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外挂产业:月入百万的“开挂人生”

2020-09-07

解密外挂产业:月入百万的“开挂人生”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

在疫情肆虐的时候,游戏成为了许多人度过被迫宅家的无聊时光。在游戏行业在因为宅家而随之火爆之后,一个隐藏在游戏背后的产业逐渐浮出了水面,那就是外挂产业。

外挂产业是一个备受游戏玩家们所痛恨的产业,但就是这样一个被大部分游戏玩家所欲杀之而后快的产业,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暴利行业,吸引着众多人纷纷投入这一行业。

外挂,中国游戏产业的附骨之疽

外挂已经成为了当代游戏玩家们最为痛恨的问题。无论是PC端还是移动端甚至是主机端,都能够见到外挂的身影。

中国游戏史几乎可以说是在外挂的伴随之下而发展起来的。从最早的网络游戏开始,外挂就已经成为了各个游戏之中的常客。

当前的外挂分为软件外挂和硬件外挂两种。软件外挂是通过对游戏的数据进行直接修改,从而达到作弊的目的。软件外挂是目前最为常见的外挂,不过由于需要修改游戏数据,因此容易遭到游戏厂商检测,风险较高。但是由于只需通过修改代码即可实现,成本极低。

而另一种硬件外挂则是通过对硬件设备如键盘、鼠标进行改造,从而在游戏中实现某些人为无法实现的操作,达到作弊的目的。这种外挂没有对游戏数据进行修改,而是修改了硬件设备,因此很难被厂商检测出来,所以使用的风险极低。不过由于需要修改硬件,因此成本较高。

外挂已经成为了中国游戏玩家无法绕过的坎,在中国几乎所有的游戏中都无法避免外挂的存在。在现在最为火爆的手游《和平精英》中,外挂肆虐的问题极其严重。笔者曾经也热衷于玩这一款手游,不过各种各样的外挂让笔者逐渐失去了对于这一款游戏的兴趣。笔者的朋友更是也选择了开挂,在成为了外挂的受害者之后也转变成为了加害者。

中国游戏市场目前正是在经历着这样的一个充满矛盾的情况。大量普通玩家在遭到开挂玩家的迫害之后,愤而也选择了开挂,陷入了一个死循环。既然你开挂,那我也开,外挂似乎已经成为了中国游戏市场无法摆脱的一条“蛆虫”。

那么,就是这样一个犹如附骨之疽的外挂产业,其背后究竟隐藏着一个怎样的市场呢?

暴利的产业,疯狂的加入者

传销、诈骗、高利贷……这些黑产之所以屡屡出现,罪魁祸首就是隐藏在其后所带来的暴利,而作为黑产的一员,外挂产业也不例外。

根据新闻报道,今年的六月份,江苏省泰州市警方打掉了一个英雄联盟游戏外挂团伙,该团伙销售的三款游戏外挂,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赚取了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而这仅仅是中国庞大的外挂黑产的冰山一角。

国内游戏大厂腾讯所成立的专门打击外挂的守护者计划安全团队所估算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游戏外挂黑产的实际销售规模已经超过了20亿元每年。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巨大的利益吸引之下,众多人铤而走险,从事外挂的人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外挂层出不穷。

在X宝上面,简单一搜索,就能看到大量的店家光明正大的贩卖着外挂,这些外挂都打着游戏辅助的名号,且均价都在10至20元之间。虽然单价较低,但是当销量上去之后,这笔数字就非常可观了。

以近期比较火爆的游戏《绝地求生》为例。根据其官方所发布的封禁数据显示,在2020年1月26日至2月1日一周时间内,就封禁了超过10万个作弊账号,而以每份外挂10元为标准,一周的盈利额就能达到100万元。而这仅仅是一个游戏一周所大概能够赚取的金额,由此可见,外挂行业的暴利是吸引众多人参与销售和制作外挂的主要因素。

但这不是外挂行业如此火爆的核心因素。

众多的使用者,赚钱的“外挂”

庞大的外挂使用群体是导致外挂行业繁荣的核心因素。当前国内拥有着一个庞大的外挂使用群体,这一群体带动了外挂产业的高速发展。这一开挂群体分为三种,分别是普通玩家、游戏工作室以及游戏主播。

普通玩家是购买外挂的主力,在众多普通玩家遭遇了外挂的“洗礼”之后,这些受害者也选择开挂成为了加害者,形成了恶性循环。而除了遭到外挂打击之后愤而开挂的玩家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则是借助于开挂满足自身虐杀对手的快感。由于大部分网游为了提高玩家的游戏性,因此都具有一定的对抗性,而开挂将能给这些玩家带来获胜的成就感。

