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快手两年后,A站还能否“再活五百年”?

2020-09-04

“嫁给”快手两年后,A站还能否“再活五百年”?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

AcFun濒临倒闭的时候,AC娘在微博哭喊"我还想再活五百年",众多Acer们在微博下缅怀和叹息。作为中国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A站是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但就目前来看,人们更多的只记住了后来者B站,A站似乎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如今,距离A站上一次被如此关注还是在两年前,两年过去了,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日子过得如何?嫁给快手两年,A站还能回到与B站比肩的时候吗?

"大婚"之后,消失的A站

在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就如同消失匿迹了一般。虽然在被快手收购之后, A站曾三次公布了有关数据,但似乎都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其中,在今年的China Joy上,A站第三次公布了运营数据:同比2019年7月份,A站核心的二次元内容消费量增长了85%,累计作者数量增长达到了90%,稿件数量则增长了79%,全部作者粉丝量增长了172%,"投蕉数"增长了76%。

表面上看,这些数据都非常漂亮,同比2019年有着大幅度的增长。但这些数据都仅仅是增长率,而非具体数据,因此无法从中看出A站到底做出了怎么样的成绩,包括用户数据、使用时长这些,都无以窥得。

不过,也不能否认,在"嫁给"快手之后,A站的日子还是出现了一定的改观,此前所面临的诸多问题也都有了一定的改善。至少,A站摆脱了倒闭这一最坏的局面。

如今的A站,作为曾经国内二次元文化的领头羊,现在则更加将精力放在了众多二次元用户群体上。希望依靠曾经为A站带到了顶峰的二次元文化,能够再次带动A站前进。

A站的现任负责人文旻给A站的定位是聚焦硬核二次元,他反复强调"年轻、硬核、宅"等词语。文旻表示,"动画、舞蹈、音乐、游戏,这些有非常强二次元属性的内容,我们希望将它凸显出来。这是我们需要做的,也是回应A站发展的初心。"

但在打算深耕ACG领域的A站面前,似乎还拦着一座大山,那就是后来者哔哩哔哩。作为在A站之后出现的另一家弹幕视频网站,B站已经替代A站成为了国内ACG文化新的代名词。在A站2018年2月份正在面临倒闭的危机之时,B站却过得"春风得意"的日子,在3月底成功赴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当日市值就突破了30亿美元。两者相比,高低立下。

但这并不能说"婆家"快手没有出力。

持续输血,快手欲助A站重回正轨

在2018年6月被快手收购之后,网络上的一众ACG用户们并不看好这一场"婚事",这场收购在众多网友眼中,更像是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娶回了一个年轻漂亮的二次元美少女。

虽然不被看好,但在嫁给快手之后,A站的日子也确实出现了改变。快手也确实是希望能够将A站重新带入正轨。

在收购之后,快手花了一年的时间对A站的服务器、技术架构等长期以来所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全面的改善和解决,帮助A站解决了一直备受用户诟病的各种问题,提升了用户的使用体验。A站内部对这一场改造还有一个称呼,叫"筑基"阶段。

除了技术支持外, 资金的支持也不少。在2019年的CJ展会上,文旻宣布推出了超级UP扶持计划,将在未来的一年拿出5.7亿元的资源奖励、扶持优秀UP主。而在2020年的CJ展会上,A站再次推出了"二八计划",将与A站展示发布签约的UP主直播实行"二八"分账,UP主分成70%,平台20%。资金的大幅输入,可见快手对于A站还是比较认真的。

那么,有快手作后盾的A站又有何底气与B站作斗争呢?

背靠快手,A站就能媲美B站了?

