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薅羊毛者,不薅则已,一薅致命!

被薅的“果小云”涉嫌抄袭,但被“恶意羊毛党们”依旧难辞其咎-中国科技新闻网

可能白云大妈也没想到,薅羊毛在今天变成了羊毛党的利器。但据说薅羊毛还分段位,每天在微信群发口令红包,求好友帮忙砍一刀、盖楼的行为只能算是蚊子腿,真正的羊毛党以薅垮店家为荣。

4500斤橙子引发的“薅羊毛狂欢”

11 月1 日,天猫店家“果小云旗舰店”(以下简称“果小云”)发布了一条脐橙售卖链接,因操作失误,将 26 元 4500 克的脐橙写成了 26 元 4500 斤。这条信息被B站博主“路人A-”发现,并引导自己的关注者前往店铺大量下单。在他的号令下,多个聊天群的粉丝一拥而上,一夜之间下了上万订单,涉及金额 700 万。

被薅的“果小云”涉嫌抄袭,但被“恶意羊毛党们”依旧难辞其咎-中国科技新闻网

而根据淘宝网规定,投诉赔付成功后,店家需要赔偿客户实际交易金额的 30%,上限不超过 500 元,从“路人 A-”在聊天群里晒出的赔偿截图来看,拿到 400 多元赔偿意味着一单价格超过 1200 元。店家的赔偿金是从店铺保证金里扣除的,所以“路人 A-”还“贴心”提醒粉丝尽快去索赔,免得店铺在保证金扣光后关闭,“各凭本事,先到先得”。

11月5日,淘宝平台上已经搜索不到“果小云”。

被薅的“果小云”涉嫌抄袭,但被“恶意羊毛党们”依旧难辞其咎-中国科技新闻网

被薅的“果小云”涉嫌抄袭,但被“恶意羊毛党们”依旧难辞其咎-中国科技新闻网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在聊天截图和店家声泪俱下“求放过、给您跪了”的公告曝光后,“路人 A-”成众矢之的,公开道歉。

被薅的“果小云”涉嫌抄袭,但被“恶意羊毛党们”依旧难辞其咎-中国科技新闻网

雷锋网了解到,目前此事的结果是:淘宝已帮助店家重新开店,店铺重新开张后销量猛增。

被薅的“果小云”涉嫌抄袭,但被“恶意羊毛党们”依旧难辞其咎-中国科技新闻网


大反转?涉事店家被指抄袭店铺信息

与此同时,关于这次事件中的另一主角果小云,也出现了新的反转。

据界面新闻报道,11 月 10 日,知乎网友“混怒的乌龟”发文称果小云抄袭其店铺中脐橙的商品图片及设定,在商品详情页面中留下的联系方式也是其私人号码。

据“混怒的乌龟”文章表述,事情起源于 10 月 26 日,他误将脐橙商品详情中的 4500g 设置成了 4500斤,11 月 1 日下午 6 点钟左右,其店铺出现大量下单,发现异常后他立刻将商品下架。

事情蹊跷的是,当晚下架脐橙后,“混怒的乌龟”发现仍有大量电话打到他手机上,且都是在寻找果小云的店主。拨打电话的人,是从果小云店铺页面上看到了他的手机号码。“混怒的乌龟”随后搜索发现,果小云店铺里的脐橙页面照抄了自家店铺的信息,甚至连关于商品分量的错误信息也照搬不误。

“混怒的乌龟”提供的截图显示,该款脐橙曾于 8 月份在其店铺上架,后于 11 月 1 日下架。经对比,该脐橙的产品图、发货地址和电话号码与果小云旗舰店设置相同。

被薅的“果小云”涉嫌抄袭,但被“恶意羊毛党们”依旧难辞其咎-中国科技新闻网

“混怒的乌龟”试图在微博上与“果小云”取得联系,却被屏蔽。

一只羊被薅垮了,还会有无数的羊会受到伤害

不过,果小云是否涉嫌抄袭、与羊毛党利用商家明显漏洞获利是两码事。

据相关报道,此前 ,天猫“意大利狐旗舰店“、“一叶子”等也曾因为“路人A-”带领粉丝用 100 多元 6 双鞋的价格大量下单,在店家无法发货的情况下,“路人A-”群里的粉丝还会去淘宝平台上投诉,以赚取赔付。迫于压力,这些店铺都曾发表声明让网友取消订单。而这些做法的指向就是,通过举报触发赔偿机制,获取商家的保证金。

为了防止大家再次陷入薅羊毛的陷阱中,雷锋网为大家扒了扒羊毛党背后的灰色产业链。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在微博搜索“薅羊毛”时发现其出现了无数教你如何赚取电商羊毛的账号,他们有的甚至是加V的账号。多以领券为主,从专业的链接区域、到视频网站,数量都不低于B站。

这些账号整理好了不同店铺的商品,优惠券的价值普遍较高,一双原价一百多、双十一60多的鞋,领券后只需要40不到。优惠券显示的都是独家优惠。

那么隐藏在薅羊毛背后的灰色产业链究竟是如何运转的?

