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新宠「选课师」,能成为一门长期生意吗?

作者|王玮  来源|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

2020年,教育市场突然涌现出一个名为“选课师”的职业,在教育界掀起了一阵不小的热潮。从淘宝平台上搜索有关选课师的店铺,发现有相当一部分是今年才开业经营的。那么,选课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职业呢?这个职业又是怎么“火”起来的呢?其背后又有哪些信息值得去发掘呢?日前,黑板洞察有幸采访到一位有着4年选课咨询服务工作经验的选课师———徐艾葶老师,为我们分享她对该行业的一些体会和看法。

“选课师”到底是什么?

其实选课师并非今年才出现。几年之前,市面上就有类似提供选课咨询建议的服务。只不过由于当时市场疲软、推广度低等原因一直不温不火,并未掀起什么波澜。但到了2020年,其却突然爆发了。

选课师,简单的理解就像“军师”一样,为家长在孩子选课问题上出谋划策,提供合理且有针对性的课程建议。其本质是一个筛选甄别的过程,家长先把孩子和家庭的基本情况告诉选课师,然后选课师再根据自身及行业的经验为孩子筛选出合适的课程。最终,帮助家长节约一定的时间,达到为孩子选课的诉求。然而这只是选课师的表象,其实它的工作内容并不简单轻松。

谈起日常的工作状态,徐老师表示,“用两个字概括就是「忙碌」。家长们的工作时间是我们咨询量相对较少的时候,我们就会利用这个时间培训、评测调研机构的一些动态,比如换教材了,加入新的课程了等等。然后我们还要汇总家长跟我们说的一些机构退款信息,比如哪个机构在承诺退款时间还没有退款,那我们就会把他列入“容易爆雷名单”,提醒其他还有大量课时的家长们注意。”

微信图片_20201012160835

在评测课程时,徐老师介绍,“一般情况下,调研一个机构至少需要600个小时左右,且机构课程不断发展变化,我们选课师也要不断更新测评内容。评测调研主要从三个维度进行:一是机构本身,通过采访课程机构教师,询问他们上课的感受或对课程的看法,从机构维度去介绍课程;二是选课师亲测,即自己上课试听,直接调研课程内容及效果;三是跟踪用户反馈,通过上门陪听等方式全程跟踪孩子的上课情况,及时获取孩子的上课体验。”

可见,完成好选课师这个工作,需要在前期做大量的调研准备工作,以便在选课时给出更为全面合理的建议。那么,选课师又是怎样将这些评测内容转化输出在具体的选课服务上的呢?

“在家长们的空闲时间,我们就会接待咨询。因为家长咨询的时间比较零碎,所以很少有完整的时间休息。洗澡洗一半被家长弹语音咨询、跟家长聊到半夜4点都是常有的事情。”徐老师甚至自嘲地表示,选课师这份职业就像“007”工作制一样,真的很辛苦。她以一个三岁半女童为例,具体讲解选课环节的全流程。

她表示,“选课是一个综合考量的过程。以英语课为例,首先要了解这个孩子基本的英语基础,例如单词掌握度、词汇量、语言学习环境等因素。还要了解孩子日常学习安排,有无其他兴趣课程安排,如果报的课程过多反而不利于孩子兴趣的培养,产生厌学情绪。此外,家长需求和家庭因素也是影响选课的重要因素。需要了解家长对孩子具体的培养意愿,是希望往体制内培养还是向体制外发展,短期或长远的培养目标是什么,以及家庭的教育预算处于什么水平。”

“确定这些基本情况后,我们会推荐1-3家左右机构课程让孩子免费试听。试听后,家长要提供课程回放视频,通过观看视频中老师表现出的引导力和相关课件吸引力以及孩子课堂参与度、表现出来的兴趣程度,最终判断该课程是否适合孩子学习。”

通过对徐老师的采访,我们对选课师这一职业有了全新的认识,了解了选课服务工作中的各个环节。

谁点燃了“选课师”这把火?

对于选课师的出现,我们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世上本没有选课师,需求的人多了,也便出现了”。戏谑幽默语气的背后,道出的是其“诞生”的本质及初衷。那么,具体是什么致使选课市场突然爆发,选课师大量出现呢?

