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网按,有“计算机界诺贝尔奖”之称图灵奖备受关注,不过如果你参加颁奖晚宴就会发现获奖者几乎都是男性,查看图灵奖获奖名单你也容易得出男性更容易在计算机领域获得突破的误解。其实,女性在计算机领域有很多杰出的贡献者,但由于刻板印象、制度等问题,女性获奖者比较少。但情况正在发生改变。

女性更难在计算机领域获得成就?70位图灵奖获得者女性比例仅4%-中国科技新闻网

图灵奖有“计算机界诺贝尔奖”之称,虽然不是家喻户晓,但是他们的创新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Tim Berners-Lee(2016年图灵奖获得者)发明了万维网和第一个网络浏览器。Whitfield Diffie和Martin Hellman(2015年图灵奖获奖者)发明了公共密钥加密技术,这种安全技术使我们能够放心地在线输入信用卡号。Raj Reddy(1994)开创了人工智能的先河,该技术使计算机能够理解自然语言。Yoshua Bengio、Geoffrey Hinton和Yann LeCun(2018年图灵奖获得者)在深度学习方面的突破实现了自动驾驶汽车,面部识别等功能。

2019年图灵奖的提名应于1月15日由计算机科学协会(ACM,该奖项授予组织)进行。ACM通常在3月宣布获奖者。6月下旬,它将在旧金山举行的颁奖晚宴上向获奖者以及其他不太知名的计算机奖的获奖者致敬。如果你参加颁奖晚宴,会发现一个明显的现象:几乎所有获得计算机最高奖项的人都是男性。

仔细阅读图灵奖获奖名单,你可能会轻易得出错误的印象,即男性几乎主导了所有计算方面的突破。自1966年图灵奖颁发以来,已有70位计算机科学家获得了该奖项,其中只有3位是女性。第一位女性获奖者直到2006年才出现,也就是说图灵奖的第40年才出现首位女性。一些人认为,女性图灵奖获得者的匮乏反映了该领域女性任职人数不足。但是,这4%的女性获奖者并不赞同,实际上目前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的21%都是女性(从1987年的37%的峰值下降)。

女性更难在计算机领域获得成就?70位图灵奖获得者女性比例仅4%-中国科技新闻网

图灵奖获奖者名单,来源ACM

图灵奖等数百万美元的奖金引起了公众的关注。获奖者受到追捧,被邀请发表备受瞩目的演讲,会见商业领袖,并向政界人士提供建议。对于某些书呆子群体(我属于其中一个),他们是英雄。在ACM颁奖晚宴后,他们成为了激励年轻人的榜样。当女性的贡献被忽视时,大家就放弃了从重要的计算机先驱部门获得灵感和寻求建议的机会。

而且,ACM肯定错过了发现具有开创性的女性计算机科学家的机会。Grace Hopper(1906–1992)在美国生产的第一台商用计算机上工作,创建了第一个编译器,并发明了第一个类似英语的数据处理语言。在ENIAC团队 -Betty Jean Bartik,Kathleen McNulty, Mauchly Antonelli, Ruth Teitelbaum, Frances Spence, Marlyn Meltzer和Frances Holberton负责用于计算二战弹道,也是世界上第一台通用计算机。Mary Kenneth Keller(Mary Kenneth Keller)的妹妹(1913–1985)帮助开发了BASIC计算机代码。

Radia Perlman(生于1951年)开发了生成树协议,使互联网成为可能。朱迪·克拉普(Judy Clapp,生于1930年)开发了一种防空系统原型,该原型使用雷达跟踪和为飞机引导航向。

凯瑟琳·斯帕克·琼斯(Katherine Spark Jones,1935年-2007年)开发了TF-IDF(term frequency–inverse document frequency,一种用于信息检索与数据挖掘的常用加权技术),这是现代搜索引擎的基础技术。女性计算机先驱者的故事可以写满书籍。

女性更难在计算机领域获得成就?70位图灵奖获得者女性比例仅4%-中国科技新闻网

Navy Rear Adm. Grace Hopper in 1978.

