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城市和产业都有自己的特色,您在底层设计中最关注技术服务商的关键能力是什么?——78%参与者选择“提供端到端的解决方案”;

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十大困难?——“思想和意识落后”和“技术人员能力跟不上”占比分别是47%和45%;

为加速政企升级,您对华为云有什么期望和建议?——52%参与者选择“产品稳定与数据安全”......

如上场景发生在“选择不凡 华为云年度峰会2020”的现场,华为中国区总裁鲁勇携华为云团队“云上会客”,面对台下最熟悉华为云的客户和合作伙伴,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回答政企客户上云最关心的话题。

20个行业、500个生产系统,华为云凭什么全面领跑政企市场?-中国科技新闻网

“选择不凡 华为云年度峰会2020”的现场

从2017年3月成立至今,华为云成果几何?在云计算发展的第二个十年,华为云又该怎样保持快速前进?上述问题都在此次峰会中找到了答案。

20个行业、500个生产系统,华为云凭什么全面领跑政企市场?-中国科技新闻网

华为中国区总裁鲁勇

2017年至2019年,恰好是华为云和国内云计算产业风云突变的两年。华为其实从2010年左右就开始涉足云计算技术,但直到2017年华为云BU成立,才真正涉足云计算市场,这期间内部的各种观点的争论非常激烈。鲁勇在现场就感慨道,“短短两年时间,华为云发展到今天客户和合作伙伴高朋满座,我心里非常高兴。”想必是不寻常的两年创业时光。

2019年乃至已经到来的2020年,行业整体跨入转折点——一端是互联网行业占据公有云半壁江山,但增速减缓;另一端是政府、工业、金融等传统行业上云需求涌现,成为云服务商新的竞争焦点。

天平的两端不总是平衡状态,市场是最直接的反映。

最懂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公司

此前,工信部印发了《云计算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 年)》和《推动企业上云实施指南(2018-2020 年)》,并提出到 2020 年全国新增上云企业 100 万家的目标。企业面临的不再是上不上云的问题,而是如何上云。

不同于互联网行业天生轻IT资产的属性,政企行业数字化转型往往分为三步走:传统业务云化、数据能力云化、云上业务创新,这也是为何政企客户上云偏爱端到端的解决方案,云计算产品有共通性,但没有一家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是完全一样的。

IDC报告指出,数字政府、政务便民、金融科技、金融渠道变革、工业互联网、工业质量和流程优化等日渐成为云服务商的业务重点。

在水务领域,以华为云为支撑,武汉水务集团搭建了网站营业厅、微信/支付宝营业厅、热线电话、实体营业厅为一体的四维服务平台,将服务向用户方延伸,努力满足用户的多元化需求。实现了"获得用水"的马上办、网上办、就近办、一次办,达到全国最优的标准。

如今,武汉市民再碰到突发停水、报修、报漏等用水故障,通过手机的线上服务就能很快得到响应和解决,广大企业用户也通过智能终端实现了用水过程的可视化、可监测、可管理。

在天津生态城落地的华为云城市智能体中,华为云提供了AI多域协同智能调度技术,以及车辆轨迹实时计算,GES图计算引擎,交通仿真与流量预测,城市智能体拥有了一键为消防、救护等车辆打开绿色生命通道的能力。根据测试,利用绿色生命通道,消防车抵达生态城某小区的时间,从4分多钟下降到了2分半,节约了44%的时间。毫无疑问,这些时间等同于人民的生命与财产安全。

在部署AI信号控制之后,早高峰车辆排队溢出减少了60%,这让各方向都动不了的极端拥堵情况明显减少;往常持续1小时左右的早高峰,现在已经基本被缩短了10至15分钟。华为云AI、大数据、物联网、边缘计算等技术,生态城综合过车数量、过车速度、车辆排队长度等数据,形成“智能化指挥体系”,实现交通流量最大化。

不同于大多早已实现数字化的互联网行业,政企既覆盖高大上的智能网联汽车,也涉及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遍及千行百业,上云是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融合,政企客户更青睐于已有成功数字化实践的云服务厂商。

“华为云2019年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逐渐走向各个行业。如果说传统的云服务商主要面向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智能转变,华为天生的优势就是从云到人工智能,面向行业逐渐地进行渗透,华为本身一个提供ICT产品与服务的企业,拥有生产、制造、物流等典型的制造业场景。所以华为提出自己的降落伞自己先跳,在工业制造真正的生产环节,将云和人工智能结合起来,通过华为自身的实践,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鲁勇表示。

