过路人发出她们是不是中国爱豆的疑问。

但也不是所有韩流明星都能通过上热搜在中国拥有姓名。此前#李准基新剧#、#黄静茵离婚#等冲上热搜,就令大部分路人感到迷惑,也未能给这些明星带来在华知名度的提升。

粉墨的热搜策略行之有效,首先与她们出身的YG公司分不开。与JYP、SM不同,YG从BigBang时代就不只强调组合的唱跳创作等业务能力,组合成员的个人特质同样是公司发力的重点。

在其他公司的爱豆主打乖乖牌的时候,YG爱豆以敢说敢做不走寻常路著称。BigBang当年便靠着不同成员的个性及时尚经网罗了一大批非Kpop粉丝。粉墨是BigBang师妹,原本就会有非Kpop群体对其有所期待。

其次,韩流在华开始受限后,天朝人民获知韩星的渠道减少,也只有大型娱乐公司的韩星有机会进入群众视野。就唱跳组合而言,JYP死守韩国本土,组合风格倾向于青春活力女友风。SM在这几年走上探索实验音乐之路,组合风格及概念越发怪诞复杂。

唯有YG的粉墨,走帅与美结合的Girl Clush风格,舞蹈相对容易翻跳,歌曲中毒性强,又符合当下国内呼唤“女性意识”的需求。要说起来,Jennie又是人间香奈儿,又是小码代言人,绝对不够政治正确。但Girl Clush的语境下,妮妮不是为了讨好男人而是为了取悦自己,这就避免了翻车的可能。

时尚代言人

无论是粉墨,还是此前频繁出现在热搜上的泫雅、宣美、秀智等韩流明星,与BoA、东方神起等韩流前辈相比,新生代韩流明星对国内多数人而言,更像是时尚风向标,而非唱跳爱豆。

泫雅带红了复古风潮,小碎花开衫、五彩缤纷的发夹及手织套头毛衣,都因泫雅成为风靡一时的单品;南韩腿精李宣美,则拉动了短裤及骑士靴的销量。谁不想和李老师一样,166cm的身高靠穿衣打造腿长两米的效果。

粉墨更不用说,小码女装BM在中国的火爆与Jennie分不开。珍珠发箍、猫眼墨镜也都因为频繁出现在粉墨成员的ins账号中而受到追捧,6月底携新歌回归的粉墨,又带红了挂耳染(这不是抄袭杨过吗?)。此外,大金链子、大金耳饰等YG祖传单品也有望因粉墨第一张正规专辑发布而跻身网红单品行列。

韩星的带货效应,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国内明星。过去,内地还有以杨幂为首的小花靠着机场时尚带火过膝靴、OverSize外套。如今不知是为了厉行节俭还是怎么的,国内女星穿得让人毫无跟风欲,既不好看,也缺乏个人风格。

随便打开个知名点的时尚账号,几乎所有的时装编辑们都在研究韩星,尤其是粉墨、泫雅们的穿搭风格。即使对韩流毫无兴趣的时髦妹妹,可能也听说过“Jennie风”“泫雅风”。

韩国爱豆靠时尚在内地拥有姓名不是偶然。早在第一代韩流入华时,“韩星=时尚”的公式便已根植于部分人心中。当年电商刚兴起,爱豆出身的韩国女星李孝利便是第一代带货女王,直到2006年左右,淘宝上还充斥着大量“李孝利同款”。

另外,如今在国内活跃着的内娱爱豆组合及经纪公司,或多或少受韩流影响,甚至不少从业者本身就是韩国务工返华人员。在做组合妆造、衣饰搭配时,韩风对这些从业者的影响不可避免,粉墨“挂耳染”后,不少内娱小爱豆都做起了差不多的造型。这种“师韩”的做法,也进一步巩固了韩星的时尚统治力。