其实,与B站作斗争,A站还是拥有一定的优势的。当前B站正在打造其泛娱乐化的生态,这就使得其必然要弱化自身二次元的属性,将此前作为核心的二次元内容收缩成一个版块,这将极大的削弱其在ACG版块的竞争力,而这就给了A站可乘之机。

在今年4月份,B站举办了一场心动挑战混剪大赛,在以往的比赛中都是依靠优质的剪辑内容获得的胜利。然而在这一场比赛中,大量的明星粉丝通过打榜刷流量,将质量较差的作品刷上了榜一,这引起了B站原本的ACG群体用户与新进入的三次元用户之间激烈的冲突。

这场冲突的产生是B站泛娱乐化所必然会经历的问题,B站也是从ACG等亚文化之中所逐渐成长起来的,扩展用户圈层与三次元接轨则势必会引起原住民的抵触。这就有可能导致B站的ACG用户转而寻求新的地方,而A站作为与B站高度重合的另一二次元社区,将会是这些B站ACG难民的去处。在B站出现了原住民和新来者的冲突之后,A站趁机打出了"AC在,爱一直在"的口号,直言不讳的表示自己将坚持ACG社区的定位,来吸引从B站出走的用户。

除了在社区定位上A站拥有一定的独特优势,在作为二次元社区最为重要的流量入口番剧上,A站也占据了一定的优势。在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的番剧质量得到了大幅的提升,这得益于快手为其带来的充足的资金流。

在今年七月份,A站上映了一部新番动漫《租借女友》,这部新番在最开始是预备在B站上播放。但在最后,这部番剧的版权被A站拿下。A站在番剧版权购买上的资金在快手的支援下有了极大的改善。

除了版权数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A站在番剧的质量上也受到了好评。《佐贺偶像是传奇》、《欺诈大师》甚至是经过4K重置版的经典动画电影《阿基拉》等备受好评的番剧和动画电影的版权都被A站收入囊中。一部又一部高质量的番剧使得A站在ACG用户们心中的地位不断上升。

相比之下,虽然B站在番剧上仍然占据着优势地位,但是这一优势正在减弱,在B站忙于扩张用户群体范围之时,还需要面对优爱腾的围堵,抖音快手等短视频也对B站形成了极大的威胁。

这就使得哔哩哔哩在资金上有着极大的压力。而A站则没有这样的压力,得益于专注耕耘ACG领域,A站有更多的资金来购买番剧,凭借着质量更好的番剧版权数量的增加,A站也将能够吸引更多的ACG用户。

不过,虽然A站更加纯粹的ACG定位和不断提升的番剧质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B站产生威胁,但A站的劣势也非常的明显,那就是较低的用户基数。

纯粹的社区定位和番剧质量虽然能够威胁到B站,但这些都需要以较高的用户数量基础。无论社区定位再怎样纯粹还是番剧质量再好,失去了用户都将是空谈。

根据B站2020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B站月活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了1.72亿,相较之下,A站则没有公布月活数据。为何不公布月活数据呢,答案可想而知。在当前与B站业务定位完全重合的情况下,用户数量的差距将直接影响到了A站未来的发展。

归根结底,无论是专注于哪一个领域发展,去迎合某一领域的用户,对于A站来说,用户数量才是当前决定A站未来发展的核心要素,如何吸引更多的用户,才是A站最需要重视的核心问题。因此目前相较来看, 背靠着快手的A站虽然有着一定的优势,但是仍然无法与B站抗衡。

风暴之下,A站的"活路"在哪?

另一方面,虽然有快手的持续输血,不过快手对于A站的耐心已经不断在消失。

今年8月,快手将A站划归到游戏团队进行管理,此前"独立运营"的承诺正在烟消云散除了独立运营的承诺正在消失,快手对于A站的资金扶持也正在逐渐减少。此前快手宣布拿出5.7亿元资源的"超级UP主扶持计划"并非全部是现金,而是现金+资源+商业收益"的组合模式,其中的现金具体有多少呢,没有人知道。

在快手正在逐渐失去耐心的情况下,A站未来能否活下去,已经成为了一个疑问。在当前,A站对于快手的资源扶持依赖极其严重,本身的盈利能力极低,如果失去了快手的持续输血,A站可能将会再次面临"药丸"的风险。

