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5G产品线副总裁杜叶青:5G is ON | CCF-GAIR 2019-中国科技新闻网

编者按:7月12日-7月14日,2019第四届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峰会(CCF-GAIR 2019)于深圳正式召开。峰会由中国计算机学会(CCF)主办,雷锋网、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承办,深圳市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院协办,得到了深圳市政府的大力指导,是国内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学术界、工业界及投资界三大领域的顶级交流博览盛会,旨在打造国内人工智能领域极具实力的跨界交流合作平台。

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峰会走过四载,已经成为人工智能行业的标杆盛会。人工智能进入落地年,技术本身不断进化的同时,其外延也在不断拓展,人工智能和5G、IoT等新技术的结合也愈发紧密。

第四届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峰会特别举办了 5G&AIoT 专场,邀请到产学研专业人士共话5G&AIoT,包括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讲座教授,IEEE Fellow黄铠,华为5G产品线副总裁杜叶青,小米集团副总裁、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崔宝秋,京东物联总经理周炯,思必驰CTO周伟达,云圣智能CEO陈方平。

华为5G产品线副总裁杜叶青在现场发表了题为《5G is ON》的主题演讲,他表示,未来万物互联的连接数将达到千亿级别,5G+AIoT是未来智能社会发展的核心引擎,未来是“万物联云、万务上云、多云互联”。

数据在未来智能社会是一种生产原料,产生各种各样的智能产品。数据的上传依靠连接,如果没有连接就没有数据。5G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其是下一个十年、二十年所有连接的代表,连接即智能社会的基础。

杜叶青认为,5G服务社会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增强型的移动互联网。我们现在用的是移动互联网,5G时代是增强型移动互联网,会比以前快很多,实时性更好。第二个阶段,连物。连上人以后,整个网络和终端的成本都会大幅度的下滑,成本降下来以后再连物,这个商业逻辑就可以真正实现,行业发展需要有节奏的进行。

华为5G产品线副总裁杜叶青:5G is ON | CCF-GAIR 2019-中国科技新闻网

以下为杜叶青主题演讲内容,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作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辑与整理:

杜叶青:我的演讲主题叫做《5G is ON》,这是我们今年全年在各种大会上的 口号,去年我们叫做“5G is Now”,现在是“5G is ON”,现在已经点亮了。接下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进展和我们的理解。

在座很多产业界的伙伴,共同经历了过去英雄迭出传奇式的五十年,要讨论5G,还是从“连接”的角度入手。上世纪70年代PC机出现,当年有前辈说,这个世界只要6台计算机就可以了。实际上,个人PC机的出现,带来了十亿量级的连接市场。

上世纪90年代,开始把PC连接到一切。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90年代初我刚刚上大学,有一本杂志上很著名的一句话“才是计算机”,当时还不是那么理解。我们发现,PC被联网以后,首先一方面是连接的数量急剧增加,而且产生的经济价值可能是几何级数的增长。PC联网的用户数差不多30亿的级别,全球70亿人口,基本上2个人有一台电脑。

90年代是2G时代, 2000年开始3G时代,3G刚开始发展的不是特别好,到2007年iPhone的出现,使得所有手机用户变成了移动互联网的用户,这也是为整个通讯行业带来了“夏天”,是一个爆发式的增长。在4G时代的用户数是40亿,现在全球已经达到60亿的连接。

我们看到过去十年当中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2015年开始出现NB-IoT技术,慢慢开始物的连接。第一阶段是产业互联网,比如工厂、能源等等大的产业先给连上,因为他们相对付得起成本。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认为连接数可以达到160亿左右。未来,如果把身边所有东西连上,这个数字可能达到1000亿左右。我们可以想象,从现在的60亿到未来的1000亿,增长了几十倍的连接数量,而且这个流量还会增加很多倍,未来市场空间跟现在会有巨大的变化。