广义的薅羊毛,是指一切占商家便宜的行为,小到排队抢购打折鸡蛋,大到游走于法律边缘钻漏洞,都可以称之为薅羊毛。因此,对于羊毛党来说,上至P2P平台的注册返现金,下至淘宝店铺满减折惠券,都是他们的目标。“薅羊毛”活动中的组织者——“羊头”的任务就是“带货”:搜罗电商平台的优惠信息,甚至以掌握的“羊毛党”资源为筹码与电商博弈,以薄利而求多销,从而为“羊毛党”获得更多的优惠,“羊头”借此从电商方拿到额外的奖励或者佣金。

那么羊毛党又是如何精确的找到“受害者”的?

事实上,在羊毛党眼中这不过是放个爬虫监测的事。

产业链的上游是卡商,他们用“猫池”养着大量的手机卡。猫池是一种可同时支持多张手机卡的设备,根据机型不同,插口从 8 到 2048 不等。通过猫池,手机卡可以直接拨号和接收短信,而上游卡商就靠售卖卡号和验证码赚钱。

中游是卡商平台,又称为验证码平台,这个平台上活跃着两类人,上游卡商和下游羊毛党。卡商将手机卡号码和验证码放到平台售卖,羊毛党可以在平台购买,平台提供软件支持、业务结算,赚取分成。根据验证码属性不同,平台与卡商分成比例也不同。

下游数量庞大的羊毛党一般活跃在贴吧、社区、QQ群等社交媒体,他们提前准备好账户和软件后,会实时关注各类优惠信息,发起进攻。

被薅的“果小云”涉嫌抄袭,但被“恶意羊毛党们”依旧难辞其咎-中国科技新闻网

【 图片来源:freebuf  所有者:freebuf 】

此外,在这些薅羊毛群中,还有一群专业“黄牛党”。这群“黄牛党”折价收购羊毛党们抢到的货和券,再加价卖出去。如果薅到手的“羊毛”是积分类,这些积分往往会被换成相应的权益再在淘宝、咸鱼等平台进行兜售,帮助羊毛党实现快速变现。

来看几个例子。

2018 年 12 月 17 日,星巴克上线“星巴克APP注册新人礼”营销活动,遭受羊毛党大规模攻击。他们利用大量手机号注册星巴克APP的虚假账号,并成功领取活动优惠券,导致星巴克的营销活动两天即停止。

2019 年 1 月 20 日凌晨,羊毛党利用电商平台拼多多“无门槛 100 元券”存在的bug薅羊毛,仅支付少量资金即可不限量领取 100 元无门槛券。根据网络上流传的真真假假的截图中显示,有用户称熬夜借助漏洞充值了几十万元话费,更有消息称拼多多一夜之间被薅走数千万元。

正所谓:恶意羊毛党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但如何才能惩治“羊毛党”?

今年 10 月 14 日,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起网络购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8 年 7 月 3 日 17 时 28 分许,原告林某在被告苏州卡尔森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尔森)经营的网店“富帝尔家具旗舰店”购买全新购买全新“实木家具”1+2+3组合一套并支付商品价款。交易价格为促销价 1195 元(标示的原价为2390元)。随后,客服人员先后以该款产品已停产、没货、SKU(库存量)价格有误为由,称无法发货。

而林某下订单当日,案外人主动与卡尔森联系,称该公司遭遇恶拍,并提供群名为“一起薅羊毛撸得快”的微信聊天记录。聊天记录显示,部分群员在明知案涉商品成本价至少在六七千元的情况下,在群内宣传号召恶拍,称要把事情扩大化。

卡尔森随后也证实其确实遭遇了恶拍:其网店因标错价格,将 10000 余元的商品价格标作 1000 余元,遭人恶意购买 30 多件。

因此,法院认为有事实依据证明卡尔森在其网店发布的案涉商品促销价格系标价错误。该案最终判决为卡尔森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林某交付前述家具一套,并驳回林某的其他诉讼请求。最终双方以卡尔森赔偿原告林某 2000 多元达成和解。

公平不会迟到,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参考来源:

《水果店被薅羊毛惨案反转?涉事店家被指抄袭店铺信息 》;作者:卢奕贝,发布平台:界面新闻

《被薅羊毛的果农店重新上线后,又一家恢复运营》;作者:观察者网,发布平台:观察者网

《“薅羊毛”常有,薅出公愤不常有》;作者:人民日报;发布平台:今日头条

《互联网黑色产业链之“薅羊毛”党》;作者:电子报;发布平台:电子报

《一夜薅走700万的羊毛党们》;作者:边条;发布平台:X博士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被薅的“果小云”涉嫌抄袭,但被“恶意羊毛党们”依旧难辞其咎-中国科技新闻网

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911/3PTEQJoiEkyX0FM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