事实上,一些精华包括:是哪位女性造就了互联网的不为人知的故事,当计算机成为人,还有Grace Hopper:在网络海的海军上将。

在图灵奖获得者和更大的计算机社区中培养更高的性别包容性不仅对女性有利,对创新和发现也有利。科学中的性别多样性增加了研究人员观点、问题和领域的多样性,从而带来了“ 性别多样性红利”。根据研究结果显示,异质群体解决问题的表现优于同质群体。其它研究表明,不同群体的参与者可以更好地接受不同意见,这可以激发思想并增强他们的创造力。正如一位作者所写,“多样性会使我们进入认知行为,而同质性则不会。”

研究表明,系统的隐性和显性偏见阻碍了女性计算机科学家。普遍刻板的印象暗示他们没有先天的科学才能,这也减少了女性的影响力。女性或擅长人际交往的女性通常被认为不适合计算。

不过,有个好消息是,许多获得图灵奖很有影响力的人都希望该奖项更具包容性。“我们一直在努力让[ACM]委员会更多地关注并鼓励提名,来满足让全员参加的广泛愿望。”该委员会的联合主席Vinton Cerf(2004)说,他是ACM奖项委员会主席,也是Google首席互联网布道者-他致力于行星际互联网等方面的工作。

要认识到更多的女性并不会减少限制女性在计算机领域发展的体制障碍。在大学中,女性研究人员被要求担任内部服务角色作为“学术家庭”,这限制了他们的研究时间。缺少产假和可负担得起的儿童保育在职业至关重要的早期阶段对女科学家的影响尤其大。

此外,一些家庭友好的政策加剧了研究科学家之间的性别不平等,事实证明,家庭休假政策使男性比女性减轻了更高比例的教学负担。儿童保育已被证明可以增加男性期刊的出版量,但仅限于女性的教学职责。

在确定潜在的图灵奖获奖者的过程中也反映出一些体制问题。ACM依靠杰出的计算机科学家撰写推荐信,提名该奖项的候选人。但对于职业发展和提名而言,已被证明科学领域的学术信件不成比例地包含了对女性选择追求科学怀疑的语言,这证实了较早的研究。

那些负责评估职业素养的人通常不会解释男性高估自己能力的倾向,或女性低估自己能力的倾向。结果是图灵奖被提名人与50年来的科学家实验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孩子们被要求画一个科学家时几乎都是画的男性。可以肯定的是,并不是每个从事计算机工作的女性都会遇到所有这些挑战,但是很多人都会经历一些。

“通常,我们每五年会收到一位(图灵奖)女性提名人。“ACM总裁Cherri Pancake在9月举行的最近一次海德堡获奖者论坛(Heidelberg Laureate Forum)上说,”这非常令人不安。“该论坛是数学和计算机科学获奖者年度聚会。

“我们需要提名更多的女性,” 当时的图灵奖获得者罗伯特·塔里扬(Robert Tarjan)(1986)说。“我能想到应提名的一些女性。”

确实,近年来图灵奖在性别包容性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Frances Allen(2006),她的工作是优化编译器(将代码从一种编程语言转换为另一种编程语言的程序)获得认可,这为自动并行执行奠定了基础,将大型计算问题分为多个较小的问题,这些问题可以同时解决。Barbara Liskov(2008)因对编程语言和系统设计的开拓性贡献而受到表彰。Shafi Goldwasser(2012),为著名地密码学科学铺平了道路,发明了在复杂系统的研究有效验证数学证明的方法。

由此,Allen,Liskov和Goldwasser不仅可以在可能参加ACM颁奖宴会,或海德堡获奖者论坛,还可以在公众的集体意识中塑造计算机科学英雄的印象。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编译,via slate 雷锋网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2001/mLUCBMT2nOz0orN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