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商破产跑路,我自己掏钱找人盖“烂尾楼”

文|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李不追、张公子、唐山 编辑|万芳  小悟空

由于开发商资金链断裂,昆明“别样幸福城”小区4号地从2015年烂尾,之前有50多名业主因为经济压力搬进烂尾楼。

烂尾楼里没水、没电、没气,住户用雨水洗脸,晚上依靠太阳能灯照明……

在媒体的报道下,“别样幸福城”小区引发外界的高度关注。

8月27日,“别样幸福城”小区复工,工人和机械进场,让业主们感到十分兴奋,也都纷纷搬出了烂尾楼,期待未来可以正式入住。

但和“别样幸福城”业主的憧憬相比,大多数的烂尾楼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三位买到烂尾楼的房主,他们当中:

有人举债买的婚房,但是孩子都上幼儿园了,房子还没有下来;

有人是地产行业工作者,在经历了楼市的狂欢之后,自己最后也买到了一套烂尾楼;

还有业主买到的房子虽然没有烂尾,但是物业却烂尾了,小区里的一切事务,一概不管;

还有人在买到烂尾楼后,依旧还得还银行贷款,甚至还被银行起诉违约;

有人曾生活在项目停工的恐惧之中,庆幸躲过烂尾楼之后,收房时却看到房屋装修、小区配套与设计图严重不符,最后不得已加入了维权大军……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开发商承诺“山水雅居”、“温泉入户”,结果屋内漏水、墙体垮塌

清风明月 38岁 公司职员

购房地点:北京

我是个北京媳妇,常年和丈夫、孩子、公婆住在三里屯一套70平左右的房子。

这里虽然地段好,但五口人住着非常拥挤,我们一直都有换房的打算。

2017年春,我和同事聊天时,她跟我说到最近看上了一套位于十渡这里一渡的联排别墅,有山有水。

听同事描述的绘声绘色,我就搜了搜这个项目——世茂一渡青青小镇。

我当时看的样板间

小镇大门在北京,房子在河北,与北京一河之隔(拒马河),房本属于河北涞水的别墅项目,感觉这就是专门为北京人预留的后花园。

北京人都知道十渡非常有名。“十渡”和佛教里“十方世界,普渡众生”有关,我本身信佛,这个楼盘还离北京的云居寺也很近。

看完楼盘介绍后,我忽然产生了在繁华都市边拥有一个山水雅居的想法,就计划着和先生一起去看房。

来售楼时才发现,和我一样想法的人很多,大多都是北京人,但不是特别有钱的那种。这里的房型有联排和叠拼,大多在500万元左右,首付不到150万元。

会来这里看房的,都是和我一样的普通百姓。我和现场几个看房的人聊了聊,有的人是北京教师、退休老人、还有本身是北漂的年轻人。

看房现场

现场,销售滔滔不绝讲附近有白草畔、野三坡,有菜地送、温泉入户。我听得着迷,那简直是梦想中的山水田园生活啊!

紧接着,销售又说房源抢手,如果有心仪户型就现场预定,我毫不迟疑地选了一个喜欢的位置。

和我一起买的还有公司同事,她父母在建筑公司工作,全家也一致认为这个项目性价比很高。

付完款,我每天干活的动力也增加了。毕竟,过几年我就能住上新房。什么工作压力、浮躁的都市节奏,都要在这山水之间消散地一干二净。

小区外环境

收房前几个月,业主群有人爆料,周边村民要求开发商补发村民占地补偿款,对施工现场进出口道路进行了封堵,造成项目停工三个多月。

当时我想,世贸地产算是个有名开发商,应该能摆平。如果搞不定,耽误交房时间也要付违约金的,就没往心里去。

结果,去年收房时,我发现问题大了。

那天北京下雪,我们进屋一看,屋顶居然漏水。当时几个业主就叫嚣要维权,但开发商说保证维修。

后来几个月,维修的电话永远打不通,房屋渗水的位置却越来越多。

屋内渗水情况

有的业主着急入住,匆忙收房,装修一半发现渗水严重,直接停工。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业主在群里反馈,出现了楼梯垮塌、地面塌陷、墙体裂开等情况。