另一主要的开挂用户则是游戏工作室和游戏主播,这两者都是依靠外挂来赚钱,外挂可以说是他们必不可少的一种工具。游戏工作室与外挂一样,本身就是被游戏厂商所打击的对象,其中最为常见的就是刷金工作室。借助于外挂,这些工作室就能够快速的刷取金币,外挂就是他们的一种生产工具。近年来还出现了一些代打和陪练上分的工作室出现,为了提高胜率和上分速度,开挂成为了最好选择。

游戏主播开挂的问题更为普遍,由于游戏主播的收入与主播的技术成正比,因此选择开挂来“提升技术”成为了许多主播的选择。在吃鸡类的游戏之中,每局一百人中只有一人能够获胜的游戏模式,能够给开挂者带来极大的成就感。这就是普通玩家开挂的主要原因,而对于主播来说则更为明显,经常能够获胜的主播能够收获大量的关注度和粉丝,这同时能给主播带来大量的收入。花钱买挂直播,通过直播来赚钱,这已经成为了许多主播的盈利模式。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如果失去了购买者,外挂行业在一定程度上将会受到抑制,而在当前国内这一庞大的外挂需求之下,外挂产业为何如此繁荣也就可想而知。

一个如此庞大的外挂黑产的背后,又有着一个怎样的产业链条?

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一个模块化的生产模式

当前国内外挂行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以满足市场对于外挂的庞大需求。

首先是外挂的生产。外挂的生产制造已经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工业生产的模块化流水线。众多的外挂制作者聚集在一起搭建出了一个完整的代码库,从编写外挂所需要的框架到完善的函数库,甚至是UI界面模板,外挂制作者不需要拥有太好的编程基础,只需要简单的组装一下,一套新的外挂就能编写出来。

其次是外挂的销售链。对于外挂团队来说,如何销售是风险最大的一环,如何安全的销售外挂,同时又能够实现高效率的销售是外挂产业最为重要的一点。现在最为常见的外挂售卖方式就是在名叫“卡盟”的平台上进行销售。通过将外挂的使用权转变为一串卡密在平台上进行分销,销售商还能够像传销一样层层分销下去,形成下级分销商,从而扩大与用户的接触面积。用户在购买了外挂使用卡密之后,在固定地址下载外挂软件,输入卡密即可使用外挂。外挂制作者则通过网络验证平台来对卡密进行识别和使用时长控制。

借助于将使用权与卡密进行绑定的分销模式,外挂的分销效率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而卡盟的平台销售模式则使得外挂制作者的安全得到了提升,这些外挂制作者大多使用代理软件,有关机构难以抓捕这些外挂制作者。

外挂,真的无法被“根治”吗?

现在看来,外挂这一存在在短时间内是无法被彻底杜绝的,各大厂商和玩家与外挂之间的斗争将会长期存在下去。当前各个游戏厂商都纷纷在加大对外挂的打击力度,特别是开挂玩家。但仅仅依靠厂商的用户封禁和外挂识别还不够,有关部门加大对外挂黑产的打击力度,提升制造外挂的犯罪成本,这就需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从而增加进入外挂产业的门槛,才能够一定程度上削弱外挂产业的猖獗。

而当前非常火爆的云游戏也可能会成为消灭外挂的一个方向。云游戏的特性就是将游戏本体在厂商的云服务器中运行,用户只需要有设备进行操作即可,虽然这种方式能够杜绝软件类外挂,但却无法杜绝硬件外挂和脚本之类的外挂。此外,云游戏服务器的漏洞也可能成为外挂制作者的突破点,云游戏的内部程序员又是否会成为“帮凶”呢。但当前云游戏的普及还遥遥无期的情况下,因此未来的情况现在还不得而知。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归根究底,外挂产业之所以如此火爆,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国内对于外挂的庞大需求。国内最大的游戏厂商腾讯旗下的几乎每一款游戏的发展史都是与外挂的对抗史。从早期的FPS游戏《穿越火线》到《地下城与勇士》这种2D RPG类游戏,在与外挂的对抗之中,腾讯的反作弊能力在全球所有的游戏厂商中可以说都是名列前茅的,这种领先对于国内的玩家来说同时也是一种悲哀,这种领先意味着国内游戏环境的恶劣。

虽然加大对外挂产业的打击力度通过线上的技术识别和线下的联合有关部门对外挂从业者进行打击在短时间内能够有一定的成效,但这些措施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用户对于外挂需求的这一罪魁祸首因此外挂产业必然会一直存在下去。只要有需求和在巨大的利润吸引之下,就必然会有人铤而走险,继续制作和贩卖外挂。毕竟,无法根治国内用户对于外挂的需求,那么外挂就会如同一条寄生虫一样,继续侵蚀着游戏行业的“骨髓”。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解密外挂产业:月入百万的“开挂人生”

