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2020-09-05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作者|吕玥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好久没有“冤大头”了。

从煤老板到跨界并购影视公司的铜加工企业、烟花生产商,再到各种互联网影业,在手持明星光环与注意力的影视公司眼前,这些“门外汉”的头上都贴着“人傻 · 钱多 · 速来”。

然而躺赚的时间并不长。税务风波、政策风向变化、互联网公司恍然大悟并改变策略,影视公司成为弃子。无论是上市时范冰冰、赵薇两大女神一起敲钟的唐德影视,还是旗下拥有杨紫、任嘉伦等当红艺人的欢瑞世纪,明星还在,但资本市场的眼神早已转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构投资者告诉「资本侦探」:“谁还看影视股?最多就是波段炒爆款,像《战狼2》的时候炒北京文化,爆款一上就撤退,现在连散户都明白影视股没有长期投资价值。”

“影视公司,商业模式巨烂无比。业绩太波动、项目资金回收周期长、工业化水平极低、讲圈子、类作坊、商业契约精神不完善。”另一位一级市场专注文娱领域的投资人则直言不看影视相关项目:“你看看,工业化程度高如好莱坞,也没有什么制作公司能单独上市的。”

影视行业惨淡如此,资本总是追涨杀跌,无人问津再正常不过。

有意思的是,在影视公司的资本之路一片茫然的时候,本周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

欢喜传媒是由董平、宁浩、徐峥、项绍琨联合创办的影视公司,2015年在港股借壳上市。除了宁浩、徐峥两位,在其股东里还有张艺谋、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等重量级导演。同时,欢喜传媒还与贾樟柯、王小帅等知名导演及制片人签约,团队阵容相当豪华。

目前,除B站之外,去年3月以3.9亿港元入股的猫眼娱乐也持有欢喜传媒7.5%股份;而在今年春节期间,字节跳动又以6.3亿元买下《囧妈》独家版权,并与其达成了三年合作。

这不免让人好奇,影视公司的商业模式并未受到认可,单一影视公司的内容也完全不足以给互联网平台们解渴,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影视内容公司还有什么价值?

欢喜传媒出品

欢喜传媒出品

优先选择权

我们先把时间拉回到互联网在影视圈疯狂撒钱的2014-2016年。

2014年6月,阿里巴巴收购文化中国60%股权,后更名为阿里影业;10月,华策影视募资20亿元,认购对象中有两家公司与百度和小米相关,不久后又宣布拟与爱奇艺共同出资成立公司,主营网剧网综;11月,华谊兄弟发布定增公告,腾讯和阿里巴巴同时位列公司股东。

据媒体统计,当年华谊兄弟、光线传媒、长城影视、华策影视、乐视网相继抛出了总计125.5亿元的新一轮融资计划,影视公司一时间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资本追逐对象。

那几年间的影视投资热,其背后直接原因是电影市场的增长和网生内容的快速起势。2014年,中国电影总票房达296.39亿元,同比增长36%;2015年电影市场再次以49%的增速实现了高增长,业内纷纷预测2017年中国将超越北美成为世界最大电影票房市场。与此同时,2014年网综《奇葩说》拿下破亿点击量,2015年为网剧《盗墓笔记》付费的用户挤爆了爱奇艺的服务器。

当时高速增长的影视行业势必会对有资金资源、播放平台、庞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产生极强吸引力。与此同时,在互联网公司设想的宏大布局里,传统影视公司是爆款内容、头部内容的生产者,而这些内容则是拿下用户的捷径。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曾经研判,渠道越管道化、越是只提供“传递”功能,在这个渠道上传递的“内容”会越有价值。

这或许是视频网站争抢内容的底层逻辑,从产品角度,视频平台的“传递”功能差别很小,能让他们拉开差距的,就是载于其上的内容。

投资头部影视内容公司,相当于拿到了头部内容的优先权。

交个朋友

但这种优先权在今天看来意义正在削弱。

一是此前重金砸向影视公司的结局并不如人意。一个典型案例就是自2018年阅文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后,新丽传媒连续两年都未完成业绩承诺。受此影响,阅文在今年上半年叠加录得其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人民币44.1亿元,净亏33.1亿元,这也是阅文自201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二是视频网站自身的自制能力不断加强,教完学费之后,聪明的互联网人很快就“入圈上手”了。从2016年开始,优爱腾纷纷开始发力自制内容,腾讯视频的首个自制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在大结局播出后就拿到了破30亿的播放量,爱奇艺有《河神》《破冰行动》等爆款剧,优酷的《长安十二时辰》在豆瓣一开分就拿到了8.8分。

三是头部影视公司并非头部影视内容的绝对保险,例如高喊做“超级IP剧”的华策影视在2017年拿出的开年大戏《孤芳不自赏》口碑扑街,《甜蜜暴击》收视口碑双惨淡,柠萌影业和腾讯影业共同出品的《择天记》在湖南卫视收视率也只徘徊在1%左右。

股权投资更像是投石问路,“交个朋友”。

B站在此时投资欢喜传媒,必定不会是以往互联网公司竞逐影视行业,想要快速获利的财务投资思路。仅靠欢喜传媒一家公司也很难填充起B站整个影视内容板块。

交易完成后,B站将持有欢喜传媒约9.90%的股份。与此同时,双方还签订了一份五年的合作协议:B站不仅将获得欢喜传媒一众作品的独家外部播放权、优先投资权,设立欢喜首映频道,同时还将与欢喜传媒一同围绕影视剧播出、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深入合作。