5G+AIoT——未来智能社会的核心引擎

我也借用这次大会分论坛的名字“5G+AIoT”,我认为这是未来智能社会的核心引擎,我们认为未来是“万物联云、万务上云、多云互联“。

数据未来变成一种原料在IT时代进行生产,产生各种各样的产品。数据从哪里来?数据一定是从连接传上来,如果没有连接就没有数据。比如这有手机之前,个人的数据产生并收集的很少,有了手机之后,每一天的行为都会被互联网所记录,这就是数据的来源。为什么5G这么重要?因为5G是下一个十年、二十年连接的代表,与光纤、4G等其他技术一起,构成智能社会最基础的部分。

刚才黄教授提到几个数字,5G峰值速率达到20Gbps,一平方公里的连接数达到1million以上。还有一个重要的数据是时延,刚刚提到卫星的时延,几万公里以外的时延,光速的传播时间就已经比较长了,卫星的时延基本上达到秒级,我们5G的时延可以达到毫秒级。

5G的服务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阶段,增强型的移动互联网。我们现在用的是移动互联网,5G时代是增强型移动互联网,会比以前快很多,实时性很多。第二个阶段,连物。连上人以后,整个网络成本和终端的成本都会大幅度的下滑,降下来以后再连物,这个商业逻辑就可以实现,所以我们希望分成两个阶段来完成这个工作。

数字经济成为国家主流

我们这边有几个数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航空业一块钱投进去能产生十二块钱,跟那个逻辑一样,我们发现IT和CT行业投入20%的增长能带来GDP 1%的增长。第二个是投资ICT和其他行业的投资相比是6.7倍,产出是不一样的。数字经济的增速和全球GDP的增速比是2.5倍。我相信在座各位都是ICT行业的,我们有幸从业在这个高速增长的行业。

这里列举了全球相对发达的国家以及大国在数字经济上的策略,基本上都在4G、5G的阶段同步进行。比如欧盟有德国的工业4.0;美国去年10月份为美国国家网络战略出了一份报告,是国防部请的咨询公司出的。中国是中国移动提出的“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把5G的特点总结的十分到位;日本希望借助类似奥运会的活动,能够把一些高新技术推向成熟;韩国到目前为止已经开始商用了。

华为公司在今年年初巴塞罗那的移动电信展宣传了30个商用合同、4万的发货量;前两天在上海的MWC变成了50个商用合同,15万的发货量,这个数字变化很快。这50个合同主要分布在远东亚太区域,还有欧洲区,已经签了28个合同,还有是中东的海湾国家。

韩国5G商用,三个月发展百万用户

韩国是首先实现商用的国家。我们很有幸,为韩国一家运营商提供服务,在商用网络下用户速率测试达到624Mbps。

韩国市场在三个月内发展了整整100万用户,这在4G时代是不可能的,他们花了一两年时间才发展到100万用户,但是5G时代用两三个月时间就发展到100万用户。当前网络还没有建那么好,在100万用户的使用下测下来的数字,达到624Mbps。大家在4G手机下测下来的数字,估计不会超过10Mbps,在深圳最好也就是几十兆的水平。

在4G时代,随时随地的速率达到是10Mbps,但是在韩国已经测到624Mbps。另外,在4G时代,韩国过去用了三年时间才涨了1倍的使用量,现在用了1个月,数据流量涨了4倍,当然还伴随着资费套餐的升级有各种各样的优惠。我为什么要强调这些数字呢?我想说的是,行业要看到十倍甚至几十倍流量增加产生的商机,1块钱和100块钱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流量的提升蕴含着巨大的商机。

5G应用的无限可能

这几个是韩国最新出现的业务, AR和VR大家都看到过,不过他们设计了与明星约会的应用,戴上一个VR,明星就在你面前,可以跟他牵手。戴上AR眼镜,可以看到明星跟你一起跳同样的舞,摘下眼镜又没有了。特别有意思,我们以前看视频都是单流的,都是由导演再一个赛场上有几十个摄像机的机位,导演把这几十个机位信息汇总在一起编导,导演控制了你看什么。5G来了以后,我们发现在终端上有一个趋势,大屏、折叠屏、多屏逐渐出现,像LG推出两个屏幕的手机,今年华为也推出折叠屏的手机。图片上这个屏幕是赛场,点击这个赛场上投手,他的样子就在这个屏幕出现,而且可以放大、转角度,可以看到这个方式完全改变了媒介的方式。现在的演唱会,每一个歌手面前都有摄像头,可以自己挑选,喜欢哪个就看哪个。NBA的球赛,任意时刻想看哪个回放就看哪个回放,哈登投球的时候,我就想看库里的表情。业务有把这类新类型视频叫做Video3.0,我相信5G未来的流行一定是伴随着媒体和消费类内容的革新,这就是5G带来的变化。