时尚媒体的变化,也对韩流明星成为时尚代言人起着巨大推动作用。

过去,时尚媒体只负责告诉读者最新最潮的是什么。而这些内容,往往来自欧美。至于能不能完美适配在普通中国人身上,不在编辑们的考量范围内。

如今时尚媒体更像是“穿搭指导”,内容要有实际参考价值,适合普通人借鉴模仿。因此超模及顶尖设计师不再是被大幅报道的对象,明星穿搭成为主角。

图源:深夜发媸

韩流时尚被广泛青睐,不是因为他们“创造”时尚,而是他们“再解读”时尚。来自欧美明星、潮人的时尚经,被韩流“翻译”后,显然更适合亚洲身材和亚洲审美。

总有人说jennie风不就是ins上常见的欧美甜妞吗,但你扛不住大家就是看着这样的亚洲面孔和亚洲身材,更有代入感、更能想象这衣服穿在自己身上的模样啊。而可能因为接了太多商务而把名牌在身上乱堆的国内艺人、穿搭过于本土化的日本艺人,直接放弃了这个引领东亚圈流行的机会。

没机会在内地唱跳的韩国唱跳爱豆们,却以“时尚”作为新战场,影响内娱审美的同时提高着自身的知名度。

影剧综多管齐下

唱跳爱豆可以靠时尚+热搜,保证在华热度并逐步扩圈。但对于韩国演员,这种做法就不太奏效。

除已经BE的双宋夫妇、大美女全智贤,大多数韩国演员上中国热搜只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加之韩国演员与爱豆泾渭分明,演员也不太可能模仿爱豆们靠各类时尚造型博关注,起码频率没那么高。

但这几年韩国电影的崛起,韩综的稳步向前及韩剧与海外平台的深入合作,使得韩国影视综及从业者们在中国表面上看似缺席,实则从未离开。

人总有些逆反心理,越是正常渠道看不到就越要通过科学上网看。在“限韩令”前,影院尚可引进韩国电影时,韩影票房也没多乐观。然而自从大银幕上看不到韩国电影后,身边讨论韩国电影的人反而多了。

随着韩国影视工业的发展及韩国政府的扶持,韩国已经成为亚洲电影工业和电影类型化最为丰富的国家,商业与艺术皆有佳作。同属儒家三国,韩国电影较之欧美电影也更贴近中国观众的思维模式及文化背景,几乎不会出现因文化差异导致无法共情或get不到笑点哭点的情况。2019年,韩国导演奉俊昊凭借《寄生虫》斩获四座奥斯卡大奖,又强势安利了一把韩影。

韩综无需赘述。都0202年了,国产综艺“借鉴”韩综还是常谈常新的话题。也因为国综对韩综的“借鉴”,反向为韩综原版吸引了不少关注。国内各类慢综艺层出不穷,韩国“慢综艺之父”罗PD反成最大赢家。

虽然无法如过去一般奔赴中国拍摄,但韩综也从未彻底放弃中国市场。韩综中的中国面孔也越来越多,邀请中国人上节目已是常规操作。如秋瓷炫于晓光夫妇、咸素媛陈华夫妇等皆因在韩综上的表现,引起国内观众注意,从而实现“韩流拉新”。

去年,韩国还推出过一档名为《购物王》的节目,由始祖爱豆Tony An担任主MC,邀请其他5位明星与中国网红学习直播带货,在学习过程中通过了解中国消费者的取向,向中国消费者卖货。节目体量小且自身逻辑存在一定问题,因此未能形成广泛讨论,但也不难发现韩综的野心绝不仅是“被借鉴”。

日剧韩剧在中国曾经一度平分秋色,但近年随着日剧越来越收缩,大胆对题材及内容进行探索的韩剧,再获观众老爷独宠。韩剧早已不是过去的“车祸、癌症、治不好”,神仙妖怪死后世界,夫妻双双出轨,校园暴力害人,边缘化人格等题材层出不穷,再看被条条框框包裹的内娱剧集,韩剧再受追捧也不难理解。

与网飞的深度合作,更让韩剧在质量上再跃一阶。这几年在中国引起广泛反响的热门韩剧背后几乎都有网飞的影子。高质量韩剧又吸引各路博主做二次解读,又形成了一次传播。

这几年韩国崭露头角的新人演员,虽然不似前辈有机会来华出演合拍剧或参加商业活动,但因为韩剧的原因,这批演员在华知名度并不低。未来一旦合拍剧的限制放开,难保成为内娱演员的强力竞争对手。

通常来说,限制进口文化产品,可以保护本国尚弱小的产业获得一个安全发展期,韩国电影就是如此。但“限韩”四年,内地的爱豆、经纪公司乃至唱跳舞台,依然是在“仿韩”的路子上,不如韩更不用说胜韩,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