2020-09-07

解密外挂产业:月入百万的“开挂人生”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

在疫情肆虐的时候,游戏成为了许多人度过被迫宅家的无聊时光。在游戏行业在因为宅家而随之火爆之后,一个隐藏在游戏背后的产业逐渐浮出了水面,那就是外挂产业。

外挂产业是一个备受游戏玩家们所痛恨的产业,但就是这样一个被大部分游戏玩家所欲杀之而后快的产业,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暴利行业,吸引着众多人纷纷投入这一行业。

外挂,中国游戏产业的附骨之疽

外挂已经成为了当代游戏玩家们最为痛恨的问题。无论是PC端还是移动端甚至是主机端,都能够见到外挂的身影。

中国游戏史几乎可以说是在外挂的伴随之下而发展起来的。从最早的网络游戏开始,外挂就已经成为了各个游戏之中的常客。

当前的外挂分为软件外挂和硬件外挂两种。软件外挂是通过对游戏的数据进行直接修改,从而达到作弊的目的。软件外挂是目前最为常见的外挂,不过由于需要修改游戏数据,因此容易遭到游戏厂商检测,风险较高。但是由于只需通过修改代码即可实现,成本极低。

而另一种硬件外挂则是通过对硬件设备如键盘、鼠标进行改造,从而在游戏中实现某些人为无法实现的操作,达到作弊的目的。这种外挂没有对游戏数据进行修改,而是修改了硬件设备,因此很难被厂商检测出来,所以使用的风险极低。不过由于需要修改硬件,因此成本较高。

外挂已经成为了中国游戏玩家无法绕过的坎,在中国几乎所有的游戏中都无法避免外挂的存在。在现在最为火爆的手游《和平精英》中,外挂肆虐的问题极其严重。笔者曾经也热衷于玩这一款手游,不过各种各样的外挂让笔者逐渐失去了对于这一款游戏的兴趣。笔者的朋友更是也选择了开挂,在成为了外挂的受害者之后也转变成为了加害者。

中国游戏市场目前正是在经历着这样的一个充满矛盾的情况。大量普通玩家在遭到开挂玩家的迫害之后,愤而也选择了开挂,陷入了一个死循环。既然你开挂,那我也开,外挂似乎已经成为了中国游戏市场无法摆脱的一条“蛆虫”。

那么,就是这样一个犹如附骨之疽的外挂产业,其背后究竟隐藏着一个怎样的市场呢?

暴利的产业,疯狂的加入者

传销、诈骗、高利贷……这些黑产之所以屡屡出现,罪魁祸首就是隐藏在其后所带来的暴利,而作为黑产的一员,外挂产业也不例外。

根据新闻报道,今年的六月份,江苏省泰州市警方打掉了一个英雄联盟游戏外挂团伙,该团伙销售的三款游戏外挂,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赚取了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而这仅仅是中国庞大的外挂黑产的冰山一角。

国内游戏大厂腾讯所成立的专门打击外挂的守护者计划安全团队所估算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游戏外挂黑产的实际销售规模已经超过了20亿元每年。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巨大的利益吸引之下,众多人铤而走险,从事外挂的人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外挂层出不穷。

在X宝上面,简单一搜索,就能看到大量的店家光明正大的贩卖着外挂,这些外挂都打着游戏辅助的名号,且均价都在10至20元之间。虽然单价较低,但是当销量上去之后,这笔数字就非常可观了。

以近期比较火爆的游戏《绝地求生》为例。根据其官方所发布的封禁数据显示,在2020年1月26日至2月1日一周时间内,就封禁了超过10万个作弊账号,而以每份外挂10元为标准,一周的盈利额就能达到100万元。而这仅仅是一个游戏一周所大概能够赚取的金额,由此可见,外挂行业的暴利是吸引众多人参与销售和制作外挂的主要因素。

但这不是外挂行业如此火爆的核心因素。

众多的使用者,赚钱的“外挂”

庞大的外挂使用群体是导致外挂行业繁荣的核心因素。当前国内拥有着一个庞大的外挂使用群体,这一群体带动了外挂产业的高速发展。这一开挂群体分为三种,分别是普通玩家、游戏工作室以及游戏主播。

普通玩家是购买外挂的主力,在众多普通玩家遭遇了外挂的“洗礼”之后,这些受害者也选择开挂成为了加害者,形成了恶性循环。而除了遭到外挂打击之后愤而开挂的玩家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则是借助于开挂满足自身虐杀对手的快感。由于大部分网游为了提高玩家的游戏性,因此都具有一定的对抗性,而开挂将能给这些玩家带来获胜的成就感。