从这一角度想,B站和年初字节跳动的意图似乎并无不同,不过都是想要一个“圈内人”带自己入圈,好在今后方便找资源、找合作。

再回到资本层面,今年较受关注的吴奇隆刘诗诗的稻草熊影业以及博纳影业的IPO上市其实都是前路坎坷。

四年前暴风科技收购稻草熊影业计划失败,明星股东阿里影业也在后来选择退出,而现阶段稻草熊能依赖的大客户也很单一。据其招股书显示,今年一季度稻草熊3.27亿元的收入完全来自于爱奇艺。而博纳影业也已在IPO路上排队三年,未来能否顺利,也只能看未来几年主旋律题材电影能否延续热度,以及电影市场能否尽快完全恢复。

影视圈情谊易得,但真金白银的回报恐怕就不要太指望了。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2020-09-05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作者|吕玥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好久没有“冤大头”了。

从煤老板到跨界并购影视公司的铜加工企业、烟花生产商,再到各种互联网影业,在手持明星光环与注意力的影视公司眼前,这些“门外汉”的头上都贴着“人傻 · 钱多 · 速来”。

然而躺赚的时间并不长。税务风波、政策风向变化、互联网公司恍然大悟并改变策略,影视公司成为弃子。无论是上市时范冰冰、赵薇两大女神一起敲钟的唐德影视,还是旗下拥有杨紫、任嘉伦等当红艺人的欢瑞世纪,明星还在,但资本市场的眼神早已转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构投资者告诉「资本侦探」:“谁还看影视股?最多就是波段炒爆款,像《战狼2》的时候炒北京文化,爆款一上就撤退,现在连散户都明白影视股没有长期投资价值。”

“影视公司,商业模式巨烂无比。业绩太波动、项目资金回收周期长、工业化水平极低、讲圈子、类作坊、商业契约精神不完善。”另一位一级市场专注文娱领域的投资人则直言不看影视相关项目:“你看看,工业化程度高如好莱坞,也没有什么制作公司能单独上市的。”

影视行业惨淡如此,资本总是追涨杀跌,无人问津再正常不过。

有意思的是,在影视公司的资本之路一片茫然的时候,本周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

欢喜传媒是由董平、宁浩、徐峥、项绍琨联合创办的影视公司,2015年在港股借壳上市。除了宁浩、徐峥两位,在其股东里还有张艺谋、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等重量级导演。同时,欢喜传媒还与贾樟柯、王小帅等知名导演及制片人签约,团队阵容相当豪华。

目前,除B站之外,去年3月以3.9亿港元入股的猫眼娱乐也持有欢喜传媒7.5%股份;而在今年春节期间,字节跳动又以6.3亿元买下《囧妈》独家版权,并与其达成了三年合作。

这不免让人好奇,影视公司的商业模式并未受到认可,单一影视公司的内容也完全不足以给互联网平台们解渴,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影视内容公司还有什么价值?

欢喜传媒出品

欢喜传媒出品

优先选择权

我们先把时间拉回到互联网在影视圈疯狂撒钱的2014-2016年。

2014年6月,阿里巴巴收购文化中国60%股权,后更名为阿里影业;10月,华策影视募资20亿元,认购对象中有两家公司与百度和小米相关,不久后又宣布拟与爱奇艺共同出资成立公司,主营网剧网综;11月,华谊兄弟发布定增公告,腾讯和阿里巴巴同时位列公司股东。

据媒体统计,当年华谊兄弟、光线传媒、长城影视、华策影视、乐视网相继抛出了总计125.5亿元的新一轮融资计划,影视公司一时间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资本追逐对象。

那几年间的影视投资热,其背后直接原因是电影市场的增长和网生内容的快速起势。2014年,中国电影总票房达296.39亿元,同比增长36%;2015年电影市场再次以49%的增速实现了高增长,业内纷纷预测2017年中国将超越北美成为世界最大电影票房市场。与此同时,2014年网综《奇葩说》拿下破亿点击量,2015年为网剧《盗墓笔记》付费的用户挤爆了爱奇艺的服务器。

当时高速增长的影视行业势必会对有资金资源、播放平台、庞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产生极强吸引力。与此同时,在互联网公司设想的宏大布局里,传统影视公司是爆款内容、头部内容的生产者,而这些内容则是拿下用户的捷径。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曾经研判,渠道越管道化、越是只提供“传递”功能,在这个渠道上传递的“内容”会越有价值。

这或许是视频网站争抢内容的底层逻辑,从产品角度,视频平台的“传递”功能差别很小,能让他们拉开差距的,就是载于其上的内容。

投资头部影视内容公司,相当于拿到了头部内容的优先权。

交个朋友

但这种优先权在今天看来意义正在削弱。

一是此前重金砸向影视公司的结局并不如人意。一个典型案例就是自2018年阅文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后,新丽传媒连续两年都未完成业绩承诺。受此影响,阅文在今年上半年叠加录得其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人民币44.1亿元,净亏33.1亿元,这也是阅文自201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二是视频网站自身的自制能力不断加强,教完学费之后,聪明的互联网人很快就“入圈上手”了。从2016年开始,优爱腾纷纷开始发力自制内容,腾讯视频的首个自制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在大结局播出后就拿到了破30亿的播放量,爱奇艺有《河神》《破冰行动》等爆款剧,优酷的《长安十二时辰》在豆瓣一开分就拿到了8.8分。

