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网消息,10 月 28 日,网易集团人力资源部致信全体员工,宣布了重大人事变动;其中透露了网易公司副总裁、严选事业部总经理柳晓刚因个人原因离职的消息。柳晓刚离职后,由网易初创团队成员梁钧接任其职位,全面负责严选事业部业务及团队管理工作,并向网易 CEO 丁磊汇报。

这也意味着,自网易考拉入住阿里巴巴“动物园”(详见雷锋网此前报道)之后,网易仅存的电商业务严选也迎来了大震动。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严选的初心很简单,就是让“好的生活 没那么贵”。2015 年,网易员工在国外游玩时候发现,来自中国制造的高品质行李箱,在国外贴了牌又高价卖回给中国人。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去联系制造商,把质优价平的商品直接提供给中国消费者?于是,2016 年,我们做出了网易严选。

网易严选 CEO 柳晓刚曾在今年 4 月份给粉丝的回信中表达了做严选的初心以及启发。

其实,在严选正式上线之前,它就已经作为一个内部项目而存在。第一次内测中,严选团队发出了 250 封内部邮件,结果竟拿到了 30 万的销售额。这个结果让丁磊十分意外,随即就将网易严选提级,从部门项目提升为公司项目。

网易的电商梦,醒了-中国科技新闻网

2016 年 4 月,网易严选正式上线,网易游戏、邮箱、新闻等多条产品线为其助力推广,尤其是网易邮箱。柳晓刚曾坦言,长期以来,网易邮箱都为严选提供了巨大的广告曝光量,这确实也是最有效的途径——虽然邮箱业务在逐渐边缘化,但它仍是刚需,而且用户通常为商务人士,具有较强的消费能力。

除此之外,网易严选还得到了大老板丁磊的宠爱,不仅在早期亲自主导这个业务,频繁与产品经理们谈论商品细节,还经常在世界互联网大会等许多重要场合“带货”。

如此大力度的推广也得到了回报。仅上线了一个月,网易严选的 GMV(Gross Merchandise Volume,总成交额)就超过了 3000 万元;2017 年,网易电商业务营收达 116.7 亿元,同比增长 156.94%,成为网易第二大营收来源。

严选放缓,考拉离开

网易严选的强劲表现赋予了严选团队极大的信心;丁磊也表示,“2018 年网易严选的销售额要达到 200 亿元。”然而,事情并未如预期的那样发展。从 2018 年开始,网易严选的发展开始放缓;这一点也在网易财报中也有所体现。

2018 年,网易电商业务(主要包括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的营收为 192.35 亿元,同比增长 65%——虽然这是网易电商业务的营收首次超过游戏,但不可忽视是,电商业务的增长已经明显放缓;显然,网易严选也没有达到丁磊对其的“营收超过 200 亿元的目标”。另一方面,2018 年,网易电商业务的毛利润不到 3 亿,毛利润率只有 4.5%。2019 年 Q1,网易电商业务的营收增速仅为 20%。

网易的电商梦,醒了-中国科技新闻网

雷锋网注:上图为网易严选第一家线下门店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网易严选在不断扩张的过程中遇到了更多的困难和挑战。2016 年上线初期,严选的 SKU(Stock Keeping Unit,库存量单位)为数百个;次年 5 月,SKU 为 5000 多个。到 2019 年年初起,SKU 数量增长到 2 万左右,覆盖的品类也更广了。因此,仓库存储问题就变得棘手起来;而且,对品质的把控也变得更困难。

除此之外,随着拥有类似定位的淘宝心选、京东京造、小米有品陆续出现,网易严选的市场份额遭到进一步挤压。

当然,网易电商业务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网易考拉的日子也不好过。今年 9 月 6 日,阿里巴巴集团以 20 亿美元全资收购网易旗下跨境电商平台考拉。严选成了网易仅剩的电商业务。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小结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丁磊都对网易的电商业务寄予厚望,他曾表示,“通过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等电商业务,花三到五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然而,如今,前者已经并入了“科班出身”的电商巨头阿里,后者的“成长见证者”柳晓刚也已经离职。

网易电商业务(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可以直接看作“网易严选”)的未来将何去何从,外界有种种猜测,甚至出现了“严选将边缘化”的说法。不过,接任柳晓刚职位的梁钧是 2003 年之前网易无线事业部的负责人,曾担任网易副总裁,颇受丁磊倚重。梁钧回归负责严选,或许是因为丁磊想将严选做得更好。

毕竟,想要实现对电商业务的执念和愿景,丁磊目前只能把希望押在严选身上了。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网易的电商梦,醒了-中国科技新闻网

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910/anY6L0TMSeiAbJw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