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网消息,据《晚点 LatePost》报道,蚂蚁金服 CEO 胡晓明(花名孙权)将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王磊(花名昆阳)继续担任本地生活服务总裁,或向阿里董事局主席兼 CEO 张勇和胡晓明双线汇报。

另外,一位内部人士向《晚点 LatePost》透露,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各项业务布局,未来或许将由胡晓明来牵头协同,下一步将对飞猪、淘票票进一步整合,以此全面对抗美团。

“老阿里”胡晓明

全面对抗美团?传胡晓明坐镇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多业务或将整合-中国科技新闻网

雷锋网注:上图为蚂蚁金服 CEO 胡晓明

上一则关于胡晓明的人事变动消息,才过去 20 天——2019 年 12 月 19 日,蚂蚁金服集团宣布了一系列人事变动。其中,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接任蚂蚁金服 CEO,向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汇报;蚂蚁金服支付宝事业群、数字金融事业群、CTO 线、CMO 线、大安全线、智能客户资金部、全面风险管理部、客户服务及权益保障部以及其他中后台线均汇报给胡晓明。

实际上,胡晓明是个“老阿里人”。早在 2005 年,胡晓明就加入阿里巴巴;随后,胡晓明在阿里内部创业,创建了阿里金融,基于大数据技术为小微企业提供信贷服务;并且在之后担任蚂蚁金服的首席风险官,带领支付宝及众多业务的发展。

2014 年,胡晓明担任阿里云总裁,官方数据显示,从 2015 年开始,阿里云的平均增速超过 100%。阿里巴巴集团 CEO 张勇如此评价胡晓明:“过去四年为阿里云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让阿里云的技术梦想和商业梦想得到融合。”

2018 年 11 月,阿里巴巴宣布架构调整,胡晓明卸任阿里云总裁一职,并担任蚂蚁金服集团总裁,向蚂蚁金服董事长兼 CEO 井贤栋汇报——当时,井贤栋在邮件中表示,胡晓明的回归是蚂蚁金服组织架构的重大升级。

在担任蚂蚁金服总裁一年之后,胡晓明在本个月前被任命为蚂蚁金服 CEO,这在一定呈上可以看作是对其工作的肯定。出任 CEO 后,他负责蚂蚁金服支付宝事业群、数字金融事业群、CTO 线、CMO 线、大安全线、智能客户资金部、全面风险管理部、客户服务及权益保障部以及其他中后台线——可以说,胡晓明已经全面掌舵蚂蚁金服的现有主体业务。

饿了么口碑的合并

作为一名曾在支付宝、阿里金融、蚂蚁金服等业务中身担要职的阿里老兵,胡晓明此次被任命为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或许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2018 年 8 月,阿里巴巴在其财报中透露了成立一家本地生活服务的控股公司的计划,这家新公司将持有饿了么和口碑两个公司的股份。两个月后,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正式成立,饿了么和口碑平台合并。

全面对抗美团?传胡晓明坐镇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多业务或将整合-中国科技新闻网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饿了么、口碑合并组成本地生活服务平台

据悉,饿了么和口碑将进一步从“到家”和“到店”两个场景合力并进,饿了么丰富的本地生活服务资源和强大的即时配送能力,加上口碑的成熟商家服务体系和深刻的消费者洞察,将成为一个整体,推动以餐饮为主体的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的全面数字化、互联网化升级。

当时,阿里官方还公布过一张宣传图来展示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一些成绩和未来图景。根据图片显示,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将与阿里生态内原有各个板块产生更大的协同效应和化学反应,飞猪、淘票票、大润发等相关业务或许也会被整合起来。

全面对抗美团?传胡晓明坐镇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多业务或将整合-中国科技新闻网

雷锋网: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未来图景

目前,这种整合已经有了苗头——在胡晓明被任命为蚂蚁金服 CEO 的同一次调整中,赵颖(花名:芷雪)被任命为蚂蚁金服国际事业群总裁的同时,继续担任飞猪总裁。

除了人事方面的变动,阿里本地生活服务的战略也有所改变。2019 年 11 月,饿了么口碑提出“新服务”战略。简而言之就是,通过这项战略来提升服务体系、产品体系以及硬件体系的数智化,全面帮助商家降本增效。

全面对抗美团?传胡晓明坐镇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多业务或将整合-中国科技新闻网

雷锋网注:图为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王磊

当时,饿了么口碑负责人,总裁王磊表示:

过去的一年半,我们希望建立一种新的本地生活价值取向,在“新服务”上,投入无上限。饿了么的“阿里化”改造,不仅在用阿里的标准重建饿了么技术体系,打通饿了么与淘宝、支付宝等产品的数据和账号,更重要的是,让饿了么与阿里的生态产生某种关联,融入到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提出的“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中。

与美团之间的“战争”

无论从何种角度都不难看出阿里对本地生活服务的重视。然而,阿里巴巴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有着一个强劲的对手——美团。据了解,在刚刚过去的 2019 年,美团的股价涨幅为 153.4%,超过阿里的 55.88%。

以团购业务起家的美团于 2013 年杀入外卖市场,通过快速地推抢占市场份额;2015 年合并大众点评,2016 年反超更早入局的饿了么(当时饿了么还未被阿里巴巴收购),占据移动互联网的高频流量入口,一跃成为生活服务类平台的龙头。

全面对抗美团?传胡晓明坐镇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多业务或将整合-中国科技新闻网

2018 年,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当时,饿了么与美团在外卖市场的份额大概是 4 比 6。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饿了么 CEO 王磊公开表示,阿里对于饿了么的投入上不封顶;目标是让饿了么在短期内拿下 50% 的市场份额。为了拿下星巴克,阿里集团 CEO 张勇还亲自上阵协调阿里内部资源。

背靠阿里生态体系资源,饿了么用户端补贴与阿里系其他应用的会员权益绑定,协同营销等途径,饿了么发展得越来越壮大,与美团之间的竞争也愈发激烈。

几乎就在饿了么口碑提出“新服务”战略(详见上文)的同时期,美团也提出了一个“改造下一代门店”,核心需求是 把线下堂食门店,“搬”上平台,使其能够在外卖平台上提供服务。

据美团方面介绍,“下一代门店”是把原来以堂食为主的门店,通过软硬件改造和经营管理模式迭代,升级为同时具备线上线下运营能力和服务能力的门店。美团提供从选址、运营活动设计、自动化生产设备、智能取餐以及动线设计、场景营销等一站式服务,让商家可以抽出更多精力把门店这个主阵地做好。

也就是说,无论是饿了么口碑平台,还是美团,都开始从原来的出货增量的外卖模式,开始通过数字化来深入到餐饮商家运营能力升级的模式——这可能是外卖平台的下一个赛道。

而阿里在这个时候将蚂蚁金服 CEO 胡晓明任命为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或许阿里另有深意。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2001/7cRdwb66qIkaowr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