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祜禄·永浩的《真还传》

来源丨AI蓝媒汇(lanmeih001)作者丨韩小黄 制图丨朱君、刘琪

在那个每天被明星吃喝拉撒占据的微博热搜榜上,#罗永浩还了4个亿#这个话题像被黏住了一般被挂了一天。

一个上午,这条热搜的阅读量达到了3.8亿,讨论次数达到3万。但再高的流量数字也不及“4亿债务”这个数字抢眼。

拥有20年脱口秀经验的资深老网红罗永浩在他的脱口秀“首秀”中正式宣布:“始于2018年年底的6个亿债务,到今天我们已经还了快4个亿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未来一年应该也就差不多还完了。”

当然,对于这种有明显“前科”,惯会“用嘴办事”的知名企业家们,我们必须保持理性和质疑,让子弹先飞一会——你说还就还了?你还能收购苹果呢,笑就完事了。

意料之外,罗永浩还真还了。

根据人民法院报官微发布的消息证实:“经我们与丹阳法院核实,该案在执行过程中达成执行和解,在今年6月份已经全部履行完毕。我们还查询了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目前已查询不到与罗永浩相关的执行信息。”

从前我们嘲笑“卖艺也要还债”的罗永浩是个笑话,最终罗永浩用笑话的方式向外界证明了自己究竟有多认真。

站着赚钱的罗永浩,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给自己站回了那些年丢掉的所有里子和面子。

这一年,好多老罗的反对者,都黑转粉了。

没什么特别的技巧,全靠同行衬托。

昨晚的脱口秀大会决赛上,“领笑”了10期的罗永浩坐累了,站起来贡献了一段不输参赛选手的脱口秀表演。

对于看综艺的观众们来说,这段表演节奏起伏、笑料不断,充斥着中年大叔自嘲自黑的反差效果,算得上是个合格的“脱口秀”参赛作品。

但对于大部分科技圈内的人,以及罗永浩的粉丝来说,看到的或许是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他怎么就真的还钱了呢?这胖子不按套路出牌啊。

众所周知,科技大佬口中的“还钱”和流量明星口中的“只是普通朋友”一样,大部分情况下就是一句美丽的废话。2018年11月罗永浩和他的锤子科技被曝出欠下6个亿的债务,其中为了挽救公司损失,罗永浩签署了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其本人也登上了“老赖”名单,被限制不得乘坐飞机、高铁,不得在星级以上场所高消费。

彼时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圈内几乎一边倒的反应就是——意料之中,积极嘲讽。

“资本骗局”、“用嘴造手机”、“资本泡沫”等一系列标签被架在了罗永浩和他的锤子手机头上,见惯了资本圈钱割韭菜暴露的戏码,没有人会觉得罗永浩会真的把“还钱”当个事来看。

笑过、嘲过、鄙视过,这种巨大债务纠纷在普通人眼中也就像个段子一样过去了。

毕竟连他自己都吐槽:“你欠银行100块,那是你的烦恼。如果你欠银行1个亿,那是银行的烦恼。”

这话说的,挺刷新正常人三观的。从普罗大众的角度来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但恰在我们这些普罗大众无法想象的那个“高人一等”的资本圈里,“欠债不还”才是天经地义。

前有贾跃亭,后有戴威,无需赘述。

但谁能想到,罗永浩还真就这么叛逆,公然违反资本圈的游戏规则,明明可以“跑路”,却偏偏要出来“卖艺”,咬着牙把这个钱还上了。

不仅自己偏要还钱,还要拉踩“老实本分”的资本骗子们,还在节目上公然调侃“下周回国”的贾老板。叛逆男孩本孩了。

外界还挺好奇的,一年的时间,别说赚4个亿了,数都数不完。罗永浩是印钞机吗?直播带货真是在抢钱吗?

这是个误会,老罗只是极具戏剧性地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宣布了这一结果,但其实真正算下来这一年老罗不过也就还了1亿而已。

当然,“不过”、“而已”这样的语气词,是对比出来的。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2019年11月,罗永浩通过将旗下核心资产变卖给字节跳动的行为,已经还清了3亿左右的债务。也就是说罗永浩昨天宣布的“还了4个亿”,其中3亿是去年早早就还完了的。

这个“心机”的胖子,还是在关键时刻为自己“吹”了一波英雄主义。

但讲道理,一年还一个亿也够吹的了。按照老罗这一年的动向来看,合理推测其中最大的重头戏就是与抖音签约直播带货的收入。

不得不说,作为“行业冥灯”,罗永浩“赚快钱”的能力还是可以吹一波的。根据众所周知的原因,今年上半年开始从网红到明星,再到知名企业家,甚至是政府、官媒等国家队,全部齐刷刷地下海直播带货。

但大浪淘沙之后,裸奔者众。

吴晓波60万坑位费卖出15灌奶粉,退了3罐;叶一茜40万坑位费仅成交2000元;郑爽直播当场“反水”,被指毫无契约精神……

一辆辆被寄予厚望的直播车“翻”了个彻底,谁也没想到吃“嘲讽”长大的罗永浩站到了最后。

首秀3小时带货1.1亿元,创下抖音已知最高纪录;8月7日成交额突破2亿,开播90分钟即破1.5亿,刷新了自己的直播首秀纪录。罗永浩也一如既往地在微博表彰自己:“这还不是业界通行的下单GMV(按业界通行做法大概是3-4个亿),而是真实的支付金额统计。”

可以说,各大监测平台都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罗永浩每一场直播的数据直播,但截至目前老罗的观看热度和销售数额依旧保持在全网TOP20,抖音带货一哥的位置。

只能说,在老罗的身上成功的路径都是相同的,还钱和带货一样,没有别的技巧,全靠同行衬托。

再也没人说老罗出来卖艺不体面了,也没人抱着“挑刺”的心里去老罗直播间等着看翻车了。相反后者进了直播间以后“刺”没挑到,倒是不知不觉挑到了一堆有的没的商品,回头还不忘自嘲一句“真香”。

千言万语,罗永浩的所作所为也算是应了他们东北人的那句口头禅——憋整那没用的,干就完了。

待到罗永浩这出《真还传》完结上映之时,那个总被嘲讽有点土、爱吹牛的罗永浩就已经“死”了,再度站在大家面前的没准就是一个全新的“钮祜禄·罗永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