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两位程序员之间的纠纷上了热搜;不过,这两位并不是普通的程序员。码农界网红王垠此前写了一篇文章,吐槽阿里某 P10 员工在面试时对自己的不尊重;随后,这一员工后被证实为阿里巴巴技术保障部研究员赵海平。

王垠 V.S. 赵海平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两位程序员的来头。

王垠 V.S. 赵海平,这场面试之战到底谁赢了?-中国科技新闻网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上图为王垠

王垠于 1997 年从四川大学本科毕业,保送到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直博。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软件工程专业就读时,主要的研究方向在集成电路布线算法;期间,他因《完全用 GNU/Linux 工作》一文和对 TeX 的推广等“非研究成果的业余东西”而出名。

后来,他在只剩一年就要博士毕业之时申请退学,并将 1 万 7 千余字的“退学申请书”(题为清华梦的粉碎)公布在网上,当时引起舆论界一时对教育体制、理想主义等的热议。此后,王垠求学于康奈尔大学、印第安纳伯明顿大学等名校,并在微软、Google、Facebook 大型科技公司任过职。

只不过,这些地方都没能留住王垠,他在博客上记录了自己的每一次离开——他从康奈尔大学退学时发文《 Cornell 感受》;从印第安纳伯明顿大学退学时发文《对博士学位说永别》;在 Google 实习离开时发文《我和Google的故事》;离开微软时发文《一个人的罢工》。由于王垠在社交媒体上十分活跃,不少网友都私下称其为“码农界的网红”。

相比王垠,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赵海平的知名度并不算高,但他的履历也不可小觑。

1987 年,赵海平以河北省高考状元的身份进入北京大学生物系,后来进入普林斯顿大学修得计算机科学硕士;曾就职于微软公司,并于 2007 年加入了当时只有不到 50 个软件工程师的 Facebook,算得上是 Facebook 第一个中国员工。

王垠 V.S. 赵海平,这场面试之战到底谁赢了?-中国科技新闻网

雷锋网注:上图为赵海平

2015 年,在Facebook 就职 8 年的赵海平决定回国加入阿里巴巴。他在 Facebook 的告别信中写道:

作为一个华裔工程师,我想让中国也成为软件技术最好的地方,我想让阿里也成为最值得工作的地方。阿里巴巴的架构非常庞大,他们面临的软件性能问题至关重要,在使用 Java 的过程中他们也有许多有趣的问题待解决,这正是我的用武之地。我想,我至少可以成为一个专业的程序员,并继续我成为最伟大的计算机科学家的梦想之路。祝福我吧!

一场面试引起的风波

王垠与赵海平之前并无交集,但他们却因为一场“面试”而走到了一起,甚至掀起了社交媒体上的轩然大波。

据王垠博客中的文章透露,几个月前,阿里巴巴有一个项目组诚挚地邀请自己加入他们的团队,王垠出于礼貌和好奇,最终探访了阿里巴巴杭州总部。然而,此次的行程十分不愉快——王垠设想中的“拜访”变成了一场“面试”,面试官正是上文所提的赵海平。

王垠在博客中写道:

整个面试的过程,他根本不是在聊互相感兴趣的事情,看如何能对于公司起到正面作用,却一开头抓住我的简历,查户口一样的口气说:“你回国之后的一年怎么没去工作?你是富二代吗!” 然后把我的博客翻出来,一篇篇的挨个数落:“你写这些有什么意义,什么价值呢?我不觉得我从中能学到什么……” 后来不知怎么的找到我那篇已经删掉的关于“P vs NP”的文章,就开始他的背书和说教,不给人开口的机会。

根据王垠的说法,由于赵海平的负面反馈,项目组与王垠之间的合作也没有了下文。

12 月 14 日,王垠在微博上质问阿里 HR 制度的相关问题,并表示,“HR 就是个办事的,权利很小......总之,很多这种人根本没资格问显得很不尊重的问题,让你觉得自己根本不该跟他们说话。阿里如此,很多中国大厂也是如此。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地怪风气,怪问题。”

王垠 V.S. 赵海平,这场面试之战到底谁赢了?-中国科技新闻网

雷锋网注:上图为王垠 12 月 14 日的微博

12 月15 日,事情持续发酵。王垠将“尊重问题”上升高度,“尊重他人是人起码的素质,是教养的结果,特别是当另一个人并没有冒犯自己的时候,应当是缺省的必须的行为......我发现不尊重人,不明事理的现象跟人从哪个学校毕业无关,这是家庭教育产生的问题。”

面对王垠的“连环轰炸”,赵海平终于在知乎上作出了公开回应,并简单解答了王垠的部分疑问。赵海平首先表示,自己的所言所行都严格遵守公司的面试原则。他在声明中说道:

整个面试最关键的过程恰好是对简历上具体工作的详细了解,这个王垠在博客里完全没有提到,实际上我问了将近二十到三十分钟,我希望王垠能够意识到这部分才是面试真正考核的部分,应该尽量把自己最拿手最出彩的工作分享给面试官,详细解释为什么难,为什么有意义,为什么对公司有着深远的影响,而不是直接问面试官是做什么的,到底懂不懂......

博客的讨论是在简历工作讨论之后了,如果不是出于寻求亮点发掘能力,我是不会去看博客的,当时也只讨论了一篇。这一篇 P vs NP 我本以为我们意见交换的很好,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那就是“并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但是有其价值和理论意义”。我没有说过“你太自以为是了”,“你成天写那些博客,有什么价值吗“,“你写这些有什么意义呢,什么价值呢?”(这句话正常语气的询问是有的,那就是面试的一部分呀),“我不觉得我从中能学到什么”,”你居然连“P vs NP”都敢批“,甚至没有说过” 知不知道“P vs NP”要是解决了,世界将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多少的计算难题会被解决“,我的确说了一句,如果 P = NP,那么上面多层的计算难度的大厦会塌陷成一层了,是不是这句话被理解成了“世界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声明的最后,赵海平承认自己在不适合的时机开了玩笑,并向王垠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希望王垠能够原谅自己。

吃瓜群众怎么看?

实际上,对于这一场“风波”,一位知乎网友的点评比较中肯。他通过王垠与赵海平的声明,尝试复盘当时的情景:

王垠前往阿里杭州总部是出于阿里团队在此之前对他的盛情邀请,而不是冲着面试而来;他内心期待的是,接待他的人员能跟他聊一聊阿里为什么需要自己,有什么值得自己加入的优势。但对于赵海平来说,作为一个面试官,他要想办法让王垠证明自己能为阿里带来什么价值。

总而言之,在这场“相互看不上”故事里,其实是双方期待值的错位。

现在,坊间已有传闻,赵海平直属上级多隆对赵海平引起的舆论风波感到不满,对赵海平的绩效判定为 3.25(注:阿里绩效被打了 3.25,一般都是很低的绩效了)。还有一种说法称,赵海平已从阿里离职。

至于事实如何,可能要等阿里官方回应了。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912/NSx4ygZ6Dwh0kxT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