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未来的「第三条河」

导语:在《钉钉扎醒好未来》一文中,桃李财经提出,钉钉才是好未来眼前最大的心腹大患,在几个月跑完好未来近十年的路。

高手过招,见招拆招。前有新东方等老牌对手,后有新玩家钉钉等攻势,好未来没有坐以待毙,迅速进行内外调整,效果也直接体现在财报上,据好未来发布的 2021财年Q1显示,好未来净收入从上年同期的6.734亿美元增长到本季的9.107亿美元,同比增幅为35.2%;归属于好未来的净利润为8170万美元,上年同期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1620万美元。

成绩背后,是疫情中好未来线上线下业务的快速反应和坚持开放赋能,打造共创平台的心态。

过去的17年里,好未来挖了两口井:学而思培优和学而思网校,有了自己的两条护城河,构建了好未来自身的壁垒,站稳自己的领地。

过去,好未来占5%市场份额,灌溉30%的土地,如今,疫情加速好未来开放的深度和广度,如何将内生能力变成开放能力,赋能教培机构,灌溉51%的教培行业,是好未来“第三条河”的诗和远方。

桃李财经出品,产业观察第10篇。

作者/ 花哥&鸥姐

出品/ 桃李财经

01当黑天鹅打开十倍市场的盒子

一号种子选手的责与

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正常的生产生活按下了暂停键。 教育行业也未能幸免。这场黑天鹅事件让全国2.76亿在校生、1700万老师被禁足在家,无法正常开学。

1月27日,教育部正式下发《教育部关于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与此同时,教育部发出网上教学的倡议,“停课不停学”成为主要防控措施。

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跟餐饮、零售业一样,传统的线下培训也被迫关门停课。就连新东方也表示:

“这场疫情,给新东方带来了严峻考验,新东方地面课堂全面停课。如果新东方全部停课退费,那么只能关门大吉。而且,七、八万老师员工的薪酬,也立刻成了问题。”

教育培训界的“老大哥”尚且如此,那些中小机构的生存难度可想而知。

对此,松鼠AI智适应教育创始人栗浩洋曾在2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预计在此次疫情后,可能会有50%~60%的中小线下教培机构倒闭。

该怎么办呢?

答案只能是,要么关门大吉要么转型线上!

在过去,尽管很多线下机构也在尝试转型线上,但转型的过程却不是很容易,两个关键难题成为了“拦路虎”。 第一是,对习惯了传统学校课堂教学模式的师生来说,适应在线教学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时间。尤其大部分教师都没有在线教学的的经验,组织在线课堂、线上答疑、评估学习效果,仍然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而对边远地区的教师来说,更显得力不从心。 第二是,原本线下教学场景如何快速转型线上,包含教研产品、技术管理等,对于很多学校来说,缺乏内容和技术的基础,在实现教育线上化时,也是孤立无援。

但这一次,整个教培行业都在比拼自己“线上化”的速度和效率,在线教育似乎成为了唯一的选项,线上教学也成为重启全面停摆的教育行业的救命稻草。

在线下机构设法“自救”的同时,在线教育企业也面临不少挑战。

在疫情下做出快速反应,考验的是平台业务协同能力和技术积累的调用。据一位接近线下业务的好未来员工表示,疫情期间线下学而思培优一周内将课程迁移到了线上。

好未来首席财务官罗戎在2020财年Q4电话会议中也表示,在疫情爆发初期,留给好未来将线下小班课业务转移至线上的时间非常少。

此外,好未来一对一辅导的业务受疫情影响非常大,虽然公司也努力将其转移至线上,但增长远不如之前。尤其是好未来旗下的学前教育,将课程转移到线上对于3-6岁的学前儿童而言是非常困难。

新东方同样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将线下课程全部转移到线上的决定。不过,其首席财务官杨志辉在电话会议中同样表示,据新东方对其学员及家长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有95%的学生父母更希望孩子能回到线下学习中心并稳定下来。

相比匆忙间转换教学阵地带来的“不适”感,两大巨头明显更看重疫情下自身教育平台的扩张进展。

疫情期间,新东方投资了4000万美元用于改善和维护OMO教育生态系统。相比新东方对自家平台的大力投入,好未来最快速度调整好线上线下业务后,也同时加大了对ToB市场的开放程度。