我又找到当时给我卖房的销售,结果对方早已跳槽,甚至掐我电话。

我赶到售楼处,想找人理论,结果发现那边摆放的沙盘也和最初时我看到的不一样了。

现在售楼处的沙盘都大变样。在原来的基础上,多了好几栋高层建筑。

此外,西南面的山上还要炸山盖三栋高楼,完全遮挡了原有住宅的视线。

所谓的山水云间的景观,变成了屋内漏水不断、窗外高楼林立,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直到现在,我也还在维权的路上,就这么成为了卑微的维权业主群的一员。

我们自掏腰包建“烂尾楼”,期间还不起房贷,银行还起诉我

爱茶喵 32岁 女

购房地点:昆明

2013年,我买了昆明小房地产公司的房子。

那套房子84平,总价57万左右,首付30%,贷款39万,还20年。

本以为我终于可以住上新房。没想到,房子封顶后,地产公司资金链断裂,楼盘停工了。

崩盘前,我不是没有预感。

前段时间,我就看到新闻说该公司裁员,发不出工资,我心想,我的房子只差一个收尾就能入住了,不会那么倒霉。

结果,我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楼盘进展一点点慢下来,直到彻底停工。

当初的规划图当初的规划图

烂尾后,我们业主维权多次,去房地产公司、银行、各种相关部门,都没有用,谁也不敢给任何承诺。

后来,大家又闹到地产公司总部,在一个国企(该企业也买了这套房)牵头下,和政府商议了一套“自救方案”:业主们每个平方补缴800元,保证项目完工。

在场80%的业主都交了钱,大家一起找了当地一家建设公司来承接这个项目。

我买到的“烂尾楼”

实际上,买到烂尾楼,你无处申冤。

如果你是贷款买房,即便打官司,最后顶多拿到首付欠条,可以和银行协商终止贷款合同,但已经交的那部分贷款银行是不会退还的。

大多数的业主只能选择继续还贷、被动等待,等待有地产公司接盘房子。

但我无法继续等待。那段时间正好遇到家里老人相继重病,我不得不和银行商议暂停贷款。

银行知道我遭遇了烂尾楼,但依然起诉我,甚至留下不良征信记录。一时之间,我连信用卡都被停用。

在“自救计划”下,去年,我终于拿到这 5 年前就该入住的房屋钥匙。拿到房子,我和银行商量把所有贷款及违约金补上,希望达成和解。

几经周折后,多给了银行一笔律师费,才最终拿到和解协议。

但我的房产证依然没有着落。

原来,地产公司已经将土地证抵押。大家心都凉了,就算地产公司最后破产清算,我们大概率也拿不到买房违约金,更不要说房本了——地产公司负债太多,压根轮不到业主。

前几天,我看到昆明别样幸福城的烂尾楼新闻,业主搬进建到一半的框架房住,感觉好心酸。

不知道我有没有权利庆幸,就差一点点,我也要过上那样的日子。

孩子要上幼儿园了,我买的婚房还在烂尾中

小苗 男 31岁

购房地点:山西太原

2016年,我和媳妇计划结婚买房。

那时,太原市政改造热火朝天,到处都在拆迁、修路,房价也节节攀升。

我跑了几天,发现大开发商或者好地段的楼盘,价格远远超出我的接受能力。我只能把目光投向小区环境和商业配套差一点,但价格低一些的本地开发商项目。

我唯一的底线就是:不买小产权、别买到烂尾楼。

但是没想到,就这么低的标准,我竟然还中招了。

我所购买的项目

看了一段时间,我把目标锁定在我现在买的小区——鼎泰悦郡小区。

这是一个城中村改造项目,我也都查看了土地划拨文件、开发商信息,这些东西在政府网站上也有公示。

更重要的是,当时楼已经盖到16层,看得见、摸得着,让人放心。

这个楼盘紧邻着一所大学,周边还有两个大开发商的项目。同样的地段,这个项目比大开发商的楼盘,一平米能便宜两千元。

我心里窃喜,觉得赚到了。

看好房以后,开发商表示目前只有两个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这些是房产五证中最容易拿到、最不重要的两个证。

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但置业顾问赶紧解释:该项目是城中村重点改造项目,政府网站有公示、市里给开绿灯、边推进边审批,很快其他证就能办下来。

