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元一天,宠物假期留守撑起一门生意

作者|唐亚华

来源 | 深燃(ID:shenrancaijing)

“人在外面浪,猫狗在家怎么样?”这应该是当代年轻人假期出行最牵挂的事情了,说走就走的潇洒,被宠物绊住了。

不过,办法总比困难多。为了避免猫进入陌生环境产生应激反应,找靠谱的朋友或专业人士上门代喂养;再豪华一点,可以把离不开人的狗送到高端宠物乐园,让他们在几十亩的草坪上尽情奔跑,主人休闲娱乐的时候,宠物也享受一个惬意的度假之旅,真是狗生理想了。

折中的选择是,主人花点钱,宠物受点罪,送它去小区附近的宠物店笼子里过个假期,生活质量一般,起码保证吃喝拉撒睡无忧;还有一些宠物依赖性强,离开主人后会狂吠、焦虑,最安全的方式当然还是宅家里陪它们,正所谓“猫狗在,不远游”。

有需求就有市场,盯上宠物假期生意的商业形式层出不穷。

最简单的,宠物自动喂食器、喂水器,价钱在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不放心的主人在家里给宠物装个监控,又是几百元。假期一长,“毛孩子”自己在家肯定是不行了,托朋友照顾搭个人情事小,找专业人士就价格不菲了。

升级一点,上门喂养一次几十元,送宠物店每天几十到几百元,要想让宠物享受高端假期,一天500多元,定价堪比中档酒店。当然随之而来的是保时捷接送、几十亩草坪奔跑、总统套房带落地窗。市场一热,伴宠师、宠物店、宠物乐园供不应求。

“人不如狗”背后,是一门巨大的生意。

01

帮忙看猫狗,宠物新社交

长假前夕,家有宠物的“家长们”朋友圈画风是这样的:

"有偿代喂养,十一两只猫,坐标天通苑,有没有好心人”。

“帮忙看猫狗,基本的照顾方法甚至洗澡、修剪毛、剪指甲都可以,费用随便给,根据屎臭和路程来定”。

“国庆在京,可以帮要出去旅游的小伙伴养狗,柴犬优先,先到先得。”

宠物代喂养需求爆棚,一时间,人找宠物,宠物找人,好不热闹。

“我们家猫性子比较烈,不太能换环境,有一次出行,把猫放在笼子里带在车上,它嚎叫了一路,一直用爪子挠笼子,鼻子也撞出血了,后来指甲都长不出来了。有一次换了环境,它一天不吃不喝。”青风说。

对她这样有宠物的人来说,假期安置宠物倒不至于造成困扰,但得要当成个事,青风一般优先找朋友帮忙,实在不行送去宠物店寄养,“自己花点钱、宠物受点罪”。

今年国庆假期,青风计划留在家,为了将来自己出行时有人帮忙照顾宠物,她开始收留朋友的宠物。假期前一周,她就收了四只猫,有两只分别是自己家猫咪的“男朋友”和“孩子”,还有两只是一个要出行的朋友的。再加上家里原本的两只,一共六只。

“我这几天每天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数家里的猫够不够,有些认生的都躲在沙发下、床底下,找齐了我才安心”。

她告诉深燃,照顾猫咪倒不是难事,就是一开始适应期需要费点心。“一只小猫过来的第一天晚上,全身瑟瑟发抖,我抱着安抚了它半小时才好一点。第一天我们家大猫把朋友家小猫吓尿了,第二天他们家大猫扇了我们家小猫一巴掌,这种戏码每天都在上演。猫经常打架,扭打在一起,或者飞檐走壁,我要从中调停。”

田田有两只柯基,两只猫咪,七只仓鼠。他节假日很少出门,离开最久的一次是今年过年,柯基托运回家了,仓鼠留在了家里。他买了最大毫升的水壶留给它们,结果遇上疫情,一时间回不来,田田担心了好些天。好在后来有个朋友回京取东西,去家里给仓鼠加了水和粮食。