三是头部影视公司并非头部影视内容的绝对保险,例如高喊做“超级IP剧”的华策影视在2017年拿出的开年大戏《孤芳不自赏》口碑扑街,《甜蜜暴击》收视口碑双惨淡,柠萌影业和腾讯影业共同出品的《择天记》在湖南卫视收视率也只徘徊在1%左右。

股权投资更像是投石问路,“交个朋友”。

B站在此时投资欢喜传媒,必定不会是以往互联网公司竞逐影视行业,想要快速获利的财务投资思路。仅靠欢喜传媒一家公司也很难填充起B站整个影视内容板块。

交易完成后,B站将持有欢喜传媒约9.90%的股份。与此同时,双方还签订了一份五年的合作协议:B站不仅将获得欢喜传媒一众作品的独家外部播放权、优先投资权,设立欢喜首映频道,同时还将与欢喜传媒一同围绕影视剧播出、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深入合作。

从这一角度想,B站和年初字节跳动的意图似乎并无不同,不过都是想要一个“圈内人”带自己入圈,好在今后方便找资源、找合作。

再回到资本层面,今年较受关注的吴奇隆刘诗诗的稻草熊影业以及博纳影业的IPO上市其实都是前路坎坷。

四年前暴风科技收购稻草熊影业计划失败,明星股东阿里影业也在后来选择退出,而现阶段稻草熊能依赖的大客户也很单一。据其招股书显示,今年一季度稻草熊3.27亿元的收入完全来自于爱奇艺。而博纳影业也已在IPO路上排队三年,未来能否顺利,也只能看未来几年主旋律题材电影能否延续热度,以及电影市场能否尽快完全恢复。

影视圈情谊易得,但真金白银的回报恐怕就不要太指望了。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2020-09-04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作者|吕玥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好久没有“冤大头”了。

从煤老板到跨界并购影视公司的铜加工企业、烟花生产商,再到各种互联网影业,在手持明星光环与注意力的影视公司眼前,这些“门外汉”的头上都贴着“人傻 · 钱多 · 速来”。

然而躺赚的时间并不长。税务风波、政策风向变化、互联网公司恍然大悟并改变策略,影视公司成为弃子。无论是上市时范冰冰、赵薇两大女神一起敲钟的唐德影视,还是旗下拥有杨紫、任嘉伦等当红艺人的欢瑞世纪,明星还在,但资本市场的眼神早已转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构投资者告诉「资本侦探」:“谁还看影视股?最多就是波段炒爆款,像《战狼2》的时候炒北京文化,爆款一上就撤退,现在连散户都明白影视股没有长期投资价值。”

“影视公司,商业模式巨烂无比。业绩太波动、项目资金回收周期长、工业化水平极低、讲圈子、类作坊、商业契约精神不完善。”另一位一级市场专注文娱领域的投资人则直言不看影视相关项目:“你看看,工业化程度高如好莱坞,也没有什么制作公司能单独上市的。”

影视行业惨淡如此,资本总是追涨杀跌,无人问津再正常不过。

有意思的是,在影视公司的资本之路一片茫然的时候,本周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

欢喜传媒是由董平、宁浩、徐峥、项绍琨联合创办的影视公司,2015年在港股借壳上市。除了宁浩、徐峥两位,在其股东里还有张艺谋、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等重量级导演。同时,欢喜传媒还与贾樟柯、王小帅等知名导演及制片人签约,团队阵容相当豪华。

目前,除B站之外,去年3月以3.9亿港元入股的猫眼娱乐也持有欢喜传媒7.5%股份;而在今年春节期间,字节跳动又以6.3亿元买下《囧妈》独家版权,并与其达成了三年合作。

这不免让人好奇,影视公司的商业模式并未受到认可,单一影视公司的内容也完全不足以给互联网平台们解渴,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影视内容公司还有什么价值?

欢喜传媒出品

欢喜传媒出品

优先选择权

我们先把时间拉回到互联网在影视圈疯狂撒钱的2014-2016年。

2014年6月,阿里巴巴收购文化中国60%股权,后更名为阿里影业;10月,华策影视募资20亿元,认购对象中有两家公司与百度和小米相关,不久后又宣布拟与爱奇艺共同出资成立公司,主营网剧网综;11月,华谊兄弟发布定增公告,腾讯和阿里巴巴同时位列公司股东。

据媒体统计,当年华谊兄弟、光线传媒、长城影视、华策影视、乐视网相继抛出了总计125.5亿元的新一轮融资计划,影视公司一时间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资本追逐对象。

那几年间的影视投资热,其背后直接原因是电影市场的增长和网生内容的快速起势。2014年,中国电影总票房达296.39亿元,同比增长36%;2015年电影市场再次以49%的增速实现了高增长,业内纷纷预测2017年中国将超越北美成为世界最大电影票房市场。与此同时,2014年网综《奇葩说》拿下破亿点击量,2015年为网剧《盗墓笔记》付费的用户挤爆了爱奇艺的服务器。

当时高速增长的影视行业势必会对有资金资源、播放平台、庞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产生极强吸引力。与此同时,在互联网公司设想的宏大布局里,传统影视公司是爆款内容、头部内容的生产者,而这些内容则是拿下用户的捷径。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曾经研判,渠道越管道化、越是只提供“传递”功能,在这个渠道上传递的“内容”会越有价值。

