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价100亿,黑石捡了大便宜

作者|周佳丽  来源|投资界(ID:pedaily2012

黑石又出手了。

投资界获悉,8月24日晚,日本最大制药商武田制药(Takeda Pharmaceutical Co.)正式宣布,同意将其旗下的非处方药部门出售给私募股权投资巨头黑石集团,交易价格约为2500亿日元,约合24亿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66亿。

这一次,黑石捡了大便宜。两个月前,这笔交易开价高达约38亿美元,黑石和贝恩资本成为最后的竞标者。不过,这个价格被认为过高,着急出手的武田制药只好一降再降。消息传来,国内投资圈一片艳慕,某知名机构创始人感慨:怎么没有中国公司出手呢?

事实上,这是黑石短短二十天内在医疗健康领域的第二起大手笔。不久前,黑石斥资47亿美元收购基因族谱网站 Ancestry,缔造自己历史上金额最高的单笔收购案。而上个月,黑石第一期生命科学基金成功募集46亿美元,创下了史上规模最大的生物医药基金。

弹药充足,这家PE巨头罕见地在医疗健康领域大扫货。

黑石捡了大便宜,刚刚,砍价100亿买下一个部门

黑石终于将这个“香饽饽”收入囊中。

传闻流传已久。早在今年6月下旬就有消息称,武田制药正在就旗下的消费药品业务,寻找买方,而黑石集团、贝恩资本和大正制药是该笔交易的最后竞标者,价值可能高达4000亿日元(约38亿美元)。

不过,黑石对这个价格似乎并不满意。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黑石和私人股本公司认为价格过高,该交易额可能降至3400亿日元左右(约32亿美元)。直到两个月后,武田制药终于决定以2500亿日元(约24亿美元)的交易价格,将该项业务部门出售给黑石。这也意味着,武田制药让步了整整1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7亿元)。

那么,这到底是怎样一门业务?公开资料显示,本次黑石收购标的为武田制药的子公司武田消费者保健公司,其主要产品为Alinamin系列的维生素复合片剂及营养饮料,Benza系列的感冒药及止咳药,Terres系列的皮肤科制剂,Mytear系列滴眼液和其它胃肠调理药、止痛药、退烧药、抗痔药、汉方调理药、戒烟辅助药、药皂等。

其中,Alimina和Benza系列产品已有60余年历史,曾是武田制药的明星产品,在日本有着极高的国民度,可以说在武田制药发展史上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也是其成为全球知名企业的历史见证。

在全球疫情肆虐的当下,保健品的需求量开始猛增。以中国为例,根据京东商城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营养保健品类销量增速明显,如FANCL Health Science 同比增长25倍,Swisse同比增长13倍,萃益维(CENOVIS)同比增长10倍。此外,一季度有累计150多个营养保健品类商家入驻京东。

行业赛道未来可期,黑石此时出手必然不亏。数据显示,武田消费者保健公司2018财年销售额为641亿日元(约合6.07亿美元),净利润为96亿日元(约合0.91亿美元),净利润率为15%。而同年武田制药的净利润率仅为5.2%。这意味着,消费者保健公司在武田制药的整体业绩中,还算可观。

亚洲最大制药企发家史,历经200年,武田制药开始不堪重负

武田制药的发家史,堪称一个传奇。

1781年,32岁的武田长兵卫(Chobei Takeda)在大阪开设药店,做起了日本和中国传统药物的家族分销生意。在最初的90年发展历史里,武田制药成功在日本打开了市场,至此开启了两百年历史的传奇之路。

尽管武田的发家史超过200年,但是真正爆发是在上世纪70年代以后。70年代中期开始,由于日本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的药品政策,鼓励本土药企进行药品创新,武田“大搞研发”,上市了一系列仿制药药物。进入80年代,日本药企掀起了出海潮。武田与雅培深度合作,借此在欧美市场攻城略地。在1995年-2000年期间,武田在海外业务的营收几乎翻了两倍,占比从11%增加到29%。

上世纪90年代以前,武田对于日本以外的国家和地区而言,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然而到20世纪末时,武田已经发展成为一家世界级的制药巨头。为了让自己的制药帝国更加坚固,武田制药不得不多方补充自己的产品线。