“现在楼都盖这么高了,年底就要交房,背后有政府公信力做担保,你觉得有烂尾的可能吗?再说了,哪有十全十美的楼盘,再等两个月五证齐全,可就不是这个价了”。

置业顾问的话打消了我大部分疑虑,最后我签了认购书。

这套房子的首付比例需要三成,将近30万元,这笔钱耗光了我父母的所有积蓄,我还跟亲朋好友借了个遍,自己又办了七八张信用卡套现,才凑够了首付。

交完首付以后,我跟老婆顺利结婚,俩人开始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

但没过多久,房子的问题接连出现。

认购时房子的建筑情况

首先是无法网签,开发商本来说再等几个月,证件齐了就可以网签。

没想到这一等就从夏天等到了年底,到了开发商约定的交房期限,还是没能网签,施工进度也远远达不到交房的要求。

网签不了,就没法办贷款,后续产权办理这些也就无从谈起。

接着,网上就曝出这个项目容积率不达标。当时开发商跟村委签合同时候,约定的容积率是3.85,但实际容积率只有1.6,所以这导致开发商承诺给村民的回迁房有200多户无法兑现。

愤怒的村民们将工地封锁,工程彻底停摆。

得到这个消息后,我心都凉了,业主群里也炸成了一片。业主们联合去售楼部维权,开发商却避而不见,大家愤怒地把售楼部的沙盘砸了。

闹腾了几日后,开发商派人来解决此事,却只是给一些空头答复,说是正在沟通调整容积率重新规划,争取复工。

业主们要求退还首付款,开发商却以项目仍在建设中等各种理由搪塞,等到后来干脆就强硬表示无法退还。

业主们当然不答应,继续上门闹,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售楼部人去楼空,我们连开发商的人都找不到了。

开发商找不到只能找政府。业主们开始了漫长艰难的维权之路。

开发商跑路了,业主们开始了漫长艰难的维权之路。如今三年过去了,我家小孩也到了上幼儿园的时候,我买的房依然处于烂尾状态。

我现在赚的钱要一边养孩子,一边要交房租,同时还在还买房时的债务,所以只能继续奔走维权,希望能早点住上自己买的房子。

圈内人被“设计”,避开“期房”才能避开烂尾楼

小何 地产公司策划 31岁

购房地点:湖北某县城

我2012年进入地产行业,那时房价刚开始回升。

当时家里人说,未来20年赚钱的机会都在地产,也对我给予厚望。

2015年,地产果然迎来了一轮暴涨。当时经我手每卖出一套房,我就能拿到万分之3的佣金,卖得最好的一个月,我在县城就能拿到几万块钱的工资。

这导致那年许多地产商疯狂囤地——地价低时囤地,等价高了再修楼开盘,借此大赚一笔。

但囤地需要资金,当时我们最常用的手法就是预售、卖“期房”。

不少公司拿下地后,就找设计院出图。按正常情况,出图后要拿到规划局、住建局等部门审批后才能开盘。

但当时房子太好卖了,不少地产商不等五证齐全,就直接拿设计图开盘。

最疯狂的时候,递条子(领导要求插队)都不好使,因为递条子的太多了,得罪谁都不行,干脆不让递了。

那段时间,许久不联系我的朋友、同学,都开始找我打听有没有房。

很多烂尾楼就是这么出现的。

地产商提前卖房,就意味着五证不齐。结果最后政府要求改设计才能出证时,地产商已经拿了业主钱,为了能够及时收房就私自改设计,或者修一半时,发现没钱,所以就偷工减料、甚至直接停工。

