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文娱“大”错了?

作者| 程杰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阿里游戏打了一场翻身仗,不过这场胜利已经与阿里大文娱不相干了。

《晚点 LatePost》报道,阿里游戏业务所属的互动娱乐事业部(灵犀互娱)将整体升级成为独立事业群,与阿里大文娱平行,高德集团董事长俞永福即将代表集团分管阿里的游戏业务,目前游戏自研业务负责人詹钟晖(花名叮当)职务也将向上调整。

去年上线的策略手游《三国志·战略版》一度拿下了国内iOS游戏畅销榜榜首,其后也基本稳定在游戏榜前十,近半年以来,《三国志·战略版》与后期推出的策略卡牌手游《三国志幻想大陆》甚至与腾讯、网易旗下游戏竞逐iOS游戏畅销榜Top 5。

和游戏业务的崭露头角相比,阿里大文娱这两年来不断做切割,版图越来越小。

俞永福时代的阿里大文娱旗下业务一度包括合一集团(优酷土豆)、UC、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体育、阿里游戏、阿里文学、阿里数字娱乐事业部等,阵容庞大。

俞永福

不过三四年,阿里文娱的各个条线不断被调整和独立,如今“大文娱”之称,已经名不副实。2019年阿里组织架构调整的时候,UC、阿里文学、虾米音乐等并入创新业务事业群,大文娱事业群保留的业务就只剩下优酷、阿里影业、大麦、游戏。如今游戏也被剥离。

和创新事业群不同的是,游戏是一块有成为现金牛潜质的基石性业务。阿里整合游戏业务初战告捷,虽然其中也有高额买量的原因——《三国志·战略版》长期占据手游推广榜首——但收购简悦后阿里游戏重新启动的效果已经显现出来,“研发+买量”这条道路也被验证是可行的。

弃发行,走研发,阿里游戏发生了很明显的转向,这在业务和组织上都能看出来。从具体业务来看,阿里“互娱”的前景与钱景都比“文娱”更加乐观。

从这个角度再看:阿里游戏独立,是否意味着大文娱离出售不远了?

就此,字母榜(ID:wujicaijing)向阿里大文娱求证,对方回复“想多了”。

虽然王兴说阿里放弃大文娱已经进入倒计时,但目前来看,尚无证据表明,阿里大文娱已经被放上货架。

阿里大文娱的衰落显而易见,然而将责任归之于阿里大文娱自身,可能过于苛刻,事实上,阿里文娱的核心业务——长视频行业——整体陷入了看不到希望的泥沼之中,腾讯视频和爱奇艺行业前二谋求合并就是证明。

在某种程度上,大文娱不断做减法,在组织架构上不断调整,更像是对过往激进路线的一种纠正。

俞永福时代的大文娱虽大,但各个版块之间缺乏逻辑联系,比如创新事业群,放在大文娱当中就相当牵强,独立成群才是理所当然。阿里大文娱之所以如此庞大,独立上市很可能是强烈动因——业务繁多方便做大估值。

2017年底俞永福接受字母榜创始人马钺采访时,曾经透露过非常强烈的希望将大文娱独立上市的愿望。但从2017年至今,阿里在组织上的目标都是“协同”而非“分立”。自从俞永福离任,无论是杨伟东还是樊路远,都没有接过“阿里文娱董事局主席”这个头衔。

整合大师俞永福花了两年时间,没把一盘散沙的大文娱捏合成一个拳头,最大的原因可能是它压根就不可能捏成一个拳头。一方面就像俞永福之前接受采访时说的,“大文娱就像是硅谷+好莱坞。怎样平衡内容和科技,这是全球性的难题。”另一方面,把硅谷和好莱坞捏到一起,可能本来就想错了——整合本身就是虚妄。

反观阿里大文娱的对手,腾讯视频和爱奇艺,都没有以业务繁多作为自己的追求目标——腾讯视频和腾讯互娱业务有联动而并不隶属——而是集中力量做长视频,近年来虽然行业整体不景气,但无论是内容制作还是用户数据、营收状况,都在优酷之上。

这样来看,不断“瘦身”并不是阿里大文娱的问题,阿里大文娱真正的问题是,既然抛弃了独立上市这个不切实际的目标,组织架构调整就应该一步到位,而不是一年一个事业部的切削,反而给外界造成了不断削弱的印象。

说到底,大有大的难处,阿里大文娱亦然。

01

马云给俞永福赠送自己的手书“永福”,并对他寄予厚望:“千万不要被电商给同化了,你要保持非电商的特性。”

如今,这个“永福”给了游戏。

俞永福进入阿里后,曾经负责过阿里最核心的各条业务线,阿里妈妈、大文娱、UC、高德等都留下过他的足迹,离任大文娱后,俞永福虽然也就任过一些投资性的岗位,但与阿里实际业务的关系都比较远。

唯一能拿的出来讲的Title就是“高德董事长”了,《晚点 LatePost》报道,俞永福在高德投入的精力非常多,P9以上的会议他都会参加。

在阿里投资或收购的企业中,高德是其中发展较为不错的。2015年3月俞永福担任高德总裁,受命整合高德,他果断砍掉O2O业务,聚焦地图服务,率领高德走上正轨,甚至到现在,高德还能将将压过百度一头。

高德对本地生活的向往没有停止过,近些年逐步打通支付宝、口碑等,发力出行和本地生活业务;今年9月的“2020出行节发布会”上,高德地图对外宣布称将正式进军生活服务领域,加大在出行和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运营权重。

