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金融科技创企由盛转衰的这些年-中国科技新闻网

【 雷锋网注-图片来源:pixabay  所有者:PublicDomainPictures 】

雷锋网AI金融评论按:对国内的P2P公司们来说,刚过去的2019年是集体改名转型的一年,监管高压成为常态。行业的颓势不仅出现在中国国内,同样也在海外扩散。

以Lending Club为首的一批欧美初创企业,十年前通过金融科技拿下不少传统银行无法触达的信贷市场,从此声名大噪集体上市,也成为了许多中国早期的P2P创业公司憧憬或对标的对象。

Cross River就是一家与这些金融科技企业紧密合作的银行,贷款规模保持着迅速增长的态势,贷款背后的高风险也因此迅速集聚。创业公司们的上市表现越发颓靡,一场新的风暴正在酝酿。

本文译自Forbes,作者Antonie Gara

如果你想一窥银行业的未来,请不要只把目光放在硅谷或曼哈顿的金融区。相反,你可以穿过乔治华盛顿大桥到达新泽西州的Fort Lee。当你经过交通拥堵的路段,向左看一眼,进入95号州际公路,你会看到一座红色的花岗岩办公大楼。

在这栋大楼的14层,能俯瞰美国最繁忙的收费广场,一家名为Cross River的小型银行的总部坐落在这里,由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担保。

Cross River不是典型的社区银行。这里没有柜员,也没有ATM机或者保险箱。取而代之的,是175名银行职员和交易员,在约23,000平方英尺的办公室里,紧紧盯着着数百台计算机显示器,通常每张桌子堆叠三台。

Cross River在经受着贷款的折磨。它以每月超过10亿美元的速度承销贷款,在过去9年里价值约300亿美元。但是与传统的银行不同,Cross River的贷款主要来自15家风投支持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包括Affirm,Best Egg,Upgrade,Upstart和LendingUSA。

金融科技公司为客户提供服务;Cross River提供许可证和基础设施,持有每笔发行贷款的10%至20%。金融科技贷款的巨大规模使Cross River的资产从十年前的1亿美元增加到20亿美元。

“我们从事的是移动业务,而不是存储业务。”现年53岁的首席执行官Gilles Gade,是一个秃顶的法国移民,戴着透明眼镜和海军蓝Hugo Boss毛衣。他说,“我们转移资产。我们起源于此,包装它们,然后卖掉它们。” 

Gade对Cross River在金融科技革命中的作用很谦虚。像他这样的州立银行都有适当的监管和合规框架,以及发放贷款所需的借贷许可证。大多数金融科技公司不这样做,因此依赖银行融资。

这是行业肮脏的小秘密。一旦你摆脱了光鲜的iPhone应用程序,以及关于大数据挖掘和AI生成贷款决策的夸大故事,你会意识到,有些所谓的金融科技,只不过是为少有人知的FDIC担保银行提供的激进贷款公司。 

GreenSky

  • 主营:房屋装修贷款

  • IPO:2018年5月

  • 市值损失:37亿美元

  • 首席执行官:David Zalik

GreenSky由David Zalik与人在2006年合伙创立,其业务范围从出售翻新的个人电脑到房地产投资,以及共同创办一家银行(后来已经倒闭),GreenSky使用技术为房屋装修和维修提供贷款(通常为零利率)。屋顶工,水管工和其他使用手机的承包商是其借贷人员。对银行而言,它提供了可观的手续费收入,并减轻了很多前期信贷风险。

去年五月,GreenSky上市,筹集了9.55亿美元。但在IPO后不久,GreenSky的业务模式就出现了问题。2018年,GreenSky将其全年调整后的收入预期从1.92亿美元下调至1.75亿美元,这吓坏了投资者。

自那以后,事情变得更糟了,包括Cross River在内的贷款机构纷纷撤出。这家初创公司还在处理自己和承包商之间的法律纠纷。GreenSky在2017年与新泽西州司法部长达成了16万美元的和解协议,以解决消费者的投诉;目前它在阿拉巴马州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

GreenSky上市后股价一度达到26美元的最高点,现在已跌至7美元。但Zalik吸走了太多的钱,现在他16亿美元的资产净值已经超过了公司的市值。

埃森哲指出,自2010年以来,硅谷风险投资公司和其他公司已投资约1750亿美元破坏金融体系,这不可避免地导致了许多私有金融科技公司的天文估值。但是,正如WeWork的招股说明书中所揭示的那样,它不过是一家定价过高的房地产租赁公司,许多金融科技公司的背后也有类似的花招。

