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多等5分钟错哪了?

2020-09-09

饿了么多等5分钟错哪了?

作者|生姜斯基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昨天,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指出了外卖小哥的生存困境。

饿了么今天率先作出回应,出了一个新政策:给用户增加一个“我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的按钮。

如果这是饿了么解决问题的方式,那这种方式真的令人作呕。

首先,等外卖,25分钟和20分钟对于用户来说差别并不大,执意要缩短配送时间的从来不是用户,让用户来选择多等几分钟,无疑是一种推卸责任。

其次,引导外卖员闯红灯和逆行是一种涉嫌违法,并且严重危害社会安全的行为,需要平台道歉的对象不只是外卖员,还有被外卖员撞伤的老人、小孩、上班族。毫不夸张地说,我身边有三个年轻女性曾被外卖撞倒过。

百度搜索“外卖员被撞”有542万个搜索结果,而搜索“被外卖员撞”则有869万个搜索结果。

利用大数据估算最短时间,而不加入安全系数的考虑是一种耍流氓。

路人和外卖员需要的是道歉和纠正,而不是煽情和送温暖。

最后,配送时间的缩短从根本上来讲不是为了用户体验,而是为了比对手送得更快。

平台害怕的不是用户不点外卖,而是害怕用户去另一家点外卖,其背后是平台之间的恶性竞争。

微信图片_20200909174437

恶是平台犯的,也只有平台的自我约束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随着饿了么与美团的竞争进入白热化。补贴价格、可选餐馆、送餐速度都是双方的战场。

补贴价格战是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两败俱伤,这也是资本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而可选餐馆竞争激烈,至今全国各地仍然时不时出现双方逼迫商家二选一的状况。

2019年5月22日,饿了么因涉嫌不正当竞争,向美团方面发表了致歉声明。

但随即,饿了么公关负责人在朋友圈表示此次饿了么“道歉”是源于2016年的双方竞争。并称,美团还在多地因为强制商家“二选一”被立案调查。

一直到今年,二选一的情况仍然时有发生:7月,先是80余户商家联名举报美团,饿了么起诉美团不正当竞争;而同一天传出20户商家联名举报饿了么。双方都在控诉对方“二选一”。

送餐速度,是双方正在发力的战场,科技发力,但科技发的力都加诸在人身上。

双方都在加码研究“实时智能配送系统”,这个系统在美团叫超脑,在饿了么叫方舟。

他们从多方面计算如何引导外卖员实现更有效率的配送,但是效率再优化总有边界。

它的边界就是骑手的行驶速度、路况和交通规则,为了比竞争对手更快,他们选择一次又一次地突破这个边界。

采用步行数据引导骑行,配送时间刻意忽略实时路况的计算,引导骑手逆行都是这个系统打着科技的幌子犯下的恶。

补贴战由资本来管,二选一由市场监督管理局来管,闯红灯由交警来管,但交警处罚的并不是平台而是骑手。

交警能够制止个别骑手的交通违规行为,却不能阻止平台利用科技和薪酬惩罚来引导骑手危险行驶。平台甚至一边假惺惺地对骑手进行交通安全教育,一边对配送延时进行处罚。

资本前进的道路上,每一步都滴着鲜血。

饿了么错了,美团也没有更高尚。

饿了么的错误在于公关的失误,太快反应不仅不治本,还让人看出了敷衍和欺骗。

而美团一步一步蚕食饿了么市场的背后,是对外卖员更严苛的处罚政策。

恶性竞争是双方背后的资本都逃不开的原罪。

资本带来的科技进步为人类提供了方便,但科技不应该泯灭人性。

当资本开始碾压着人命往前走,我们应该仍然还有大声喊疼的权利。

最后,想告诉美团和饿了么,如果你们真的在乎外卖员和路人的安全,请拿出你们的诚意,而不是来消费这个世界仅剩不多的温情。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饿了么多等5分钟错哪了?

2020-09-09

饿了么多等5分钟错哪了?

作者|生姜斯基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昨天,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指出了外卖小哥的生存困境。

饿了么今天率先作出回应,出了一个新政策:给用户增加一个“我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的按钮。

如果这是饿了么解决问题的方式,那这种方式真的令人作呕。

首先,等外卖,25分钟和20分钟对于用户来说差别并不大,执意要缩短配送时间的从来不是用户,让用户来选择多等几分钟,无疑是一种推卸责任。

其次,引导外卖员闯红灯和逆行是一种涉嫌违法,并且严重危害社会安全的行为,需要平台道歉的对象不只是外卖员,还有被外卖员撞伤的老人、小孩、上班族。毫不夸张地说,我身边有三个年轻女性曾被外卖撞倒过。

百度搜索“外卖员被撞”有542万个搜索结果,而搜索“被外卖员撞”则有869万个搜索结果。

利用大数据估算最短时间,而不加入安全系数的考虑是一种耍流氓。

路人和外卖员需要的是道歉和纠正,而不是煽情和送温暖。

最后,配送时间的缩短从根本上来讲不是为了用户体验,而是为了比对手送得更快。

平台害怕的不是用户不点外卖,而是害怕用户去另一家点外卖,其背后是平台之间的恶性竞争。

微信图片_20200909174437

恶是平台犯的,也只有平台的自我约束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随着饿了么与美团的竞争进入白热化。补贴价格、可选餐馆、送餐速度都是双方的战场。

补贴价格战是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两败俱伤,这也是资本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而可选餐馆竞争激烈,至今全国各地仍然时不时出现双方逼迫商家二选一的状况。

2019年5月22日,饿了么因涉嫌不正当竞争,向美团方面发表了致歉声明。

但随即,饿了么公关负责人在朋友圈表示此次饿了么“道歉”是源于2016年的双方竞争。并称,美团还在多地因为强制商家“二选一”被立案调查。

一直到今年,二选一的情况仍然时有发生:7月,先是80余户商家联名举报美团,饿了么起诉美团不正当竞争;而同一天传出20户商家联名举报饿了么。双方都在控诉对方“二选一”。

送餐速度,是双方正在发力的战场,科技发力,但科技发的力都加诸在人身上。

双方都在加码研究“实时智能配送系统”,这个系统在美团叫超脑,在饿了么叫方舟。

他们从多方面计算如何引导外卖员实现更有效率的配送,但是效率再优化总有边界。

它的边界就是骑手的行驶速度、路况和交通规则,为了比竞争对手更快,他们选择一次又一次地突破这个边界。

采用步行数据引导骑行,配送时间刻意忽略实时路况的计算,引导骑手逆行都是这个系统打着科技的幌子犯下的恶。

补贴战由资本来管,二选一由市场监督管理局来管,闯红灯由交警来管,但交警处罚的并不是平台而是骑手。

交警能够制止个别骑手的交通违规行为,却不能阻止平台利用科技和薪酬惩罚来引导骑手危险行驶。平台甚至一边假惺惺地对骑手进行交通安全教育,一边对配送延时进行处罚。

资本前进的道路上,每一步都滴着鲜血。

饿了么错了,美团也没有更高尚。

饿了么的错误在于公关的失误,太快反应不仅不治本,还让人看出了敷衍和欺骗。

而美团一步一步蚕食饿了么市场的背后,是对外卖员更严苛的处罚政策。

恶性竞争是双方背后的资本都逃不开的原罪。

资本带来的科技进步为人类提供了方便,但科技不应该泯灭人性。

当资本开始碾压着人命往前走,我们应该仍然还有大声喊疼的权利。

最后,想告诉美团和饿了么,如果你们真的在乎外卖员和路人的安全,请拿出你们的诚意,而不是来消费这个世界仅剩不多的温情。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