这或许是视频网站争抢内容的底层逻辑,从产品角度,视频平台的“传递”功能差别很小,能让他们拉开差距的,就是载于其上的内容。

投资头部影视内容公司,相当于拿到了头部内容的优先权。

交个朋友

但这种优先权在今天看来意义正在削弱。

一是此前重金砸向影视公司的结局并不如人意。一个典型案例就是自2018年阅文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后,新丽传媒连续两年都未完成业绩承诺。受此影响,阅文在今年上半年叠加录得其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人民币44.1亿元,净亏33.1亿元,这也是阅文自201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二是视频网站自身的自制能力不断加强,教完学费之后,聪明的互联网人很快就“入圈上手”了。从2016年开始,优爱腾纷纷开始发力自制内容,腾讯视频的首个自制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在大结局播出后就拿到了破30亿的播放量,爱奇艺有《河神》《破冰行动》等爆款剧,优酷的《长安十二时辰》在豆瓣一开分就拿到了8.8分。

三是头部影视公司并非头部影视内容的绝对保险,例如高喊做“超级IP剧”的华策影视在2017年拿出的开年大戏《孤芳不自赏》口碑扑街,《甜蜜暴击》收视口碑双惨淡,柠萌影业和腾讯影业共同出品的《择天记》在湖南卫视收视率也只徘徊在1%左右。

股权投资更像是投石问路,“交个朋友”。

B站在此时投资欢喜传媒,必定不会是以往互联网公司竞逐影视行业,想要快速获利的财务投资思路。仅靠欢喜传媒一家公司也很难填充起B站整个影视内容板块。

交易完成后,B站将持有欢喜传媒约9.90%的股份。与此同时,双方还签订了一份五年的合作协议:B站不仅将获得欢喜传媒一众作品的独家外部播放权、优先投资权,设立欢喜首映频道,同时还将与欢喜传媒一同围绕影视剧播出、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深入合作。

从这一角度想,B站和年初字节跳动的意图似乎并无不同,不过都是想要一个“圈内人”带自己入圈,好在今后方便找资源、找合作。

再回到资本层面,今年较受关注的吴奇隆刘诗诗的稻草熊影业以及博纳影业的IPO上市其实都是前路坎坷。

四年前暴风科技收购稻草熊影业计划失败,明星股东阿里影业也在后来选择退出,而现阶段稻草熊能依赖的大客户也很单一。据其招股书显示,今年一季度稻草熊3.27亿元的收入完全来自于爱奇艺。而博纳影业也已在IPO路上排队三年,未来能否顺利,也只能看未来几年主旋律题材电影能否延续热度,以及电影市场能否尽快完全恢复。

影视圈情谊易得,但真金白银的回报恐怕就不要太指望了。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2020-09-04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作者|吕玥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好久没有“冤大头”了。

从煤老板到跨界并购影视公司的铜加工企业、烟花生产商,再到各种互联网影业,在手持明星光环与注意力的影视公司眼前,这些“门外汉”的头上都贴着“人傻 · 钱多 · 速来”。

然而躺赚的时间并不长。税务风波、政策风向变化、互联网公司恍然大悟并改变策略,影视公司成为弃子。无论是上市时范冰冰、赵薇两大女神一起敲钟的唐德影视,还是旗下拥有杨紫、任嘉伦等当红艺人的欢瑞世纪,明星还在,但资本市场的眼神早已转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构投资者告诉「资本侦探」:“谁还看影视股?最多就是波段炒爆款,像《战狼2》的时候炒北京文化,爆款一上就撤退,现在连散户都明白影视股没有长期投资价值。”

“影视公司,商业模式巨烂无比。业绩太波动、项目资金回收周期长、工业化水平极低、讲圈子、类作坊、商业契约精神不完善。”另一位一级市场专注文娱领域的投资人则直言不看影视相关项目:“你看看,工业化程度高如好莱坞,也没有什么制作公司能单独上市的。”

影视行业惨淡如此,资本总是追涨杀跌,无人问津再正常不过。

有意思的是,在影视公司的资本之路一片茫然的时候,本周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

欢喜传媒是由董平、宁浩、徐峥、项绍琨联合创办的影视公司,2015年在港股借壳上市。除了宁浩、徐峥两位,在其股东里还有张艺谋、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等重量级导演。同时,欢喜传媒还与贾樟柯、王小帅等知名导演及制片人签约,团队阵容相当豪华。

目前,除B站之外,去年3月以3.9亿港元入股的猫眼娱乐也持有欢喜传媒7.5%股份;而在今年春节期间,字节跳动又以6.3亿元买下《囧妈》独家版权,并与其达成了三年合作。

这不免让人好奇,影视公司的商业模式并未受到认可,单一影视公司的内容也完全不足以给互联网平台们解渴,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影视内容公司还有什么价值?

欢喜传媒出品

欢喜传媒出品

优先选择权

我们先把时间拉回到互联网在影视圈疯狂撒钱的2014-2016年。

2014年6月,阿里巴巴收购文化中国60%股权,后更名为阿里影业;10月,华策影视募资20亿元,认购对象中有两家公司与百度和小米相关,不久后又宣布拟与爱奇艺共同出资成立公司,主营网剧网综;11月,华谊兄弟发布定增公告,腾讯和阿里巴巴同时位列公司股东。

据媒体统计,当年华谊兄弟、光线传媒、长城影视、华策影视、乐视网相继抛出了总计125.5亿元的新一轮融资计划,影视公司一时间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资本追逐对象。

那几年间的影视投资热,其背后直接原因是电影市场的增长和网生内容的快速起势。2014年,中国电影总票房达296.39亿元,同比增长36%;2015年电影市场再次以49%的增速实现了高增长,业内纷纷预测2017年中国将超越北美成为世界最大电影票房市场。与此同时,2014年网综《奇葩说》拿下破亿点击量,2015年为网剧《盗墓笔记》付费的用户挤爆了爱奇艺的服务器。