而今天,华为显然已经做好了将“数字化转型”的降落伞向更多传统行业赋能的准备,不久前发布的智能工作平台WeLink仅仅是开始。

自古华山一条路,政企上云并没有“十字路口”,在上云的“单行路”上,积极拥抱数字化,是企业转型的必经之路。

技术聚变,商业裂变

技术,技术,还是技术。

这个不断出现在各大巨头企业CEO口中的词汇,是决定未来十年一家企业能否长盛不衰的关键,正如十年前没有人预料到,互联网会给当下的社会生产及生活带来文明再造式的变化,也没人能预料5G、云计算、AI等技术倍增的能力。

从华为的视角来看,2010年代之后所有发生的故事都是技术和产业的变化,超乎想象的推手主要来自两大产业,一个是联接,一个是计算。过去的二、三十年,华为专注于传输、交换机、4G、5G等联接领域的话,并且做到世界第一,未来在计算领域华为将坚定不移的投入资源。5G代表联接,云是计算产业,华为是世界上唯一同时在联接与计算两大领域大力投资和发展的公司。

行至数字化转型中途的大中型政企,从华为云身上能否看到自己的未来模样?

联接与计算,现在与未来,这两大产业不仅在华为聚合,而且通过云服务方式直接输出给数字化转型的政企客户,华为是在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来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

“无论是5G,还是云,华为下一步会持续创新,打造出智能世界的底座,一定会给客户和伙伴带来商业的闭环”,鲁勇判断,“2020年是一个从聚变到裂变、从技术到商业双闭环的元年。我们有理由期待元年技术驱动商业临界点的爆发。”

与单点式的互联网技术大潮相比,我们正处于技术聚合的时代,云计算和5G、人工智能是互相成就、彼此牵引的关系, 从功能上来看,如果将5G连接比作无处不在的空气,那云计算资源就相当于阳光,持续赋能,人工智能则如雨雾,广泛渗透。

至于华为云,将继续贯彻“黑土地”定位,并且进一步“做厚”黑土地,帮助各行各业快速获取到基础发展的能力。

技术聚合产生新业务场景,迸发新的需求,随着这些需求被一一满足,企业也就完成了自己的商业裂变过程。

“危”与“机”

过去的2019年,华为经历了美国实体清单的“危”,但也寻觅到全面数字化的“机”,华为云的大发展就是其中的代表。2019年上半年,不论是IaaS市场份额,还是IaaS+PaaS市场份额,华为云都进入了市场前五,并且下半年增速丝毫未减,政企上云的趋势逐渐传导至华为云,成为华为新一波利好的起点。

对于数字化转型企业来说,不转型迟早要被淘汰,转型则游离在“危”与“机”边缘,云服务商的能力至关重要。

“我们可以骄傲地说,华为云目前已经成为了政企智能升级的首选”,鲁勇肯定地表示。从“政企的选择”到“政企的首选”,一字之差体现了华为云的战略思考。

在上云的第一阶段,传统业务云化对政企客户的吸引力并不高,云计算相比传统IT带来的是模式创新,成本节约是主要效果,大中型政企对此并不热衷,相比业务连续稳定,成本型云计算的Cloud 1.0时代不是政企的主场。

在上云的第二阶段,数据能力云化是政企客户所需要的,但是如何纳管不同类型的数据,又如何用统一算法的开发,探寻数据的真正价值,政企客户需要建设高效的数据湖,来解决自己的数据底座,而数据始终是为业务服务,也就自然过渡到下一个阶段。

未来,云上业务创新将驱动政企客户直接选择上云,AI的应用将成为这一阶段的共性。前两阶段是必经之路,政企上云步伐从浅到深,由狭到广,一步步实现自身的数字化转型,但这一步往往也最难,需要打通业务的全流程,初步完成数字化再造。

针对政企客户,华为云拿出了全套能力组合,底层基于鲲鹏+昇腾,打造极致性能的混合云基础设施,PaaS层的企业级AI开发平台和智能数据湖能力,贯穿应用全生命周期的DevOps服务,以及基于华为云WeLink和IoT服务,充分满足政企上云三个阶段不同的需求。

资料显示,目前,华为云AI解决方案已经在20多个行业的500多个生产系统相关的项目中取得突破,领跑中国市场,服务服务580+政府与公共事业、10大车企、200+金融客户。一系列的数据都证明了华为云成为“政企智能升级首选”的能力与信心。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2001/uELIueKBIQr09WQ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