因此,仅仅依靠快手的扶持是无法活下去的,如何将流量变现,实现流量与资金的转换是当下A站最为需要重视的问题。

除了自身的问题,视频行业激烈的竞争也是挡在A站面前的一个极大的威胁。

当前B站选择转型成泛娱乐化,正是因为当前视频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家长视频平台在版权上虎视眈眈,抖音快手紧追不舍,虎牙斗鱼抢占直播领域。

相较于B站的四面楚歌,A站还有快手作为盟军。但A站无论是用户数量还是资金甚至是版权数量都占据不到一点优势,落后的A站能否在这一场竞争中存活呢,目前来看非常的困难。

总体看来,目前A站所面临的不仅仅是B站在其ACG领域的压力,更为重要的是当前整个视频行业愈发激烈的冲突。即使是早已上市了的哔哩哔哩,也在这一场竞争中如履薄冰。而重新起步的A站如果想仅仅依靠快手的持续输血来在这一场愈演愈烈的风暴之中活下去是不可能的,唯有实现突破,解决自身用户量无法上去的根本问题,A站才有希望存活下去。

毕竟,求人不如求己,只有依靠自己,对于A站来说才是当前最为现实的方式。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嫁给”快手两年后,A站还能否“再活五百年”?

2020-09-04

“嫁给”快手两年后,A站还能否“再活五百年”?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

AcFun濒临倒闭的时候,AC娘在微博哭喊"我还想再活五百年",众多Acer们在微博下缅怀和叹息。作为中国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A站是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但就目前来看,人们更多的只记住了后来者B站,A站似乎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如今,距离A站上一次被如此关注还是在两年前,两年过去了,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日子过得如何?嫁给快手两年,A站还能回到与B站比肩的时候吗?

"大婚"之后,消失的A站

在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就如同消失匿迹了一般。虽然在被快手收购之后, A站曾三次公布了有关数据,但似乎都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其中,在今年的China Joy上,A站第三次公布了运营数据:同比2019年7月份,A站核心的二次元内容消费量增长了85%,累计作者数量增长达到了90%,稿件数量则增长了79%,全部作者粉丝量增长了172%,"投蕉数"增长了76%。

表面上看,这些数据都非常漂亮,同比2019年有着大幅度的增长。但这些数据都仅仅是增长率,而非具体数据,因此无法从中看出A站到底做出了怎么样的成绩,包括用户数据、使用时长这些,都无以窥得。

不过,也不能否认,在"嫁给"快手之后,A站的日子还是出现了一定的改观,此前所面临的诸多问题也都有了一定的改善。至少,A站摆脱了倒闭这一最坏的局面。

如今的A站,作为曾经国内二次元文化的领头羊,现在则更加将精力放在了众多二次元用户群体上。希望依靠曾经为A站带到了顶峰的二次元文化,能够再次带动A站前进。

A站的现任负责人文旻给A站的定位是聚焦硬核二次元,他反复强调"年轻、硬核、宅"等词语。文旻表示,"动画、舞蹈、音乐、游戏,这些有非常强二次元属性的内容,我们希望将它凸显出来。这是我们需要做的,也是回应A站发展的初心。"

但在打算深耕ACG领域的A站面前,似乎还拦着一座大山,那就是后来者哔哩哔哩。作为在A站之后出现的另一家弹幕视频网站,B站已经替代A站成为了国内ACG文化新的代名词。在A站2018年2月份正在面临倒闭的危机之时,B站却过得"春风得意"的日子,在3月底成功赴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当日市值就突破了30亿美元。两者相比,高低立下。

但这并不能说"婆家"快手没有出力。

持续输血,快手欲助A站重回正轨

在2018年6月被快手收购之后,网络上的一众ACG用户们并不看好这一场"婚事",这场收购在众多网友眼中,更像是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娶回了一个年轻漂亮的二次元美少女。