当时高速增长的影视行业势必会对有资金资源、播放平台、庞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产生极强吸引力。与此同时,在互联网公司设想的宏大布局里,传统影视公司是爆款内容、头部内容的生产者,而这些内容则是拿下用户的捷径。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曾经研判,渠道越管道化、越是只提供“传递”功能,在这个渠道上传递的“内容”会越有价值。

这或许是视频网站争抢内容的底层逻辑,从产品角度,视频平台的“传递”功能差别很小,能让他们拉开差距的,就是载于其上的内容。

投资头部影视内容公司,相当于拿到了头部内容的优先权。

交个朋友

但这种优先权在今天看来意义正在削弱。

一是此前重金砸向影视公司的结局并不如人意。一个典型案例就是自2018年阅文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后,新丽传媒连续两年都未完成业绩承诺。受此影响,阅文在今年上半年叠加录得其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人民币44.1亿元,净亏33.1亿元,这也是阅文自201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二是视频网站自身的自制能力不断加强,教完学费之后,聪明的互联网人很快就“入圈上手”了。从2016年开始,优爱腾纷纷开始发力自制内容,腾讯视频的首个自制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在大结局播出后就拿到了破30亿的播放量,爱奇艺有《河神》《破冰行动》等爆款剧,优酷的《长安十二时辰》在豆瓣一开分就拿到了8.8分。

三是头部影视公司并非头部影视内容的绝对保险,例如高喊做“超级IP剧”的华策影视在2017年拿出的开年大戏《孤芳不自赏》口碑扑街,《甜蜜暴击》收视口碑双惨淡,柠萌影业和腾讯影业共同出品的《择天记》在湖南卫视收视率也只徘徊在1%左右。

股权投资更像是投石问路,“交个朋友”。

B站在此时投资欢喜传媒,必定不会是以往互联网公司竞逐影视行业,想要快速获利的财务投资思路。仅靠欢喜传媒一家公司也很难填充起B站整个影视内容板块。

交易完成后,B站将持有欢喜传媒约9.90%的股份。与此同时,双方还签订了一份五年的合作协议:B站不仅将获得欢喜传媒一众作品的独家外部播放权、优先投资权,设立欢喜首映频道,同时还将与欢喜传媒一同围绕影视剧播出、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深入合作。

从这一角度想,B站和年初字节跳动的意图似乎并无不同,不过都是想要一个“圈内人”带自己入圈,好在今后方便找资源、找合作。

再回到资本层面,今年较受关注的吴奇隆刘诗诗的稻草熊影业以及博纳影业的IPO上市其实都是前路坎坷。

四年前暴风科技收购稻草熊影业计划失败,明星股东阿里影业也在后来选择退出,而现阶段稻草熊能依赖的大客户也很单一。据其招股书显示,今年一季度稻草熊3.27亿元的收入完全来自于爱奇艺。而博纳影业也已在IPO路上排队三年,未来能否顺利,也只能看未来几年主旋律题材电影能否延续热度,以及电影市场能否尽快完全恢复。

影视圈情谊易得,但真金白银的回报恐怕就不要太指望了。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2020-09-04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作者|吕玥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好久没有“冤大头”了。

从煤老板到跨界并购影视公司的铜加工企业、烟花生产商,再到各种互联网影业,在手持明星光环与注意力的影视公司眼前,这些“门外汉”的头上都贴着“人傻 · 钱多 · 速来”。

然而躺赚的时间并不长。税务风波、政策风向变化、互联网公司恍然大悟并改变策略,影视公司成为弃子。无论是上市时范冰冰、赵薇两大女神一起敲钟的唐德影视,还是旗下拥有杨紫、任嘉伦等当红艺人的欢瑞世纪,明星还在,但资本市场的眼神早已转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构投资者告诉「资本侦探」:“谁还看影视股?最多就是波段炒爆款,像《战狼2》的时候炒北京文化,爆款一上就撤退,现在连散户都明白影视股没有长期投资价值。”

“影视公司,商业模式巨烂无比。业绩太波动、项目资金回收周期长、工业化水平极低、讲圈子、类作坊、商业契约精神不完善。”另一位一级市场专注文娱领域的投资人则直言不看影视相关项目:“你看看,工业化程度高如好莱坞,也没有什么制作公司能单独上市的。”

影视行业惨淡如此,资本总是追涨杀跌,无人问津再正常不过。

有意思的是,在影视公司的资本之路一片茫然的时候,本周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

欢喜传媒是由董平、宁浩、徐峥、项绍琨联合创办的影视公司,2015年在港股借壳上市。除了宁浩、徐峥两位,在其股东里还有张艺谋、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等重量级导演。同时,欢喜传媒还与贾樟柯、王小帅等知名导演及制片人签约,团队阵容相当豪华。

目前,除B站之外,去年3月以3.9亿港元入股的猫眼娱乐也持有欢喜传媒7.5%股份;而在今年春节期间,字节跳动又以6.3亿元买下《囧妈》独家版权,并与其达成了三年合作。

这不免让人好奇,影视公司的商业模式并未受到认可,单一影视公司的内容也完全不足以给互联网平台们解渴,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影视内容公司还有什么价值?