我曾遇到一个楼盘,在宣传时候找了个有名的广告公司,编造出“五星级皇家园林”的概念,期房日光(开盘当日就销售完)。

结果修到一半公司没钱,把原本承诺的配套全部省了,“五星级皇家园林”就成了“鬼楼”。

规划没有兑现是常事,所以很多开发商都会在卖期房时弄个免责声明来规避。

当时我每个月都能遇到维权的业主:有的人在网络上发举报贴、也有人拉白底黑字的横幅、还有的砸了售楼沙盘被拘留(沙盘是售楼部最贵的财产)、或者躺在售楼大厅不起的……

以至于公司专门还专门成立了维权组解决这些事。

不过能收房就是幸运的。

有时候地产商没钱了、或者陷入债务纠纷,房子就停建了。业主退钱难、开放商跑路,导致购房款打水漂。一般这种情况,都要等政府部门来处理,周期动辄几年、十年。

我还遇到过楼盘,在售卖时对外宣传高端、轻奢,结果最后开发商欠款跑路,业主讨债无门,这个所谓的“高端楼盘”最后就成了流浪汉的临时聚集地。

这个楼盘直到今年才由政府敲定了新的地产商接手,有的业主写了段子:“买房原本是为了几年后孩子读幼儿园准备,现在孩子上小学了,终于有指望了”。

作为一个资深的房地产从业人士,我也是个被烂尾楼套牢的人。

2017年房产热时,我拿到了内部购房名额,每平便宜600元,一套能便宜7万元,按规定是2020年交房。为了这套房,我还找了领导特批才拿到名额。

结果2019年,我们公司资金周转困难,融资不顺,很多规划都被叫停,包括我们这套房子,对外就说是因疫情延误修建。

按目前的进度看来,别说今年了,2022年都是很难交房了。

仓促交房,物业烂尾,垃圾成山、供暖“爆雷”,天天维权

张彪 54岁 男

购房地点:北京郊区

2008年我买了个80多平米的小产权房,离地铁站两站地远。

那时北京房价还没涨起来,正经的商品房也就七八千一平米,我买的那个小产权房才4000多一平米。

之所以买小产权房,因为我要孩子晚,我和妻子年近不惑才有女儿。

生孩子后,夫人便丢了工作,想靠着买房后出租,来保证财产增值。但那个时候已经买不起商品房,只好买小产权房。

买房前,我比较了好多家。小产权法律上没保障,如果物业质量差、产生纠纷,只能认栽。

最终选择了这个小区,是因为小区占地面积大,我揣测开放商有背景,暂时不会被烂尾;二是小区以农村改造、村民上楼的名义修的,还住着不少当地村民,乡里乡亲的,服务应该不会太差。

我买的是一套80多平米的两室一厅,改成3间房,挺容易出租的,每月租金加起来,大概有两千多元,算是家里的一个收入进项。

但麻烦很快就来了:我8月买的,3个月后就入冬了。小区分户供暖,自己烧自己的锅炉,没几天,物业配的燃气锅炉就坏了。

找物业,他们却说:别人的都没坏,怎么就你的坏了?是你自己不会用,我们管不了。

租户嚷嚷太冷,要退房,我只好买了个新的供暖锅炉。这一烧才知道,那个冬天燃气费花了1万多,室内温度勉强保持到18℃。

这下租户又不干了,没到1月份,退房走人了。

原来小产权房接入的是商用天然气,比民用贵了一倍。物业说:我们不是居民区,只能以工厂的名义接入天然气,价格就是高。

但就算烧商用气也花不了这么多钱啊?后来一位搞建筑的朋友帮忙拿红外探测仪一测,发现这房子打了地基,也有圈梁,只是保温层太薄。

一般北方房屋的保温层板材厚度应该在6厘米以上,可但这套房子保温层厚度不够,用红外线一测,整栋楼都是红色的,就像没保温层一样。

那段时间,看“楼脆脆”之类新闻,我心里就咯噔一下。没办法,我只好又加了个保温层。即使如此,每年冬天也要烧掉七千元。一到冬天,租户就打电话抱怨。

小产权房还有一大麻烦,就是垃圾太多。刚开始,我们每月交30元清运垃圾费,物业就找个地方一堆,没多久那地方就形成一座垃圾山。

靠近垃圾山的业主不干了,天天拉横幅、闹事。

折腾了1个月左右,物业改口让交每个月120元垃圾清运费,把垃圾拉到别的村去堆放了。

相比之下,我同事比我惨多了。他们小区的一栋楼,人住进去没多久,居然地基下沉,楼歪了。

好在歪得不严重,咱们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物业重新找施工队加固了一下,又没问题了。可这种楼谁敢住啊?

2013年,我把小产权房卖了,8千多元一平米,里外里赚了一倍。此外,5年来租金也收了一点,只是和担惊受怕比,实在有点不值。

租房那段时间,我特别怕接手机,生怕租户又抱怨出了什么事。把房卖掉,实在也是我的精神快崩溃了。

这几年我所在的行业不景气,我天天忙得够呛,再加上这种事,谁受得了?

前段时间,我还去了当年的那个小区,和普通小区比,这个小区破败得特别厉害。小产权房本来就远离市区,比较荒凉,物业又没公共维修基金,楼旧了,没人去修。

小区原来的绿化带长满野草,成了荒地。所有路灯、楼道灯都被敲碎。楼道的墙壁上,贴了几层小广告。

接手我那套房的人说:哥,你是解套了。说实话,当年连蒙带忽悠,我总算把房子卖掉时,我差点当着他的面喊出来:是啊,总算解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