虽然不被看好,但在嫁给快手之后,A站的日子也确实出现了改变。快手也确实是希望能够将A站重新带入正轨。

在收购之后,快手花了一年的时间对A站的服务器、技术架构等长期以来所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全面的改善和解决,帮助A站解决了一直备受用户诟病的各种问题,提升了用户的使用体验。A站内部对这一场改造还有一个称呼,叫"筑基"阶段。

除了技术支持外, 资金的支持也不少。在2019年的CJ展会上,文旻宣布推出了超级UP扶持计划,将在未来的一年拿出5.7亿元的资源奖励、扶持优秀UP主。而在2020年的CJ展会上,A站再次推出了"二八计划",将与A站展示发布签约的UP主直播实行"二八"分账,UP主分成70%,平台20%。资金的大幅输入,可见快手对于A站还是比较认真的。

那么,有快手作后盾的A站又有何底气与B站作斗争呢?

背靠快手,A站就能媲美B站了?

其实,与B站作斗争,A站还是拥有一定的优势的。当前B站正在打造其泛娱乐化的生态,这就使得其必然要弱化自身二次元的属性,将此前作为核心的二次元内容收缩成一个版块,这将极大的削弱其在ACG版块的竞争力,而这就给了A站可乘之机。

在今年4月份,B站举办了一场心动挑战混剪大赛,在以往的比赛中都是依靠优质的剪辑内容获得的胜利。然而在这一场比赛中,大量的明星粉丝通过打榜刷流量,将质量较差的作品刷上了榜一,这引起了B站原本的ACG群体用户与新进入的三次元用户之间激烈的冲突。

这场冲突的产生是B站泛娱乐化所必然会经历的问题,B站也是从ACG等亚文化之中所逐渐成长起来的,扩展用户圈层与三次元接轨则势必会引起原住民的抵触。这就有可能导致B站的ACG用户转而寻求新的地方,而A站作为与B站高度重合的另一二次元社区,将会是这些B站ACG难民的去处。在B站出现了原住民和新来者的冲突之后,A站趁机打出了"AC在,爱一直在"的口号,直言不讳的表示自己将坚持ACG社区的定位,来吸引从B站出走的用户。

除了在社区定位上A站拥有一定的独特优势,在作为二次元社区最为重要的流量入口番剧上,A站也占据了一定的优势。在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的番剧质量得到了大幅的提升,这得益于快手为其带来的充足的资金流。

在今年七月份,A站上映了一部新番动漫《租借女友》,这部新番在最开始是预备在B站上播放。但在最后,这部番剧的版权被A站拿下。A站在番剧版权购买上的资金在快手的支援下有了极大的改善。

除了版权数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A站在番剧的质量上也受到了好评。《佐贺偶像是传奇》、《欺诈大师》甚至是经过4K重置版的经典动画电影《阿基拉》等备受好评的番剧和动画电影的版权都被A站收入囊中。一部又一部高质量的番剧使得A站在ACG用户们心中的地位不断上升。

相比之下,虽然B站在番剧上仍然占据着优势地位,但是这一优势正在减弱,在B站忙于扩张用户群体范围之时,还需要面对优爱腾的围堵,抖音快手等短视频也对B站形成了极大的威胁。

这就使得哔哩哔哩在资金上有着极大的压力。而A站则没有这样的压力,得益于专注耕耘ACG领域,A站有更多的资金来购买番剧,凭借着质量更好的番剧版权数量的增加,A站也将能够吸引更多的ACG用户。

不过,虽然A站更加纯粹的ACG定位和不断提升的番剧质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B站产生威胁,但A站的劣势也非常的明显,那就是较低的用户基数。

纯粹的社区定位和番剧质量虽然能够威胁到B站,但这些都需要以较高的用户数量基础。无论社区定位再怎样纯粹还是番剧质量再好,失去了用户都将是空谈。

根据B站2020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B站月活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了1.72亿,相较之下,A站则没有公布月活数据。为何不公布月活数据呢,答案可想而知。在当前与B站业务定位完全重合的情况下,用户数量的差距将直接影响到了A站未来的发展。

归根结底,无论是专注于哪一个领域发展,去迎合某一领域的用户,对于A站来说,用户数量才是当前决定A站未来发展的核心要素,如何吸引更多的用户,才是A站最需要重视的核心问题。因此目前相较来看, 背靠着快手的A站虽然有着一定的优势,但是仍然无法与B站抗衡。

风暴之下,A站的"活路"在哪?

