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苹果公司CEO库克亲自在微博上向一位上海小学生送上了生日祝福,这位年仅8岁的小朋友因在B站教编程而火爆全网,其视频播放量已破百万,被称全网最年幼编程老师,很多围观者纷纷表示,“我连小朋友都不如”……这一新闻事件,为“少儿编程”的热度又添了一把火。

风光与阵痛:少儿编程的AB面-中国科技新闻网 

图:名为“小学生Vita君”的8岁UP主视频(来源:bilibili)

少儿编程教育其实是个新事物。

李开复曾表示:“10年后,50%的人类工作将被人工智能取代。”

乔布斯也说,“我认为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编程,因为它会教给你如何思考。”

近两年来,在人工智能接棒下一波科技浪潮之下,AI、区块链、IoT等新技术层出不穷,而技术的底层架构者——程序员,成为最紧俏的职业,尤其是AI领域的工程师,更是稀缺。许多人认为,未来,编程将和英语、计算机一样,成为人人都掌握的技能。学编程,要从娃娃抓起。职业市场的需求和人才稀缺的现状,助推少儿编程教育这一新兴行业的诞生。

生来便自带“光环”的编程,以及由它衍生出的少儿编程教培市场,在短短两年时间内,一路小跑着前进,一路上,有风光,也有阵痛,有前景,也有挑战。少儿编程的AB面交织背后,是行业野蛮生长、洗牌整合的必经之路。

风光A面:异军突起,燎原之势

伴随着“编程是21世纪必不可少的技能”,“不会编程,就是新一代‘文盲’”等焦虑论调的制造,和家长们的趋之若鹜,少儿编程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少儿编程赛道迅速升温。

风光与阵痛:少儿编程的AB面-中国科技新闻网 图:“少儿编程”搜索指数统计(来源:百度指数)

根据百度指数数据显示,2016年以前,“少儿编程”的搜索指数只在100左右,2018年至今,搜索指数热度居高不下。到2018年4月,该指数来到了峰值2934,比早前翻了近30倍。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少儿编程行业报告》显示,2018年,国内少儿编程市场规模约为31-40亿元,活跃用户约为1550万,5年后市场规模将达到300亿。

雷锋网编辑在天眼查上查询“少儿编程”,数据显示,2016年至今,相关企业达377家。而在2016至2017一年间,这个数量不过59家。显然,近一两年间,大批初创企业开始涌入少儿编程这个新领地。

资本市场也风景独好,真金白银入袋,少儿编程“钱景”广阔?

根据IT桔子统计,2014年—2018年,我国少儿编程领域投融资呈爆发式上涨。2018年发生投融资事件49起,较2014年的4起增长十倍有余;从投融资金额来看,2014年行业融资额尚不足1亿,2018年已突破20亿大关,翻了20多倍。2019年发生投融资事件23起,与2018年相比,投融资数量减少,但投资金额已超过2018年,将近30亿。

风光与阵痛:少儿编程的AB面-中国科技新闻网 图:2013-2019年少儿编程领域投融资数量和金额统计(来源:IT桔子) 

其中最大融资为今年11月,编程猫完成的由中俄基金和高瓴资本等知名基金投资的4亿元C轮融资,编程猫还于去年5月完成3亿元B+轮融资,成为无可争议的捞金龙头。

除了编程猫外,小码王继去年5月完成1.3亿元B轮融资后,今年又获得两轮投资,其中B+轮融资达数亿元。

今年8月,西瓜创客宣布完成1.5亿元的B轮融资。

核桃编程于今年2月完成1.2亿元的A+轮融资后,10月份又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B轮投资。

资本和市场的风头已足够强劲,政策层面也抛来了橄榄枝。

  • 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强调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 2018年1月,教育部宣布,人工智能、机器人等要进入全国高中新课标。

  • 2018年4月,南京教育局将编程列入南京中考特招生的范畴。

  • 2018年8月, 浙江省将信息技术(含编程)正式列入高考科目。

  • 2019年3月12日,教育部印发《2019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明确要推动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 近年来,“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明天小小科学家”“WRO世界青少年机器人奥林匹克竞赛”等与编程相关的竞赛,逐渐受到清华大学、武汉大学等名校自主招生政策的认可,编程竞赛或将成为广大学子进入名校的一块敲门砖。

依托于政策的红利,再加上投资机构的青睐,一时间,“全民编程”之营销铺天盖地而来。

大小玩家纷纷入局,“新东方、好未来等教育机构和网易等互联网企业也开始布局少儿编程业务。

前有政策,后有资本,短短两年间,“少儿编程”行业异军突起,仿佛前几年甚嚣尘上的“奥数”历史重现一般,一路狂飙,大有燎原之势。

阵痛B面:裁员、暴雷,马太效应来临的前兆?

