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兆日科技白建雄:为什么一个银行对公App要有考勤功能?-中国科技新闻网

银行对公业务存在感一直不如零售金融强烈,但嗅觉敏锐的技术服务商已经察觉到,这或许会是银行金融服务的下一个集中爆发点,一场围绕企业构建金融新生态的战役必然在银行之间打响。这自然不会是金融服务从个人用户到企业用户的简单照搬,更需要功力深厚的玩家出现,理顺企业的产业链上下游、内外部的场景逻辑与需求,打开财务室的大门,把金融服务渗透到企业的细枝末节。

在兆日科技副总裁白建雄看来,在技术吸收和积累的同时,读懂场景本身、绘下生态版图是这场企业金融战役的关键。为此,兆日科技推出了专注银行对公场景的解决方案“银企通”;并于今年11月初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出资1000万元,在深圳设立全资子公司承担银企通平台下的企业采购等商贸业务。

今年在深圳举办的2019中国国际金融展,兆日科技携“银企通”亮相展会现场。雷锋网AI金融评论也借此机会,与兆日科技副总裁白建雄聊了聊银行对公业务的痛点,和银企通从诞生到现在的这些年。

从对公支付到银企通

尽管银行业近年来借着移动支付的东风,通过互联网和大数据、云计算等一系列新兴技术,进行着一场旷日持久的转型,但对公业务的移动化、智能化程度显然没能跟上个人金融业务的进度。

起初,因为企业财务往往处于固定地点办公状态,移动化诉求不强烈,没有多少使用对公手机银行的需求,这类产品也仅仅延续了传统网银的功能,面向企业财务提供移动化的查询、授权服务,也就出现了使用率低下的尴尬局面。

在缺乏高频场景的情况下,银行现有服务仅覆盖企业内财务人员的账务操作行为,沉淀的数据只有企业的资金流数据,单一的数据维度对评定企业信用而言尤为片面,很难充分体现企业真实经营状况,更无法做到用数据来支撑批量的在线授信业务拓展。

此外,随着金融改革加速,利率市场化进展加速、金融脱媒、互联网金融影响叠加,银行业净利润增速持续放缓,这些商业银行也需要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对公业务的展开缺乏深度和广度,某种程度上也局限了银行发展的道路。

除了行业痛点和宏观环境的推动,银企通也同样蕴藏着兆日自身的业务拓展野心。

在银企通面世之前,兆日科技的业务主线其实一直是致力于对公支付的安全问题。自2003年成立以来,兆日陆续“解锁”商用密码、自动识别及纸纹防伪等多项技术,为对公支付输出更多解决方案。

可在2012年上市成功之后,兆日科技很快意识到,这条单一主线已经很难再带来惊喜了。

白建雄解释称,对公支付并不难,一般分为现金和票据两种方式,所以对公支付的安全问题实际上就是票据安全的问题;但支付只是一种手段,无论是移动支付还是现金支付都要放到场景里才能实现更大的价值。

因此,兆日开始考虑如何将自己最熟悉的对公支付场景化,打造一个生态场景工具,这正是兆日打造银企通的初衷。

“从企业角度讲,银企通可以将企业整个日常运营纳入场景化之中,例如报销、采购和各种支付。从银行角度讲,之前的对公产品通常只给财务人员使用,其实他们希望对用户更了解,提供更好的服务给企业。”白建雄说。

2013年,兆日科技提出了“金融+场景”的对公服务概念。2015年,银企通正式诞生。

高频非金融场景,银行对公业务的升级钥匙

在解开银行对公业务困局这件事上,银企通的打法逻辑清晰可见:以企业场景为索引, 实现对公领域的获客、活客及黏客,从而让企业日常经营与交易数据沉淀至银行。其中,如何搭建丰富高频的非金融场景,是整个困局的脉门。

我们可以看到,零售金融业务当中,银行在完成卡片到App的转变过程中,金融服务也不再以卡片/存折为核心,更多地强调衣食住行这样的高频生活消费场景。

而在对公业务里,传统的银行服务渠道,在提供面向企业的对公服务时,只连接银行与企业财务点到点的信息交互。这时技术服务商的思路需要更开阔一些,将那些不一定有支付发生的场景也一并纳入到企业金融服务的生态中来,替银行扩展服务触点。

白建雄告诉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AI金融评论,银企通的解决方案框架不仅包括银行给企业提供的传统金融服务和对公创新业务,还有相当一部分是企业服务,包括轻OA在内的日常高频移动办公场景,比如考勤打卡、请假、出差申请、会议、IM即时通讯等。