欢喜传媒出品

欢喜传媒出品

优先选择权

我们先把时间拉回到互联网在影视圈疯狂撒钱的2014-2016年。

2014年6月,阿里巴巴收购文化中国60%股权,后更名为阿里影业;10月,华策影视募资20亿元,认购对象中有两家公司与百度和小米相关,不久后又宣布拟与爱奇艺共同出资成立公司,主营网剧网综;11月,华谊兄弟发布定增公告,腾讯和阿里巴巴同时位列公司股东。

据媒体统计,当年华谊兄弟、光线传媒、长城影视、华策影视、乐视网相继抛出了总计125.5亿元的新一轮融资计划,影视公司一时间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资本追逐对象。

那几年间的影视投资热,其背后直接原因是电影市场的增长和网生内容的快速起势。2014年,中国电影总票房达296.39亿元,同比增长36%;2015年电影市场再次以49%的增速实现了高增长,业内纷纷预测2017年中国将超越北美成为世界最大电影票房市场。与此同时,2014年网综《奇葩说》拿下破亿点击量,2015年为网剧《盗墓笔记》付费的用户挤爆了爱奇艺的服务器。

当时高速增长的影视行业势必会对有资金资源、播放平台、庞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产生极强吸引力。与此同时,在互联网公司设想的宏大布局里,传统影视公司是爆款内容、头部内容的生产者,而这些内容则是拿下用户的捷径。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曾经研判,渠道越管道化、越是只提供“传递”功能,在这个渠道上传递的“内容”会越有价值。

这或许是视频网站争抢内容的底层逻辑,从产品角度,视频平台的“传递”功能差别很小,能让他们拉开差距的,就是载于其上的内容。

投资头部影视内容公司,相当于拿到了头部内容的优先权。

交个朋友

但这种优先权在今天看来意义正在削弱。

一是此前重金砸向影视公司的结局并不如人意。一个典型案例就是自2018年阅文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后,新丽传媒连续两年都未完成业绩承诺。受此影响,阅文在今年上半年叠加录得其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人民币44.1亿元,净亏33.1亿元,这也是阅文自201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二是视频网站自身的自制能力不断加强,教完学费之后,聪明的互联网人很快就“入圈上手”了。从2016年开始,优爱腾纷纷开始发力自制内容,腾讯视频的首个自制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在大结局播出后就拿到了破30亿的播放量,爱奇艺有《河神》《破冰行动》等爆款剧,优酷的《长安十二时辰》在豆瓣一开分就拿到了8.8分。

三是头部影视公司并非头部影视内容的绝对保险,例如高喊做“超级IP剧”的华策影视在2017年拿出的开年大戏《孤芳不自赏》口碑扑街,《甜蜜暴击》收视口碑双惨淡,柠萌影业和腾讯影业共同出品的《择天记》在湖南卫视收视率也只徘徊在1%左右。

股权投资更像是投石问路,“交个朋友”。

B站在此时投资欢喜传媒,必定不会是以往互联网公司竞逐影视行业,想要快速获利的财务投资思路。仅靠欢喜传媒一家公司也很难填充起B站整个影视内容板块。

交易完成后,B站将持有欢喜传媒约9.90%的股份。与此同时,双方还签订了一份五年的合作协议:B站不仅将获得欢喜传媒一众作品的独家外部播放权、优先投资权,设立欢喜首映频道,同时还将与欢喜传媒一同围绕影视剧播出、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深入合作。

从这一角度想,B站和年初字节跳动的意图似乎并无不同,不过都是想要一个“圈内人”带自己入圈,好在今后方便找资源、找合作。

再回到资本层面,今年较受关注的吴奇隆刘诗诗的稻草熊影业以及博纳影业的IPO上市其实都是前路坎坷。

四年前暴风科技收购稻草熊影业计划失败,明星股东阿里影业也在后来选择退出,而现阶段稻草熊能依赖的大客户也很单一。据其招股书显示,今年一季度稻草熊3.27亿元的收入完全来自于爱奇艺。而博纳影业也已在IPO路上排队三年,未来能否顺利,也只能看未来几年主旋律题材电影能否延续热度,以及电影市场能否尽快完全恢复。

影视圈情谊易得,但真金白银的回报恐怕就不要太指望了。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2020-09-04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作者|吕玥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好久没有“冤大头”了。

从煤老板到跨界并购影视公司的铜加工企业、烟花生产商,再到各种互联网影业,在手持明星光环与注意力的影视公司眼前,这些“门外汉”的头上都贴着“人傻 · 钱多 · 速来”。

然而躺赚的时间并不长。税务风波、政策风向变化、互联网公司恍然大悟并改变策略,影视公司成为弃子。无论是上市时范冰冰、赵薇两大女神一起敲钟的唐德影视,还是旗下拥有杨紫、任嘉伦等当红艺人的欢瑞世纪,明星还在,但资本市场的眼神早已转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构投资者告诉「资本侦探」:“谁还看影视股?最多就是波段炒爆款,像《战狼2》的时候炒北京文化,爆款一上就撤退,现在连散户都明白影视股没有长期投资价值。”

“影视公司,商业模式巨烂无比。业绩太波动、项目资金回收周期长、工业化水平极低、讲圈子、类作坊、商业契约精神不完善。”另一位一级市场专注文娱领域的投资人则直言不看影视相关项目:“你看看,工业化程度高如好莱坞,也没有什么制作公司能单独上市的。”

影视行业惨淡如此,资本总是追涨杀跌,无人问津再正常不过。

有意思的是,在影视公司的资本之路一片茫然的时候,本周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

欢喜传媒是由董平、宁浩、徐峥、项绍琨联合创办的影视公司,2015年在港股借壳上市。除了宁浩、徐峥两位,在其股东里还有张艺谋、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等重量级导演。同时,欢喜传媒还与贾樟柯、王小帅等知名导演及制片人签约,团队阵容相当豪华。

目前,除B站之外,去年3月以3.9亿港元入股的猫眼娱乐也持有欢喜传媒7.5%股份;而在今年春节期间,字节跳动又以6.3亿元买下《囧妈》独家版权,并与其达成了三年合作。

这不免让人好奇,影视公司的商业模式并未受到认可,单一影视公司的内容也完全不足以给互联网平台们解渴,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影视内容公司还有什么价值?