从Affirm借出2,000美元的零利息、分期39个月的贷款,于今年圣诞节购买一辆Peloton自行车,Cross River实际上可能是这笔贷款的提供方。该银行持有这些贷款几天之后,通常转移给金融科技公司,后者将债务出售给对冲基金和债券购买者,或者将它们通过证券化的形式包装出去。

在股票市场上,银行往往只交易多种技术股的一小部分。这就是为什么金融科技公司渴望将自己定位为科技公司,而不是金融公司。

风投们急于兜售这个故事,但市场还没那么愚蠢。许多成功上市的金融科技“独角兽”在售后市场受到了严厉惩罚。

On Deck

  • 主营:利用大数据进行小企业贷款

  • IPO:2014年12月

  • 市值损失:16亿美元

  • 首席执行官:Noah Breslow

On Deck成立于2006年,使用数据和算法快速批准小企业贷款———这是许多银行不愿意提供贷款的群体。该公司的放贷额度从5000~500000美元不等,最大的银行合作伙伴是摩根大通和位于犹他州的凯尔特银行,后者约占其贷款的20%。

到2013年,尽管贷款利率高达36%,On Deck还是发放了高达4亿美元的贷款。2014年3月,它从Chase Coleman的Tiger Global等公司融资了7700万美元。数月后,On Deck完成上市,交易首日股价就飙升40%。

随着营销费用激增,增长放缓,以及Fundbox、Kabbage和BlueVine等新一批竞争对手的崛起,公司的业绩开始走下坡路。2017年初,On Deck报告称,由于违约而导致其贷款的净销账率达到15%。两年后,摩根大通表示将停止与之合作。

投资银行BTIG的分析师Giuliano Bologna说,最初的策略是“增长,增长,增长———这通常不会转化为良好的信贷业绩”。他表示,“人们真正开始意识到的是,尽管这些公司科技含量不少,但比起技术来说,他们显得更具金融色彩。

On Deck的股价比IPO的时候下跌了75%,估值从当时的19亿美元跌到现在的2.9亿美元。

LendingClub也是在2014年上市,当时的估值为56亿美元———现在,估值只有12亿美元。Funding Circle和GreenSky这些金融科技公司的情况也差不多。 

“这些公司把自己定位为科技公司,但实际上,它们只是利用科技来推动一种老式的商业解决方案,比如消费者贷款。”曾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和贝莱德任职的Andrew Marquardt表示,“有些投资者看着它说,‘这是一家银行,不是一家科技公司。’”

根据福布斯的统计,由于金融科技公司时运不佳的IPO,约156亿美元的市值已经蒸发。其他大型贷款机构,例如Prosper Marketplace和LoanDepot,要么申请上市,要么放弃计划,要么保持私有。还有更多被夸大的估值正藏在灯下的黑影里。

所有这些最终可能给Cross River带来很大的麻烦。它有业务往来的一些金融科技公司,例如GreenSky和LendingClub,对投资者来说已经是一地鸡毛。

现在的情况,像是刹不住的列车,可能会有更多事故发生。Cross River的金融科技客户里,市值最大的五家,融资总额22.5亿美元,总价值达500亿美元。

在股市触及高点、消费者违约率仍接近历史低点之际,似乎没有一家公司准备接受公开发行的审查。

LendingClub

  • 主营:市场贷款人

  • IPO:2014年12月

  • 市值损失:88亿美元

  • 联合创始人:Renaud LaPlanche

2007年,法国人Renaud Laplanche在Facebook上创建了一个贷款市场,LendingClub的任务是将借款人与贷方直接联系,以此来降低成本,取代银行。

尽管如此,像Cross River这样的银行合作伙伴还是帮助LendingClub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到2014年,它的贷款规模达到了50亿美元,并完成上市,估值最高达到100亿美元。

不久之后,财务文件显示LendingClub将43%的收入用于销售和营销。在上市的头四年里,LendingClub亏损了3.4亿美元。

在2018年9月,其资产管理部门LC Advisors和Laplanche以及另一名高管同意向SEC支付420万美元的罚款,原因是误导投资者购买贷款。监管机构称,他们使用LC Advisors来支持贷款承销,并且不适当地调整了每月的基金收益以降低风险。

创始人Laplanche被禁止进入证券行业,如今LendingClub的股价较峰值下跌了80%。

“ LendingClub由摩根士丹利的科技银行家发起上市的,他们试图以技术交易的形式出售它。”对冲基金Gator Capital Management的Derek Pilecki说。“这是贷款发起人。”