快速的扩张,对一个新兴行业来说,不一定是件好事,美丽表象的背后,往往会带来泡沫。

少儿编程,在经历了短暂繁荣后,开始频频“出事”。

11月15日,据蓝鲸财经报道,少儿编程品牌“妙小程”暴雷。全国范围内多名学员家长反映,妙小程少儿编程暂停网络授课,家长无法联系上授课老师,会员费无处追讨。另有授课教师称被拖欠了四万元工资,目前无处讨要。其位于上海的办公室也已经被搬空。

另一家知名少儿编程企业——西瓜创客,在今年8月刚刚宣布完成1.5 亿元B轮融资,却在11月份被曝光大规模裁员。虽然西瓜创客回应称是正常的结构调整,但业界对其是否实现良性发展持存疑态度。

甚至连获得近10亿元巨额融资的编程猫,其加盟模式也备受争议。

12月6日,据一鸣网报道,编程猫对加盟店没有任何培训支持,合同许诺的师资、课程培训大打折扣;更主要的是,编程猫打法律“擦边球”,并没有做“特许经营备案”,其加盟业务一直属于违规操作,所谓的加盟更多的也只停留在模糊的品牌授权层面。而这种模式被认为是破坏了行业秩序和用户信任度。

据《2017-2023 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分析预测研究报告》显示,当前中国大陆少儿编程渗透率为0.96%,也就是说目前少儿编程教育还并非刚需,僧多粥少的现象普遍存在,如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抢占流量,是摆在各个机构面前的共同难题。

另外,少儿编程教育的盲目扩张,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

首先,系统的计算机教育门槛较高,包含硬件、软件不同分支,而编程也包含java、python、C等多种底层语言,说起来其实是一个非常庞大复杂的知识体系,然而少儿编程因其面向群体大多为中小学生,其所谓的编程教育,只能是浅尝辄止,用游戏动画的方式,设计一些简单的算法,或者拿机器人、无人机等看似高大上的硬件作宣传手段,以提升孩子的创造力和逻辑思维能力为目的,你说它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编程教育,还有待商榷。

其次,少儿编程作为一个新事物,标准化的教材和系统的教学模式还未建立起来,大多数少儿编程教培机构的教学内容存在同质化问题。目前的少儿编程教培机构,主要有线下班课、线上一对一、线上小班、线上录播、大班直播双师这几种教学模式。总体来看,各家机构的课程模式还不太成熟,仍在探索中。且缺乏科学、权威的评价体系,把孩子送去学习,有没有用尚未可知。就拿现在流行的AI双师模式来说,虽可以增强学生的课程体验,但AI能起到多大的效果,难以量化。

据某位少儿编程机构员工对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透露,现在很多少儿编程企业都走低价铺量套路,一旦续费率下降就要凉。

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19年少儿编程领域投融资数量仅23起,与2018年的49起相比,近乎腰斩,且资源向头部企业聚拢,天使轮和Pre-A轮的早期项目融资寥寥无几。

资本冷却背后,行业也开始回归理性。经过草莽时代的“跃进”后,少儿编程教培市场,进入了行业加速洗牌期,正在迎来马太效应。

雷锋网小结

在政策和资本的双重加持下,少儿编程来到了新的风口,我们相信,少儿编程作为素质教育的体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是一个发展趋势,拥有广阔的前景。我们也欣喜地看到,现在除了校外的教培机构外,少儿编程也在逐步进入公立学校的课堂。相关行业协会、头部企业等社会力量也开始参与青少年编程等级标准的建立,推动少儿编程教育逐步向规范化、标准化发展。

现阶段的少儿编程在经历了马太效应来临前的“阵痛”之后,也该冷静思考,未来去向何方。一味地扩张规模,而不注重教学质量和盈利模式,最终只会“自断筋脉”,就算融再多的钱,也终究会烧完。洗礼过后,我们也期待少儿编程重新上路,去泡沫化,把重心放到课程教研、师资建设和用户服务上来,完善管理能力,创新产品研发,依靠自有力量来盈利,建立良性的行业发展机制。

当潮水退去之后,才会知道谁在裸泳,未来的少儿编程市场,谁会留下,谁将出局,相信时间会给出答案。

参考文章:

一鸣网.《裁员、关门、暴雷,少儿编程大撤退背后的微观真相》

蓝鲸财经.《裁员、倒闭、关门,少儿编程为何成为重灾区?》

相关文章:

核桃编程获B轮5000万美元融资,将投1.5亿升级AI教学产品

编玩边学计划3年开500家线下编程教育中心,将联合科大讯飞发力进校业务

西瓜创客宣布融资1.5亿元,借力“AI+大数据”推动编程教育升级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912/IX4wA2rQxXptvm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