另一类典型场景是企业员工的商旅出行,和嵌入业务场景的对公移动支付。银企通引入外部第三方服务资源,提供订机票、酒店、火车票等企业商旅功能,并允许公司账户为员工实时支付。企业管理者也可以通过银企通灵活、精细进行企业差旅管理,对员工差旅费用控制规则进行定制,降低企业差旅成本。

显而易见,企业的移动化行政类、财务类、移动办公工具,是银企通的另一个重要角色,通过这些高频的企业服务场景培养企业内成员使用习惯,提高用户留存度,历史服务流程数据也随即产生。

“要把银行原本枯燥的网银产品,做到一个有生态的环境。生态也在不断进化,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整个产品的生命力才能得到保障。 ”白建雄强调。

不过,与银行的合作交流并不如想象中顺利。白建雄告诉雷锋网,让银行接受非金融场景的加载,是银企通发展过程中的巨大挑战之一。尽管银企通的概念和产品在五六年前就已出现,但直到最近两年才真正顺畅落地。

“因为银行已经接受了这个(对公业务生态的)理念,他们也更在意那些可以实现场景化的金融产品。”白建雄说。

据了解,目前兆日科技已帮多家银行部署了银企通,已经在合作的案例包括“京管+”、“银企e家”、“厦行e企管”、“国行e企盈”等。

 以“京管+”项目为例,银企通的部署可以帮助银行拓展高频对公应用场景。该银行早在2012年就建设了对公手机银行产品,但几年间推广效果甚微。而“京管+”从2018年发布到 2019年初,注册企业用户已有明显提升。兆日科技方面表示,相对之前的对公手机银行,部署银企通之后银行的推广效率提升了6倍,App日均打开率提升了30倍。

白建雄透露称,目前银企通落地的客户仍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主,目标受众群也多集中在中小微企业,受限于系统搭建和技术提升的金钱和人力成本,这两类群体也更倾向于与外部的技术服务商合作部署。

科研投入连增,助力银企通

兆日的科研投入,近年来呈现了稳定上升的趋势。雷锋网AI金融评论注意到,近期发布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兆日科技该季度的研发费用为3627.77万,较上年同期增加了22.35%。

但从支付安全产品,到全面覆盖企业场景的银行业务解决方案,这是从线到面的扩展,也考验着兆日科技的技术水平。

白建雄表示,“产品一旦要场景化,对技术的要求也相应提高,需要改变全公司的基础架构去支持业务,要求公司从最基本的嵌入式软件到互联网软件架构都得熟练掌握,”

据介绍,除了总部,兆日科技目前有三个研发中心,分别位于深圳、武汉和西安。西安和武汉各自负责后端(服务器端)和前端(APP端、PC端软件)的开发:深圳总部则专注在产品方面。

“目前兆日科技的技术覆盖范围,要远远大于2012年上市的时候。包括数据库、微服务、容器管理体系在内的,互联网技术上用到的所有技术环节,兆日科技当前的技术水平都已覆盖,而不再像原来一样只覆盖垂直的安全问题。”白建雄这样总结。

具体到银企通,他表示,其框架整体同样是基于原生态云的基础架构来搭建。目前,银企通采用了基于 Kubernetes 的分布式系统架构,基于微服务的服务构建模式,和基于容器(Docker)的服务运行环境。

在上云方面,银企通支持公有云、私有云和混合云三种部署模式。白建雄指出,具体的模式选择取决于生态中的场景选择,金融相关场景因数据敏感问题而多半选择了私有云,这一模式的占比也稍高一些;而轻OA、商旅等可能会用在一些企业的公共采购平台,这类功能则更可能采用公有云的模式。

雷锋网年度评选——寻找19大行业的最佳AI落地实践

创立于2017年的「AI最佳掘金案例年度榜单」,是业内首个人工智能商业案例评选活动。雷锋网从商用维度出发,寻找人工智能在各个行业的最佳落地实践。

第三届评选已正式启动,关注微信公众号“雷锋网”,回复关键词“榜单”参与报名。详情可咨询微信号:xqxq_xq

对话兆日科技白建雄:为什么一个银行对公App要有考勤功能?-中国科技新闻网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对话兆日科技白建雄:为什么一个银行对公App要有考勤功能?-中国科技新闻网

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911/agZ8QLysXlrtmXtL.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