他每天花两三个小时在宠物身上。早上6点要给猫咪加猫粮,不然猫会反胃酸,7点起床遛狗半小时,晚上7点下班到家又遛半个小时。然后给猫准备生骨肉约处理一小时,喂猫、喂狗,每天会吸一遍毛约半个小时。周末每一个屋要先吸,后拖,消毒,再拖一次。

“这次国庆得加班,我一个同学在朋友圈问有没有人帮忙喂猫,我一看挺近,就顺便帮一下吧。本来就没想过要钱,结果他给了点辛苦费。同事知道这事后,正好还没开始找寄养,就让我帮忙了,也给了差不多的价格和路费。所以我就想,反正都开始做了,要不多做一点,就开始问朋友需不需要帮忙。”田田说。

不过找朋友照顾宠物也有苦恼,小爽假期曾把狗交给同事帮忙照看,回来以后发现它更粘同事,不理自己了,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再发生,这次国庆节她花了300元打车带着狗回家了。

微信图片_20201009112330

02

“伴宠师”上门代喂养 

80元包吃喝拉撒玩

事实上,快速增长的宠物看护需求,显然仅靠朋友帮忙无法满足。

9月30日,宠物电商平台“波奇宠物”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正式成为国内“宠物垂直平台第一股”。该公司凭借在宠物医疗、宠物人才培训、宠物线下门店、宠物食品制造等领域的经营,坐上了宠物经济领域第一把交椅。

根据《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2019年中国城镇(犬猫)消费市场同比增长18.5%,达到了2024亿元。某调研机构调研结果显示,六成宠物主过去一年中使用过宠物服务,其中的53%使用过宠物寄养和上门喂养服务。

四年前,“伴宠师”丸子妈萌生了做上门代喂养宠物的念头。“我一开始把宠物放在家里,让朋友过来帮忙照顾,但大家都挺忙的,嘴上答应了也不知道心里乐不乐意,而且我回来的时候要带一大堆礼物或请对方吃饭。其实单纯从花钱来说,比上门服务还要贵。”

丸子妈的狗13岁了,还有两只猫。在今年专做全职之前,她已经做了四年兼职上门宠物服务。四年前入住新房的时候有几个邻居同时搬过来了,他们的家人都不在北京,假期都要回老家,从那会儿开始,丸子妈就帮他们上门喂养宠物,因为都是熟人,也就收个200块钱的红包。

真正让她下定决心将这事发展成主业,是因为自己工作的关系。

“我今年35岁,在外企干了近10年,在一个服装品牌待了5年,我基本上每个月都是top sales(销售冠军),但是这一年找工作不顺利。至少有2家公司,面试完双方都满意,但对方一听我已婚未育,就不要我了。”丸子妈说。

再加上随着年龄增加,身体也越来越力不从心,丸子妈想着与其费力不讨好去找工作,不如干自己喜欢的事。今年9月份,她正式决定做全职宠物上门服务。

丸子妈申请了一个公众号,在微博、闲鱼等平台发布消息,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到假期前夕,她接到了13个订单。定价规则是,房山区(她所在的区域),每家2只猫以内,距离5公里以内的,30元/次,5-10公里50元,10公里以上是70元,包含了铲屎、换食、换水、陪玩,一般在每家停留30分钟左右。

不过有的猫怕人,10多分钟就能解决。“有一家我已经去了7天了,没见过猫,但每天能看到猫粮少了,水少了,有粑粑。最忙的一天是10月3日,需要去13家,最远的有12公里。”

丸子妈对照顾宠物非常在行,也是来自于她自己十多年的养宠物经验。因为几次事件,她对宠物店和宠物医院不太信任。

以前她家狗都是在宠物店洗澡,要一个多小时,“有一次我送完狗离开,后来又返回去了,看到服务人员‘咣叽’一下就把我们家狗扔池子里了, 我当时咯噔一下,心里想我不在他就那么对狗。从那以后我们家的狗再也没有出去洗过澡,我买了跟宠物医院一样给狗吹毛的机器。”