据《2020中国K12教育培训TOB市场发展报告》,2019年,教育To B市场规模接近270亿元,预计到2025年,整体市场规模将突破千亿元。疫情助推培训业态升级,培训机构纷纷探索新模式,让B端市场需求迅速扩大。

由此,疫情期间,好未来智慧教育开放平台为公立校和教培机构均免费提供了直播云系统服务。通过直播云,给老师一个稳定且便捷的在线课堂,最大限度接近线下授课环境,帮助众多行业伙伴转型线上。

好未来智慧教育开放平台将这次应对疫情的行动称为 “避风港计划”,向全行业开放了线上直播授课的解决方案,以及课程内容和运营陪护的支持。

如果说,6月份是分水岭,6月前是难,6月后是责。好未来前期在“救火”,后期则是在布局,当然,“避风港”计划, 背后反映的也是好未来与行业携手前行的决心。

02好未来的第三条河灌溉沿岸51%的教培土地

过去的17年里,好未来的“两口井”:学而思培优和学而思网校,通过学而思培优找到了立足点,通过学而思网校找到了新的增长点,构建出了好未来自身的壁垒,站稳自己的领地。

如今,疫情加速好未来开放的深度和广度,在 To C 业务外,服务公立校和教培机构的 To B 业务则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好未来的边界。如何打造共创平台,将自身已有的教学教研能力开放并赋能教培机构,甚至灌溉教培行业,是好未来”第三条河“的诗和远方。

正如科特勒所言,“把独享当作目标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包容性才是商品游戏的新主题。”

“好未来学科发展得越来越多,分校和事业部越来越多,难免相互打架,一些同行也觉得好未来有威胁,于是我们开始思考“合作”的重要性。”张邦鑫曾表示。

开放赋能,打造共创平台,好未来一直在路上。

事实上,好未来发力K12 To B市场并非偶然,早在2017年黄琰就有了发力To B的想法。2018年初,好未来推出“未来魔法校”,将双师模式向行业输出,帮助中小机构企业发展。

2018年8月,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在一场行业演讲中首次公开宣布将以“开放平台”引领好未来的战略转型。4个月后,黄琰以好未来集团CTO兼开放平台事业部总裁的身份带领“教育开放平台”正式对外亮相。黄琰表示开放平台通过未来魔法校、直播云等产品将好未来的科技、教学教研、优秀师资等输出给中小教育机构。 

此外,在2019年GES教育开放平台分论坛上,好未来对外披露了许多To B的细节。黄琰在会上宣布了开放平台的“3年计划”,宣布会开放更多的学科,逐步丰富服务类型,为机构提供更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

微信图片_20200820164543

好未来教育To B生态

不难发现,好未来每一次 To B市场的进军,都伴随着行业的输出、系统的开放。

在今年7月28日的TI智慧教育开放合作大会,好未来又提交了一份To B市场的成绩单——好未来将向全行业教师开放教研云系统,同时升级直播云系统。

微信图片_20200820164548

好未来集团智慧教育开放平台总裁黄琰在讲解教研云系统

据介绍,教研云拥有近600万道精品题库,囊括全国各省份的高考真题,100所城市近10年中考真题和中高考模拟题,2000所中小学近5年期中期末考试题以及17年好未来学而思经典教学案例。除题库外,教研云还添加了动态化多媒体素材,能帮助学生更加直观了解知识点。

另外,好未来宣布升级到3.0版本的直播云,并全新发布30人小班课模式,帮助培训机构将线下小班课程便捷迁移到线上。好未来智慧教育开放平台总裁黄琰介绍,疫情期间,众多教育机构通过好未来直播云平台上课。

鸥姐发现,就在两个月前,好未来才宣布升级直播云系统至2.0版本,重组整合“新未来魔法校”。实际上,好未来的技术产品在今年多次迭代,内部组织架构亦有调整,智慧教育事业群并入开放平台事业群,智慧教育开放平台提至更高的战略位置。