疫情倒逼 在线教育市场火爆

随着教育技术的突破创新,我国在线教育市场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近些年来,在线教育市场规模涨幅明显。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1565亿元,2017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2002亿元,2018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2517亿元,2019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已经达到3225亿元。

微信图片_20201012160841

还未过去的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众多教育机构不得不转型线上,在线教育市场“被迫”迎来新一轮爆发。据艾瑞咨询预测,今年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将超过4000亿元。而围绕在线教育发展的选课师,在此背景下迎来自己的“春潮”。对此,徐老师也表示,“疫情之后,店铺咨询量接近翻倍,上个月咨询量到达了3000多个,而且这个月数据还在持续上升的。预估还会越来越多,因为有更多的家长知道了解选课师这个职业。”

突如其来的疫情如催化剂一般,将选课师推到“风口浪尖”,成为教育行业关注的焦点。

信息鸿沟 教育焦虑愈发严重

“很多家长会因为机构的一些转介绍政策而失去理智,盲目选课。或者是听了身边朋友的建议为孩子选择同样的课程。其实这是机构营销获客的一种手段,即通过朋友报名后,有10节左右的赠送课程,而家长们往往会因为这点‘小便宜’就草率地为孩子选课报名了。这时我们就会告知家长,‘不是适合朋友孩子的课程就是适合自己孩子的’,但我们能做的也只是劝导。”

徐老师的一席话,道出了选课师在与机构营销斗争中的无奈,同时也从侧面展现出机构课程信息失真的现状。随着教培机构越来越多,网上的各种课程也琳琅满目,令家长们眼花缭乱。许多课程信息对外不透明,家长们了解选择课程多以机构宣传为主,没有全面客观的了解渠道,导致网络课程与家长选择之间形成一道难以逾越的“信息鸿沟”。

当前,80、90后成为家长主体,孩子的教育问题日益受到重视,教育焦虑成为这些家长们的常态。毕竟人家的孩子都在“跑”,自家的孩子怎能落后。选课需求的旺盛,正是当前教育焦虑的一种体现。一方面,家长们渴望自己孩子学习到优质的课程,获得更好的教学资源。但另一方面,又苦于自身工作、生活等方面的压力,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市面上种类繁多的课程,更无从谈起为孩子选择合适的课程。

基于家长们日益加重的教育焦虑,徐老师看到选课师这条路的可行性。正如她所说的“从2017年到现在一直在做选课这个事情,在这之前是做心理咨询工作的,发现很多宝妈除了工作生活压力外,更多的是教育焦虑。在跟我诉说的过程中,我很心疼她们,看到了她们在选课上面的无助,因为如果选不好,这不仅仅是浪费钱,更多的是影响孩子的学习兴趣和升学竞争力。”

家长与课程之间需要一条绿色通道,而选课师的意义正在于此,帮助家长全面的获取课程信息,缓解他们的教育焦虑。

小众职业能否带来大众利益应运而生后又该何去何从

目前,选课师仍为小众职业,从事该职业的人不过几千人,行业内的选课机构公司也不过十几家。看似市场存在巨大的缺口,实则不然。许多家长对选课师持谨慎态度,很少通过选课师为孩子选择课程。

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其一,国家还未承认选课师这一职业。行业没有相关资格认证,服务标准和准入制度并不明确;其二,通过收取“咨询费”获利这一盈利模式让人质疑。选课师推荐的各类机构课程,是否与这些机构有利益挂勾、从中牟利,并且选课推荐能否真正符合家长和孩子的需求有待考究。

为此徐老师表示,“自己提供的选课服务,某种意义上与教培机构之间是互相博弈的关系。自己调研评测几乎所有的机构课程,且不接受任何推广。此外通过我们,家长可以获取到一些低价课和一些额外赠送课程。因此通过选课师选课,不仅不会更贵,反而能节省家长大量的时间成本,在选课问题上少走弯路。当然,随着这个行业日益发展,一定会有一些人看到里面的商机,投机进来把市场弄乱,届时家长可能会分不清应该咨询谁,因此建议家长在选课时多咨询、多对比。”

对于选课行业未来的发展,徐老师自己非常看好。她认为,“虽然小众,但是如果能解决家长在选课问题上至少90%的痛点,那么家长就会以一传十,依靠口碑营销,逐渐扩大自身的影响。特别是在教育这个事情上,通过运营手段来提高粘度只是暂时的,还是应该通过提高服务质量和良好的口碑来增加用户粘度。并且线上机构可能会倒闭,但一定会有线上机构存在,而且会越来越多,所以家长的需求会越来越大。而这次疫情又让许多家长对在线教育有了全新的认识。”

从市场供需来看,选课师确实发展空间较为广阔。据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到3.5亿人左右,意味着全国有近四分之一的人将通过线上形式学习,同时意味着将有更多的人面临“选课难”的问题。因此从长远来看,预计我国的选课需求会愈发旺盛。

结语

选课服务的持续健康发展,有待市场进一步规范监管。由于教育先天保守稳定的属性,该行业发展一定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长时间的市场沉淀,逐渐完善行业规范,建立健全体系化的市场秩序。综合来看,选课师这个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国家社会以及行业人员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