丸子妈的狗在7岁的时候得了一种病叫“肝腹水”,宠物医院化完验说它救不回来了,建议安乐死。丸子妈听了回家大哭,她老公看她这样,说没事,他们治不了,咱自个治。

“我们俩就去微博、贴吧、各种网站找帖子,自己买药,一个多月以后真的治好了。我带着狗遛弯经过宠物医院,大夫都惊了,说这种病存活几率特别低。”到后来,宠物身上丸子妈自己能干的事,绝对不会交给别人。

丸子妈自称是那种喜欢猫喜欢到看见就走不动道的人,她不觉得上门照顾它们是一份工作,也不觉得辛苦。10月2日当天连续上门照顾了7家的宠物,丸子觉得挺好玩的,比上班强太多了。上班每天要讲业绩,跟领导打好关系,还得照顾员工同事们的情绪。她觉得跟前10年比起来,更愿意过现在的生活。

8天假期丸子妈约能收益3000元,因为是第一次正式接单,她非常满意。宠物背后的市场她非常看好,“现在的人更喜欢独立,养只猫狗在身边的需求更大,而且养猫会上瘾,一般人养了一只就想养两只。”

不过目前,鉴于可能的安全问题,选择宠物上门服务的还是少数,就近在宠物店寄养是更多人的选择。

古月长假出行都会选择宠物店。因为照顾宠物也涉及到专业性问题,比如兔子在兔粮和宿苜草面前就可能不知道饥饱,有些兔粮中添加了诱食剂,会导致兔子不停吃,一次给太多可能会撑死。

这个假期他就将自己家兔子寄养到了宠物店,费用是50元每天,“主要是不会担心被‘喂死’,兔子智商比较低,也不会生主人的气”。很多宠物店也就是照顾宠物基本吃喝,没有太多服务,有一次寄养兔子后长假回来,古月差点没认出来自己家兔子,因为毛长得太长了。

每逢长假,宠物店就会出现“一笼难求”的局面。

深燃致电某宠物店,对方表示,店里的猫柜,1.3米长、1米高,99元一天,一个房间里有6个猫柜,每天早上打扫猫柜的时候,猫会轮流单独出来玩一会。另外条件好一点的是6平米大的单间,有满墙的猫爬架,每天145元。假期前店内已经预定满了。

粗略估计,这样一个拥有6个猫柜、2个单间的小型宠物店,国庆假期的收益约有7000多元,加上上门服务,总计收益在1万元左右。

微信图片_20201009112336

03

500元一天,给宠物度个豪华假期

进阶版的宠物寄养服务,就是让宠物度个假。

江海在杭州市经营一家名叫春田汪汪宠物乐园的机构。进入这一行也是因为自己的经历。他自己养狗时,发现假期把狗寄养在宠物店,接回来以后狗一直冲着他叫,感觉受了委屈,因为他的狗平时都不怎么叫。

他的宠物乐园跟酒店经营模式类似,一般是客户出差、旅游时会把宠物送过去,非节假日入住率约50%-60%,节假日基本都是满员。据江海介绍,有一些城市对遛狗有规定,像出门必须牵狗绳,规定早上七点前、晚上七点之后可以遛狗,其他时间不能出来。

“很多大狗需要奔跑,在城市里可能得不到这种机会,有的主人希望自己的狗可以度个假,会送到我们这来。因为我们有20几亩的草坪,狗可以在我们这里不栓绳尽情地跑。得不到放松的狗在家里有可能会拆家具,出门拽着主人跑,这样的行为是因为精力没有得到很好的释放,如果能经常释放,在家会消停很多。”