现在是Fort Lee的繁荣时期,但这场盛宴可能很快就会结束。

FDIC的文件显示,个人贷款(几乎全部来自金融科技贷款合作伙伴)占其账面贷款的60%。Cross River持有的很多贷款都有极高的利率,这在纽约和康涅狄格等州是禁止的,因为这些州有严格的高利贷法。这家银行本身由风投出资,吸引了Andreessen Horowitz和Battery Ventures等公司的投资———2016年末约2800万美元。

一年前,KKR&Co.牵头进行了1亿美元的投资,Cross River的估值也接近10亿美元,大约是同等规模的地区性银行通常价值的三倍。

Gade兴奋地说,“我们的战略是成为全球金融科技生态系统的唯一金融服务提供商,改变人们的生活是我们这样做的首要原因。”  

在来到Cross River之前,Gade从事的是更传统的职业。他曾在Bear Stearns和巴克莱银行任职,并担任纽约抵押贷款机构First Meridian的首席财务官,该公司以以特朗普金融公司(Trump Financial)的名义发行贷款而闻名。

2008年,他决定采取行动,从朋友和其他人那里募集了一笔款项然后投资到Cross River。当时这家银行已经获得了银行执照,但没有资产。 

在Cross River运营的第一年,Gade和他的小团队主要进行政府支持证券和拍卖利率证券的交易。在银行开业不到两年后,David Zalik找上了Gade。他的金融科技公司GreenSky通过招募承包商向业主提供无息贷款,用于房屋装修项目,迅速壮大。

Gade开始为GreenSky发放贷款,并意识到新生的金融科技可能成为Cross River的增长引擎。 

Funding Circle

  • 主营:P2P企业贷款

  • IPO:2018年9月

  • 市值损失:15亿美元

  • 首席执行官:Samir Desai

金融危机期间,36岁的前管理顾问Samir Desai在伦敦的一家酒吧里,想到了创立Funding Circle的构思。和LendingClub一样,它的想法是让借款者(这里指的是小企业)与互联网上的机构投资者配对。

Funding Circle于2018年9月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融资近4亿美元,估值20亿美元。无疑这是Funding Circle的高光时刻———9个月之内,它就把收入增长目标下调了一半,理由是贷款需求下降,并主动“进一步收紧”对高风险企业的贷款。它的股价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暴跌了77%。

“ Funding Circle一直在谈论的是2022-23年之前不盈利。人们失去信心了。” 英国券商这样说。

Gade迅速重新塑造了Cross River,以服务于金融科技公司的利益。他的时机恰到好处。

当时是2010年,金融危机使人们对传统银行家产生了广泛的不信任,消费者在家里几乎没有可以动用的资产,银行基本上停止了放贷。Cross River和犹他州的凯尔特银行等其他几家专业银行,都渴望通过不断壮大的金融科技来填补这一空白。 

金融科技的兴起有一些好处:通过数据和行为经济学,许多新成立的公司(例如Acorns和Betterment)提高了储蓄率,并使个人理财更加高效。迄今为止,金融科技公司已负责约1,700亿美元的再融资和贷款。 

直到2015年,在像LendingClub这样的大公司上市之前,这个行业的一切都很顺利。突然间,硅谷以外的投资者开始仔细审查———他们发现了账簿基础上的漏洞。

如今,Cross River仍在继续扩张,似乎没有意识到迫在眉睫的风险。就像在房地产泡沫膨胀之时,银行争先恐后地发行“低担保”和低利率抵押贷款一样,一些金融科技公司也开始提供风险更高的贷款。

去年,Cross River最大的金融科技合作伙伴之一,Freedom Financial,同意与FDIC达成2000万美元的和解协议,此前,监管机构确定Cross River在发起24000笔贷款期间未能有效地监督其合作伙伴,采用了“不公平和欺骗性”的做法。Cross River被迫为此支付64万美元的罚款。

对金融科技公司来说,更大的威胁是经济衰退

在2019年第三季度,Cross River报告称其不良贷款增加了一倍,达到总贷款额的近2%,其中商业地产的不良贷款最多,达到1700万美元,有10%的资产逾期未还。(Cross River表示,大部分贷款现在都是流动的。)

但自2016年秋季以来,Cross River的贷款损失拨备占平均贷款的比例几乎翻了一番。甚至最近,其“到期或未计提”贷款的准备金覆盖率已从489%降至114%。由于失业率和利率处于历史低位,信贷的整体环境是理想的。

Gade没有那么悲观。“我们收入的复合年增长率为45%,”他在硅谷演讲时,把自己的公司描述为“一切都是服务”的公司。他强调,“有关经济衰退,或信贷周期将开始向另一个方向发展的说法,完全是杞人忧天。”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编译 via Forbes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2001/97Qs8AiqG93RuoK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