欢喜传媒出品

欢喜传媒出品

优先选择权

我们先把时间拉回到互联网在影视圈疯狂撒钱的2014-2016年。

2014年6月,阿里巴巴收购文化中国60%股权,后更名为阿里影业;10月,华策影视募资20亿元,认购对象中有两家公司与百度和小米相关,不久后又宣布拟与爱奇艺共同出资成立公司,主营网剧网综;11月,华谊兄弟发布定增公告,腾讯和阿里巴巴同时位列公司股东。

据媒体统计,当年华谊兄弟、光线传媒、长城影视、华策影视、乐视网相继抛出了总计125.5亿元的新一轮融资计划,影视公司一时间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资本追逐对象。

那几年间的影视投资热,其背后直接原因是电影市场的增长和网生内容的快速起势。2014年,中国电影总票房达296.39亿元,同比增长36%;2015年电影市场再次以49%的增速实现了高增长,业内纷纷预测2017年中国将超越北美成为世界最大电影票房市场。与此同时,2014年网综《奇葩说》拿下破亿点击量,2015年为网剧《盗墓笔记》付费的用户挤爆了爱奇艺的服务器。

当时高速增长的影视行业势必会对有资金资源、播放平台、庞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产生极强吸引力。与此同时,在互联网公司设想的宏大布局里,传统影视公司是爆款内容、头部内容的生产者,而这些内容则是拿下用户的捷径。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曾经研判,渠道越管道化、越是只提供“传递”功能,在这个渠道上传递的“内容”会越有价值。

这或许是视频网站争抢内容的底层逻辑,从产品角度,视频平台的“传递”功能差别很小,能让他们拉开差距的,就是载于其上的内容。

投资头部影视内容公司,相当于拿到了头部内容的优先权。

交个朋友

但这种优先权在今天看来意义正在削弱。

一是此前重金砸向影视公司的结局并不如人意。一个典型案例就是自2018年阅文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后,新丽传媒连续两年都未完成业绩承诺。受此影响,阅文在今年上半年叠加录得其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人民币44.1亿元,净亏33.1亿元,这也是阅文自201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二是视频网站自身的自制能力不断加强,教完学费之后,聪明的互联网人很快就“入圈上手”了。从2016年开始,优爱腾纷纷开始发力自制内容,腾讯视频的首个自制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在大结局播出后就拿到了破30亿的播放量,爱奇艺有《河神》《破冰行动》等爆款剧,优酷的《长安十二时辰》在豆瓣一开分就拿到了8.8分。

三是头部影视公司并非头部影视内容的绝对保险,例如高喊做“超级IP剧”的华策影视在2017年拿出的开年大戏《孤芳不自赏》口碑扑街,《甜蜜暴击》收视口碑双惨淡,柠萌影业和腾讯影业共同出品的《择天记》在湖南卫视收视率也只徘徊在1%左右。

股权投资更像是投石问路,“交个朋友”。

B站在此时投资欢喜传媒,必定不会是以往互联网公司竞逐影视行业,想要快速获利的财务投资思路。仅靠欢喜传媒一家公司也很难填充起B站整个影视内容板块。

交易完成后,B站将持有欢喜传媒约9.90%的股份。与此同时,双方还签订了一份五年的合作协议:B站不仅将获得欢喜传媒一众作品的独家外部播放权、优先投资权,设立欢喜首映频道,同时还将与欢喜传媒一同围绕影视剧播出、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深入合作。

从这一角度想,B站和年初字节跳动的意图似乎并无不同,不过都是想要一个“圈内人”带自己入圈,好在今后方便找资源、找合作。

再回到资本层面,今年较受关注的吴奇隆刘诗诗的稻草熊影业以及博纳影业的IPO上市其实都是前路坎坷。

四年前暴风科技收购稻草熊影业计划失败,明星股东阿里影业也在后来选择退出,而现阶段稻草熊能依赖的大客户也很单一。据其招股书显示,今年一季度稻草熊3.27亿元的收入完全来自于爱奇艺。而博纳影业也已在IPO路上排队三年,未来能否顺利,也只能看未来几年主旋律题材电影能否延续热度,以及电影市场能否尽快完全恢复。

影视圈情谊易得,但真金白银的回报恐怕就不要太指望了。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2020-09-04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

作者|吕玥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好久没有“冤大头”了。

从煤老板到跨界并购影视公司的铜加工企业、烟花生产商,再到各种互联网影业,在手持明星光环与注意力的影视公司眼前,这些“门外汉”的头上都贴着“人傻 · 钱多 · 速来”。

然而躺赚的时间并不长。税务风波、政策风向变化、互联网公司恍然大悟并改变策略,影视公司成为弃子。无论是上市时范冰冰、赵薇两大女神一起敲钟的唐德影视,还是旗下拥有杨紫、任嘉伦等当红艺人的欢瑞世纪,明星还在,但资本市场的眼神早已转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构投资者告诉「资本侦探」:“谁还看影视股?最多就是波段炒爆款,像《战狼2》的时候炒北京文化,爆款一上就撤退,现在连散户都明白影视股没有长期投资价值。”