在他看来,做这一行最关键的是跟狗主人建立信任关系,因为狗受到委屈不会讲话,很多主人不放心,担心狗挨打,所以他们乐园每个房间都有摄像头,连接到主人手机,24小时可以观看。

做宠物服务,最大的挑战是狗生病、突发危险,或者园内发生传染病。有一次乐园内的一只狗咬破了身上的驱蚊项圈,吃到嘴里一点,后来才知道项圈里面有农药。工作人员在巡防检查时发现狗走路不稳,状态恍惚,送去医院,医生说再晚来半小时就没救了。

“宠物跟小孩子一样,需要时刻有人照顾,不是一天遛两次就行的。我一开始凭着一腔热血进入这一行,赚钱是一部分,更希望主人出去的时候狗可以有安心的去处。入行以后发现没那么简单,但现在客户非常信任我们,顾客对我们最大的表扬就是‘放心’二字,这也是我们有动力坚持下去的原因。”江海说。

时间久了,出现一些纠纷也不可避免。

另外一位宠物乐园园长张霄就曾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他们店里有一个老客户,寄养宠物两年了,年初因为疫情,主人回不来,狗在园里待了1个月。刚进来的时候,张霄就发现狗比以前瘦了很多,主人说工作忙,狗可能吃的少,大家也没当回事。

寄养接近尾声的时候,有工作人员发现狗尿里带血,店里告诉主人并带狗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是淋巴结肿大,肾脏发炎,医生说不需要住院,开一些药就好。后来主人把狗带回去几天后,向宠物店反映狗的情况恶化,失明了。再次去医院检查后结果是恶性肿瘤,那个狗主人当场就给狗安乐死了,并要求宠物店承担一部分责任。

寄养费加医院垫付的花费有一万多,对方拒绝付费。“发生这种事我们也百口莫辩,其实我们不认为短短一个月狗在我们这儿就得了恶性肿瘤,而且狗之前暴瘦和诊断情况我们都跟它的主人沟通过,发现问题也第一时间处理。这只狗在我们刚开业不久就过来了,跟我们感情很好,发生这种事我们也很难过,但遇上这样的纠纷还是很难处理。”张霄说。

今年国庆,江海的乐园从9月15日左右开始接受预定,三天的时间70多个房间就预约满了,总计约有100条狗。一个小房间5-6平米,120元/天,大房间7-8平米,外面带一个10平米的小院子,228元/天。粗略预计,乐园整个国庆假期收益约有5万多元。

乐园的成本跟酒店行业类似,江海介绍,2019年乐园房租20多万,加上人员成本40万,还有一些隐形的成本,如狗生病、受伤会由乐园承担医疗成本,全年营收约130万,折算下来利润率在20%-30%。

这样定位高端宠物服务的乐园不在少数,在美团上搜索,有标价329元/天的猫咪城堡,标价369元/天的VIP套房,卖点是有专业人员全天陪伴玩耍,还有总统套房,主打“一大面落地窗看风景晒太阳”,每天569元,商务车保时捷接送,商品都是进口的,还可以给狗做SPA,果然是“人不如狗”。

“猫咪经济学”的原理,又一次被验证。所谓“猫咪经济学”,诞生于日本,指不管经济多么困难,大众对猫及相关产品的热情永远高涨,只要商家用对猫咪经济学,就能吸引关注从中获益。近年来,“吸猫人群”倍增,有分析人士指出,“撸猫”本身是充满孤独感的人群对于情感需求的替代式满足。

这些流量在人群中“病毒式”传播,满足了年轻人的情感需求,带来了经济效益。正因为如此,宠物经济是近年来创业者们新的掘金地。

假期毕竟是短期的,要做成一门长期生意,单靠假期肯定不够。丸子妈已经想好,“国庆之后我打算创业做上门服务和猫饭。猫其实是肉食动物,但买来的猫罐头里有添加剂,我用健康的食材做猫的营养餐,价格不会很高,食材都是放心的,已经有几位客户表示了预定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