另一主要的开挂用户则是游戏工作室和游戏主播,这两者都是依靠外挂来赚钱,外挂可以说是他们必不可少的一种工具。游戏工作室与外挂一样,本身就是被游戏厂商所打击的对象,其中最为常见的就是刷金工作室。借助于外挂,这些工作室就能够快速的刷取金币,外挂就是他们的一种生产工具。近年来还出现了一些代打和陪练上分的工作室出现,为了提高胜率和上分速度,开挂成为了最好选择。

游戏主播开挂的问题更为普遍,由于游戏主播的收入与主播的技术成正比,因此选择开挂来“提升技术”成为了许多主播的选择。在吃鸡类的游戏之中,每局一百人中只有一人能够获胜的游戏模式,能够给开挂者带来极大的成就感。这就是普通玩家开挂的主要原因,而对于主播来说则更为明显,经常能够获胜的主播能够收获大量的关注度和粉丝,这同时能给主播带来大量的收入。花钱买挂直播,通过直播来赚钱,这已经成为了许多主播的盈利模式。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如果失去了购买者,外挂行业在一定程度上将会受到抑制,而在当前国内这一庞大的外挂需求之下,外挂产业为何如此繁荣也就可想而知。

一个如此庞大的外挂黑产的背后,又有着一个怎样的产业链条?

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一个模块化的生产模式

当前国内外挂行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以满足市场对于外挂的庞大需求。

首先是外挂的生产。外挂的生产制造已经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工业生产的模块化流水线。众多的外挂制作者聚集在一起搭建出了一个完整的代码库,从编写外挂所需要的框架到完善的函数库,甚至是UI界面模板,外挂制作者不需要拥有太好的编程基础,只需要简单的组装一下,一套新的外挂就能编写出来。

其次是外挂的销售链。对于外挂团队来说,如何销售是风险最大的一环,如何安全的销售外挂,同时又能够实现高效率的销售是外挂产业最为重要的一点。现在最为常见的外挂售卖方式就是在名叫“卡盟”的平台上进行销售。通过将外挂的使用权转变为一串卡密在平台上进行分销,销售商还能够像传销一样层层分销下去,形成下级分销商,从而扩大与用户的接触面积。用户在购买了外挂使用卡密之后,在固定地址下载外挂软件,输入卡密即可使用外挂。外挂制作者则通过网络验证平台来对卡密进行识别和使用时长控制。

借助于将使用权与卡密进行绑定的分销模式,外挂的分销效率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而卡盟的平台销售模式则使得外挂制作者的安全得到了提升,这些外挂制作者大多使用代理软件,有关机构难以抓捕这些外挂制作者。

外挂,真的无法被“根治”吗?

现在看来,外挂这一存在在短时间内是无法被彻底杜绝的,各大厂商和玩家与外挂之间的斗争将会长期存在下去。当前各个游戏厂商都纷纷在加大对外挂的打击力度,特别是开挂玩家。但仅仅依靠厂商的用户封禁和外挂识别还不够,有关部门加大对外挂黑产的打击力度,提升制造外挂的犯罪成本,这就需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从而增加进入外挂产业的门槛,才能够一定程度上削弱外挂产业的猖獗。

而当前非常火爆的云游戏也可能会成为消灭外挂的一个方向。云游戏的特性就是将游戏本体在厂商的云服务器中运行,用户只需要有设备进行操作即可,虽然这种方式能够杜绝软件类外挂,但却无法杜绝硬件外挂和脚本之类的外挂。此外,云游戏服务器的漏洞也可能成为外挂制作者的突破点,云游戏的内部程序员又是否会成为“帮凶”呢。但当前云游戏的普及还遥遥无期的情况下,因此未来的情况现在还不得而知。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归根究底,外挂产业之所以如此火爆,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国内对于外挂的庞大需求。国内最大的游戏厂商腾讯旗下的几乎每一款游戏的发展史都是与外挂的对抗史。从早期的FPS游戏《穿越火线》到《地下城与勇士》这种2D RPG类游戏,在与外挂的对抗之中,腾讯的反作弊能力在全球所有的游戏厂商中可以说都是名列前茅的,这种领先对于国内的玩家来说同时也是一种悲哀,这种领先意味着国内游戏环境的恶劣。

虽然加大对外挂产业的打击力度通过线上的技术识别和线下的联合有关部门对外挂从业者进行打击在短时间内能够有一定的成效,但这些措施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用户对于外挂需求的这一罪魁祸首因此外挂产业必然会一直存在下去。只要有需求和在巨大的利润吸引之下,就必然会有人铤而走险,继续制作和贩卖外挂。毕竟,无法根治国内用户对于外挂的需求,那么外挂就会如同一条寄生虫一样,继续侵蚀着游戏行业的“骨髓”。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