再介绍几个国内行业当中的应用。大家可能看到过卫星直播车,中央电视台采访的时候要做直播,在当地进行采访,对视频进行编辑,编辑完以后要导和剪辑等等一系列的过程。做完以后不可能存到一个硬盘里面,然后拿回到中央电视台的总台,然后再播到全球,需要直接上卫星直播。需要提前几天租赁一个卫星链路,这个卫星链路50M每年1750万,而且还要开一辆车过去,因为卫星接受设备太大,而且要保证这么大带宽的卫星车辆就很大,这辆车8000万/辆,需要有150个现场的工作人员进行各种协调。有了5G以后,我不需要在现场做这件事情,可以把所有在现场拍下的视频直接传回到公司的云里面,工作人员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办公室里面做这些编辑,不需要挤在这辆车里面。

我们和产业伙伴包括运营商合作开发了 “5G背包”,包含了编导系统+5G终端+电池,提供大带宽的上传速率。工作人员是采访的人员,而且即插即用。以前所谓的直播都不是突发事件,因为卫星链路的部署需要时间,我们以后能真正做到新闻的实时性。5G可能会引发媒资行业的业务变革。以前我们刚开始做5G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这一些,大带宽、低时延这里面体现的非常明显,通过卫星做直播,一方说一句话,对方可能等半秒才有反应,到了5G时代,基本上等于站在你面前,因为时延只有几十毫秒的量级,100毫秒以下人的感知很低,特别是20毫秒以下,人的感知更低,所以这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应用。

还有一个应用是在深圳做的,警察接到报警会开车、骑摩托车,甚至有的地方骑自行车赶到现场,至少要十分钟。他们都有执行的摄像头,办公室对现场会有指挥调度。我们现在警务的效率已经很高了。我们和深圳警务又开发了一套系统,直接用无人机三分钟到达现场,4K回传,比原来的1080P清晰度高很多,这是一个很本质的变化,而且可以立体精准控防。三分钟和十分钟相比,在犯罪现场会少发生很多事情。另外无人机上还做了一个声音特别大的喇叭,因为警务人员总结经验,发生犯罪事件的时候,如果有人在旁边大声警示,犯罪实施率会降低90%。5G扮演的角色是把很远的地方拉到你面前,缩短了距离。我们说的大流量、低时延或者让未来的数据上云等等,扮演的是拉近人与你所要去的地方的距离,这就是“连接”的本质意义。

在过去一两年,大家可能还听过很多5G能带来的应用,各行各业的人在这里面做了大量很有意义的工作,比方说视讯医疗,中国人那么多,医疗资源这么不平衡,乡村得不到医疗的好处,但是现在主任医师、专家医师在省会可以为乡镇的人进行问诊。另外一方面,教育的不平衡,在一些山区里的孩子怎么样才能得到金牌老师的教育等等。有很多这样的案例,它的本质是用视频,而且是一个交互的视频。视频的流量特别大,要交互就需要特别低的时延,这恰恰就是5G的使用可以达到的。

在未来,像这样的业务还很多,比如制造业的设计。我们设计平面的东西相对简单,但比如设计一个引擎,很难去理解这么复杂的结构。未来的设计当中,只要戴上VR,一个爆炸图就可以把引擎所有的部件展开,看到的跟实际的东西一样,这样就容易理解。类似AR、VR的技术,在设计、教育、社交、医疗等等领域有很多应用,我们就用5G把它们连起来,这就是未来可能的应用。我们现在在全中国30多个城市都已经开了大量5G的应用,我想跟大家说,5G一定会连接到你生活的每一个环节当中,这是未来5G可能会产生的力量。

华为公司从2009年开始5G的研究,进行了大量投入,也获得了各方面的领先,大家也看到我们在全球斩获的项目,我们会跟各个商业伙伴、产业伙伴们一起开展合作。

刚才提到我们在全球有很多项目,比如中东,我们也举办了很多5G的峰会,但是发现当地十分缺乏5G的应用资源,都是把中国的应用供应商请过去。如果中国做到5G的引领,我相信产业伙伴不但在中国可以找到商机,还可以在全球找到商机。我们一定会在5G时代服务好大家。 谢谢!

