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布衣孤芳难自赏

来源丨斑马消费 作者丨范建

服装行业迎来最艰难时刻,江南布衣似乎也未能抓住机会。

日前,公司披露2020财年业绩,收入和净利润出现上市以来首次双降。

有来自疫情和整体气候带来的客流量影响,也有品牌和经营乏力的内部因素。虽然公司重度依赖的主力品牌JNBY和会员模式稳住了基本盘,但天花板已近在咫尺。

上市4年以来,公司产品一直沿袭简约设计、冷淡风以及棉麻材质,始终在小众市场里周旋,推出的新兴品牌暂难成气候。

净利润首次大跌

去年以来,Superdry、OldNavy、TOPSHOP及Forever21等外资服饰品牌撤离中国市场,中国本土服饰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美邦服饰、*ST拉夏、歌力思(603808.SH)等服饰企业,不是业绩骤降就是债务高企,始终未能“还魂”。

早在7月底,小众服饰品牌江南布衣(03306.HK)就预感不妙,预警2020财年净利润同比下跌25%-30%。

8月26日,公司披露的2020财年业绩与盈利预警差别不大,实现营业收入30.99亿元、归母净利润3.47亿元,同比下降分别为7.70%和28.48%。

业绩大跌,公司解释主要是疫情影响公司大多数实体零售门店暂停营业,导致收入减少。2020财年,公司来自线下零售门店的收入同比下降4.9%。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公司收入主要来自三大品牌系列。其中,两大品牌系列的收入正在不同程度下降。

2020财年数据,JNBY品牌收入17.62亿元,同比减少6.3%;CROQUIS(速写)、Jnby by JNBY及less等成长品牌收入12.63亿元,同比减少10.3%;POMMEDE TERRE(蓬马)、JNBYHOME等新兴品牌收入同比增加5.6%,规模仅0.75亿元。

比阶段性业绩下降更可怕的,是整体趋势的不妙。

2018财年-2020财年,公司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22.80%、17.25%和-7.70%,同期,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为23.76%、18.14%和-28.48%。

大众成衣市场的动荡,同时也孕育着机会,外界一度认为这会为个性品牌江南布衣带来不小的市场机遇,如今来看,只是一厢情愿。

活跃会员少卖3个亿

2020财年,江南布衣业绩下跌,虽有疫情的偶然性影响,本质上是公司在品牌和经营的后续乏力。

当外资服饰品牌纷纷折戟中国市场,中国快时尚服饰市场洗牌之际,江南布衣市场反应相对迟滞。此前推出多个新兴品牌表现,对公司收入贡献十分有限,2020财年收入占比仅2.29%。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最近4个财年,公司收入主要依赖JNBY品牌的持续贡献。

2017财年至2020财年,JNBY品牌实现收入分别为13.64亿元、16.22亿元、18.79亿元和17.45亿元,占比各期公司总收入的58.5%、56.6%、56.0%和57.23%。

或正是基于此,在公司线下门店总量增速全面放缓的情况下,JNBY的门店数量保持基本稳定,2017财年至2020财年,门店数量分别为766家、832家、884家和881家。

公司身处小众服饰市场,针对这一市场创设的会员模式,让公司产品与会员产生粘性,会员群体逐渐成为公司收入的重要来源。

斑马消费统计显示,2017财年至2020财年,会员群体贡献零售额分别占公司收入的62.6%、68.5%、70%和70%。

不过,会员数量的增速放缓,也是公司难以回避的现实。上述同期,公司会员数量分别为200万个、250万个、360万个和420万个。2020财年,会员数量同比增长16.67%,远低于上年同期44%的增速。

在2020财年,年消费5000元以上的活跃会员有17.9万个,贡献销售额21亿元,较上年分别减少2.4万个和3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