另一方面,虽然有快手的持续输血,不过快手对于A站的耐心已经不断在消失。

今年8月,快手将A站划归到游戏团队进行管理,此前"独立运营"的承诺正在烟消云散除了独立运营的承诺正在消失,快手对于A站的资金扶持也正在逐渐减少。此前快手宣布拿出5.7亿元资源的"超级UP主扶持计划"并非全部是现金,而是现金+资源+商业收益"的组合模式,其中的现金具体有多少呢,没有人知道。

在快手正在逐渐失去耐心的情况下,A站未来能否活下去,已经成为了一个疑问。在当前,A站对于快手的资源扶持依赖极其严重,本身的盈利能力极低,如果失去了快手的持续输血,A站可能将会再次面临"药丸"的风险。

因此,仅仅依靠快手的扶持是无法活下去的,如何将流量变现,实现流量与资金的转换是当下A站最为需要重视的问题。

除了自身的问题,视频行业激烈的竞争也是挡在A站面前的一个极大的威胁。

当前B站选择转型成泛娱乐化,正是因为当前视频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家长视频平台在版权上虎视眈眈,抖音快手紧追不舍,虎牙斗鱼抢占直播领域。

相较于B站的四面楚歌,A站还有快手作为盟军。但A站无论是用户数量还是资金甚至是版权数量都占据不到一点优势,落后的A站能否在这一场竞争中存活呢,目前来看非常的困难。

总体看来,目前A站所面临的不仅仅是B站在其ACG领域的压力,更为重要的是当前整个视频行业愈发激烈的冲突。即使是早已上市了的哔哩哔哩,也在这一场竞争中如履薄冰。而重新起步的A站如果想仅仅依靠快手的持续输血来在这一场愈演愈烈的风暴之中活下去是不可能的,唯有实现突破,解决自身用户量无法上去的根本问题,A站才有希望存活下去。

毕竟,求人不如求己,只有依靠自己,对于A站来说才是当前最为现实的方式。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嫁给”快手两年后,A站还能否“再活五百年”?

2020-09-04

“嫁给”快手两年后,A站还能否“再活五百年”?

文章来源|松果财经

AcFun濒临倒闭的时候,AC娘在微博哭喊"我还想再活五百年",众多Acer们在微博下缅怀和叹息。作为中国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A站是中国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但就目前来看,人们更多的只记住了后来者B站,A站似乎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如今,距离A站上一次被如此关注还是在两年前,两年过去了,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日子过得如何?嫁给快手两年,A站还能回到与B站比肩的时候吗?

"大婚"之后,消失的A站

在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就如同消失匿迹了一般。虽然在被快手收购之后, A站曾三次公布了有关数据,但似乎都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其中,在今年的China Joy上,A站第三次公布了运营数据:同比2019年7月份,A站核心的二次元内容消费量增长了85%,累计作者数量增长达到了90%,稿件数量则增长了79%,全部作者粉丝量增长了172%,"投蕉数"增长了76%。

表面上看,这些数据都非常漂亮,同比2019年有着大幅度的增长。但这些数据都仅仅是增长率,而非具体数据,因此无法从中看出A站到底做出了怎么样的成绩,包括用户数据、使用时长这些,都无以窥得。