而相比自研发,并购则被认为是最快的路径。2005年,武田制药以2.7亿美元的价格拿下了美国圣地亚哥的Syrrx公司,标的公司除了带来丰厚的回报之外,也让武田制药得以在美国建立了研究开发中心。

正是这一笔收购案,直接拉开了武田制药后十多年的并购版图。2008年,武田制药再度出手,以8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抗肿瘤药物和炎症药物研发公司Millennium Pharma;2011年,武田以9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北欧制药公司奈科明(Nycomed);2012年,以8亿美元的价格拿下美国URL pharma;2017年以52亿美元为代价买下小分子抗肿瘤药研发的公司ARIAD pharma;2018年初,以6.3亿美元完成了对TiGenix的收购。

然而,肆意挥洒钱袋大举收购引发的阵痛,终于在那笔堪称“蛇吞象”的交易完成后开始袭来。2018年4月,武田制药与夏尔达成收购协议,以620亿美元的价格将夏尔纳入囊中,并承担了后者约310亿美元的巨额债务。

这是武田史上最大的一笔并购案,所花费比武田之前的所有并购支出都要多。因为这一次并购,武田制药陷入超负荷的财务压力。为了达成到2024年削减净债务的目标,武田制药承诺在期间出售100亿美元的非核心资产。与此同时,武田制药开始重新聚焦业务、剥离其全球非处方药资产,以削减为收购英国制药商夏尔而背负的沉重债务。

2020注定是一个特殊的年份,这家拥有两百年历史的老牌药企,也开始焦虑了。疫情发生以来,有关武田制药削减部门和销售人力的消息不断传开。今年7月,有报道称武田制药正对日本国内业务进行全面调整,最新的重组努力是在日本裁员。

严峻的市场环境,巨大的债务压力,开始下跌的财报数据,这或许都是武田制药情愿一再压低价格寻找买方的缘由。

20天出手500亿!“PE之王”黑石,开始扫货医疗

黑石,无疑是这场收购案的最大赢家。

武田消费者保健,是黑石继8月初收购基因族谱网站Ancestry.com后,出手的第二家医疗大健康领域内的公司。早在本月初,黑石斥资4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6亿元)收购基因族谱网站 Ancestry。这是黑石史上金额最高的单笔收购案,它直接将Ancestry的估值推至60亿美元以上,是其3年前估值的2倍。 

今年以来,医疗健康行业迎来罕见的集体大爆发。在全球持续半年多的疫情之下,医疗健康产业诸多细分领域的初创公司融资渠道拓宽,IPO 明显加速,是为数不多的投融资金额不降反升的行业。数据显示,2020 年上半年全球医疗健康产业共发生投融资事件2469起,总融资金额2297.1亿元。

而短短二十天,黑石已经出手近500亿元人民币,扫货医疗大健康。然而与现在大举进攻的状态不同,2018年以前黑石鲜有布局医疗健康领域。直到2018年10月,收购生命科学投资公司Clarus,被认为是黑石正式进军医疗投资的标志。

随后,黑石频频以合作、并购以及直接投资等多种方式持续加码医疗布局。2019年3月,黑石注资2.5亿美元,宣布与诺华成立合资公司Anthos Therapeutics,专注于推进针对高危心血管病患者的下一代靶向治疗;同年11月,黑石联合辉凌制药(Ferring Pharmaceuticals)共同出资5.7亿美元以助力基因治疗公司FerGene。

2020年1月,黑石与全球药物开发公司SFJ Pharmaceuticals展开合作;3月9日,收购医疗软件开发商HealthEdge多数股权;一个月后,以20亿美元投资RNAi疗法公司Alnylam,创下了生物医药领域的最高投资纪录;6月,黑石更是在两日之内接连投入3.37亿美元、3.5亿美元,与知名药企合作获得相关医药产品和销售权益。

今年7月,黑石第一期生命科学基金Blackstone Life Sciences V成功募集至46亿美元,创下了史上规模最大的生物医药基金,拉开了黑石医疗投资的帷幕。对于医疗投资,黑石集团CEO苏世民(Steve Schwarzman)曾指出,随着社会的老龄化,医疗保健将会变得越来越重要,科学技术在医学领域也巨大的发展潜力。

可以预见,一个由黑石筑造的医疗帝国正徐徐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