演讲结束后杜叶青接受了雷锋网的专访,以下是采访内容精选:

雷锋网:华为强调5G的端到端打通,与其他厂商的端到端有何不同?

杜叶青:5G网络离不开终端、芯片,而且这之间有很多的算法和功能需要配合,我们的优势是可以终端芯片、系统协同设计。

还有我们的网络设备,现在5G的基站,天线和射频模块都做到了一起,天线也是我们自己的产品,所以我们要怎么设计,大家沟通起来都很顺畅。我们还有微波产品等,都能通过协同设计达到性能最优。

雷锋网:华为首款入网的CPE已经出了,它是卖给普通消费者的,还是给行业客户的?

杜叶青:两者都有,国外很流行用CPE做家庭宽带,由于光纤铺设成本太高渗透率提升缓慢,通过一个无线CPE就可以完成这个业务。特别是到了5G以后会更受欢迎,因为它的速度很快,刚才看到韩国市场600多兆的速率,体验已经媲美光纤了。在海外市场用CPE做家庭宽带接入应该是几千万甚至亿连接级别的市场,中国由于光纤比较发达,所以家庭市场会小一些,但中小企业的 应用是有机会的。

雷锋网:手机大概什么时候会全部支持5G?

杜叶青:今年华为公司可能就有数款手机会开始支持5G。

今年大多数的手机厂商都会在它的旗舰机支持5G,明年我们估计全球的发货量当中, 20%以上手机会支持5G,而且有可能会出现300美金,甚至200美金级别的中低端手机。

雷锋网:4G之前宏站基本上满足了大部分,5G时代杆站、室分将迎来怎样的变化?

杜叶青:首先还是要先把宏站布好,通过我们的5G技术,虽然频率稍微高一点,但是它的覆盖性也能达到原来4G的水平。所以我们首先拉齐跟4G的水平,叫共站同覆盖,站的数量不增加,但是覆盖是一样的。杆站、室分也会是未来5G网络部署的重要组成部分,华为公司已经准备好了商用解决方案。

雷锋网:5G应用是否类似于一种广撒网、慢收网的状态?

杜叶青:每一代技术都需要经历培育期成熟期,比如说建4G的时候,并不知道移动支付会发展到这个程度呢,我们做3G的时候根本就想不到有iPhone会出现,每一代技术都需要有发展的过程。

比如刚才举的那几个韩国的视频用例,现在在国内还很难找到这样的供应商,提供这种新类型视频业务的供应商, 5G的发展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内容行业的上游,包括标准等,这需要一个过程。

雷锋网:5G资费的变化会不会影响下游厂商,厂商习惯了原来的收费方式,这会不会拖慢5G应用的进展?

杜叶青:商业模式的变化是渐进的并需要一些契机,当前运营商收入方面的压力确实比较大,5G来了以后,还是要看到新的机会,用户消耗的流量会增加很多、新类型的内容捆绑业务等,都是提升收入的机会。而且运营商也可以基于其对网络、连接性能的深刻理解,拓展更多的新类型业务。总之,整个产业链的通力合作,才能铸就5G的繁荣。

相关文章:

5GAI是打开完全靠谱自动驾驶的正确方式吗?| CCF-GAIR 2019

小米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崔宝秋:AIoT + 5G 引领未来智能生活 | CCF-GAIR 2019

高新兴吴冬升:5G车联网的技术、应用和商业化如何有序推进?|CCF-GAIR 2019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华为5G产品线副总裁杜叶青:5G is ON | CCF-GAIR 2019-中国科技新闻网

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907/ZAAGu5YxlOYVA50x.html