“这次疫情客观上加速了中国教育数字化的进程。” 黄琰说,在线教育的参培率在疫情期间有明显提升。这也是好未来进一步开放智慧教育平台的背景,希望进一步通过懂教育的科技产品,促进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目前智慧教育开放平台事业部整合了两大块业务:一块面向公立校,提供智慧教育解决方案和教学服务,另一块则面向下沉市场的中小教培机构提供硬件、师训、教学内容输出。

这也意味着,好未来to B 与to S的合二为一,从而提升工作效率,缩减成本。

在桃李财经看来,智慧教育开放平台的第三条河,在疫情的催生下要变的深且广。河流之深是在后疫情时代,不同地区的教培机构的需求不尽相同,智能开放平台要能满足个性化、定制化的服务,这是深度的体现。河流之广是需要转型机构越来越多,而这些机构的背后又连接着不同地区师生,数量级也在增多。

河的力量不在于惊涛骇浪,而在于润物无声。智慧教育开放平台的第三条河,放大了好未来的想象力,尽可能多的去让灌溉河岸边的教培机构。

如今,坐拥468亿美元市值的好未来,不想只做培训机构,想进化成为教育行业的底层平台,成为教育产业链里的关键一环,为教育行业提供坚实新型基础设施。

03当to B 与to S合二为一重新审视与钉钉们的竞争关系

放眼全行业,在B端和S端市场,好未来还面临着“钉钉们”的挑战。

钉钉作为2020年教育圈最火的黑马,在疫情期间支持了 1.3 亿学生在线上上课;推出教育版“春雷计划”,将帮助全国5000所学校、1000家教培机构和100家教育局实现数字化建设;并且已经涉足成人职业培训。

继通过钉钉打入教育行业后,阿里又正式成立了淘宝教育事业部,并推出 “一亿新生计划”,希望通过流量在教育领域变现;

字节跳动更是布局了20多个教育项目,覆盖多个To B赛道,并宣布未来三年不盈利的决心。

阿里、字节跳动这样的巨头做教育 To B 的优势在于流量、技术,而好未来在教育技术上持续投入,其优势更在于多年的教研教学能力积累,和教育行业的品牌效应。 “钉钉们”都嗅到教育To B 市场的机会,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谁能领跑To B市场,不仅仅取决于能力,更取决于耐心。

而在做教育这件事上,好未来已经耐心耕耘17年了。

无论是教育场景,教育产品,教育内容,还是技术上,好未来的专业性会更强,这在与钉钉们竞争中无疑占据了优势。

但也如《2020中国K12教育培训TOB市场发展报告》进一步指出,目前教育行业正迎来智慧化升级。技术上,互联网、AI、大数据以及云计算的新技术正逐步落地教育行业;在场景上,教育和科技正进一步深度融合;在需求上,教育市场正经历着一场“消费升级”;在人才上,技术人才与优秀师资的储备与需求日趋扩大。 

需求与供给的矛盾贯穿未来教育的发展。如今随着科技与教育的结合更加紧密,且教育生态共同体已初步形成。谁能完善教育生态,打通内容+工具,深耕教育场景,实现教育一体化,才能在B端市场的竞争中国领先身位。

微信图片_20200820164555

诚如我们在上海举办年度教育者大会-WWEC 2020看到的,后疫情时代下,教育ToB的需求不减,大厂、新秀齐聚一堂,关于科技加持下培训模式的变革与创新的讨论也还在持续。

这也是好未来旗下业务未来魔法校连续三年参加820大会。而从未来魔法校等业务最近的升级来看,定制化、个性化和本地化的关键性难题,已经成为好未来智慧教育开放平台在服务B端企业的新的发力点。

04桃李思考巨头开放平台的边界

“开放”一词在互联网里并不陌生。 早先企业会为了构建竞争优势,多数呈现出封闭的状态。但随着增长曲线的临近。企业往往会触及能力上边界,难以突破瓶颈。 这个时候开放生态则能打破企业的能力边界,提供了一条继续保持增长的曲线路径。当前打破封闭的状态,做平台、做生态已经成为一种共识。

好未来这条开放的河,静静的流淌,奔向大海。

部分资料来源:财经网《疫情之下全面“转型” 好未来用科技搭建教育“避风港”》、亿欧网《好未来发布“教育开放平台”,教育产业联盟将如何赋能?》、晚点《好未来智慧教育平台开放 深入千亿教育 To B 市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