“影视公司,商业模式巨烂无比。业绩太波动、项目资金回收周期长、工业化水平极低、讲圈子、类作坊、商业契约精神不完善。”另一位一级市场专注文娱领域的投资人则直言不看影视相关项目:“你看看,工业化程度高如好莱坞,也没有什么制作公司能单独上市的。”

影视行业惨淡如此,资本总是追涨杀跌,无人问津再正常不过。

有意思的是,在影视公司的资本之路一片茫然的时候,本周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

欢喜传媒是由董平、宁浩、徐峥、项绍琨联合创办的影视公司,2015年在港股借壳上市。除了宁浩、徐峥两位,在其股东里还有张艺谋、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等重量级导演。同时,欢喜传媒还与贾樟柯、王小帅等知名导演及制片人签约,团队阵容相当豪华。

目前,除B站之外,去年3月以3.9亿港元入股的猫眼娱乐也持有欢喜传媒7.5%股份;而在今年春节期间,字节跳动又以6.3亿元买下《囧妈》独家版权,并与其达成了三年合作。

这不免让人好奇,影视公司的商业模式并未受到认可,单一影视公司的内容也完全不足以给互联网平台们解渴,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资影视公司?影视内容公司还有什么价值?

欢喜传媒出品

欢喜传媒出品

优先选择权

我们先把时间拉回到互联网在影视圈疯狂撒钱的2014-2016年。

2014年6月,阿里巴巴收购文化中国60%股权,后更名为阿里影业;10月,华策影视募资20亿元,认购对象中有两家公司与百度和小米相关,不久后又宣布拟与爱奇艺共同出资成立公司,主营网剧网综;11月,华谊兄弟发布定增公告,腾讯和阿里巴巴同时位列公司股东。

据媒体统计,当年华谊兄弟、光线传媒、长城影视、华策影视、乐视网相继抛出了总计125.5亿元的新一轮融资计划,影视公司一时间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资本追逐对象。

那几年间的影视投资热,其背后直接原因是电影市场的增长和网生内容的快速起势。2014年,中国电影总票房达296.39亿元,同比增长36%;2015年电影市场再次以49%的增速实现了高增长,业内纷纷预测2017年中国将超越北美成为世界最大电影票房市场。与此同时,2014年网综《奇葩说》拿下破亿点击量,2015年为网剧《盗墓笔记》付费的用户挤爆了爱奇艺的服务器。

当时高速增长的影视行业势必会对有资金资源、播放平台、庞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产生极强吸引力。与此同时,在互联网公司设想的宏大布局里,传统影视公司是爆款内容、头部内容的生产者,而这些内容则是拿下用户的捷径。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曾经研判,渠道越管道化、越是只提供“传递”功能,在这个渠道上传递的“内容”会越有价值。

这或许是视频网站争抢内容的底层逻辑,从产品角度,视频平台的“传递”功能差别很小,能让他们拉开差距的,就是载于其上的内容。

投资头部影视内容公司,相当于拿到了头部内容的优先权。

交个朋友

但这种优先权在今天看来意义正在削弱。

一是此前重金砸向影视公司的结局并不如人意。一个典型案例就是自2018年阅文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后,新丽传媒连续两年都未完成业绩承诺。受此影响,阅文在今年上半年叠加录得其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人民币44.1亿元,净亏33.1亿元,这也是阅文自201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二是视频网站自身的自制能力不断加强,教完学费之后,聪明的互联网人很快就“入圈上手”了。从2016年开始,优爱腾纷纷开始发力自制内容,腾讯视频的首个自制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在大结局播出后就拿到了破30亿的播放量,爱奇艺有《河神》《破冰行动》等爆款剧,优酷的《长安十二时辰》在豆瓣一开分就拿到了8.8分。

三是头部影视公司并非头部影视内容的绝对保险,例如高喊做“超级IP剧”的华策影视在2017年拿出的开年大戏《孤芳不自赏》口碑扑街,《甜蜜暴击》收视口碑双惨淡,柠萌影业和腾讯影业共同出品的《择天记》在湖南卫视收视率也只徘徊在1%左右。

股权投资更像是投石问路,“交个朋友”。

B站在此时投资欢喜传媒,必定不会是以往互联网公司竞逐影视行业,想要快速获利的财务投资思路。仅靠欢喜传媒一家公司也很难填充起B站整个影视内容板块。

交易完成后,B站将持有欢喜传媒约9.90%的股份。与此同时,双方还签订了一份五年的合作协议:B站不仅将获得欢喜传媒一众作品的独家外部播放权、优先投资权,设立欢喜首映频道,同时还将与欢喜传媒一同围绕影视剧播出、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深入合作。

从这一角度想,B站和年初字节跳动的意图似乎并无不同,不过都是想要一个“圈内人”带自己入圈,好在今后方便找资源、找合作。

再回到资本层面,今年较受关注的吴奇隆刘诗诗的稻草熊影业以及博纳影业的IPO上市其实都是前路坎坷。

四年前暴风科技收购稻草熊影业计划失败,明星股东阿里影业也在后来选择退出,而现阶段稻草熊能依赖的大客户也很单一。据其招股书显示,今年一季度稻草熊3.27亿元的收入完全来自于爱奇艺。而博纳影业也已在IPO路上排队三年,未来能否顺利,也只能看未来几年主旋律题材电影能否延续热度,以及电影市场能否尽快完全恢复。

影视圈情谊易得,但真金白银的回报恐怕就不要太指望了。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