不过,也不能否认,在"嫁给"快手之后,A站的日子还是出现了一定的改观,此前所面临的诸多问题也都有了一定的改善。至少,A站摆脱了倒闭这一最坏的局面。

如今的A站,作为曾经国内二次元文化的领头羊,现在则更加将精力放在了众多二次元用户群体上。希望依靠曾经为A站带到了顶峰的二次元文化,能够再次带动A站前进。

A站的现任负责人文旻给A站的定位是聚焦硬核二次元,他反复强调"年轻、硬核、宅"等词语。文旻表示,"动画、舞蹈、音乐、游戏,这些有非常强二次元属性的内容,我们希望将它凸显出来。这是我们需要做的,也是回应A站发展的初心。"

但在打算深耕ACG领域的A站面前,似乎还拦着一座大山,那就是后来者哔哩哔哩。作为在A站之后出现的另一家弹幕视频网站,B站已经替代A站成为了国内ACG文化新的代名词。在A站2018年2月份正在面临倒闭的危机之时,B站却过得"春风得意"的日子,在3月底成功赴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当日市值就突破了30亿美元。两者相比,高低立下。

但这并不能说"婆家"快手没有出力。

持续输血,快手欲助A站重回正轨

在2018年6月被快手收购之后,网络上的一众ACG用户们并不看好这一场"婚事",这场收购在众多网友眼中,更像是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娶回了一个年轻漂亮的二次元美少女。

虽然不被看好,但在嫁给快手之后,A站的日子也确实出现了改变。快手也确实是希望能够将A站重新带入正轨。

在收购之后,快手花了一年的时间对A站的服务器、技术架构等长期以来所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全面的改善和解决,帮助A站解决了一直备受用户诟病的各种问题,提升了用户的使用体验。A站内部对这一场改造还有一个称呼,叫"筑基"阶段。

除了技术支持外, 资金的支持也不少。在2019年的CJ展会上,文旻宣布推出了超级UP扶持计划,将在未来的一年拿出5.7亿元的资源奖励、扶持优秀UP主。而在2020年的CJ展会上,A站再次推出了"二八计划",将与A站展示发布签约的UP主直播实行"二八"分账,UP主分成70%,平台20%。资金的大幅输入,可见快手对于A站还是比较认真的。

那么,有快手作后盾的A站又有何底气与B站作斗争呢?

背靠快手,A站就能媲美B站了?

其实,与B站作斗争,A站还是拥有一定的优势的。当前B站正在打造其泛娱乐化的生态,这就使得其必然要弱化自身二次元的属性,将此前作为核心的二次元内容收缩成一个版块,这将极大的削弱其在ACG版块的竞争力,而这就给了A站可乘之机。

在今年4月份,B站举办了一场心动挑战混剪大赛,在以往的比赛中都是依靠优质的剪辑内容获得的胜利。然而在这一场比赛中,大量的明星粉丝通过打榜刷流量,将质量较差的作品刷上了榜一,这引起了B站原本的ACG群体用户与新进入的三次元用户之间激烈的冲突。

这场冲突的产生是B站泛娱乐化所必然会经历的问题,B站也是从ACG等亚文化之中所逐渐成长起来的,扩展用户圈层与三次元接轨则势必会引起原住民的抵触。这就有可能导致B站的ACG用户转而寻求新的地方,而A站作为与B站高度重合的另一二次元社区,将会是这些B站ACG难民的去处。在B站出现了原住民和新来者的冲突之后,A站趁机打出了"AC在,爱一直在"的口号,直言不讳的表示自己将坚持ACG社区的定位,来吸引从B站出走的用户。

除了在社区定位上A站拥有一定的独特优势,在作为二次元社区最为重要的流量入口番剧上,A站也占据了一定的优势。在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的番剧质量得到了大幅的提升,这得益于快手为其带来的充足的资金流。

在今年七月份,A站上映了一部新番动漫《租借女友》,这部新番在最开始是预备在B站上播放。但在最后,这部番剧的版权被A站拿下。A站在番剧版权购买上的资金在快手的支援下有了极大的改善。