这种从侧面进攻美团的策略未来如何还不好说,但足以凸显出高德对阿里本地业务的重要性。

回过头来看,UC、高德这些年虽然没有大的亮点,但在各自领域也有所建树,另一个原因或许也是因为浏览器、地图这两个业务相对陈旧,整体市场也比较小,不太为人所关注。

俞永福的分管阿里互娱后,在这个领域中,实际就是跟腾讯、网易乃至游族、三七等游戏厂商对线了,内外部的挑战都不小。

首先是内部,阿里在“发行线”上基本上收力了,自研业务线的出色成绩让阿里不得不更加重视以简悦团队为核心的自研游戏业务,而这种重视直接上升到了互动娱乐事业部的独立。

组织和人的整合是阿里互娱比较大的挑战,在这方面俞永福首先分量足够,其次,他与简悦团队的渊源不浅。

2017年9月,时任阿里大文娱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发出内部信,宣布由原网易COO詹钟晖(叮当)等创办的广州简悦并入阿里游戏事业群,詹钟晖分管互动娱乐事业部。

阿里收购简悦的谈判过程不短,早在2017年初就有传言简悦游戏被阿里收购,彼时参与收购的买家不止阿里,俞永福作为阿里大文娱的主要负责人,不可能没有参与其间。

说到底,阿里互娱也算是阿里大文娱“俞永福时代”的遗产。

如果阿里互娱升级为独立事业群(还是与大文娱平级),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就是,詹钟晖在阿里的资历仍然不足,涉及到与阿里其他业务的协调合作、资源打通,乃至与最高层沟通,都需要一个更有分量的人来托底。

最终,阿里选择了俞永福。

02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 阿里大文娱曾是马云主政后期最关注的业务之一,他曾提出健康(Health)和快乐(Happiness)并重的“双H战略”,大文娱是实现快乐(Happiness)最直接的业务。

但阿里大文娱在连年的巨额亏损中不断下坠,市场份额缩小,营收难见起色,如果传闻中的腾讯视频收购爱奇艺变成现实,阿里文娱的生存空间无疑将遭到进一步挤压。

但马老师这块确实需要一个交代,“互娱”代替“文娱”或许就是那个最合适的台阶,毕竟“互娱”也是快乐(Happiness),还是挣钱的快乐(Happiness)。

Sensor Tower数据显示,灵犀互娱近半年以来稳居中国手游发行商收入榜前5名,旗下《三国志·战略版》吸金能力在SLG(即时战略)游戏中稳居首位,而刚刚公测不久的策略卡牌游戏《三国志幻想大陆》的收入目前也处于中国市场头部地位。

与此前阿里移动和数娱事业部做游戏不同,简悦并入阿里带来了很强的研发能力,这是其能打造出《三国志》这一大IP衍生手游的关键。

简悦创始人詹钟晖是网易的老将,2011年离任时为网易COO,是《大话西游2》、《梦幻西游》等爆款游戏的执行制作人,在游戏开发、运营、管理方面的经验非常丰富;另一位创始人陈伟安为原网易副总裁,CTO吴云洋(云风)则曾主导开发了《大话西游2》、《梦幻西游》等自研项目。

随着九游、豌豆荚等主要分发渠道的衰退,阿里在游戏发行方面已经丧失了足够的廉价流量,减少对发行端的投入是一种必然。

另一方面,字节跳动也早已不满足于只能分润发行及休闲小游戏方面的利润,也在加大自研上的投入,国内游戏市场迎来更加复杂的变局。

阿里则在灵犀互娱上看到了“自研+买量”继续突破的空间,SLG游戏尤其是《三国志》题材的玩家付费能力较强,此外由于《三国志》系列在日韩、东南亚等地区的受众比较高,灵犀互娱的这两款游戏还有望在海外市场获得更多收入。

但不容忽视的是,《三国志·战略版》依然倚重题材取胜,这类游戏的用户群相对较窄,付费率与游戏平衡性也是SLG游戏的长线矛盾。

比较明确的是,阿里游戏还处于上行期,它的上升劲头有多足,和不断萎缩的“大文娱”之间的反差就有多大。

03

雷军曾表示,俞永福是一个“刘备式管理者”,俞永福大感认同:

“完善创业者的能力其实是完善团队的能力,选择当曹操式还是刘备式的‘大哥’,这很重要,我选择当‘刘备式’,擅长团结各方面有能力的同事形成一个强有力的创业团队。”

一晃三年,当初是俞永福迎着简悦游戏并入阿里,如今也是俞永福给阿里互娱事业群垫起了高楼。

空降互娱事业群后,俞永福首先需要面对的或许还不是与詹钟晖为首的简悦团队如何融合,而是如何处理与阿里大文娱的关系?

对大文娱来说,一个自家捧了三年的业务能做起来自然是件好事,但另立高楼这件事搁谁心里估计也不好受,这在优酷、阿里影业均没什么起色的情况下尤其突出。

当初《三国志·战略版》能扶摇直上是阿里大文娱卯着劲抬上去的,买量的支出是归在大文娱预算下的,卖的脸是高晓松的,各种渠道推广也少不了相关部门的配合。

结果内部一调整,游戏这笔投资不小的业务不仅没有进账,还连人带组织全都被切割出去了。

阿里互娱赚了,俞永福也赚了,阿里自己也赚足了眼球和吆喝,只有阿里大文娱是“亏大了”。

阿里的组织能力在大公司中首屈一指,但照样缺干部,大文娱尤其如此。杨伟东事发之后,以阿里文娱之大,居然找不到一个既懂互联网又懂文娱的挑大梁人选。现任总裁樊路远曾长期担任支付宝总裁,能力毋庸置疑,但对于文娱圈来说,他完全是个门外汉。都知道马云推崇门外汉,但马云的经验并非任何时候都管用,否则阿里早就把社交做起来了。

阿里大文娱的“游戏”,交给了阿里互娱,也许后者距离马云的目标,比前者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