除了版权数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A站在番剧的质量上也受到了好评。《佐贺偶像是传奇》、《欺诈大师》甚至是经过4K重置版的经典动画电影《阿基拉》等备受好评的番剧和动画电影的版权都被A站收入囊中。一部又一部高质量的番剧使得A站在ACG用户们心中的地位不断上升。

相比之下,虽然B站在番剧上仍然占据着优势地位,但是这一优势正在减弱,在B站忙于扩张用户群体范围之时,还需要面对优爱腾的围堵,抖音快手等短视频也对B站形成了极大的威胁。

这就使得哔哩哔哩在资金上有着极大的压力。而A站则没有这样的压力,得益于专注耕耘ACG领域,A站有更多的资金来购买番剧,凭借着质量更好的番剧版权数量的增加,A站也将能够吸引更多的ACG用户。

不过,虽然A站更加纯粹的ACG定位和不断提升的番剧质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B站产生威胁,但A站的劣势也非常的明显,那就是较低的用户基数。

纯粹的社区定位和番剧质量虽然能够威胁到B站,但这些都需要以较高的用户数量基础。无论社区定位再怎样纯粹还是番剧质量再好,失去了用户都将是空谈。

根据B站2020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B站月活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了1.72亿,相较之下,A站则没有公布月活数据。为何不公布月活数据呢,答案可想而知。在当前与B站业务定位完全重合的情况下,用户数量的差距将直接影响到了A站未来的发展。

归根结底,无论是专注于哪一个领域发展,去迎合某一领域的用户,对于A站来说,用户数量才是当前决定A站未来发展的核心要素,如何吸引更多的用户,才是A站最需要重视的核心问题。因此目前相较来看, 背靠着快手的A站虽然有着一定的优势,但是仍然无法与B站抗衡。

风暴之下,A站的"活路"在哪?

另一方面,虽然有快手的持续输血,不过快手对于A站的耐心已经不断在消失。

今年8月,快手将A站划归到游戏团队进行管理,此前"独立运营"的承诺正在烟消云散除了独立运营的承诺正在消失,快手对于A站的资金扶持也正在逐渐减少。此前快手宣布拿出5.7亿元资源的"超级UP主扶持计划"并非全部是现金,而是现金+资源+商业收益"的组合模式,其中的现金具体有多少呢,没有人知道。

在快手正在逐渐失去耐心的情况下,A站未来能否活下去,已经成为了一个疑问。在当前,A站对于快手的资源扶持依赖极其严重,本身的盈利能力极低,如果失去了快手的持续输血,A站可能将会再次面临"药丸"的风险。

因此,仅仅依靠快手的扶持是无法活下去的,如何将流量变现,实现流量与资金的转换是当下A站最为需要重视的问题。

除了自身的问题,视频行业激烈的竞争也是挡在A站面前的一个极大的威胁。

当前B站选择转型成泛娱乐化,正是因为当前视频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家长视频平台在版权上虎视眈眈,抖音快手紧追不舍,虎牙斗鱼抢占直播领域。

相较于B站的四面楚歌,A站还有快手作为盟军。但A站无论是用户数量还是资金甚至是版权数量都占据不到一点优势,落后的A站能否在这一场竞争中存活呢,目前来看非常的困难。

总体看来,目前A站所面临的不仅仅是B站在其ACG领域的压力,更为重要的是当前整个视频行业愈发激烈的冲突。即使是早已上市了的哔哩哔哩,也在这一场竞争中如履薄冰。而重新起步的A站如果想仅仅依靠快手的持续输血来在这一场愈演愈烈的风暴之中活下去是不可能的,唯有实现突破,解决自身用户量无法上去的根本问题,A站才有希望存活下去。

毕竟,求人不如求己,只有依靠自己,对于A站来说才是当前最为现实的方式。

 

猜你喜欢

  • 暂无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